第434章 倾慕

    屋子里的空气似乎是凝滞了一样。

    云舒抬头看着正俯身看着自己的沈公子。

    他的眼睛看着她,很紧张,似乎很怕被她拒绝。

    “我……”

    “不要说。”见云舒沉默很久之后张口要说什么,沈公子突然退后放开了她的椅子,又急忙说道,“你先不要说。”他似乎知道云舒是想要拒绝他,因此不愿意听到,只能胡乱地说道,“小云,我说这些话不是为了为难你,也不是为了逼迫你,只希望你能够考虑嫁给我的事。我知道这件事太仓促,所以我给你时间。你不要这样快地拒绝我,行吗?”他恳求地看着云舒,云舒心乱如麻。

    她没有想过沈公子会对她有这样的想法。

    明明她和沈公子的接触并不多。

    最多的时光,也只不过是他落魄流落在唐国公府的那短短的一顿时间。

    可是和那么长的时间能比吗?

    更何况云舒也没有在那段时间里,觉得自己做过会叫人对她念念不忘的事。

    她只是做了一个丫鬟应该做的一切。

    可这并不能叫沈公子对她有什么深厚的感情,甚至不顾她的身份愿意娶她吧?

    云舒在沈公子的请求的目光里摇了摇头说道,“公子和我不合适。”她想通了这些,一下子就变得镇定起来,在沈公子怔忡的目光里对他露出温和的笑容,诚恳地说道,“我先要感谢公子愿意说出不嫌弃我的身份,愿意娶我这样一个丫鬟的话。只是我与公子是不同的人。就如同天上的云朵,还有水中的浮萍,本就是不可能有交集的平行线。公子,我知道你是因为当年的那段时光,因此才对我念念不忘。只是我还是想对公子说,当初服侍公子做的那些事,就算不是我,而是换一个丫鬟,换了别人,也会做同样的事。我并没有公子心目中想得那么与众不同。”

    “可是那段温暖是你给我的。”沈公子见云舒只是笑着摇头,便轻声说道。

    “并不是我给予公子温暖,而是公子在短暂的相处之后就分别,因此美化了我罢了。真正的温暖是国公爷,是老太太给予公子的。我只不过是听从国公爷的吩咐去照顾公子,说起来,也只不过是听命而为而已。如果没有国公爷,我又怎么会去照顾公子呢?”云舒觉得患难中的温暖倒是的确是一种叫人感动的感情,可是她却想到了沈家二小姐……沈家二小姐做出的决定,当她可以成为皇后却离开皇帝的理由,云舒觉得自己此刻的心情也差不多。

    沈家二小姐对皇帝有感情,因此很难过。

    可是她现在对沈公子没有感情,因此说出拒绝的话并不觉得难过。

    甚至她觉得自己本来就应该做出这样的选择。

    沈家已经是皇帝的母族,沈公子与皇帝是表兄弟,是太子的舅舅。

    这样荣耀的身份,会叫他在京城里变成众人的焦点,而他身边的位置,如果不是十全十美的女子,也绝对不可能胜任。

    云舒不想做那个被挑剔的人。

    如果她这样的身份嫁给沈公子,会引来什么?

    什么做过丫鬟,什么服侍过人,什么出身低贱,还有许许多多对她恶意的评价,还有很多很多会叫她变得不安的事,甚至这些还会影响到她的婚姻。

    如果当有一天,当她和沈公子的婚姻之间只剩下疲惫还有嫌弃,还有人言可畏,那曾经在那短短时光之中被美化的一段相处的时光都变成了毫无用处,甚至会叫她和沈公子都后悔。他本就是京城名门的贵公子,本就应该娶一个门当户对的妻子,为他操持家业,为他在京城的这些官宦名门之中游刃有余地奔走,和他一同成为复兴沈家的动力,而不是因为一念之间的事,就娶一个毫无用处,甚至会叫他被人嘲笑的女子。

    云舒承认自己被沈公子不在意她的身份的话感动了。

    可也只是感动而已。

    这仅有的感动,也不能叫云舒丧失理智嫁给他,为他去参合沈家未来的所有的事。

    因此,她此刻拒绝沈公子的这些话并不是在欲擒故纵。

    沈公子显然也明白。

    他看着摇头,半点时间都不给的云舒,不由努力想要笑一笑,却失败了,只是站在云舒的面前看着她低声说道,“那段时光里,我生病的时候是你在陪伴我。我绝望的时候,是你在鼓励我。我被唐六小姐看笑话的时候,是你在保护我。我失去一切,一蹶不振只想一死了之的时候,是你对我说,活着才有希望,死了只会令亲者痛仇者快。”他带着泪意看着沉默不语的云舒,脸上带着一抹笑意轻声说道,“我的衣裳是你做的,药是你喂的,那段时间里,除了你,我其实并没有拥有其他。”

    那个小院子里只有他和她。

    她用尽了一些的办法,努力对他好。

    “那是我得到过的最为纯粹的感情。”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在云舒沉默之中继续说道,“你总是把国公府摆在我的面前,说这都是因为国公府的命令。可是我不是傻瓜,不会感受不到敷衍做事还有真心的区别。你照顾我的时候,听从的的确是国公府的话,可是你愿意照顾我的心情是真的。你保护我,守着我,为我做了那么许多事都是因为你想要对我好,对吗?”

    他问得叫云舒不知该怎么回答。

    “公子,我只是……”

    “我都明白。”沈公子突然说道,“我也明白你为什么拒绝我。你觉得我是名门贵公子,觉得我应该娶一个出身和我一样的名门闺秀,举案齐眉做一对和睦的夫妻,夫荣妻贵,你说对吗?可是小云,什么是门当户对?当沈家败落的时候,我流落奴籍,黔面之刑烙在我的脸上。”他颤抖着伸手轻轻地抚摸着额发之下的那曾经象征着屈辱的烙印,看着云舒轻轻地问道,“那个时候,那些名门闺秀又去了哪儿了?”

    “可是沈家现在已经起复了。”云舒忙说道。

    她觉得沈公子的心理状态大概还是有些问题。

    “起复了,曾经的身份还有卑微就不存在了吗?我做过奴仆,没入奴籍,这样的经历一辈子都伴随着我。”沈公子便苦笑着说道。

    “英雄不问出处,从前的出身算得了什么?英雄也有落难的时候,可是沈家起复,从前的那些就都不算什么,公子依旧是最好的那一个。”云舒不由劝他。

    “既然这样,那你曾经做过丫鬟又算什么?既然你说从前的出身不算什么,英雄不问出处,那你的出身也是这样。做过丫鬟又怎么了?不是名门闺秀又怎么了?小云,如果你愿意……我知道,你也依旧是最好的那一个。”沈公子的声音并不沉重,相反还是很柔和的,可是云舒却已经被他说得晕头转向。如沈公子这样聪慧的人,云舒觉得不能和他辩驳,不然迟早会被他带到沟里去。

    不过她却知道,自己拒绝他是没有错的。

    “可是我对公子并没有其他的感情。”云舒坦然地说道。

    如果她爱极了沈公子,或许还会为沈公子拼命,和他一同争取。

    可是……她对沈公子并没有如喜欢这样的感情。

    “所以你拒绝我,那些身份上的问题都不过是推脱。这句对我没有感觉才是真正的原因。”沈公子却笑了。他笑得有些轻松,见云舒无语地看着他,他却少了刚刚的那些伤感,相反多了几分轻快地说道,“既然这样,那我可以等。我可以慢慢和你相处。”他愿意耐心地等待云舒,等她有可能会喜欢他的那一天,其实对于沈公子来说,云舒对她没有感情因此拒绝,反倒叫他感到以后是有希望的。

    如果云舒心里喜欢他,却还能够冷静地想到了那么多的事拒绝他,那他才会感到绝望。

    因为如果是那样,就代表云舒对他是绝对不可能有所回应的。

    可是现在,他还有一点希望。

    或许云舒在日后对他有了感情,就会答应嫁给他。

    “那是不可能的。沈家是名门,不是我会选择的。”

    云舒觉得沈公子想得也太好了,又觉得郁闷。

    怎么沈公子还说不通了呢?

    难道就不能老老实实地娶一个名门闺秀,叫大家都轻松一点吗?

    “没关系。日后我们慢慢相处,如果可以,就先做久别重逢的好友吧。”沈公子温和地说道。

    “我不会和公子做好友。”既然知道沈公子想娶她,那云舒不会做这样暧昧的回应。

    做好友这样的关系,云舒也觉得并不合适自己和沈公子之间。

    她应该和沈公子离得远远的,而不是欲拒还迎,叫沈公子对她放不下,从未引来更多的麻烦。

    因此云舒看了看外面,见现在天色已经大亮了,便对沈公子下了逐客令。

    “公子,你刚刚回到京城,是不是还有许多故旧长辈要拜访?留在我这里,我觉得这不应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