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3章 嫁给我

    那白粥有什么好吃的。

    不就是普普通通没滋没味儿的白粥吗?

    能和八宝粥比吗?

    云舒是有自知之明的人。

    如果说论起绣活儿她还能骄傲自夸。

    那做饭这技能她根本就没有点亮过。

    “那是这么多年,我再也没有吃过的滋味。”沈公子见云舒脸红,便温和地说道。

    “是因为太难吃了吗?”云舒无语地问道。

    沈公子一愣,俊秀的面容慢慢地舒展,他捂着嘴突然轻轻地笑了。

    “你说得大概是这样吧。”见云舒无奈得不得了,他的眼里都是柔软的笑意,看着云舒纵容地说道。

    宋如柏埋头吃得更快了。

    片刻之后,他已经吃完了半个饭桌的早饭,之后才对沈公子说道,“就算不是小云亲手熬的,不过只要和她吃的饭,我都觉得好吃。”他推了推碗,见沈公子笑了笑没有回应,便站起来对云舒说道,“我进宫去了。”他走了几步,迟疑着看了云舒一眼,却见云舒正追过来说道,“晚上吃韭菜盒子和老鸭粉丝汤。在宫里少吃点儿吧。”她依旧笑吟吟的,看他的眼神却更清正了,宋如柏脚下顿了顿,回头看了看微笑不语的沈公子,本想拒绝她,可是却还是沉默着点了点头,直接走了。

    见他走了,云舒这才转身和翠柳一同坐在沈公子的对面。

    赵雨已经溜过来陪翠柳吃饭了,还拿了赵家今日做的热乎乎的好吃的馅饼。

    云舒看着殷勤地把馅饼拿给翠柳吃的赵雨,突然觉得这世上不仅仅是女生外向。

    其实男子有了媳妇儿,也迟早是要生外向的。

    也不知道赵大人看见儿子天天往未婚妻子的面前献殷勤会不会气得不顾斯文骂娘。

    “你尝尝,可好吃了。”赵雨低声和翠柳说话的时候,沈公子也已经拿帕子擦了擦嘴角,见云舒一副看见隔壁这两个恩爱的样子看着都饱了的样子,沈公子便笑着起身对她说道,“我还是难得来你的家,不如你带我走走,叫我也四处看看。”他这话算是解救了在翠柳和赵雨身边当电灯泡的云舒,云舒本来也不是胃口好的人,此刻吃了一块发糕,半碗粥也就饱了,忙起身说道,“那我带公子走走。”

    她要带沈公子看了看自己的家,翠柳和赵雨都不动弹。

    云舒就带着沈公子出去。

    这宅子不大,沈公子先四处看了看,便笑着说道,“宅子虽然小,不过却格外精致,瞧着是用了心的。”

    “这都是当初那位翰林老大人的底子打得好,这些年宅子里就没怎么大动过,不过是又多加了几样花花草草,修剪了一些不那么喜欢的地方。”云舒一边说一边陪着沈公子到处走,等走到了一个屋子,沈公子便推开看了看,看到屋子里的摆设,他不由眼里带了融融的笑意,转头看着云舒说道,“原来你还记得。”他推开的正是云舒有的时候会请人坐坐的地方,云舒请他进去,也往里面一看,却见沈公子正抬头看着墙壁上的几幅姹紫嫣红的牡丹图微笑。

    他嘴角的笑意更加柔和。

    云舒看了几眼那几幅牡丹图,便也想到了这件事,笑着说道,“这还是公子当年画给我的。”

    当初沈公子想送她几幅画做感谢,云舒就请他帮自己画了漂亮富贵,看起来格外漂亮的牡丹图,这些年本着不浪费的精神一直挂在屋子里。

    这样漂亮的大多的牡丹堆积在一块儿的图画,云舒其实还是很喜欢的。

    至少比喜欢那些泼墨山水画比起来,她还是喜欢更接地气,更俗气一些的画。

    “我本以为这么多年,你都不记得了。”沈公子沿着墙壁欣赏着墙上的那几幅牡丹图,仰头,仿佛外面的光的碎片落进他的眼底。他看起来看得格外认真细致,云舒也想不明白,这当年是他自己画的,自己欣赏自己的画会这么细致的吗?不过她还是跟着沈公子说道,“公子画的这几幅画都极好,这些年色彩也不散去。不过还是得感谢我家里看屋子的几位妈妈,没有她们,我又时常在国公府里当差,只怕这些画不知要落多少的灰尘。”

    “那你还喜欢吗?”沈公子转头对云舒问道。

    他停下脚步,云舒虽然收住了脚步,不过也离他有些接近。

    当离得近了,云舒才突然发现,沈公子也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消瘦单薄的文弱少年。

    他长高了很多,也少了很多的少年时的样子,而是慢慢地变成了真正的成年男子的样子。

    经历过了这么多的变故,温室的花朵也在风雨的磨砺之下变成了高大的乔木,褪去了软弱。

    就比如眼神。

    少年时的沈公子的眼神总是温和的。

    可是现在,她却感觉到那双眼睛就算是温和的,却透出了几分叫她有些不自在的压迫感。

    在这样叫她不知为什么就觉得格外有压力的眼神下,云舒迟疑了一下才说道,“喜欢是喜欢的。”

    “那我再给你画几幅。”沈公子飞快地说道。

    “可是一定没有地方挂了。”云舒见沈公子失望地看着自己,不由笑着退后了几步,避开了那种叫她觉得有压力的感觉,这才对他感谢地说道,“这几幅也已经足够了。再多好看的图画,可如果要束之高阁的话,那岂不是失去了意义?”而且她对此刻挂在墙上的话很满意,并没有要换新的的意思,这样拒绝了沈公子,她倒是觉得没什么,然而沈公子却垂了垂眼睛,片刻之后轻叹了一声说道,“我只是心里高兴。小云,当我离开这么多年,还有人把我记在心上,我觉得很高兴。”

    他坐在一旁的椅子里,见云舒坐在自己的对面,便温和地问道,“你对日后有什么打算?”

    “什么日后?”云舒疑惑地问道。

    “你如今也是要嫁人的年纪,难道没有想过日后吗?”沈公子见云舒是真的茫然地看着自己,竟仿佛自己问的话她从未考虑过,一时有些不知所措,俊秀的脸微微发红,看着云舒问道,“贵府的老夫人一向都是慈善的,你有事她看重的人,必然是会被放出府嫁人的。小云,你没有想过日后如果要嫁人的时候,自己想要嫁给一个什么样的人吗?”他的目光格外柔和,声音也慢慢地轻微,仿佛怕惊扰了沉思起来的云舒似的。

    云舒却没有想到他问的是这样的问题,错愕之后便沉思起来。

    “没有想过。不过应该是要嫁个老实人吧。”她诚实地说道。

    “老实人?”沈公子忍俊不禁,不过想了想却笑着说道,“这像是你会选择的对象。”

    “家中和睦,没有难缠的公婆,大家都和和气气的,能善待我的人,这就很好。”云舒顿了顿,又对沈公子笑着说道,“还有不在意我的出身的。”她是个丫鬟出身,做过奴仆的,或许有的人家会在意,有的人家不在意。云舒就想嫁到一个不在意自己这样出身的夫家去,然后能抬头挺胸,不卑躬屈膝地生活下去。她这个想法其实很朴素的,也并没有要求很多,沈公子笑着听着,便说道,“这是很平凡的人家。”

    “我想要的其实也只不过是平凡的生活。”

    不然,难道叫她也励志一下,学学电视剧里的那些有能力的穿越女,也混到宫里当个宠妃什么的?

    云舒就怕自己宠妃没当上,就先叫宫里那些八面玲珑的土著们把她给炮灰了。

    所以,她还是觉得平凡一些就行了。

    反正她现在有钱有地有宅子的,过平凡的日子不好吗?

    悠闲地生活,可比那些为了一些荣华富贵就每天殚精竭虑的生活好多了。

    “除此之外就没有了?”沈公子见云舒疑惑地看着他,似乎在询问为什么他要问这么多奇怪的问题,不由露出了几分笑意。

    他慢慢地站起身,犹豫了一下,看着云舒的眼睛慢慢地走到她的面前,慢慢地俯身,一双手臂压在了云舒的椅子把手上,将云舒整个人都笼罩在自己的手臂之间。

    “公子?”云舒被他这个举动惊住了,却一动都不敢动,唯恐自己撞到他的身上去。

    眼前这俊秀的青年的脸却已经褪去了笑意,慢慢地变得郑重,然而他的眼神却格外温和。

    他倾身看着云舒错愕还有不知所措的眼睛,对她笑了笑,看起来很镇定,可是一双抓着椅子摆手的手却紧紧的,显然也心中也并不是看起来那么镇定。

    “如果你想嫁给的是这样平凡的人,那我就合适你的要求。小云,我也只是个平凡的人。”

    沈公子的声音有些发紧,在云舒慢慢露出不敢置信的目光里,他紧张地盯着她的眼睛,却除此之外不知该再对云舒做什么的样子,只是继续说道,“我愿意一辈子对你好。一辈子善待你。小云,我也不在意你的出身。你……要不要考虑嫁给我?”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