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2章 登门

    云舒听了不由微微一愣。

    翠柳却已经继续和她抱怨了。

    “宋大哥只有和你说话的时候才有那么多话,我都觉得被冷落了。而且你是没看见,刚刚我回来的时候,宋大哥看我的眼神仿佛像是……”翠柳想了想,还是觉得没法形容宋如柏那时候的眼神,只能对云舒说道,“赵小三也这么觉得。”她这样说的时候,云舒也觉得有点格外异样的感觉。她的心里突然想到了什么,想到了这些年宋如柏和她之间的交往,还有宋如柏刚刚对她说的那些话,不知怎么,她便有些心烦意乱,却只是笑着对翠柳问道,“你去赵家了,赵家怎么样?”

    “还好吧。反正我觉得今天在赵家也很开心。”翠柳得意地坐在云舒的身边低声说道,“今儿赵小三跟赵夫人说了,说买宅子的银子不用赵夫人拿,留着给两个赵家的小姐做嫁妆,赵夫人却不肯答应。”赵夫人就是这样的人,厌恶一个人的时候就算对方再好也看不上,可是如果真心疼一个人的时候,那也挖心掏肺的。赵雨是为了叫赵夫人把银子留给两个嫡出的妹妹做嫁妆,然而赵夫人却没有答应。

    “夫人说了,在隔壁的街上已经买了两座宅子,一个给赵二哥,一个给我和赵小三成亲用。”翠柳继续说道。

    那赵夫人这回可是花了不少的银子了。

    云舒不由问道,“赵大人没有意见吗?”

    赵雨长这么大,似乎赵大人这做爹的对赵雨也不过是很平常的样子。

    “赵大人能有什么意见。难道赵小三不是他的儿子不成?倒是我瞧着赵大奶奶有些意见,不过赵夫人没有理她。其实你说说,赵大奶奶还是赵夫人的娘家侄女儿呢,怎么跟赵夫人性子这么不一样。赵夫人这么大方,可是赵大奶奶却是又一样儿。今天我还听见她偷偷地跟赵家大哥抱怨,抱怨赵大哥不如赵二哥能耐,混到现在也不过是个小官儿,没有赵二哥那么前程似锦呢。”

    赵家的官司云舒听一听也就算了。

    翠柳也只是随便说说,又问沈二小姐的事。

    云舒挑能对她说的说了,翠柳便捂着嘴打了一个哈欠。

    “咱们快睡吧,我都困了。对了,我记得咱们带回来了不少的菜,仿佛有些新鲜的韭菜?吃韭菜盒子吧?”她一出来了就想着吃吃喝喝玩玩的,云舒听了不由笑着点头说道,“这也是借了宋大哥的光儿,不然如今哪里有新鲜的韭菜。”正是冬天的时候,韭菜这样新鲜的菜自然是难得的,如果不是因为唐国公府承了宋如柏当日的援救之情,那韭菜什么的真是想都别想。

    因此云舒想了想,将心里那些不自在先藏着,咬着嘴角说道,“不然再包些饺子吧。”

    “那韭菜盒子……”

    “一样一半儿,我记得宋大哥也喜欢韭菜盒子。”

    “你倒是记得宋大哥喜欢什么。”

    “咱们接了谁的光儿在外头大吃大喝,你还没忘吧?”云舒无语地看了翠柳一会儿,又去厨房叮嘱婆子们明天要做什么,等翠柳已经不耐烦地去睡了,她却突然想到了翠柳刚刚的那些话,一时坐在卧房里,看着面前摇曳的烛光有些发呆。那些曾经和宋如柏说过的话,还有往来,还有宋如柏对她说的那些话,都叫云舒心里有些模模糊糊的触动。只是她又看了看镜子里的那张美貌柔和的脸,又怔忡了一会儿,垂头拍了拍自己的脸。

    想什么呢。

    她只不过是一个丫鬟。

    不过是宋如柏为人好,又因为她是打小认识的,因此对她更亲近几分。

    可是如果她这样就自作多情,那就太脸皮厚了。

    一个丫鬟,怎么还肖想上了前程似锦的天子心腹。

    宋如柏如今已经是禁卫军大统领了。

    这样的身份,就算是日后要成亲也轮不到她啊。

    那无数京城的好人家出身,清清白白出身的小姐愿意嫁给他呢。

    更何况宋如柏或许也并没有对她有什么意思。

    谁会乐意娶一个丫鬟出身,给人做过那么多年奴婢,曾经还被卖掉做仆从的女孩子做官宦的妻子?

    那日后岂不是在同僚的面前丢脸,被人嘲笑吗?

    想到这里,云舒心里的那一点触动便全都消散了。

    她又拍了拍自己的脸,想到刚刚自己的自作多情,又觉得有些好笑。

    如果宋大哥知道她想到了这种事,想到她以为他对她有意,会不会也会觉得好笑?

    更何况云舒对宋如柏其实也只不过是当做邻居的大哥一样,也并没有对他有太多的感觉。

    毕竟一直都在分别,她也宋如柏之间虽然说是认识了许多年,可是真正接触的时间又有多少呢?

    因为想通了这些,因此云舒索性也大方起来,也不再考虑这样的胡乱的事,和翠柳一同睡了。到了第二天一大清早,她依旧和从前一样等宋如柏上门来吃饭,等听到前院传来了敲门声,她便叫婆子去开门,一边跟翠柳一同张罗着桌子上的早点,一边听见脚步声便转头笑着说道,“今天这么怎么早就来了?”大清早上没有时间做韭菜盒子什么的,因此依旧只是昨日早餐的样子,只是多了个红糖发糕,此刻热气腾腾的,闻着就香甜。

    然而云舒一转头却愣住了。

    沈公子正一边解开身上的披风,一边对她笑了笑说道,“我不请自来,你们家的早饭够用吧?”

    “公子怎么来了?”云舒见沈公子一个人过来的,不由诧异地问道。

    “昨儿二姐回家就醉倒了,我听说她是在你家里喝醉了,这才知道你是回家了。”沈公子见云舒忙招呼自己,便笑着摆手说道,“不用把我当什么贵客,不把我当做恶客我就很高兴了。”他一边说一边走到饭桌前,见热腾腾的都是些家常的早饭,虽然家常,不过他却忍不住露出笑容来对云舒说道,“真是丰盛,我就知道来你这里吃饭必然不会失望。”他一边说一边自来熟地坐下了,还规规矩矩地看着云舒。

    云舒和愣住了的翠柳无奈地对视了一眼,把干净的碗筷递给他。

    “公子怎么来我这儿吃饭?”

    “没办法。”沈公子正不客气地拿了勺子去舀粥,俊秀的脸上带着无奈与抱怨地对云舒说道,“我倒是想在家里吃饭,只是沈家现在刚刚在重建,大家都很忙碌。大哥忙着进宫,忙着整肃在京城里的军队,二姐最近……你也知道。”他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翠柳,对云舒说道,“心情也不是很好,三餐都不用心,家里给我一个人做饭十分敷衍,我也觉得家里没人,吃饭都没滋味儿。”他嘴上说得温和,可是手上却凶猛得很,夹了一大块红糖发糕咬了一口,满足地点了点头,又喝了一口面前的八宝粥对云舒感慨地说道,“喝一口粥,连身上都暖和了。”

    云舒不由干笑起来。

    总不能叫沈公子少吃点儿吧?

    “还有皮蛋瘦肉粥,要不公子也尝尝?”她得庆幸宋如柏一贯能吃,而且赵小三也喜欢溜过来吃饭,因此每天早上的早饭都是预备得多多的。

    不然云舒怕是要跟翠柳饿肚子了。

    “那也给我来一碗。”见云舒正张望外头,沈公子好奇地问道,“你在看谁?”

    “宋大哥啊。这个时候他应该过来吃饭了。”云舒便说道。

    沈公子沉默了一会儿,安静地把手上的发糕吃完,俊秀的脸上露出几分笑意,对云舒问道,“你和老宋还是那么要好。”他垂了垂头,看了看自己修长的手指,这才对云舒继续说道,“说起来老宋这些年也帮了我不少事。只是有些事……却是我不想让的。”他正对云舒说话的时候,宋如柏已经过来吃饭了,云舒便胡乱地对沈公子点了点头笑着说道,“不过是吃一顿早饭,有什么让不让的。”她今日再看宋如柏,便比平日更平和了几分。

    宋如柏似乎察觉到云舒对自己的态度,正皱眉想问她什么,却冷不丁看见了起身看着自己露出笑容的沈公子。

    他一愣,之后点了点头,却没说什么,直接坐过去吃饭。

    “今日还进宫吗?”宋如柏先喝了一口粥,便对沈公子问道。

    “不了。宫里有大哥呢。而且我也想在京城里走一走。”沈公子见宋如柏吃得飞快,俨然是在北疆时的样子,便对宋如柏笑着说道,“你是能者多劳的人,多吃一些吧。”他还很高兴地给宋如柏又拿粥夹小菜的,一边又有些怀念地说道,“今天的粥一样甜的一样咸的,都是很美味。只是叫我想,还是当年的白粥最好吃了。”他转头看了云舒笑了笑,带着几分怀念的样子,云舒顿时就想起自己这个厨房手残熬的白粥了,一时脸红说道,“那时候我也只会熬白粥。”

    唐国公那时候只叫她这一个小丫鬟服侍沈公子,云舒还得自己给这公子哥儿熬粥吃。

    没熬成黄连水就很不错了。

    不过这是在嘲笑她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