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1章 不同

    那些侍卫对皇帝来说也算是忠义的。

    只是等皇帝被驱赶去了北疆,当京城里皇贵妃母子上位,这些当初为了皇帝死在宫中的侍卫的家人的生活便格外艰难了。

    起码在先帝的手里是不能再得到重用的。

    “陛下已经将当初那些死在宫中的侍卫的家人都赏了许多的银子,也许诺日后会叫他们得到很好的照顾。”

    云舒便松了一口气。

    “至于那些当初背弃了陛下的侍卫,陛下也没想把他们怎么办。”沈二小姐便对云舒说道,“陛下并不是一个暴戾的人,他也明白那些侍卫的苦楚。你要知道,他们的背后都有自己的家人,不可能为了陛下就连自己的全家的性命都不要了。因此就算他们最后背离了陛下,可是陛下却没有怪过他们。只是到了如今,陛下却不能再相信他们。他们不会再在宫中做禁卫,陛下会将他们都分散去别处当差。”

    沈二小姐便笑着说道,“他们已经十分感激陛下了。毕竟就算先帝在时,他们的日子也并不怎么好过。”

    先帝当初口口声声说他们只要离开当初的八皇子就对他们既往不咎。

    可是等他们背弃离开,先帝对他们就并不看重,甚至还很不喜欢,远远地给赶去宫中的各处犄角旮旯的地方去。

    说起来皇帝对他们比先帝对他们的时候好多了。

    又如今饶了他们的性命,他们能不感激吗?

    “那也好。”云舒正想说什么,此刻已经暗下来了的雪夜里传来了敲门声。

    婆子们过去开了门,不大一会儿宋如柏就皱眉过来了。

    “你怎么又来了?”沈二小姐看见宋如柏那张沉默寡言的脸,不由头疼地撑着额头说道,“不是叫你回去,我和小云想说说话吗?”

    宋如柏的目光从云舒的脸上扫过,见她没有露出什么异样的表情,便对沈二小姐说道,“我有些担心。”他也没说担心什么,或者担心谁,沈二小姐却觉得很无聊地说道,“你真是无趣的人。我和小云说什么,你担心什么?你以为我会说你些坏话?你做了什么不敢叫小云知道不成?”见宋如柏沉默着站在那里,不反驳,可是也没有离开的意思,沈二小姐是真的觉得怪无趣的,费事地从云舒的身边站起来对云舒说道,“不仅没趣,还不羁风情,真是不知道他日后怎么成亲。”

    云舒噗嗤一声笑了。

    宋如柏就跟没听见似的,站在那里跟柱子似的,一副等着沈二小姐赶紧走的样子。

    沈二小姐觉得自己跟宋如柏没话说了,摇摇晃晃地要走,云舒急忙拿了一旁的披风给她裹得严严实实的,见她面上泛红,醉眼朦胧的样子,又给她把帽兜儿戴上,见她不会吹了风吹病了,这才扶着她亲自把她送到了大门口。大门口一顶轿子正停着,沈二小姐这才对云舒摆了摆手说道,“行了,我没事儿。这才喝了多少啊。小云,今日谢谢你。”她在有些昏暗的轿子里看着云舒,虽然醉着,可是眼睛却闪亮,对云舒轻声说道,“你是第一个说我没有做错的人。”她拒绝了皇后的位置,把京哥儿留在京城自己却要远走,每一个知道内情的人都不能理解。

    他们都不明白一个女子的心情还有属于女子的骄傲。

    为什么要看着自己的丈夫妻妾成群,然后还要为了一个所谓皇后的地位默默隐忍。

    如果她隐忍了,愿意贤惠地做一个后妃和睦的皇后,那她还是她吗?

    她对陛下的感情……那样还真的纯粹吗?

    一个愿意深爱夫君,愿意和夫君共度一生的女子,有几个会欢天喜地地为夫君纳妾?

    他们都不明白。

    可是只有眼前的这个女孩子,她说她明白,也理解她,甚至认同她做下的这些离经叛道的事。

    沈二小姐用力地握了握云舒的手低声说道,“小云,我现在才明白瑾瑜的心情。也明白宋如柏的心情。”

    她的声音黯淡,云舒急忙凑近了去听,然而沈二小姐却已经笑着抬头对她说道,“你也回去吧。外头也冷得很。”她没有叫云舒听清楚刚刚的低语,云舒虽然心里疑惑,不过看见她的心情似乎不错,便急忙答应了,看着轿子的帘子落下来,轿子转过头去慢慢地离开,她站在门口看着轿子慢慢地隐没进了雪夜里,这才拍了拍自己有些发凉的脸,转身回了屋子,却见宋如柏依旧站在那里似乎在皱眉。

    “怎么了?”云舒便笑着问道。

    她一边问,一边坐在了桌子前头对宋如柏问道,“宋大哥你吃饱了吗?”

    “没有。”

    “那就再吃点吧。”宋如柏走的时候带走了那么多的吃的,竟然还没有吃饱,云舒便觉得宋如柏如今似乎越发能吃了,忙叫他坐下再吃点。

    宋如柏见云舒对自己的态度依旧,这才坐在她的对面埋头大口大口地吃起来。看他的样子不像是没吃饱,反倒像是刚刚没有吃饭似的。云舒见他吃得飞快,便急忙给他舀了一碗汤,这才说道,“宋大哥是担心我才过来的吗?你担心二小姐对我说一些不合适我知道的内情?”见宋如柏一边吃饭一边胡乱地点了点头,云舒便笑着说道,“其实我也二小姐也没说什么。除了太子的来历,还有沈皇后这件事,也就只有宋大哥古怪,不肯接受二小姐给你找来的丫鬟……”

    宋如柏转头,剧烈地咳嗽起来。

    他看起来狼狈极了。

    如果不是忍耐着,他大概会把嘴里的食物全都喷出来。

    他咳嗽许久,云舒急忙起身要帮忙,宋如柏却已经伸出手拦着她咳嗽着说道,“我没事。吃得太着急了。”他好不容易才把这句话给说完,又勉强把嘴里的食物全都吞下去,这才拿了云舒递给他的帕子擦嘴。见他一副狼狈得不行的样子,云舒忍俊不禁,便笑着说道,“其实就算我知道了二小姐的事,宋如柏也不用为我担心。我会保守秘密的。”而且沈二小姐既然敢对她说实话,那就说明沈二小姐没有把这件事当做一件绝密的事不是吗?

    “不是她的事。”宋如柏拿帕子擦了嘴,便把帕子收在自己的袖子里说道,“我身边没有女人。”

    “我知道。二小姐已经说过了。”云舒便点头说道。

    宋如柏看了云舒几眼,才继续说道,“我一直都没有。”

    云舒愣了愣,细细地想了想这句话,顿时尴尬了。

    莫非宋如柏的意思是,他还是个处男?

    这在现代的时候说倒是还好,不过在古代的话,孤男寡女说这个算不算是耍流氓啊?

    云舒陷入了一种格外尴尬的气氛。

    她觉得在北疆历练之后,无论是沈二小姐还是宋如柏,都彪悍了很多。

    难道北疆的环境就是这样彪悍而且什么都敢说吗?

    “是,是吗?”云舒磕磕巴巴地回应了一声,却见宋如柏仿佛刚刚爆料自己的那个并没有什么似的,依旧继续埋头吃饭了,一边吃一边含糊地说道,“我没有担心过沈二小姐的秘密。之前我本就想告诉你。”之前是云舒不想听,因此宋如柏才听她的没有和盘托出,现在云舒全都知道了,宋如柏就更没有什么压力了,等吃得差不多了的时候,他才把筷子放下,对云舒说道,“陛下倒是伤心。”

    云舒便胡乱地点了点头。

    屋子里突然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似的。

    宋如柏刚还想再说点什么,却听见外面传来了轻快的脚步声,之后翠柳已经很高兴地从赵家回来了。

    见到屋子里的只剩下宋如柏,翠柳脸上的笑容先是顿了顿,之后又好奇地问道,“二小姐呢?”

    “二小姐今日喝多了,所以刚刚就走了。”云舒见翠柳回来,觉得松了一口气似的,总是觉得自己对宋如柏现在多了几分担心。

    不担心别的,就担心宋如柏现在学得这么彪悍,再秃噜出来点儿更劲爆的话,那云舒可就承受不住了。

    “二小姐的酒量这么差啊。”翠柳一边解了披风坐在一旁,一边对宋如柏说道,“宋大哥,你怎么看起来不怎么开心?”她眼神好,看见宋如柏坐在那里不吭声的样子有点奇怪,宋如柏却已经摇了摇头对她说道,“吃撑了而已。”他一边说一边已经准备走了的样子,云舒便对他问道,“明天还是要进宫吗?”她这话很平常,然而宋如柏的脸上却露出细微的温和,转头对她说道,“明日我早些回来。”

    “还是宫里的事要紧。”云舒便送他出门。

    然而还在院子里的时候,宋如柏就已经摇头叫她不要吃冷风送他到门口了。

    “我又不是外人。”他叫云舒回去,自己直接叫婆子打着灯笼出门走了。

    云舒也不推辞。

    毕竟宋如柏这样常来常往的,如果总是送来送去就格外麻烦。

    只是她转身回了屋子,却见翠柳已经不知道扒着门往外张望多久了,见了云舒,便急忙对云舒说道,“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多了。宋大哥对你的态度,可对我的完全不一样。”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