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0章 选择

    “你也要明白,我从不是忍气吞声的性格。”

    沈家二小姐的话叫云舒更加沉默了。

    如果沈家二小姐是个忍气吞声的性格,那当初就不会在沈家败落之后大闹夫家,然后把夫家给逼得没有办法,倒赔了不少的损失费,然后仰着头被送神一样送着离开了夫家,合离成功。如果沈家二小姐是个忍气吞声的性格,那如今她的下场未必能比已经过世了的沈家三小姐好。因此,当沈二小姐说这些的时候,云舒默然无语,只是沉默着给她倒了一杯酒,倒是沈二小姐看了云舒一会儿笑着问道,“你不觉得我这样的想法是惊世骇俗吗?”

    “我觉得二小姐的选择或许不被大多数人理解,可是我却能明白那种心情。做皇后自然是好的,母仪天下,得天下尊荣。可是在二小姐的心里,所谓母仪天下却并不是最重要的。二小姐只不过是想要得到一个对自己始终如一的夫君罢了。”只是这样的要求,皇帝不能达到,云舒便对眼里慢慢地泛起了泪光的沈二小姐说道,“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其实二小姐的选择也说不上是不对的。”

    如果不能一直开心地在一起,那还不如留下一个完美的回忆。

    毕竟沈二小姐还得为京哥儿考虑。

    如果沈二小姐做了皇后,日后和皇帝因为后宫嫔妃屡次冲突,或者感情慢慢地坏了,那不仅是沈家和皇帝的情分没有了,连京哥儿和皇帝的夫妻之情也都没有了。

    “难得,竟然明白我的会是你这样一个小丫头。”云舒还没有过感情经历,竟然都能明白她,沈二小姐不由觉得有趣。

    她便对云舒笑着说道,“现在我知道瑾瑜为什么对你……”她迟疑了一下,见云舒好奇地看着自己,便笑着说道,“从前瑾瑜总说你顾虑他,激励他的那些话。我还觉得不相信。你才多大,能明白那么多不成?可是现在我却觉得瑾瑜说的未必没有道理。”她垂头把云舒倒给她的酒给喝了,这才笑了笑说道,“所以,我现在成了陛下心里最重要的人。京哥儿也得到了陛下的维护。他的太子之位稳稳的,我也总算没有辜负了父亲,还有姑姑。”

    她突然笑了起来。

    云舒犹豫了一下,却没有多问。

    想必沈二小姐此刻的心情也很复杂吧。

    她或许对皇帝没有皇帝对她的那样深厚的感情。

    可是如果非要说沈二小姐对皇帝无动于衷,那云舒也有点不相信。

    一个女子愿意为了一个男子生儿育女,为他做很多事,也未必不是没有半分感情。

    可是沈二小姐这样干脆地退出那段感情,叫云舒感到很敬佩。

    不能得到完整的丈夫,那就毫不拖泥带水,然后给自己的孩子留下一个最好的局面。

    倒是云舒有些好奇。

    “那二小姐你以后……”

    “我很快就会离开京城,不会再轻易回到京城来。你放心,我不是因为不敢面对,而是陛下必然是要迎娶继后的,只有我远远地走远了,他才会记得我对他在最艰难的时候的那些情分,才会记得我所有的好。至于我,你也不用担心。如果我在外面遇到了喜欢的男子,觉得可以相守一生,我也会再嫁。没道理为了陛下就断了我后半生的幸福对不对?陛下能三妻四妾,那我觉得如果我再嫁,陛下也应该能理解。”沈二小姐轻松地说道。

    云舒嘴角抽了抽。

    她觉得皇帝大概理解不了。

    如果沈二小姐真的再嫁,想必皇帝不被气死就难怪了。

    不过沈二小姐看似轻松地这样说,八成还是为了叫大家放心,因此云舒也不戳破,反而装作没有听懂的样子说道,“二小姐愿意在外面走走,游山玩水也不错。而且京城里还有沈将军和沈公子,等日后咱们世子与世子夫人回来了,太子殿下还有姨母在,二小姐正好儿可以更放心了。”她声音温柔,在烛光的映照之下露出皎洁温柔的侧脸,沈二小姐拿着酒杯靠在一旁带着几分醉意看了她一会儿,突然伸手摸了摸云舒的脸颊笑着说道,“而且不是还有你吗?”

    云舒一愣。

    沈二小姐却已经笑着去夹菜给云舒说道,“京哥儿很喜欢你。难得和你格外投缘。”

    云舒这才笑着摇了摇头。

    “我只是想着,太子殿下会不会想你。”

    “他自然会明白我的。”沈二小姐笑着对云舒说道,“而且京哥儿其实很喜欢他父亲。他打小儿就在北疆,在陛下的身边长大,这份患难的父子之情,是任何一个陛下未来的皇子都比不上的。”她似乎吃得有些醉了,便坐过来一些,直接靠在云舒的肩膀上,把脸埋进云舒的肩膀轻声说道,“京哥儿是个懂事的孩子。”她低声说着,云舒感觉到自己肩膀上似乎湿润了起来。

    那应该是沈二小姐的眼泪。

    显然比起嘴上说得这样洒脱,她还是舍不得京哥儿的。

    不过云舒依旧装作没有察觉,只是犹豫了一会儿,抬手轻轻地揽住沈二小姐的肩膀,轻轻地抚摸她的后背。

    她知道自己有些僭越了,毕竟她只是一个小丫鬟,而就算是没有答应做皇后,沈二小姐如今的身份,作为沈家的二小姐也是自己不能冒犯的。

    可是云舒还是觉得,沈二小姐此刻就是需要一个这样安慰她的人吧。

    “小云,我如果离开京城,那沈家就只剩下大哥和瑾瑜了。大哥那人的性子过于强势,对瑾瑜也像是对军中他那些下属似的,严厉有余,却大概想不到照顾瑾瑜。你也知道沈家现在也没有个女主人,大哥心思不细腻,瑾瑜大概要吃点苦头。”沈二小姐安静了一会儿,鼻音有些重地对云舒说道,“如果你看见瑾瑜有什么没有被照顾到的地方,就帮帮忙。”她慢慢地说道,“或者给他做些好吃的,或者……哪怕陪他说说话,开解他也就好了。”

    “如果沈公子想吃好吃的,就来国公府好了。”云舒见她舍不得弟弟,忙笑着安慰说道,“老太太喜欢极了沈公子,沈公子如果愿意来国公府里吃饭,吃点好的,那老太太一定高兴得不得了。而且沈将军虽然人看起来严厉,我觉得也都是为了沈公子与沈家好。沈家复兴在即,沈公子也该慢慢地成为家中的顶梁柱了,沈将军倒是个明白人,不是一个一味地护着弟弟,反倒叫弟弟不能自立的人。”虽然沈将军看起来有些严厉的样子,不过云舒倒是觉得他的人并不是一个坏人。只看他为了自己的亡妻到了现在还孑然一身就知道,这位沈将军是个重情重义的性子。

    沈二小姐心疼弟弟,可是云舒却觉得沈家现在的轻快,还是得对沈公子严厉一些。

    “沈公子如今也已经长大了。”云舒笑着说道。

    沈二小姐靠着云舒,许久才轻轻地笑了起来。

    “你说得没错。”她抬起头坐在云舒的对面,云舒看见她的眼睛有些微微红肿。

    沈二小姐却看着云舒完全没有异样的面庞,很久之后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显然云舒并没有明白她刚刚到底想对她说什么。

    “说起来,宋如柏也是个古怪的性子。”见云舒好奇地看着自己,沈二小姐便撑着一旁的垫子笑着对她说道,“之前他和陛下一起去了北疆出生入死的,我就很感激他对陛下的忠义还有不离不弃。陛下当年侍卫无数,可是除了那些当年为了陛下死在宫里的,剩下的都离开了陛下,只有他留在陛下的身边,这么多年,无论陛下在哪里,是什么身份都忠心耿耿。因此当年我赶到北疆去见陛下的时候,不是想给陛下留个后嘛,就想着宋如柏是不是也应该留个后。”

    云舒无奈地看着沈二小姐。

    “你觉得宋如柏会怎么选择?”沈二小姐笑着问道。

    “宋大哥一个人回来的。”云舒提醒她说道。

    沈二小姐端详了云舒一会儿,见她没有为宋如柏焦虑,也没有什么嫉妒慌张的样子,心里就有数了。

    她的笑容便多了几分轻松。

    “我把身边愿意去侍奉他的丫鬟送到他面前,他却不答应,口口声声说什么要么就娶自己心爱的女孩子生有感情的孩子,要么就断子绝孙无所谓。劝了又劝,他就是不肯答应要留后,也不答应叫女人去侍奉他。我当年就觉得他大概是有点毛病。”沈二小姐的话叫云舒有点尴尬,这种提到了宋如柏当年的那些事,实在叫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总不能说“你说的对,我也觉得他有毛病,不然活生生的大美人怎么就不答应去颠鸾倒凤呢”这样的话,因此云舒咳嗽了两声才关心地问道,“二小姐提到这件事倒是叫我想到了。当年那些侍卫的家人,现在也不知怎么样了。”

    除了当初离开了皇帝的那些侍卫,还有许多忠心于皇帝,为了保护皇帝死在当初宫变之中的侍卫。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