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9章 沈皇后

    正举着筷子嚷嚷着要吃一块大鹅的沈二小姐突然把筷子悬空在饭桌上不动了。

    过了一会儿她才对云舒一笑。

    “你猜出来了?”她看了宋如柏一眼,宋如柏已经脸色不太好看地说道,“我没有对小云说过你的事。”

    “不是你不想说,是小云不想听是不是?”沈二小姐便挑衅地问道。

    “这没有区别。”云舒揉了揉自己的额头说道。

    “怎么没有分别。如果是你想知道的事,他怎么敢瞒着你,必定祖宗十八代都交待了。更何况还有京哥儿的事儿。如果他不跟你解释明白了,叫你知道那不是他的种,我可不信他还能睡得着觉。”沈二小姐便冷哼了一声,见宋如柏闷闷地坐在一旁吃饭,一副不想说话的样子,便对云舒说道,“倒是你,打小儿就是个谨慎的性子,该你知道的你就听,你觉得不该你知道的,打死你你也没有好奇心。因此我就断言,这件事是你自己猜的,不是宋如柏把我给暴露了。”

    她长篇大论的,云舒听不下去这个。

    不过云舒却见沈二小姐脸上的笑容有些过于灿烂了。

    她便看了宋如柏一眼。

    “女人们说话,你在这里干什么?出去出去。”沈二小姐卸磨杀驴似的,就要把宋如柏赶走,对云舒说道,“我就觉得今天他不对劲儿。大哥叫他来沈家和几个兄弟一同喝酒,他偏说自己家里有事儿……他光棍一个能有什么事儿,我一猜就猜到了,必然是你回来了,不然。他平日里很少会回家住。”见宋如柏的脸色努力隐忍的样子,沈二小姐把几样吃的都叫他自己端着,塞了几个饼子给他,就把宋如柏踹出了家门。

    这一系列的变故,沈二小姐风风火火地赶走了宋如柏,云舒已经被震撼了。

    她就站在屋子里,看着沈二小姐使唤着府里头的婆子给宋如柏拿了食盒把饭菜端走,之后豪迈地把门关上,翻身坐在了云舒的面前开始吃饭。

    云舒虚弱地坐在沈二小姐的身边。

    直到现在她也没有反应过来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就是叫了沈二小姐一声皇后娘娘吗?

    之后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娘娘……”她的声音艰难干涩地叫了一声,却听见沈二小姐突然笑了笑说道,“可别这么叫我,叫得我浑身都是鸡皮疙瘩。”见云舒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她索性把手里的筷子拍在一旁对云舒说道,“我可不是什么皇后娘娘。他……陛下就算是封了,也不过是追封。你忘了?沈皇后已经病故了。”她似乎并无悲伤难过,只是有些怅然的样子,云舒至今不明白沈二小姐这是什么操作。

    难道皇后这宝座烫屁股不成?

    既然都已经和陛下生了孩子,而且皇帝都承认她是自己的原配,又为什么死活都不肯进宫,逼得皇帝没办法,只能追封她。

    没错,云舒的眼里,就是皇帝已经对沈二小姐毫无办法了。

    她忍不住想到那时候沈二小姐把京哥儿推到宋如柏的跟前就要离开的样子。

    似乎对于皇帝,沈二小姐并没有一心一意要做皇帝的妻子的样子,反而是在忙着跑路。

    相反,皇帝却在努力地想要把她留下,甚至为了保护儿子,因此费尽心机做了那么多的事,还心不甘情不愿,哪怕她不愿意,也承认她是自己的原配,也要追封她。

    “京哥儿是太子殿下吗?”云舒轻声问道。

    她知道以自己的身份不该这么多事。

    这和她一向谨慎的性子没有关系。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还是想要问一问,在自己家里短暂停留过的那个安静却会乖巧地叫她“云姨”的孩子,是不是就是当今的太子殿下。

    “是。”沈二小姐见云舒木然地坐在自己的身边,那一副被自己震撼到了的样子,便笑了笑坦然地说道,“他是陛下的儿子,也是我的儿子。只是我与陛下却算不得夫妻。他要我成为他名义上的原配,甚至不惜弄出个沈皇后来,不过是为了叫京哥儿名正言顺。”她靠在椅子里,只觉得云舒这安静又温暖的屋子叫自己这些天疲惫的身体都变得慢慢柔软了起来,便带着几分笑意地说道,“我承认陛下对我有患难与共的感情,我也承认陛下的心里把我当做他的妻子。可是在我的心里,他却只是我的表弟。”

    这涉及到了皇帝的事,云舒就不想听了,急忙对沈二小姐说道,“我不想……”

    “我知道你不想听。不过这些事,除了你,我也没有人再去倾诉了。大姐在南边儿,大哥和瑾瑜又是男子,怎么会明白你?他们只会觉得我不知好歹,觉得我辜负了陛下。”沈二小姐见云舒咬着嘴角看着自己,便笑着问道,“你也觉得我辜负了陛下的深情吧?我得承认,陛下的深情的确是真挚的,他想要我成为他的妻子,他的皇后的愿望也是真实的。可是我却不一样。我对陛下只有姐弟之情,当年生下京哥儿,只是因为……”

    她垂了垂头,这才抬头对云舒轻声说道,“我去了北疆,看见他在冰天雪地里拼命,也不知什么时候会死。小云,对于我来说,他是和瑾瑜一样的亲人,我总得给他留个后。”她那个时候怕已经是落魄皇子的表弟死在北疆,断绝了血脉,因此才想给他留个后。只是她带去的侍女他都不要,那她能怎么办?说起这些,沈二小姐也很无奈,对着同样无奈,额头都在跳动的云舒诚实地说道,“我也承认那时候和他互相扶持,和他患难与共。我也很爱京哥儿,也很爱他。可是那是和做夫妻不同的。”

    她都说到这儿了,云舒就觉得自己的小命要完蛋了。

    皇帝如果知道她知道这么多,还能绕得了她吗?

    “不管怎样,你和陛下都生了京哥儿了,何必闹别扭。”

    “不知是闹别扭,而是我有自知之明。我如果留在陛下的身边,一开始自然是与他千好万好,可是时间久了,必然是互相敌视的怨偶,到了那个时候才是彻底地断绝了情分,令陛下与我反目成仇,甚至会连累京哥儿。”沈二小姐见云舒疑惑地看着自己,便摇头平静地说道,“我不是在蒙骗你,也不是在为我自己开脱。而是我只能与陛下做姐弟,却做不得夫妻。一旦做了夫妻,刚开始甜蜜,可是不需要过多久,你就可以看到我和他之间恨不能彼此死一个的样子。与其到了那时候赔上我的京哥儿,还不如叫他一辈子记住我最好,最美,与他患难与共的岁月,叫任何女人都无法取代我的位置,叫任何皇子都无法取代京哥儿的位置。”

    云舒听得迷迷糊糊的。

    沈二小姐却已经笑着说道,“得不到的才念念不忘,才会知道珍惜,或许就是这个道理吧。”她便露出几分怅然之色。

    云舒却觉得沈二小姐想多了,迟疑着问道,“二小姐是担心做了皇后,会被人攻击你是再嫁之妇吗?”

    沈二小姐曾经嫁过人,又合过离,之后再嫁皇帝做皇后,这只怕会被朝廷之中那些恪守礼法的人攻击。

    只是云舒觉得以皇帝的性子,他会保护沈二小姐的。

    “难道京……太子殿下有娘亲陪在身边不幸福吗?”做孩儿的,当然希望自己的母亲永远陪着自己的啊。

    云舒不理解沈二小姐,只为了担心夫妻反目,就舍得留下自己的儿子吗?

    “不是再嫁之妇的问题。如果我想做皇后的话,谁拦得住我。而且以沈家的权势,也不敢有人会挑剔我这种事。”沈二小姐见云舒心疼京哥儿,看向她带着责备,并不生气,相反对云舒还更亲近了一些似的,对她爽快地说道,“可我是个不能和人分享自己男人的人。”她见云舒看着她大吃一惊,便笑了笑说道,“陛下他……无论是为了稳固朝堂,还是为了天下的安定,或许为了很多其他的理由,他都会广纳嫔妃。他能许诺给我的,只是我做他的妻子,他的皇后,我们的儿子成为太子。可是他却无法承诺我这一生只有我一个女人。”

    云舒听了突然不知该说什么了。

    皇帝的确没有不纳嫔妃的意思。

    因为之前她在国公府里已经听唐三爷和老太太说过了,皇帝伤心沈皇后病故,虽然不会续弦,然而后宫嫔妃却已经开始在挑选了。

    这并不是皇帝好色。

    而是皇帝在远离京城多年之后重回皇权巅峰,必然要挑选来自于朝堂上的臣子还有世族的女儿进宫,安定朝堂,也是为了令朝臣对自己归心。

    纳妃对皇帝来说虽然也算是没有办法的事,不过沈二小姐说到这件事,云舒就没法觉得自己还有立场劝下去了。

    那些劝人家什么虽然你丈夫小妾那么多可是他最在意你,你在他的心里是与众不同的这样之类的话,在云舒的眼里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她一瞬间理解了沈二小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