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8章 日常

    “怎么了?”云舒见赵雨和翠柳饭都不吃了,转头问道。

    “没。没什么。就是觉得你们说起话来……怎么这么多话啊。”翠柳咬着筷子说道。

    赵雨点了点头,一脸赞同的样子。

    他和翠柳都觉得云舒和宋如柏似乎总是有话题,说的到一块去的样子。

    “大概是都喜欢吐槽吧。”云舒便思考了一下。

    她知道宋如柏所有的秘密。

    而宋如柏也听过她的许多抱怨了。

    “可能是吧。”翠柳又补充说道,“不过也很好的。你们一说起话,这屋子就热闹得很。”她是个喜欢热闹的性子,因此倒是觉得云舒和宋如柏这么说得兴致勃勃的也很好的,一边说,一边对云舒笑着说道,“只是别顾着说话了,快吃饭,不然饿死了。”她还和赵雨一同敬了宋如柏一杯酒,宋如柏也一饮而尽,之后对赵雨说道,“这几天你二哥可能会有些忙碌,你在家里多帮衬一些。”赵家的三个儿子里,赵二哥平时才是那个能干的,至于赵家大哥,虽然性子不错,斯斯文文的,不过遇到了大事还是不如赵二哥那么能干。

    甚至有的时候还不如赵雨机灵。

    赵雨并不觉得这是一件麻烦事,却还是关心地问道,“我二哥在五城兵马司的差事还好吧?”

    “很好。有朱侯照应,日后他在五城兵马司算是稳妥。而且如今官升数级,也算是五城兵马司里数一数二的人物,你放心他便是。”宋如柏当年没有离开京城的时候就和赵二哥的关系不错,虽然其中有一段尴尬的时期,就是当初方夫人看中了宋如柏,想把女儿方柔嫁给宋如柏反而看不上赵二哥,不过宋如柏和赵二哥都没有把那点事放在心里,依旧关系很好。如今宋如柏回了京城,虽然离别很久,不过对于宋如柏和赵二哥来说,当年的情谊犹在,彼此之间还是十分熟稔而且密切的。

    甚至当初宋如柏离开京城的时候,赵二哥还帮他料理过一些产业,这些年也十分严谨,从未克扣,宋如柏的眼里,赵二哥自然不是普通的朋友。

    他们彼此之间都非常信任。

    因此这一次赵二哥能够在五城兵马司再进一步,朱侯也曾说过,日后赵二哥很可能接管五城兵马司,宋如柏就觉得这样的前程对于赵二哥来说算得上是一片光明了。

    赵家,也要不可同日而语了。

    “往后你也多帮帮赵二哥吧。不都说过吗?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翠柳和赵雨咬耳朵说道。

    “那是自然。”赵雨说道,“二哥对我最好,我自然是要做他的左膀右臂。”他的性子还是很合适在五城兵马司的,宋如柏喝了一口酒,又喝了一碗羊肉汤,把里头大块大块炖得软烂的羊肉大口吃着,一边对云舒说道,“明日我还过来蹭饭,吃铁锅炖鹅,再贴个饼子吧。”他才吃了一回就好意思点餐了,云舒真是对他这自来熟无语了,不过还是建议说道,“要不宋大哥你买几个丫鬟小人的照顾你吧。我和翠柳过几天就得回国公府了,到时候你怎么办?”

    “到时候就在宫里吃。”宋如柏想了想,对云舒问道,“明日早上吃包子吗?”

    云舒抽了抽眼角,说道,“吃羊肉包子。”

    “那我明早过来吃饭。”

    “你不进宫的吗?”

    “晚点去也没关系。陛下最近忙得很,不急着用我。”宋如柏平静地说道。

    “那你怎么早饭不在宫里吃呢?”

    “等你回国公府,我再去宫里吃。”宋如柏顿了顿,眼底多了几分笑意看着脸色有些麻木了的云舒说道,“现在有你在,我进宫去吃光棍饭干什么。”他的话叫云舒已经无力反驳了,叹了一口气说道,“那你能吃几个?”她心说国公府给自己预备的那一车吃的用的,本以为太多,不过遇到宋如柏这大胃王也不知道能不能顶得住,果然宋如柏说道,“先给我留一锅。”

    云舒看着宋如柏那高大健壮的样子,许久之后垂头叹气。

    胃口怎么大,如果不是现在成了禁卫大统领还算是俸禄多一些,谁养得起啊?

    她一下子就想到了当年被八皇子沈公子还有宋如柏吃空了满满一桌子饭菜的恐怖。

    这才叫恐怖如斯呢。

    “知道了。再做个小米粥吧。小米粥养胃。”云舒摆了摆手,觉得听一听那一锅包子都饱了,因此吩咐了一声婆子们明早早些蒸包子也就算了。等到了晚上,宋如柏心满意足地抹抹嘴走了,临走之前还和十分勤劳的赵雨每人给厨房里披了一剁柴,又给打了许多的水。看着宋如柏干活的那熟练的样子,应该是在北疆的时候也没少吃苦,云舒又觉得自己不能那么小气,果然到了第二天,她不仅叫婆子们蒸了包子,还蒸了蛋羹与小米粥,配上几样吃着爽口的小菜,宋如柏风卷残云,之后又走了。

    云舒和翠柳看着一锅包子真的被吃空了,都说不出话来。

    “宋大哥长得比从前强壮了,吃得也比从前多了。”翠柳低声说道。

    “之前没有觉得他这么能吃啊。”云舒匪夷所思地说道。

    宋如柏又不是回来以后第一天在她家里吃饭。

    可是之前可没这么能吃。

    “能吃是福吧。”翠柳含糊地说了一声,这才对云舒好奇地问道,“宋大哥做了禁卫三军的大统领,这算不算是一飞冲天?”

    “连升三级。这速度太快了,如果不是非常之时,就算他是陛下的心腹,也不可能一下子就坐到这个位置。”云舒理智地说道。

    如果不是天时地利,正巧碰上了皇子们夺嫡,令京城大乱,如果只是普普通通的皇帝登基的话,那皇帝麾下的人不会得到这样的提拔还不受到朝廷的非议。

    可是这一次皇子夺嫡动静太大,把大家都吓坏了。

    不仅如此,连先帝其实算起来也是因这件事而驾崩。

    新皇在乱中趁机翻身,自然是不同的。

    “只是既然一飞冲天,那之后的几十年怕是也没有他升官的什么事儿了。”人家升官都是慢慢儿来,年年有惊喜,一级一级升迁还算有点动力,可是宋如柏这一做官就是禁卫大统领,肉眼可见,如果不是日后再有了宫变之类的大危机,他可能要一直没有官升迁,一直都做这个大统领了。十几年之后的路都能看得到,没准儿人家觉得没有挑战呢?云舒被宋如柏的一锅包子给刺激得胡思乱想了一会儿,又和翠柳一同说了说话,就在宅子里悠闲地享受。

    既然宋如柏说不用帮他干活儿,那云舒自然就不去干了。

    她还和翠柳一同好好地,舒舒服服地睡了个午觉。

    虽然天依旧冷得很,可是中午的时候有阳光在,云舒还是觉得格外暖和的。

    她和翠柳一同睡到了下午的时候,等婆子们开始做晚饭了,才又叫婆子们去做了几样家常的小菜,谁知道等宋如柏回来的时候脸色却格外难看,身后还跟着笑嘻嘻的沈家二小姐。看见沈家二小姐的那一刻,云舒觉得自己格外头疼。她看了翠柳一眼,见翠柳一无所觉,只在见到沈家二小姐的时候有些诧异,似乎诧异她为什么跟着宋如柏回来似的,便只能强忍住了心里的那点如今已经分明的猜测,走到了沈家二小姐的面前福了福。

    沈家二小姐便笑着把她扶起来说道,“怎么突然对我这么恭敬了?行此大礼做什么?”

    云舒想说什么,到底闭上了嘴。

    沈家二小姐便挑了挑眉。

    “怎么了?难道我做错了什么不成?”她凑过来和云舒低声问道。

    此刻翠柳也上前给她请安,之后又有人敲门,说是对门赵夫人请云舒翠柳还有宋如柏过去吃饭。不过因沈家二小姐在这儿,她到底是客人,又与赵家不熟,因此翠柳就单独去了赵家吃饭,云舒和宋如柏陪着沈家二小姐在自家宅子吃饭。见翠柳高高兴兴地跑了,云舒便对沈家二小姐说道,“翠柳与赵家小三就要结亲了。”因为这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媒人都请了,因此云舒也不必再隐瞒,沈家二小姐便笑着说道,“怎么不早说,我应该给她添妆的。”

    “那可好。有了二小姐的添妆,翠柳的嫁妆自然体面得多。”云舒便笑着请沈家二小姐进门去说道。

    她这话倒不像是客气的敷衍,相反,反而真的觉得她的添妆会叫翠柳的嫁妆体面,沈二小姐在外头跑了这么多年的江湖,什么没见识过,自然听出这话中的蹊跷,不由笑得更欢了。

    “你还真是看得起我。”她对云舒说道。

    谁敢看不起她啊。

    云舒等大家都坐在屋子的饭桌上,看沈二小姐那一副兴致勃勃看满桌饭菜念念有词的样子,便无奈地说道,“二小姐何必说这样的话。”

    她犹豫了一会儿,这才看着沈二小姐试探地问道,“还是得叫您皇后娘娘?”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