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7章 趣事

    他定定地看了宋如柏几眼,之后又有些异样地看了云舒两眼。

    “怎么了?”云舒便笑着问他道,“你也想吃烤鸭不成?”

    “不是,我就是大概想多了。”赵雨垂头急忙胡乱地往嘴里塞了两口吃的,对云舒急忙说道,“我没看见宋大哥耳朵红了!”

    云舒看着他,一时不知他是天然黑还是芝麻糊。

    翠柳听了更笑得停不下来了。

    她一想到一向都不怎么爱说话,似乎总是很老成持重的宋如柏会这么单纯就觉得想笑。

    宋如柏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耳朵。

    云舒也想笑,不过怕宋如柏不好意思,便急忙给宋如柏夹菜说道,“别理这两个人来疯,宋大哥,你多吃点儿。”

    她给宋如柏夹了什么,宋如柏也都听话地吃了。

    之后云舒便岔开话题对他问道,“你现在会了京城,陛下是想你去何处任职呢?”宋如柏是追随陛下的功臣,现在陛下都已经登基了,怎么也该叫宋如柏的去向还有官职有个说法。这倒并不是不能说的,因此宋如柏便对云舒说道,“陛下命我掌管禁军。”先帝在的时候的禁军的大统领在二皇子逼宫的时候虽然没有死,不过那是先帝的人,而且参与了先帝当初诛杀沈大将军的宫变,哪怕是身为武将必须听从先帝的命令因此才会做了当年的事,不过显然如今的陛下已经不可能容下他呢。

    说实在的,皇帝登基之后没有先砍了这当初宫变时兵围沈大将军与沈贵妃,并且还之后奉命围困身为八皇子的他几乎要了他的命的这位禁军大统领,已经算得上是网开一面。

    不然这位禁军大统领对自己的未来的预期都已经准备好是抄家了。

    如今,皇帝只是叫他把手中的禁卫权力给让出来,交给皇帝最信任的宋如柏,已经是天恩浩荡。

    那位大人感激涕零,因此格外配合宋如柏的交接,不仅自己把自己当初的那些权力还有门道都告诉了宋如柏,还告诉宋如柏那些当初曾经跟皇贵妃母子还有其他皇子眉来眼去的禁卫统领中都有谁,叫多年才回到京都的宋如柏第一时间就对这早就已经陌生了的禁卫军了如指掌,剩了许多的麻烦,揪出了不少心怀二心的家伙。因为有了这位大统领的配合,宋如柏接手禁卫很顺利,便对云舒说道,“如今禁卫三军已经都归我掌控,陛下的旨意会很快明昭天下。”

    “禁卫?那说明宋大哥会留在京城吗?”云舒不由惊喜地问道。

    宋如柏见她高兴得不得了,脸上不由也露出些微的笑意,点头说道,“是。”

    “那就太好了。日后咱们都在京城就能常常见到了。”云舒觉得宋如柏已经吃了很多年的苦了,在北疆过了那么多年的苦日子,如果可以不离开京城,那自然还是京城的条件最好。不过她犹豫了一下对宋如柏说道,“把陛下从前的追随者呢?我记得陛下从北疆带回来几位将军,都是从龙功臣。可禁卫三军却归了宋大哥你……”虽然警卫三军人数不及其他军那么多,而且只承担守卫皇帝的职权,相比起来没有其他的大军那么威风,有权势,可是却是拱卫皇帝的安危,不过皇帝最信任的人,是不可能掌管禁卫三军的。

    这其实是皇帝的一个态度。

    他最信任宋如柏,因此叫宋如柏做了禁卫大统领。

    不说宋如柏一夜之间这升职跟坐火箭似的了,就说北疆这些武将内部,会不会因此对宋如柏不满呢?

    皇帝的厚待会不会令其他武将觉得皇帝偏心了?

    “你放心,其他几位兄弟都各有重要的认命,而且都很满意。当初陛下叫我统领禁卫三军,对他们提到的时候也是因我当初就出身宫中侍卫,因此对宫中更熟悉。而且北疆武将之中,陛下最厚待的也不是我。是老段。”见云舒露出几分好奇,宋如柏便解释说道,“老段就是当初射死二皇子那个。因他率先冲击皇城救了先帝,这是首功,陛下已经准备给他封侯。”一个平平凡凡的武将,一跃封侯,这也是皇帝对北疆武将千里追随他的一个回馈的态度,自然人心安定。

    而且这些年宋如柏在北疆已经融入了这些武将之中,他其实也算得上是北疆武将中的一个。

    都是内部的事,而且京城这么大,北疆武将抱团,而且大多性子豪爽,与宋如柏的关系莫逆,因此对于宋如柏得了禁卫三军都觉得是他们北疆武将的胜利。

    云舒不由笑着点了点头。

    “陛下真是大方。”没想到皇帝竟然会将首功之臣封侯,那说明这次封赏功臣的待遇必然不低。

    宋如柏就算是不能封侯,可以他安定京城大乱,而且救了好几家的豪门府邸的功劳,那没准儿还能封个不错的爵位。

    “陛下本就是个性情中人,不然不会被北疆武将这样拥戴,哪怕是抄家灭族的罪过也愿意千里追随他。”毕竟当初皇帝万里迢迢从北疆一路而下赶回京城淌这浑水的时候,谁也不敢保证皇帝到底是会成功还是失败,如果成功了自然是鸡犬升天,如果失败了的话,那只怕跟着他的这群人就都会被打成乱臣贼子,到时候被诛九族都不在话下。可就算是这样,当初这些武将还是义无反顾地跟着皇帝挥师而来,不离不弃,这也算是对皇帝忠心耿耿,连性命都交给陛下了。

    宋如柏提到自己的那几个兄弟的时候,不由眼里多了几分温和。

    显然,他与北疆武将们的交情的确是极好的,而且感情深厚。

    云舒见他提到那几位武将的时候眼里都是亲近,便觉得替他高兴。

    从前宋如柏虽然看着憨厚,可是其实对人还是有戒心的,可是大概是在北疆并肩作战,一同出生入死的袍泽之情,宋如柏此刻倒是多了几分感情似的。

    “那就好。他们也会留到京城吗?”

    “也不一定。有人愿意留在京城,不过还有觉得京城太浮华了,不习惯的。”宋如柏对云舒温和地说道,“大多都是粗人。你也知道,北疆那种地方停留的时间久了,高床软枕也会叫人觉得不舒服,不习惯。比起什么金玉绿豆糕,他们还是更喜欢吃羊肉泡馍。”他这个比喻叫云舒有些愣住了,看了一眼都听得也十分专注的赵雨和翠柳,不由问道,“这又是什么典故不成?”

    “就是这两天在宫里有个老兄弟抱怨说,那什么金玉豆沙糕太精致,吃得得小心翼翼的,还除了好看漂亮,没滋没味的。偏偏宫里头还有些宫女劝他们品尝……品尝个啥?还不如羊肉泡馍来得赶劲儿。”宋如柏错了搓脸才对云舒无奈地说道,“叫他们品品什么淡淡的绿豆的清爽香甜,品品什么豆沙糕的细腻软烂,他们尝不出来,还觉得宫里头这玩意儿矫情。”

    “那宋大哥你呢?”云舒不由笑着问道。

    “我就跟他们说,叫他们把绿豆糕当馒头吃不就行了,哪儿那么多废话。只是他们又说,这一块块小了吧唧的,一口下去嚼都嚼不到。没馒头顶饿。”

    “这么说,大家都只是不习惯而已。”云舒觉得这不过是生活方式不一样罢了。

    其实叫她说,金玉绿豆糕什么的,有时候未必比羊肉泡馍好吃。

    “其实我觉得这几位大人说得也没错。羊肉泡馍难道不是美食不成?这有什么好被人笑话的。这有人喜欢吃甜的有人喜欢吃酸的,有人喜欢吃精致的绿豆糕,难道还不许叫人喜欢吃接地气的羊肉泡馍不成?叫我说,笑话他们的那才叫没有眼光。殊不知她们不爱吃羊肉泡馍只爱吃绿豆糕,尝不出羊肉泡馍的醇香滋味儿,没准儿还也应该被人背后说一句没见识,不知好坏呢。”

    如果宫里当真有宫女之类的笑话北疆武将,这就叫云舒觉得不能苟同了。

    各人有各人的喜欢,有各自的品位爱好。

    难道讥笑人家不爱吃绿豆糕就能当真高人一等了不成?

    云舒心里就摇头,觉得那些宫女也是太眼高于顶,却暴露了自己的浅薄狭隘罢了。

    “你说得很对。不过有你这样想法的不多,如今宫里内外都说咱们是一群大老粗。”

    “大老粗怎么了?没有大老粗,他们早就跟着先帝叫二皇子给杀了。”云舒说着说着又笑了起来,好奇地对宋如柏问道,“那现在他们岂不是不爱进宫?”谁愿意被那些没事儿干的宫女们笑话啊。

    “陛下已经叫宫里开始做北疆的伙食了,说自己喜欢得很,他说他也不爱吃绿豆糕,因此最近宫里的人也都开始说羊肉泡馍好吃了。”宋如柏挑眉说道。

    云舒这一回笑得就停不下来了。

    宋如柏看着她笑得眉眼弯弯,也忍不住看着她笑了笑。

    赵雨和翠柳就更看着他们两个,都是一副异样的样子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