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6章 晚饭

    这样明理的婆婆真是叫云舒为翠柳庆幸。

    “你要不要上门给赵夫人请个安?”云舒便问道。

    “正说着亲事呢,我如果上门去拜见,像是有些不好。”

    “还是过去拜见一下吧。反正两家的亲事知道的人不多,起码也是礼数。”云舒说着,就叫人挑了几样家常的吃食和翠柳去拜见了赵夫人。赵夫人倒是一如既往对翠柳十分喜欢的样子,而且叫云舒意外的是,虽然赵大人脸色臭臭的,不过却还是过来见了翠柳一面,还勉强说了几句和气的话。这样的态度云舒就更高兴了,毕竟赵大人这样清高的读书人都能对翠柳保持面子上的和气已经很不容易了。

    翠柳也觉得意外。

    等赵雨偷偷来见翠柳的时候,翠柳就多问了一句。

    赵雨就对她说了原因。

    原来是赵二哥在繁忙之中回家,听说了这门婚事劝了赵大人几句。

    他如今已经得到朱侯的喜爱,而且在五城兵马司高升了,特别是还听说因为当初是他和朱侯一起开了城门引了皇帝的兵马进城,这样的功劳皇帝必然日后还会奖赏,这算是赵家最出色的一个人,就算是赵大人如今也对这个出息的儿子多了几分看重。因此赵二哥说了一句这婚事不错,赵雨和翠柳算是青梅竹马之类的,赵大人虽然有些可惜庶子不能借次子的光娶个门当户对的小姐,不过想来想去,还是答应了下来。

    翠柳和云舒不由格外感谢赵二哥。

    翠柳便又问赵雨宅子的事。

    赵夫人说要分家,那必然是赵二哥和赵雨分出去,赵大人夫妻跟着赵家大郎一块在如今的宅子过。

    赵雨便犹豫了一下。

    “怎么了?”云舒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觉得天也晚了,专门叫家里的婆子去隔壁看过,见宋如柏还没回来,而且他的宅子里黑乎乎的,似乎也没有服侍的人,虽然不知道宋如柏会不会晚上回来,她还是叫人张罗着给宋如柏那份晚饭给带出来了,此刻热乎乎的羊汤炖得香喷喷的,又热乎,她招呼赵雨在家里吃饭的时候,见赵雨似乎想说什么,便和翠柳对视了一眼问道。

    “没什么。母亲说给我和二哥买宅子的银子她来出。”赵雨犹豫了一下,对翠柳轻声说道,“可是家里还有两个妹妹呢。妹妹也是要嫁人的时候了,两处宅子在京城这地价不便宜,母亲如果买两处宅子,那妹妹们出嫁的时候怕是嫁妆就少了。”他看着翠柳,欲言又止的,翠柳便问道,“那你是什么意思呢?”翠柳是很有些私房银子的,无论是这些年买的那些土地的出产还是和云舒合伙做生意的银子,她其实是个小富婆,正想着如果赵家拿钱买宅子艰难的话,那不如她出了钱,求陈白买一个宅子给他们小夫妻住就行了。

    不过云舒急忙对翠柳摇了摇头。

    她知道古代的男人自尊心都很强的。

    如果翠柳大咧咧地说她来买宅子,那会不会叫赵雨觉得自己吃软饭,觉得自己没用呢?

    也不是每一个人都和王秀才那样心安理得地啃老婆的。

    “我的意思是,如果你不嫌弃,我只能先买一个一进的小宅子。”赵雨俊俏的脸红了,可是看着翠柳的目光却充满了郑重地说道,“我如今年少,攒的银子不多,因此刚刚成亲的时候大概会委屈你,叫你和我过得不如在国公府,或者你家里那样自在轻松。可是请你给我时间,我一定好好做事,然后给你买最大的宅子,叫你还和从前一样儿。”他之前就把自己攒的银子拿来给翠柳收着,翠柳自然知道他的私房是多少,在京城这样的地方,买一个一进的小宅子倒是可以的。

    不过那已经是赵雨全部的私房银子了。

    “原来你是说这个。这有什么。你我如果往后只有夫妻两个人,其实一进的宅子就足够了。”翠柳本以为赵雨是想叫自己陪嫁个宅子,却没想到赵雨并没有要她花钱的意思,相反只是紧张,担心她会跟自己吃苦,便爽快地说道,“我本来也不在乎房子大,房子小的。只要你对我好,宅子大小算什么呢?我们人口少的话,要那么大的宅子也是没用的。”可是她却再三说,只要赵雨对她好。

    赵雨用力点头。

    他看着翠柳的目光充满了少年人特有的热烈。

    “我发誓,日后只有你我,你我夫妻两个。”他说到夫妻的时候,不由脸都红了,看起来羞答答的。

    云舒便在一旁笑了。

    翠柳其实并不是在意那些外在的人。

    从前她难道不知道赵雨是个庶子,未必会给她提供很好的生活吗?

    如果她看不上赵雨年少没钱,那当初也不会答应嫁给他了。

    “不过是这点小事,这有什么好欲言又止的。”翠柳便哼了一声。

    “我这是自卑啊。”赵雨心里的大石头落地了,急忙坐到她的对面,俊俏的脸上全都是笑容,对翠柳轻快地说道,“你那么好,可是我却一无所有,除了我的心,我不能带给你什么。我也知道我比不得旁人,因此才会自卑,才会觉得说不出口。你本来能嫁给更好的人。”他觉得翠柳是最好的女孩子,能嫁给最好的人,因此才担心自己没有其他人那么好,这样紧张翠柳,翠柳正高兴着呢,便听到外面似乎有人敲门的声音,之后婆子们去了前院开门,片刻之后,迎进来一个满身寒风的高大的男子。

    见是宋如柏,云舒便笑着招呼了一声说道,“宋大哥真是巧,咱们正要吃饭呢。你吃了没有?”

    “没有。”宋如柏见赵雨也在,便点了点头,解下了披风坐在了一旁说道,“我刚刚看见赵夫人,说你们从府里出来了,因此过来看看你们,顺便蹭饭。”他迟疑了一下对云舒问道,“怎么又出府了?难道是国公府里有人不喜欢你?”云舒和翠柳才回了国公府没多久就又出来,宋如柏不免担心这是云舒触怒了府里的主子,因此才会被赶出来嫌弃不用。他一边说,一边便露出几分担心,云舒便摇头笑着说道,“没有的事儿。只是如今府里都走上正轨了,府里叫我和翠柳出来歇一歇,顺便我们三爷说正好有什么能帮你的,我们也能帮把手。”

    宋如柏一愣,便皱眉说道,“我不会使唤你做事。”

    他似乎觉得云舒来帮忙是使唤丫鬟,云舒便笑着说道,“不是府里叫我们过来服侍你。是帮把手。三爷说咱们从前认识,就算是朋友,见到如今你刚刚回来,府里一团乱,不是也应该从府里出来帮你一把吗?你这么多心,反倒叫人不自在。”她说话轻快,而且并没有勉强,宋如柏见唐家不是拿云舒当服侍他的丫鬟,便缓缓点头,却还是对云舒说道,“叫我蹭个饭就是。剩下的……你知道。我那宅子里本就空荡,不用你劳累。”

    他那个宅子打从当年买来就空空的。

    所以当年他就没有下人服侍。

    现在回来了,宅子还是那个空空的宅子,他自然就没有需要人帮忙的地方。

    而且虽然云舒说是朋友之间的帮忙,宋如柏的样子却依旧不愿意似的。

    “收拾收拾东西还算劳累啊。”云舒便无奈地说道。

    “都是粗活,我自己来就是。不过既然国公府叫你出来,你好好在家里歇着。”宋如柏这才看向翠柳,翠柳急忙和他打了个招呼,之后似乎觉得宋如柏和从前气势不大一样了,便坐在一旁和赵雨一同看着宋如柏不说话。她一下子拘束起来,云舒也觉得没办法,便急忙说道,“快一块儿吃饭吧。”因为国公府当真大方,给云舒翠柳带回来了不少的吃的用的,因此在吃的上头云舒也大方,做了满满一桌子的家常菜,大家就一同上桌吃饭。

    一块吃饭的时候,宋如柏就问云舒铺子的事。

    他还记得云舒的那几间铺子,叫云舒有些意外,不过还是说道,“陈叔从宫里回来以后就把那几间铺子重新开起来了,现在慢慢地也重新红火起来。陛下这么一登基,京城里的人心都安稳了,也就都开始恢复了热闹,铺子生意很好。而且有陈叔照看着呢。”一边说,她一边笑着点了点桌上的一只烤鸭说道,“这就是叫人去烤鸭铺子里拿过来的,你尝尝还是不是当初那个味儿。”

    宋如柏听话地拿着薄饼卷了一个,咬了一口就点头。

    “好吃。”他点头说道。

    翠柳却噗嗤一声笑了。

    “怎么了?”云舒不由问道。

    宋如柏也转头看着突然笑得不成样子的翠柳。

    “宋大哥刚刚把卷饼往嘴里一塞,怕是还没尝出味儿来呢,就点头说好吃,这是敷衍呢,还是忙不迭地讨好呢?”翠柳一边笑一边说道。

    宋如柏咳嗽了一声,不动声色地看了云舒一眼,见云舒听了翠柳的话也忍不住扑哧笑了,便又默默地把巴掌大的卷饼都塞到嘴里吃了。

    赵雨坐在他的身边,正笑着,却看着他突然愣了一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