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章 心狠手辣

    云舒的祈祷成真了。

    当天晚上,唐二爷就被唐国公给捆起来了。

    他想喊叫,可是却被唐国公府的下人麻溜儿地把嘴给堵上了。

    云舒陪着老太太看着院子里被捆得结结实实的唐二爷,觉得那嘴里堵着的肯定不是香软的帕子之类的。

    国公府下人那不耐烦的表情告诉她,不是擦脚抹布就不错了。

    不然唐二爷的脸色就算是透过了有些黑暗下来的夜色,怎么还那么扭曲恐惧之外,还一副恶心得要吐的样子呢?

    唐国公都懒得和唐二爷再说什么展望未来的话了,对一旁两个孔武有力的下人说道,“带走吧。”他今日刚刚回来的时候就跟老太太说了,陛下已经同意了唐国公这“大义灭亲”,而且还称赞唐国公为了磨砺弟弟的意志因此不在意京城里别人的眼光,这是很有勇气,也是一个做兄长能帮助弟弟的极限了。皇帝很欣赏唐国公为了弟弟甘愿冒着风言风语送他去北疆,免得在京城里变成了一个只知道荣华富贵,不思上进,没有坚强意志的人的这种兄弟情深。

    因此唐二爷这得了皇帝的点头,不走也得走了。

    看唐国公这冷酷的样子,云舒觉得自己至少二十年之内都不可能会再见到唐二爷了。

    国公府真是彻底清净了。

    唐二爷在挣扎,眼里对唐国公露出央求,还哭了。

    二夫人抱着脸色发白的唐六小姐躲在老太太的屋子角落瑟瑟发抖,很怕老太太发现自己,把自己也跟着唐二爷送走。

    北疆,那是多么可怕的地方。

    当年皇贵妃为了想要不着痕迹地弄死当今陛下的时候,就就把他送到北疆去。

    可见北疆的恶劣。

    因此,当想到老太太最近对她的那些不满还有厌烦,二夫人此刻心里无比地后悔。

    哪怕她再想这唐二爷最近和她夫妻之间重修旧好,可是也没有勇气跟着唐二爷去北疆那种地方去讨生活。

    甚至二夫人还有一种隐隐的感觉。

    唐国公已经对这个庶出的弟弟彻底失去了耐心。

    唐二爷这一次满京城地求人救命,这依旧把唐国公最后对这个庶出弟弟的耐心还有情分消磨得一干二净。

    而叫唐国公没了耐心的人下场一向都不怎么样。

    如今看唐国公竟然将这件事在皇帝的面前备案,那就说明唐国公已经不想再看见唐二爷,或许有生之年,唐二爷都不可能会回到京城。想到这样的一个想法,二夫人不寒而栗,抱着唐六小姐紧紧地,母女俩都不敢说话。不仅仅是她,就算是从前得到了唐二爷那般宠爱,为了他甚至想要休了二夫人的金姨娘也没有半点动静,整个院子除了唐二爷那呜呜的求助声之外,竟然再也没有一个人给唐二爷求情。

    无论是妻子,妾室,还是儿子,还是女儿,都没有一个人给他求情。

    那一刻被捆在雪地里的唐二爷的眼里都透着绝望。

    他有妻妾,又有儿女,本应该算得上是美满的一家。

    可是当他被唐国公要送去艰苦的地方,竟然不仅没有一个人愿意追随,甚至还没有一个人愿意为他说句话。

    甚至……唐二爷看着雪地里,院子里那些国公府下人冷漠的样子才发现,他竟然是一种众叛亲离,甚至这些唐家的人的呕觉得他还是被送走了强。这样巨大的打击令唐二爷此刻眼睛都赤红成了一片,他抻着脖子想要去和唐国公这个心狠手辣的兄长拼了,可是挣扎了很久,却连捆着自己的绳子都顾不得。倒是唐国公缓缓地走台阶上走下去,眼底冰冷地看了对自己大概充满了怨恨的弟弟很久,说道,“带走。”

    他对唐二爷这个弟弟无话可说。

    因为唐二爷已经叫他抛弃了。

    在他明知道有唐国公这个兄长,不可能会被皇帝清算的时候。

    虽然唐二爷犯了很多的错,之前曾经还与五皇子有瓜葛,可是只看在唐国公的面子,皇帝根本就不可能动唐二爷。

    不然,就是在给唐家难看了。

    唐二爷不明白这个道理吗?

    他其实不是不明白。

    只是为了什么会撇开自己有能力庇护自己的哥哥,反而去求那些京城之中的别人家,唐国公懒得猜。

    他懒得再为这种弟弟费心。

    看着唐二爷被拖走了,塞进了马车,应该是一路出城直接送到北疆去,唐国公这才冷哼了一声,和在一旁良久没说话,等唐二爷被塞进马车带走了才松了一口气的唐三爷一同回了老太太的屋子。见他们进了屋子,云舒忙将屋子的帘子给放下来,片刻之后屋子便暖和了起来。因为这是唐二爷被发配北疆的场合,因此唐国公夫人与合乡郡主都没在,只有二房的二夫人还有唐二爷的几个儿女在。

    唐三公子兄弟倒是脸色还好,然而唐六小姐却已经被唐国公的心狠手辣给吓得不敢正眼去看唐国公这个伯父。

    她虽然从小到大都知道唐国公这位大伯父厉害,对他心存敬畏,可是今日看着唐国公就这么发配了唐二爷,竟然觉得已经从敬畏变成了恐惧。

    她躲在二夫人的怀里,想到自己曾经自己是五皇子的侧妃的身份,不由更加惊恐了起来。

    “大伯父。”唐三公子拉着弟弟起身给唐国公施礼。

    虽然唐二爷这个父亲对他一向都不错,都很看重,可是唐三公子却知道,唐家如今少了唐二爷才是真正的铁板一块,才真正没有了隐患。

    不然,谁知道以后唐二爷还会被谁撺掇着再损害唐家的利益。

    他虽然是唐二爷的儿子,可也是唐家的一份子,也秉承了唐家对他的教养之恩,自然不希望唐家会因为唐二爷而衰落,甚至会被人攻击。

    虽然唐二爷去了北疆,不过如今的北疆因为辅佐出了一位皇帝,日后虽然还会很艰苦,因为那是因为天气恶劣的原因,可至少也不会如从前那样一无是处。唐二爷在北疆的生活可能会很苦,不过在唐三公子的眼里,不过是日子过得苦一点,总比唐二爷在京城里再和谁结党,或者被谁糊弄住丢了性命来得强。他心里其实也是认同唐国公在此刻把唐二爷送走的,因为这样以来,皇帝日后清算五皇子的党羽的时候,唐二爷的命至少算是保住了。

    至少唐二爷的下场会比显侯强多了。

    他给唐国公施礼,唐国公见他目光平静,并无不满,倒是对他有些另眼相看。

    至于唐四公子年纪还轻,心也软一些,不过却并没有露出对唐国公的不满与对唐二爷的不舍。

    他似乎对自己的父亲会流放到北疆并不在意,而是更担心自己的母亲。

    由此看来,唐四公子是个对母亲孝心的性子,这样的性格倒是也不坏。

    虽然赶不上唐三公子的聪明过人,不过也是个守成的性子。

    唐国公在心里揣度着两个侄儿的性子与未来的前途的时候,老太太已经对不安地拉着女儿走过来给自己请安,此刻不敢在她的面前哭叫,相反已经被镇服得完全不敢说话了的二夫人淡淡地说道,“日后你大可以放心了。没有人可以左右六丫头的婚事,叫她嫁给你不愿意的人。”二夫人最近来她的面前时常哭,不就是因为唐六小姐的婚事吗?沈将军看不上,至于唐六小姐要去做小妾的人家,老太太都懒得问是谁家,想都知道大概就是唐二爷的一厢情愿罢了。

    因此她对二夫人此刻也没什么好脸色。

    二夫人却不敢在老太太面前再如之前那样,急忙跪下给老太太磕头说道,“从前都是儿媳的错。求母亲原谅我吧。”她一边磕头,一边拉着不时拿惊恐的眼神去看唐国公的唐六小姐一同给老太太磕头,见唐六小姐有些不愿意的样子,二夫人便忍不住慌慌张张地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看都不看自己的唐国公,强硬地拉着唐六小姐跪下了。唐六小姐忍着心里的委屈给老太太磕了头,便急忙抬头问道,“老太太,那我以后的婚事怎么办?”

    “你的婚事自然有你母亲做主。”老太太懒得管。

    二夫人如今却已经老老实实的了。

    唐二爷被发配去了北疆,虽然没有明面上的罪名,可是一个被送到北疆去的父亲,这真是要了唐六小姐的命了。

    更何况唐二爷最近正是到处求助的时候,都臭不要脸地去尚书府给唐三小姐丢脸了,那唐二爷现在已经是京城里的笑话。

    唐六小姐又跟五皇子扯上过关系,又是叫唐二爷丢了脸,没准儿之前唐二爷想把唐六小姐送给沈将军做续弦,或者给人做小妾的事也已经有人知道。

    那可怎么嫁人?

    二夫人到底是慈母,迎着唐六小姐急忙看过来的眼,便吞吞吐吐了一会儿才对老太太说道,“六丫头在京城找人家是不成的了。这京城里谁不知道我们的底细呢?”有唐二爷那么一个父亲,这京城里的人家就都不可能愿意要唐六小姐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