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3章 夫妻

    为了一个无情无义的人,她要这样求人吗?

    如果之前为了女儿,云舒觉得有情可原。

    可是为了唐二爷这么求人,二夫人这做法也是叫云舒醉了。

    不把唐二爷赶到北疆去,难道叫他留在家里,再嚷嚷着休妻,嚷嚷着嫡子是个小畜生不成?

    “二嫂,二爷他对你……”唐三爷也看不下去了。

    “二爷已经改过了,他已经没有从前那样对我了!”二夫人说这话倒是真的,一则是因为金姨娘这些年,自打当年被唐国公给打断了腿,脾气就很坏了,变得格外尖酸刻薄,叫人无法忍受。而且这过去了几年,再美貌的女人也已经风华不再,因此金姨娘已经没有当年的美貌,唐二爷就隐隐有些受不了这个表妹姨娘了。不过碍于金姨娘生了个唐三公子,唐三公子现如今在翰林院做着清贵的翰林,因此唐二爷还没法跟金姨娘翻脸,只能不耐烦地敷衍着。

    不过如从前那样想休了二夫人把金姨娘扶正这种事,唐二爷是真的不想了。

    更何况唐三公子并不是一个听从父命,对唐二爷唯命是从的人,之前好几次都违背了唐二爷的心意。

    虽然事实证明大部分的时候唐三公子都是正确的,不过唐二爷难免觉得儿子对自己不顺从,因此对这个从前喜爱万分的庶长子也冷淡了。

    对从前得宠的姨娘庶子冷淡了,又因为觉得唐六小姐奇货可居,打从二夫人答应叫唐六小姐做五皇子侧妃拿回儿,唐二爷和二夫人之间夫妻关系就缓和了许多。

    没有金姨娘挑事儿,二夫人早就忘记当初唐二爷红着眼睛要休她的那些事,如今已经觉得很满足了。

    虽然唐二爷最近因唐六小姐的事叫她有些伤心,可是二夫人却觉得这日子还是能过的。

    她已经半点都不想再叫唐二爷离开京城了。

    从前唐二爷宠爱金姨娘母子,她觉得唐二爷远在山东自己才轻快。

    可是现在唐二爷的心回转,她还是更愿意叫自己守着丈夫。

    她想求老太太出面打消唐二爷那些如意算盘,却从没有想过叫自己失去这么丈夫,因此此刻听到这些,自然是受不了了的。

    唐三爷也受不了了。

    “如果二嫂这么心疼二哥,那就跟着二哥一同去北疆,夫妻团圆不就行了。”他不会和女子计较争论,因此匆匆地给出了一个在他看来两全其美的主意,便转身走了。只是走了两步,他又回头看了看正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二夫人的云舒,突然笑着对云舒说道,“对了,之前我和母亲还说着一件事,因此想来问问你的意见。”他就站在门前和云舒说话,云舒急忙收回在二夫人身上的目光问道,“老太太与三爷有什么吩咐?”

    “吩咐算不上。”唐三爷沉吟着说道,“是这么回事儿。宋大人对咱们府上有援救的恩情,我在宫里的时候本想请他来家里吃饭,不过他拒绝了。”他便笑了笑,对云舒说道,“因此我倒不知该怎么感谢他了。倒是听说他刚刚回了京城,宅子几乎都是荒废的,因此我就想着,你既然和他熟,不如就请你去帮他收拾收拾宅子,不是说你的家就在他家隔壁吗?就当做是咱们府里给你和翠柳放几天的假期,你回了家,如果见到他家里还荒废,就帮帮忙,就算是你们多做一口饭请他过来,好歹也叫他觉得家里有些热乎气是不是?”

    唐三爷慢条斯理地说完,云舒便想了想。

    唐三爷的意思是,叫她回家住两天,顺便帮帮宋如柏的忙。

    这倒不是派她去给宋如柏做丫鬟的意思。

    相反,唐三爷不知为何似乎很在意不是使唤云舒去给宋如柏做丫鬟,反而像是叫她平等地招呼宋如柏。

    什么叫宋如柏过来吃个饭,或者帮他收拾宅子之类的,倒是更像是平等的往来。

    大概也是因为唐三爷顾虑自己和宋如柏当初的交情,因此不愿意叫宋如柏觉得唐家拿云舒当服侍的奴婢那样轻易地派遣过去,叫宋如柏不知用怎样的身份面对吧。

    云舒便觉得唐三爷与老太太对宋如柏这件事上格外细心,痛快地答应了下来。

    她当然愿意答应。

    既然唐三爷都说她只是去放个假顺便帮帮朋友,面子都已经足足的了,那有什么不愿意的。

    而且还是得了老太太的吩咐,可以在外面多玩儿几天。

    更何况老太太的意思是叫翠柳跟着她一块儿出去,一则是给她多陪伴,另一则云舒觉得还能时不时地看见赵雨,对翠柳也是高兴的事。

    “那我什么时候出去呢?”云舒便问道。

    “今天未免仓促了些。”唐三爷见云舒并不勉强,相反很干脆地答应,显然和宋如柏之间的关系是真的不错,便笑着说道,“明天吧。再叫府里给你多那些吃的用的,你们在外头别委屈了,也别叫宋大人跟着你们吃糠咽菜的。”他这话是玩笑了,自己都没有当真,云舒自然也只有笑的份儿,点头说道,“那明日我和翠柳就回去。”这奉旨在外面吃吃喝喝的事儿还有不愿意的吗?只是云舒犹豫了一下,看向老太太的屋子。

    “母亲身边有人服侍,你放心就是。”唐三爷见云舒此刻还念着老太太,便露出几分满意。

    “我知道。只是一时也不知道怎么了……”老太太身边丫鬟不少呢,而且都服侍得很好,云舒又不是不知道。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涌出的是一种突然对老太太的不舍之情。

    她就觉得有点奇怪的感觉。

    明明她过几天,等宋如柏那头走上正轨,比如买了丫鬟小厮之类就可以功成身退回国公府陪着老太太,这有什么好不舍的。

    可是她就是突然觉得舍不得老太太。

    “大概是你忠心吧。”唐三爷敷衍着说了一句,见二夫人还想爬起来求自己的样子,转身就飞快地走了。

    他怎么可能和嫂子在大庭广众之下哭哭啼啼拉拉扯扯的。

    见他快步走了,云舒这才回头看着一脸惊喜的翠柳,突然笑着问道,“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她都没想到才回国公府不久,自己竟然就又被放假了。

    “自然是好的。而且赵家……”在云舒家里住着就是方便,翠柳都觉得高兴得不得了。而且她自从宋如柏回到京城还没见过宋如柏呢,自然也很好奇他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会不会已经变得叫自己不认识了。她们两个正高兴着呢,二夫人已经浑浑噩噩地站了起来。因为她闹了这一出,老太太屋子前头已经站了好几个丫鬟,都警惕地看着她,担心她还在老太太的面前撒泼,因此二夫人见不能见到老太太,只能转身踉踉跄跄地又走了。

    “我都不知道二夫人到底是怎么了。之前不是恨二爷恨得咬牙切齿的吗?而且她自己刚刚都说,二爷是要叫六小姐做小妾去!那国公爷把二爷这祸头子送到北疆去,她不是应该高兴,不是应该觉得逃出苦海了吗?怎么反倒为二爷求情。这到底是站在那边儿的?”二夫人打从嫁给唐二爷就被金姨娘给压得死死的,那日子过得真叫一个郁闷,叫翠柳说,她恨不能唐二爷滚到北疆去永远都不回来。

    她这么觉得,云舒何尝不是。

    而且唐二爷之前因为求助的事,令唐三小姐在夫家尚书府都被人嘲笑,这不是给孩子们也添麻烦?

    二夫人就算是为了自己的几个儿女,也不该再保着唐二爷了吧?

    “而且三爷给她出了主意,我看她是不乐意的。”唐三爷不是都说了嘛。如果舍不得唐二爷,就跟着去北疆。

    不过翠柳和云舒对视了一眼,都觉得二夫人不像是一个能跟着千里迢迢去北疆的。

    “你说二爷这次会不会去北疆啊?”翠柳低声问道。

    她觉得唐二爷在府里闹腾了这么多年,之前小人得志,觉得自己要成五皇子岳父的嘴脸太可气了。

    “差不多。国公爷是主动在陛下面前提到要送他去北疆,陛下只会给国公爷这么面子,不可能会拒绝。”

    唐二爷曾经依附五皇子,本来他这样的身份被送到北疆去,难免叫人恐慌,觉得是皇帝清算的开始。

    可现在是唐国公这个做哥哥的主动提的,就跟皇帝没什么关系,叫人觉得受到的冲击也不是那么大,也不会叫人多心地觉得这是皇帝在清算皇贵妃母子的党羽。

    因此京城会很安稳,最多大概就是说一句唐国公这人心狠手辣,容不下庶出的弟弟。

    除此之外倒也不会有别的风波。

    可是能把唐二爷赶到北疆,叫他不用日后再到处求情求人救命,国公府的脸也保住了,唐家也少了一个叫人攻击笑话的弱点,这倒是叫人高兴的事。

    因此云舒不由也求了求上天,希望唐二爷这一次再也别死灰复燃了。

    一辈子呆在北疆最好别回来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