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章 北疆

    总不能所有的好事都是唐家的。

    唐国公既然已经拿到了在太子身边的位置,就得给别的人家一条活路。

    比如后宫之类的,唐家就别参合了。

    不然容易物极必反。

    如今唐家反正也只剩下唐六小姐一个没出嫁的,因此老太太庆幸京城里不会有人把唐家当做竞争嫔妃的对手。

    唐六小姐之前可是口口声声的五皇子侧妃。

    皇帝就算是选一个宫女,也不可能选她,叫天下人都看这种兄弟夺妻的戏码。

    因此,老太太心里是安稳的。

    她便笑了笑,觉得如今的结果很好。

    和她一开始担心皇帝登基之后会变得令朝政紧张看来,皇帝还是行事作风并不暴戾的。

    这样她放心了,也替自己担心的人都放心了。

    “母亲安心就是。无论怎样,咱们唐家还是稳妥的。”见老太太笑着点了点头,唐三爷便看着云舒笑着说道,“我之前听陈白说,你和宋如柏还是邻居?你之前见过他了没有?”他的话叫正听着的云舒急忙说道,“见过了。”她的话音刚落,唐三爷便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说道,“这位宋大人倒是也知恩图报,对我也格外客气。什么时候不如请到家里来。好歹也算是救过咱们国公府。他可有喜好?”

    云舒想了想。

    她觉得宋如柏这人很接地气的。

    没什么特别的喜好。

    就算吃什么,也都是吃什么都行的样子。

    因此她便摇了摇头。

    “我也听陈白说过,这位宋大人少年的时候吃过不少的苦头,因此对什么都不是十分讲究。”见老太太轻轻点头,唐三爷便继续说道,“不过我看他是个性情坚毅沉稳的性子,难得又得陛下的信任,也不轻狂。除了他以外,北疆的那几个武将倒是都不及他……”唐三爷想了想才措辞说道,“不如他像是咱们京城的人。”北疆的人在外头久了,就少了一些规矩,虽然喜欢大说大笑,喜欢开口骂人十分豪装,这在外人看来,武将都差不多。

    可是在唐三爷的眼中,外地的武将和在京城做过事的武将是完全不同的。

    宋如柏就很少会声音轰隆隆地说话。

    老太太便笑着点头说道,“那几位北疆的武将还没有习惯京城的规矩。不过咱们可不可轻视看不起人家。到底是陛下信重的人,而且也都是功臣。”她又急忙问道,“这几位武将的家眷可到了京城?如果到了京城的话,就得叫你嫂子和你媳妇留心一些,瞧瞧她们的性子,日后看看是不是可交往的人家。”这些北疆武将的家眷也不知是什么性情人品,如今已经是新朝了,新皇登基,必然京城里会与从前不同,那如今这些北疆而来的新贵,自然也要融入京城的交际圈子。

    老太太便很在意这些。

    “听说还没到呢。似乎是在来的路上遇到了什么事。”

    “怎么都遇到事了。”沈皇后在来的路上病死了。

    如今这些武将的家眷也被耽搁在路上。

    老太太便低声嘀咕了一句。

    唐三爷却并没有在意。

    然而云舒听着,心里却有些奇怪的感觉。

    虽然她不想说,可是所谓的沈皇后伤寒而死……

    这位沈皇后如果是在北疆陪伴了陛下多年,那应该是很喜欢了严寒的气候,就算是今年冬天冷一些,可是在北疆这么多年都没有伤寒,这来的路上就伤寒了不成?她心里隐隐约约地觉得奇怪,不过既然皇帝都已经这样说,她也自然不会去想蹊跷之处,毕竟这跟她一个小丫鬟没什么关系。不过听到唐三爷说宋如柏有可能会封爵,云舒心里还是很高兴的,等遇见了翠柳,她就把这件事说给翠柳听。

    “宋大哥真是一飞冲天啊。”翠柳便感慨地说道。

    “不过从前宋大哥陪着陛下去北疆,也吃了太多的苦。”云舒想了想才说道,“这就叫苦尽甘来。”

    “也不知咱们有没有一个宋大嫂。”

    “你以为我不好奇啊?我还问了他呢。只是宋大哥说他在北疆没娶到媳妇,可是怪可怜的。”大概北疆的好姑娘都被别人给先抢走了,宋如柏才没娶到媳妇吧。云舒便对笑嘻嘻的翠柳说道,“如今回了京城,再封个爵,到时候不知多少人家愿意招他做女婿,所以这也是另一种苦尽甘来。”她也笑嘻嘻地和翠柳揶揄宋如柏,两个女孩儿正说着话的时候,就见二夫人已经踉踉跄跄地冲进来,哭着要进老太太的屋子。

    此刻唐三爷还在老太太跟前,摒弃了所有的丫鬟,只母子两个说一些不能叫人知道的话,却叫二夫人直接给冲进去,那还了得?

    云舒急忙过去,赶着二夫人闯进老太太屋子之前,把二夫人给拦住了。

    “夫人,你这是要做什么!”她一边费力地看着不知怎么了,仿佛疯了似的的二夫人,一边艰难地问道。

    “母亲,母亲!我不活了,没法活了!你叫我进去,叫我进去!”二夫人要把云舒推开,可是看她像是疯了一样,里头又没有老太太的吩咐,云舒自然不可能由着她进去。一旁的翠柳也赶着过来一同拉住了二夫人,就听见二夫人哇地一声哭了起来,一下子瘫坐在屋子前的地上痛哭着说道,“母亲!你救救我们六丫头吧!二爷要把她送去做小妾了!”她哭的果然又是唐六小姐的事,云舒都觉得烦了。

    唐二爷一出一出的,这到底是想干什么?

    老太太大概也烦了,片刻之后,唐三爷走出来。

    他面如冠玉,站在门口看着委顿在地上的二夫人,二夫人不由自惭形秽,露出几分羞愧的样子,捂着脸哭了起来。

    “二嫂,母亲刚刚听见了。”见二夫人仰头期待地看着自己,唐三爷笑了笑,对她温和地说道,“你不用担心六丫头的婚事。二哥今日就会被送走。”

    “你说什么?二爷要被送走?送去哪里?”见唐三爷对自己笑了笑,那笑容有一种叫人背心发冷的感觉,二夫人急忙问道。

    “大哥跟我说过,二哥这些年闹得不像话,而且当年还在外任上的时候做过错事,虽然先帝看在他的面子上没有惩罚二哥,不过大哥却不能纵容他。如今陛下登基,大哥就准备和陛下提及这件事,愿意将二哥送到北疆去,叫二哥经受一番磨炼,能重新叫二哥找到为人的道理。”看着二夫人那副傻傻地看着自己的样子,唐三爷弹了弹衣摆继续温和地说道,“北疆当初磨砺过陛下坚强的意志,如今二哥也应该感受一番陛下当年受过的磨砺,这都是大哥对二哥一片兄弟之情。”

    唐国公要把唐二爷送到北疆去。

    这也太凶残了。

    云舒听得都和翠柳面面相觑,两个小丫鬟都抖了一下,觉得这个冬天格外冷。

    之前老太太把唐二爷上蹿下跳的事说给唐国公,唐国公答应解决却没有动静的时候,云舒还想着唐国公怎么突然心慈手软了呢。

    怎么不打断唐二爷的腿了呢?

    因此,云舒还腹诽过唐国公是不是如今上了年纪,因此心软了什么的。

    没想到啊,她们国公爷隐忍不发,原来都在这儿等着呢。

    把唐二爷送到北疆去,这简直能要了唐二爷的半条命不说,而且远远地打发了,这才叫眼不见心不烦呢。

    更何况所有人都没法说唐国公大义灭亲是个不讲兄弟情的混蛋。

    不然,当初把身为八皇子的陛下送到北疆的先帝又成了什么了?

    也是个大义灭亲不讲父子之情的混蛋吗?

    如果谁敢骂唐国公,那肯定是要连着先帝一块儿拉下水,这谁敢啊?

    虽然如今的皇帝对先帝大概只心存怨恨,早就没有父子之情,可是也不会有人敢在这上面做文章。

    而且唐国公送弟弟去磨砺意志,这是为了弟弟好,多么用心的做哥哥的人。

    云舒不由同情地看了看还坐在地上,怔怔地看着笑容满面的唐三爷,一时都不会哭了的二夫人。

    她也觉得二夫人是用不着哭唐六小姐了。

    因为唐二爷如果真的被送到北疆,怎么还有能力送唐六小姐去做什么劳什子的小妾。

    唐六小姐脱身了,二夫人这做慈母的大概高兴还来不及吧?

    可是云舒悠悠然地想到这里的时候,却听见二夫人又开始哭了。

    “三弟,不行,二爷会没命的!”二夫人痛哭地央求着唐三爷,见他微微退后了一步,显然是顾虑自己是做嫂子的,便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办,片刻之后又重新哭了起来。

    “三弟,你求求大哥,饶了我们二爷吧!”

    她竟然还为唐二爷说好话?

    云舒不由愣住了,不敢置信地看着二夫人。

    她简直不能相信自己听到的,看到的眼前的一切,也不能明白二夫人为什么还护着唐二爷。

    这才几年啊。

    二夫人不是忘了几年前她心疼的夫君还想休了她,还差点踢死了她儿子的事了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