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1章 皇后

    她是皇帝名正言顺的嫡母,在沈贵妃已经自尽多年之后,自然也成了皇帝唯一的母后。

    因此今日,皇帝不仅追封了自己的生母沈贵妃做皇太后,也直接将这位嫡母尊为皇太后,看样子会善待这位嫡母。

    这么一想的话,到头来运气最好的,怕就是皇太后了。

    “陛下今日倒是厚道。”能追封自己的生母与妻子,能尊了一位太后,又册封了儿子做太子,皇帝今日也算是周全了。

    “陛下瞧着是个厚道人。而且他并不是那样鲁莽的人。您想,陛下到了京城这么久,如显侯府那样人心惶惶,当初投靠过五皇子,或者在沈家这件事上落井下石过的不计其数,不过陛下却没有下手处置,反而先是册封了许多人。”见太后微微点头,唐三爷便低声说道,“关于沈家的事,陛下已经为沈家翻案了,沈家如今已经没有了罪过,而且据说因为沈家吃了太多的苦,之前沈将军与沈公子对陛下都有过大功,因此听说陛下准备封沈将军与沈公子爵位。”

    “今日没有封爵?”

    “没有。仿佛是陛下还在考虑其他功臣的爵位,要一并册封。这安定京城,援救先帝,镇压诸皇子之乱这些功劳,足够追随陛下的那些北疆武将们封爵了。”唐三爷突然看了一眼正凝神在一旁听着的云舒,眼底多了几分笑意,想到今日遇到的那位当初救了唐家上下的那位武将,便对老太太说道,“您知道当初那救了咱们府中的年轻将军是谁吗?说起来,他与小云还是旧识。”

    老太太不由诧异地看了云舒一眼。

    云舒没想到唐三爷竟然把话题扯到自己的身上,不由也一愣。

    “三爷?”

    “怎么,难道你不认识宋如柏不成?”唐三爷对云舒问道。

    “不是。我的意思是,三爷怎么知道……”

    “还是大哥跟我说的。当初你求大哥在宫里问问八皇子身边一个叫宋如柏的侍卫是否安好的事你忘了不成?大哥那样的人,只要提说一次,那数年都不会忘记。宋如柏在宫里主动来给大哥道谢,多谢大哥当年的救命之恩的时候,大哥就想起来他是你跟他求过的那个人。”唐三爷见云舒抽了抽嘴角,仿佛是觉得唐国公这小小一件事能记住几十年有点可怕,便笑着说道,“这又不是坏事。而且这真是投桃报李。如果不是当初大哥帮过他,当初他带着兵马进了京城,又怎么会第一时间来援救我们国公府呢?”

    他显得很高兴。

    与人为善,总是会有好报的。

    这不就是吗?

    没有当初唐国公与云舒的一点惦记,宋如柏又怎么会在多年之后,救了国公府上下?

    当时千钧一发的,唐三爷都以为国公府要被乱兵给祸害了。

    “原来还有这样的事。我想起来了,小云从前时不时还跟我说一句宋大哥。难道就是这个宋如柏?”老太太不由急忙问道。

    “就是他。您是没见过他,器宇轩昂的,在北疆追随陛下多年,也历练出来了,瞧着就是个厉害角色。而且当年陛下被赶去北疆,只有他一人愿意生死追随,陛下对他的信任不是平常人能比得上的,我在宫里见他站在陛下的身边,俨然是陛下心腹,陛下极为信任他。而且我听陛下的意思是,他镇压皇子之乱,稳定京城,扫除乱兵有功,这次会封爵不说,日后还会重用。不过他应该不是首功,当初惊天一箭射死了二皇子,攻破宫门救出先帝的那位才是首功。”

    “虽然不是首功,不过可比首功好得多。”老太太便点头说道。

    “我也是这个意思。首功虽然好,不过二皇子那件事……皇家破有些人不满,说是二皇子尚未议罪,竟然就叫一个身份低微的武将给杀了,这是以下犯上。不过有陛下在,那些皇家的人也不敢太说这些。倒是有些不满。”唐三爷娶的是皇家郡主,在黄家仁的眼里,这勉强算是自己人,自然因此听到了一些皇家人的抱怨,就连他那位岳父似乎也有些觉得二皇子的死不应该由臣下来决定。如果当初射死了二皇子的是同为皇子的陛下,那大家都不会说什么。

    可臣就是臣。

    皇族的骄傲是不能叫臣子以下犯上的。

    “那时候杀来杀去的,谁会想到这么多。”老太太便说了一句公道话。

    唐三爷便笑了笑。

    这自然是公道话。

    可是人家就不讲公道道理,又能怎么办?

    “好在有陛下护着,不过是有人说三道四罢了。更何况陛下虽然登基之后并未大开杀戒,也并未报复,不过现如今京城里都在紧着皮担心陛下清算当年沈家的事呢。二皇子的事也不是太重要的事。”唐三爷便松快松快了自己的肩膀对老太太说道,“今天可真是累了我一天。陛下登基这一整天,大家连动弹都不敢。”他身上还穿着今日上朝的服饰,老太太便叫一旁一个丫鬟帮他把外面的朝服给换下来,这才说道,“新朝新气象,你最近勤勉些,好歹咱们唐家与陛下也有些姻亲关系,不能这时候掉链子,给陛下丢脸。”

    她犹豫了一下,想说什么,却没说。

    “母亲想问什么?”唐三爷叫丫鬟服侍着换了一件家常的衣裳,正靠在椅子里舒服地喝一口热茶,见老太太似乎想问什么,便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只是陛下既然已经奉嫡母为太后,那先帝的嫔妃又该如何安置?都在宫中荣养吗?”先帝的嫔妃还是不少的,因此老太太自然是要问一句,唐三爷便点头说道,“我听说这件事被陛下交给太后了。后宫的事如今有太后做主。还有太妃娘娘……”见老太太露出几分关切,唐三爷便说道,“陛下还记得太妃娘娘当初千里迢迢回到京城为自己说话,救了自己一命,因此将太妃娘娘尊奉为太皇太妃。听说本是要奉为太皇贵太妃的,不过被娘娘婉拒了。”

    太皇太妃算得上是宫中的长辈了,比太后娘娘还高了一辈儿。

    这倒也是个很好的结果。

    不过太皇太妃却并不是一个揽权的人,因如今宫中有了太后,因此她便退居二线,只在宫中颐养天年,至于后宫的权力她就一定都不沾手了。

    如今皇帝将管理后宫的权力给了太后。

    太后常年都很安分,如今被皇帝这样尊重,越发感激,准备为皇帝兢兢业业地主持后宫。

    “太皇太妃娘娘也年纪不小了,省心一些,颐养天年也是好的。”见皇帝并未忘记太皇太妃的恩情,老太太便为自己的外孙女松了一口气。

    她脸上露出笑容,唐三爷也笑了起来。

    “不过太后主持宫务的话,那京城里怕是要人心浮动了。”既然新皇已经登基,后宫自然就要改天换地,又是一番新气象了。如今皇帝的后宫空空如也,一个嫔妃都没有。皇帝倒是有个妻子,不过这也成了亡妻了,也不知这位沈皇后是不是命真的那么不好,陪着皇帝吃了那么多年的苦,竟然眼瞅着见亮儿了,黑暗都过去了,可是她自己竟然一病死了,把皇帝身边的皇后之位给空了出来。

    虽然也被追封为皇后,可是这死了的皇后做着有什么劲儿?

    从前京城里这些家族还只想着竞争一下皇帝后宫的嫔妃之位。

    眼下再看看好嘛。

    都开始盯着皇帝继后的位置了。

    “那他们可想得太好了。陛下不是才死了妻子就续弦的人。”唐三爷便对老太太说道,“今日的确有人建议陛下充盈后宫。不过陛下答应可以先纳嫔妃数人,不过先帝才驾崩,他又丧妻,无论是为了先帝还是沈皇后,他为人子,为人夫都要守孝,因此就算是要续弦起码也得一两年之后。我总是觉得……”唐三爷想了想对老太太说道,“觉得陛下这是在为太子谋算。如果迎娶继后,继后生了皇子出来,与太子的年纪相差不多,这很容易出现纷争,也令朝中不宁。可如果等太子再长大一些,等朝中都已经认同了太子,那就算是继后生下皇子,也无法与太子抗衡。”

    说来说起,都是为了太子。

    老太太便沉默了许久。

    “陛下真是格外疼爱太子。”

    “太子可是陛下长子,又是与陛下同患难,在北疆苦熬的沈皇后生的,陛下怎么可能会不疼爱他。”唐三爷便笑着说道。

    “你说得有道理。不过就算仅仅是为陛下选妃,这京城里怕是也要打破头了。”

    谁不想自家出一个宠妃呢?

    就算不能到达先帝的时候皇贵妃那样的高度,可至少能得宠,生个皇子出来,这也已经是家族的荣耀了。

    想到这里,老太太倒是庆幸。

    “幸亏咱们家没有合适进宫的丫头。”她庆幸着对唐三爷说道。

    唐国公正得陛下信重,又加封了太子太傅,这般得意的时候,如果还冒出一个能进宫给皇帝做嫔妃的唐家小姐,那京城还不炸了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