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章 应允

    “没有不满意。只是做女方的,一向都是矜持一些,说考虑考虑而没有当场拒绝,就已经是愿意的意思。不要那么急切地答应,叫人觉得仿佛自家女儿很嫁不出去似的。”翠柳见云舒放心了的样子,便对云舒咬耳朵说道,“而且爹说,我如今在老太太跟前服侍,这婚事也得主子们点头,他才敢点头呢。因此他想着先和国公爷说,然后再来跟老太太说,这才是本分。”

    毕竟他们都是服侍主子的下人。

    没有自作主张就决定什么时候成亲,什么时候定亲的。

    云舒听了,便轻轻点头。

    “你说得也有道理。不过国公爷与老太太都不是刻薄的主子,既然赵家求娶,又是官宦门第,老太太不仅会点头,而且还会叫这婚事风光些。”

    “爹也是这么想的。不过爹说,如果答应了赵家的婚事,那我只怕不能在老太太面前多服侍几年了。”翠柳便说道。

    如果订了亲,她好歹也算是官宦人家的儿媳妇,唐家是不可能叫她这样的身份还在府里服侍老太太,做丫鬟的。

    因此只怕和赵家一定亲,国公府就会放了翠柳的身契,放她自由地回家去。

    “这也好。”云舒却觉得这样是很好的。

    “可这府里头到时候只怕只剩下你了。念夏是已经出嫁了的,春华和我哥哥订了亲,怕是也留不了多久。至于我再出去了,你在老太太跟前岂不是很孤单?”翠柳打小儿跟云舒一块儿长大,说起来跟亲姐妹也不差什么,甚至与云舒之间的感情比和亲姐姐碧柳的都要好上百倍千倍,此刻见云舒看着她笑,她便顿足说道,“我说舍不得你,你怎么反倒还这样笑我。”

    “没事。只是我想着,你如果舍不得我,想陪着我,那赵小三怕是要急死了。”云舒揶揄地说道,“能哄着赵大人这么快就答应了这门婚事,他不知道花了多少的力气,对你翘首以盼呢。”她脸上多了几分戏谑,翠柳听着就更不好意思了,面色绯红,然而却忍不住露出了幸福的笑容说道,“我就知道他稀罕我。”如果赵雨不是那么喜欢她,又怎么会这么卖力地球赵大人松口呢?翠柳想一想赵雨为自己花了这么多心思便觉得高兴。

    云舒也为翠柳有了终身而高兴。

    赵大人能放下门户之见,而且还能对碧柳那一家子都无视了,答应请媒人来说媒,这真的是一件好事。

    “不过陈叔什么时候来跟老太太说这事儿?”云舒便关心地问道。

    “爹说他先和国公爷透个话的。而且你也知道,先帝才驾崩,禁嫁娶聚饮之类的。如今京城里也不好大肆地张罗说亲这样的热闹事,因此爹的意思是,咱们先和赵家彼此都有个底儿,至少也得等八皇子登基以后,等京城里慢慢地热闹起来,都不犯忌讳了再说。这媒人都是赵家偷偷请过来的,大家低调,低调。”翠柳说着低调,显然赵家媒人登门的时候肯定是很低调了,云舒便轻轻点头说道,“陈叔顾虑得对。”

    “倒是你……你的婚事也不知老太太心里是怎么打算的。”

    翠柳现在有了婚事,便关心云舒的。

    云舒无论是行事还是性情还有容貌都是老太太身边一等一的,她也不知道对于云舒的婚事老太太以后是怎么考虑的。

    “我急什么。”云舒却并不着急。

    其实她现在突然有些理解了琥珀。

    琥珀如今都二十多了,还留在老太太身边,老太太为她犯愁,她自己却依旧从容。

    从前云舒也为琥珀着急。

    可是如今到了云舒长大了,她反倒觉得琥珀的选择也没什么不好。

    在老太太身边生活,比出去嫁人或许滋润许多。

    因此,云舒是不着急的。

    不过她却没有琥珀那种坚定着不嫁人的意思。

    云舒心里盘算着,等日后真的有合适自己的男子,她还是愿意嫁人的。

    不过现在还没遇到,她才会说不着急。

    “你真是没心没肺。”

    “哟,咱们赵三奶奶也知道数落别人眉心么法啦?”云舒笑着问道。

    翠柳已经笑着扑上来和她扭在一块儿。

    “说起来,昨儿二夫人哭着从老太太屋子里出去,到底是怎么了?”

    “不是什么好事儿。”虽然云舒和唐六小姐关系不好,不过也不至于到处传播她的那些婚事坏她的清誉,因此她含糊了一句,翠柳顿时就知道这怕是其中有些事端,因此也不多问。只是和云舒一同倒在床上,她心里还高兴着,便对云舒说道,“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再去赵家见见他去?”大概是因为因为恋情的力量,翠柳恨不得下一刻就见到赵雨似的,云舒便笑着说道,“还没定亲呢,你就跑到他家里去。我担心赵家有人说闲话。不如叫他来见你。别人都不知道就好。”

    她不担心别人。

    只是这些年看下来,赵大奶奶不是个和气的性子。

    又傲气又嘴巴厉害,方柔不就是被她挤兑得站不住脚?

    如果翠柳跑到赵家去,赵大奶奶那张嘴里不知得说出什么坏话呢。

    “我可不怕她。”

    “我知道你不怕和她争执。只是何必把话柄给她送上门?再说了,有这个时间,你不如给赵雨做个荷包,做个香囊,哪怕只编个花结呢,一则是你对他的心意,叫他心里暖和着,知道他不是一厢情愿。另一则,他天天把你的东西挂在身上,时刻看见了就能想到你,不是心里更想念你,记得你吗?”云舒这话叫翠柳眼睛一亮,忙对云舒说道,“做香囊荷包的,我只怕时间来不及。你叫我编花结吧。”

    “你得让我先睡觉。”云舒无奈地说道。

    翠柳殷勤主动地服侍了她一把。

    等云舒睡着了,翠柳才蹑手蹑脚地走了。

    云舒这一觉睡到了下午,等她起来,翠柳已经很勤劳地把午饭都给提过来了。

    那副殷勤小意的样儿,叫云舒都不知说什么好了。

    不过她还是吃了饭,教翠柳编了个精致漂亮的同心结,等翠柳编了一个最好的,这才算完。

    云舒觉得自己真是要累坏了。

    翠柳却用力都搂着云舒的脖子亲了一口,拿着同心结就去找人给陈白传话去了。

    等她喜气洋洋地回来,云舒就知道她要做的事应该很顺利,倒是等到了晚上云舒和翠柳都去老太太的屋子里服侍老太太的时候,唐国公带着陈白进来,没说几句话,就将赵家求娶翠柳的事说给老太太听。因翠柳是老太太跟前的丫鬟,因此必然大家都是很重视的,老太太听了不由露出几分诧异,转头看了一眼羞红了脸的翠柳,便对唐国公问道,“是官宦门第?文官?”

    其实大部分愿意求娶世族丫鬟的都是不那么讲究的武将门第。

    文官一向都很傲气,大多是看不上奴婢出身的女子的。

    “是。如今那小子的父亲做着五品。”陈白看了一眼唐国公,便对老太太毕恭毕敬地说道。

    老太太便沉思起来。

    她担心这样的文官出身的官宦门第上门求娶翠柳,日后会因此挑剔翠柳的出身。

    “这赵家其实是与我们家往来日久,那位赵大人虽然有些酸腐,不过却不是坏人。”陈白见老太太担心翠柳,心里不由为自己的女儿高兴,便忙对微微点头的老太太说道,“而且他与小云是对门的邻居,这些年都是时常走动的,来往得不错。那赵家的小子也是咱们看着长大的,人品没的说。”他将赵家的事说给老太太,见老太太看了云舒一眼,越发露出笑容,便继续说道,“这赵家二郎就是当初京城大乱的时候收留保护了朱侯的那位。”

    他这么一说,老太太顿时精神一振。

    “你说的竟然是他家?这倒是缘分。”

    “正是老太太这话。”陈白便笑着说道。

    “若是他们家,那他们家的人品我就不怀疑了。能在危机的时候还护着上官,可见赵家的人的品行正直。”

    朱侯是唐国公夫人的兄长,对老太太来说自然是亲近的姻亲。

    陈白提到了赵家就是保护了朱侯的人家,老太太对赵家的顾虑就全都消失了。

    她便笑着点头说道,“那这门婚事极好。”

    “是。赵家二郎如今在朱侯身边走动,赵家给翠柳定的是赵家三郎。”

    见老太太除此之外并没有对赵家的不满,陈白心里轻松了,便笑着说道。

    “有正直的兄长,那弟弟也错不了。而且还是能与你们与小云常来常往的,这婚事就很不错。”老太太点头,看了翠柳一眼笑着说道,“等过些日子京城稳当了,这婚事就赶快说定,也给孩子们吃个定心丸。”她一见翠柳羞涩的样子就知道,这婚事是翠柳喜欢并且高兴的。

    因此老太太也觉得高兴。

    毕竟翠柳这门婚事倒是真的好。

    可比之前二夫人说给她的唐二爷的那些破打算叫她高兴得多。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