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8章 媒人

    “母亲。”二夫人讷讷地叫了一声。

    老太太却已经不想和她说话了。

    她的心里甚至有些厌倦。

    怪不得那一天沈将军来拜见她的时候,唐二爷对沈将军那般殷勤,又是敬酒又是夹菜的。

    原来是打着这样的一个主意。

    真是恶心人。

    自己坏了事,云舒就想把女儿给嫁过去保全自己。

    更恶心的是还自说自话。

    人家沈将军根本都不知道唐六小姐是谁,这唐二爷就想自己封了自己做沈将军的岳父。

    这跟之前唐二爷高高兴兴要把女儿嫁给五皇子的时候是多么的相似。

    这怎么能这么不要脸呢?

    “你回去吧、”老太太看着还跪在自己面前的二夫人不悦地说道,“日后不要再打这样的心机算盘。还有,就算沈家大哥儿丧妻,可是也不是你这种身份能嫌弃得了的。你是什么身份,他是什么身份?沈家如今是新皇母族,沈将军是新皇的兄长,这京城里不知多少好人家的姑娘愿意嫁给他做填方。你们不过是唐家的二房,连个正经爵位官位都没有,也好意思觉得自己能做将军夫人?日后这话可别传出去,不然,我这张老脸都替你觉得脸红!”

    唐二爷自己就是个没出息的。

    虽然唐六小姐说是国公府里的小姐,却也不是唐国公的女儿,有什么资格和新皇的兄长,如今必然会得到重用的沈将军谈婚论嫁。

    甚至还敢嫌弃人家。

    也不怕叫人笑话。

    “六丫头她……”

    “怎么,见惯了五皇子那般的天潢贵胄,你就觉得沈将军入不得你的眼了?”老太太见二夫人还不走,便沉着脸问道。

    “六丫头真的不会嫁给沈将军吗?”二夫人期待地看着老太太。

    老太太觉得她简直说不通。

    “沈家看不上曾经和五皇子议亲,曾经要做五皇子小妾的丫头做沈家的夫人,我这话你总该听明白了吧?”老太太不愿意说得这样难听,可是耐不住二夫人此刻关心则乱听不懂人话,见她已经说到这样的程度,二夫人顿时脸色从通红刷地一下子白了,惊骇地看着面沉似水的老太太,急忙点头说道,“明白了,明白了!多谢母亲教导,我,我都明白了!”她觉得浑身都软了,后背也都是冷汗,老太太已经不去看她,云舒忙上前把二夫人扶起来。

    二夫人不由感激地看了云舒一眼。

    云舒便对她笑了笑,扶着她出去。

    当她们出去的时候,二夫人便压低了声音对云舒说道,“小云,母亲那里……”她对云舒并没有唐六小姐对云舒那般敌视,毕竟云舒这些年在老太太的面前已经算是格外低调的丫鬟,而且老太太十分喜欢她,云舒也不轻狂,还时常为府里的女眷在老太太面前说一些好话,二夫人对云舒的印象就不错。此刻她提到老太太,云舒忙说道,“夫人先回去吧。老太太既然说这婚事成不了,那夫人就不用担心。”

    “我是担心老太太误会了六丫头。小云,我知道六丫头之前说了你的不是……只是她不是有意的,你别计较。多在母亲面前说说她的好话。”二夫人便对云舒说道。

    这云舒可不能答应。

    唐六小姐对她跟仇人似的,之前在沈公子的面前看看唐六小姐说的那些话。

    说什么沈公子误会她都是云舒陷害的。

    这叫人话吗?

    云舒可不是叫唐六小姐诬陷了,还能原谅的人,不过却犯不着和二夫人争执,便笑着说道,“夫人真是心疼六小姐。”

    “她的哥哥姐姐都是懂事的性子,用不着我操心。只有她,如今都已经是嫁人的年纪,却遇到了这么多的波折,叫我怎么能不操心,不心疼呢?”二夫人不由黯然。

    唐六小姐正是豆蔻年华,本应该嫁人的时候,可却因为五皇子的事,如今婚事有了这么大的变故,也不知日后还能不能嫁到理想的夫家去。

    二夫人便露出几分心疼。

    云舒看着她心疼的样子,沉默了一会儿,真想跟二夫人说,有闲工夫心疼唐六小姐,还不如去心疼心疼在尚书府丢尽了脸的唐三小姐,或是操心操心有了功名可现下还没有个妻子的唐四公子,再不济,也得心疼心疼二夫人她自己吧?摊上唐二爷这么个老公也算是倒了血霉,这些年难道被连累得还不够吗?如今为了唐二爷被老太太这样厌弃,二夫人却仿佛还没想明白似的,焦头烂额的还有心情去心疼唐六小姐。

    难道越是乖巧懂事,就活该不被操心心疼?

    这一刻,云舒觉得二夫人的形象跟陈白家的真是重叠在了一块儿。

    都是偏心到咯吱窝儿去了。

    她心里想着这些,二夫人茫然不绝,转身念叨着念叨着地走了。

    云舒看着她的背影一会儿转身回了老太太的面前,老太太见她这么久才回来,便问道,“她叫你替她求情了?”

    “二夫人叫我替六小姐在您的面前求求情。只是我想着,与其念着六小姐,不如多念念三小姐。二爷去尚书府给三小姐丢了脸,三小姐虽然没回来说什么,不过想来尚书府里也有人看三小姐的笑话呢。”唐三小姐出嫁之前对云舒还算不错,因此云舒便对老太太温和地说道,“说起来三小姐这事儿才是无妄之灾。而且看在四公子孝顺,之前有拼命保护国公府的情分,三小姐那儿,老太太,您帮帮她吧。”

    “你这话说到我的心坎儿里去了。三丫头对我一向孝顺,我总不能看着她被尚书府的人看不起。”老太太便拍着被褥对云舒说道,“那明日我叫琥珀给她送些东西去。尚书府的人见了我身边的大丫鬟,就明白以后怎么对三丫头了。”她脸色好看了许多,云舒见她笑了,便也笑着说道,“您看,您总是这样慈爱的祖母大人。”她带着几分戏谑,老太太嗔怪地看了她一眼,却摇头说道,“至于六丫头,越发没个像样儿的样子。她的婚事也真真儿的难得很。”

    唐六小姐没有贤良的样子,而且又跟五皇子牵连到一块儿,这京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往后可怎么嫁人啊。

    “我倒是担心二爷脸都不要了,直接去沈将军面前提这婚事。那才是捅破了天。”云舒轻快地说道,“沈将军对前头的将军夫人情深义重,这必然不会答应。不过还有一件事,把五皇子侧妃说给他做填房,这不是羞辱沈家人吗?沈将军虽然看在国公爷的情分不会迁怒唐家,不过到底传出去,叫人笑话咱们唐家。”云舒心说唐二爷这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多年不挨打,一转眼就把唐国公的厉害给忘了。

    她都想撺掇唐国公再打断他一条腿,叫唐二爷知道知道厉害。

    唐二爷就缺一顿毒打。

    不过她一个做丫鬟的,自然不好使唤主子,因此只能在心里祈祷。

    唐国公现在也算是腾出手来了,也该收拾收拾弟弟了。

    “你顾虑得极是。不能叫他再给国公府丢脸了。”老太太说完,便已经喃喃地说道,“还得你们国公爷出面。”这管教弟弟的事,自然是要叫唐国公做,因此老太太想通了,心里也就不郁闷了,叫云舒服侍着睡了。云舒在她的屋子里值夜了一晚上,第二天,等琥珀几个进来服侍老太太,她就打着哈欠回了屋子里睡觉。刚刚进了屋子,就见翠柳溜了进来,一副偷偷摸摸的样子。

    云舒见了她便问道,“怎么像是做贼的?”

    “赵家请了媒人上门了。”翠柳对云舒压低了声音,眼里全都是笑意。

    云舒正困着呢,因此点了点头,突然一下子精神。

    “你说什么?赵家请了媒人来了?!”

    “是。就是昨儿的事儿。昨天晚上爹叫人传话进来,说是赵家的人请媒人来提亲。他准备答应了。”翠柳的脸高兴地泛红,见云舒也惊喜地站起来,便对她笑着说道,“我真是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她说的婚事,自然是她和赵家小三赵雨的婚事。本以为赵大人那迂腐的文官是块难啃的骨头,有的磨呢,谁知道这才几天,赵大人就已经松了口,点头允许赵夫人张罗着请媒人去陈家提亲了。

    想到这不知赵雨与赵夫人花了多少的努力,翠柳便眉飞色舞起来。

    “这真是一件大喜事!”云舒也高兴得不得了。

    虽然赵雨只是个庶子,可却是知根知底长大,人品很好,又生得俊俏,日后的前程也不算坏。

    最重要的是有赵夫人这样性情爽利,也不磋磨儿媳的婆婆,赵家也是清白人家,不是克扣儿媳的,翠柳嫁过去自然是好的。

    不说别人,就说方柔,当初赵夫人那么不喜欢方柔,对方柔心存芥蒂,可是方柔自从做了赵家的儿媳,赵夫人却也都没有苛待过方柔。

    赵夫人连方柔都容得下,更何况是翠柳这样她从前就格外喜欢的姑娘。

    “只是陈叔没有当场答应吗?”云舒突然想到了这件事,不由问道,“难道还对赵家有什么不满意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