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7章 自作多情

    “原来是这样。”云舒想了想,这才点了点头。

    老太太便看着她笑了。

    “不过这孩子倒是这么多年也没有变。”她正和云舒说沈公子的事,却见刚刚勉强笑着离开的二夫人去而复返。

    老太太见她确实是有事,因此坐立不安的样子,便叫她到眼前来问道,“你究竟是有什么事?不管是什么事,今日你也过于自作主张。”她先打断了二夫人的话,见她忙给自己跪下,便冷冷地问道,“唐家的女儿嫁不出去了吗?要你在人家公子哥儿登门拜访的时候亲自带着过来自卖自夸?你今日也看见了?当初六丫头做了那么多的错事,沈家的孩子都不想计较,想要揭过去了,偏偏你们母女在他的面前搔首弄姿的,叫人家把难听的话说出口,你不觉得自己的脸红吗?”

    她格外不满。

    二夫人已经跪在地上哭了起来。

    “老太太,我实在是没办法了。”

    她如今只是一个可怜的母亲,见老太太冷哼了一声,便流泪说道,“老太太,二爷是想要了我的命啊!如果沈公子婚事不行的话,那我们六丫头的婚事就完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老太太皱眉问道。

    她没叫二夫人起来,也没叫身边的丫鬟都出去。

    二夫人却都顾不得这些了,伏在老太太的脚边哭着说道,“自从五皇子被杀,如今是八皇子的天下了,母亲,六丫头的婚事就全都完了。她还这么年轻美貌,可是在京城里却已经没有人愿意娶她了。豆蔻年华的姑娘,母亲,您忍心叫她这样凋零吗?”她哭得伤心极了,老太太却觉得很麻烦地说道,“难道不是你们夫妻鬼迷心窍,非要送她去五皇子府,博一场富贵?怎么到了如今,这像是我的错一样?你们夫妻都忍心大肆张扬,叫世人都知道她是五皇子侧妃,我还有什么不忍心的。”

    她一提起这件事就觉得想要发火儿。

    “家里难道没有拦着过你们吗?没有劝过你们吗?可是你们当初不听良言相劝,现在装什么无辜!”

    “就算是我和二爷一时糊涂,可六丫头是无辜的。”二夫人忙说道。

    “她无辜什么?难道当初你们要送她去做五皇子侧妃,她不乐意不成?”见二夫人只知道哭,不知怎么反驳,老太太便冷笑了一声说道,“当初她自己不也是以五皇子侧妃自居,十分得意吗?怎么,现在知道后悔了?就算是现在后悔,也自己回自己的屋子里后悔去!在我的面前哭,我现在告诉你,我也是没法子的。”她不会去管二房那些吃力不讨好的事,自然不会再管唐六小姐的婚事。

    见她这样绝情,二夫人心里一痛,便给老太太磕头说道,“求母亲看在,看在三丫头的情分上!”

    唐三小姐好歹对老太太是孝顺的,也是明理的,当初因为五皇子侧妃这件事也回家劝过二夫人不要送妹妹去五皇子府。

    可是当初二夫人也觉得这门婚事很好,因此没有听女儿的话。

    现在,她只能祭出长女来求老太太宽容了。

    “你还好意思提三丫头?三丫头被你坑得还不够吗?我听说尚书府因为五皇子侧妃这件事当初就对她不满。到底是三丫头自己是个好孩子,尚书夫人没再拿这件事迁怒她。可是我问你,你知不知道八皇子进了城就要登基这段时间,你的好二爷求人拜佛,还去尚书府去求了老尚书救命?!他把三丫头的脸都给丢尽了!一个没脸没皮上门求亲家救命,一言不合就往地上跪着哭得涕泪横流的父亲,你叫三丫头还有什么脸在尚书府立足?这些事,我没有拿来质问你,是因为我还想给你留点脸面!可是你自己却还好意思提三丫头?你对得起她吗?!”

    说起唐三小姐的事老太太就觉得生气。

    唐三小姐当年嫁到尚书府做,这些年与夫君生儿育女,日子过得其实很和美。

    这一次虽然京城大乱,不过尚书府却因为旁边有几家武将的府邸,因此被护住了,没有受到什么冲击。

    唐三小姐虽然受了一些惊吓,不过却除此之外并没有怎么不好。

    可是等五皇子被杀,八皇子京城,唐二爷跟没头苍蝇似的满京城求人,唐三小姐的日子才过得不好了。

    唐二爷听说在老尚书的面前哭得跟鼻涕虫一样,没骨气又窝囊,整个尚书府都看得真真儿的。

    这难道不都要算在唐三小姐的头上?

    唐三小姐真是叫唐二爷给丢脸丢到家了。

    老太太知道这些的时候,努力地才忍住了,毕竟与唐三小姐这件事比起来,还是唐国公如今在八皇子面前受到敬重的高兴事叫她更在意。

    可是隐忍不发不是为了宽容,而是她懒得和二房再计较。

    二夫人此刻一提起老太太,老太太顿时忍不住了。

    云舒想到唐三小姐一向都算是正直的人,不由也皱了皱眉看向哭得满面是泪的二夫人。

    “她父亲也是没办法了。死到临头,只能去求老尚书……”唐三小姐嫁的尚书府,是二房最有力的一门姻亲了。

    “没办法?难道他大哥是要逼死他了吗?他不求自己的哥哥,反倒知道不要脸地去求姻亲,叫亲闺女都跟着没脸?”二夫人既然这么说,显然对当初唐二爷去求老尚书不仅知道,而且也是赞同的。老太太想想都替唐三小姐委屈,本来因沈公子陪着她说笑还很高兴,可是此刻老太太心里一点高兴都没有了,失望地看着不知何时竟然一副跟唐二爷重修旧好的样子问道,“所以,你到底为什么答应他去亲家家里给你闺女丢脸?”

    “总不能叫孩子们没了父亲啊!”二夫人便痛哭起来。

    老太太看着她,很久都没有说话。

    “那你现在呢?你还想干什么?拿六丫头去沈家小子面前搔首弄姿,也是他的主意?”

    “不是,是我的。我不想六丫头这辈子完了,因此才迫不得已出此下策。”二夫人急忙摇头,抓住老太太的手说道,“老太太,你救救六丫头吧!六丫头要被他父亲献给,献给……”她一副说不出口的样子,之后很久才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痛苦地说道,“二爷说要把六丫头嫁给沈将军做续弦。老太太,沈将军多大的年纪了?他年长六丫头那么多,而且又是娶过妻子的,六丫头怎么能嫁给沈将军这样的人!”不仅年纪大,而且还是继室,这样的男人在二夫人的心里怎么能做如花似玉的唐六小姐的丈夫。

    二夫人听到唐二爷的意思,当场没有跳楼就已经算是忍住了。

    老太太却已经愣了。

    “你说他要把六丫头给沈家大哥儿做续弦?”

    “您也觉得不合适吧?母亲,不是我挑剔,可是六丫头怎么也得嫁一个年貌相当的吧?沈将军……他又是个武人。”

    武人大多粗鲁。

    沈将军看起来虎背熊腰的,高大得叫人站在身边喘不上气,二夫人觉得沈将军和自己的女儿没有半分般配的地方。

    只是唐二爷跟她说,如果不把女儿嫁给沈家的男丁,不能跟沈家扯上关系,那八皇子日后没准儿就要杀了他出气。

    只有做了沈家的姻亲,八皇子才会投鼠忌器,看在沈家的面子也不会动他。

    甚至还会看在沈家的面子上,提拔重用他。

    可是二夫人不明白,沈家唯一的男丁不是沈公子吗?沈将军虽然姓沈,却并不是沈家的血脉,一个义子而已,有什么用啊?

    既然要联姻沈家,为什么要嫁给沈将军,而不是直接嫁给沈公子?

    “的确是很不合适。”老太太见二夫人一副对沈将军样样儿都不满意的样子,便淡淡地说道。

    二夫人眼睛顿时亮了。

    “您也觉得我说得对吗?”

    “不,我是想告诉你,这门婚事,六丫头样样配不上沈家大哥儿,你们还想把她嫁给他,真是做梦。”见二夫人的笑容一下子凝固,老太太如今厌恶二房至深,如果不是看在唐三公子与唐四公子是两个好孩子,她根本不可能还容忍庶子夫妻,不过眼下她也已经不会对二夫人如从前那样关照,温言照顾了,只是沉着脸说道,“沈家大哥儿权势富贵如今什么没有?就算是气度容貌也并不落于人后,他正是最风华正茂的时候,一个小丫头片子,你以为能叫他放在眼里?而且他与亡妻情深义重,从没有把别的丫头放在眼里,六丫头又算得上什么?”

    她看着二夫人说道,“你不必担心六丫头会被他父亲卖给沈家大哥儿。因为从头到尾,都是你们二爷剃头挑子一头热。沈家大哥儿可看不上六丫头。放心就是。”

    虽然这话是叫二夫人放心的宽慰,可是二夫人却还是觉得自己的脸都燃烧了起来。

    老太太的话她都听明白了。

    她挑剔看不上沈将军,却不知道人家沈将军压根儿就没看上她女儿。

    她在自作多情而已。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