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章 记得

    他的脸上带着轻松的笑容。

    云舒听了他的话也忍不住笑了。

    “那是不是我得说欢迎回来?”

    “这也好。”沈公子在屋子里走了一会儿,抚摸着满是灰尘的桌子对云舒感慨地说道,“真是世事无常。想当年我在这屋子里的时候,觉得自己的未来一片黑暗。可是一转眼。”他才说什么,云舒便已经摇头说道,“公子的话难道你自己都忘记了不成?你曾经说过,沈家如果倒了,那皇贵妃母子直面那些后宫与皇子的纷争,又没有显赫的娘家作为支撑,无法令人信服,镇压不知后宫嫔妃还有皇子们,迟早是要出事的。”

    沈公子的话一语成谶。

    他的话如今都兑现的。

    皇贵妃的确没有压住后宫。

    无论她得到先帝多么大的宠爱还有偏爱,可是依旧不能令后宫如同当年信服沈贵妃一样信服她。

    甚至她的儿子,也没有如八皇子那样令诸皇子敬畏。

    因此,最后五皇子人来了杀身之祸,竟然都在沈公子的意料之中。

    “你竟然还记得?”沈公子眸光微亮地问道。

    “这有什么记不得的。”云舒不由失笑。

    她其实也不过记得当初沈公子的这一席话罢了,沈公子却转头笑着说道,“我自己都已经记不清当初的话,是因愤懑而出口,还是当真觉得自己与八皇子有卷土重来的那一天。”他沉默了片刻,对云舒继续说道,“那一年的风波,还有外面无数的恶意,叫我觉得只有这个屋子,这个院子才是属于我的,才是我最安全,最能叫我安心的地方。小云,你不知道那时候我的感觉,一切都是黑暗的,也是冰冷的,可是一碗粥,一碗药,一句安慰……在那个时候对我来说,就算是到了现在都无法忘怀。”

    他嘴角带着怀念的笑容。

    云舒听了不由愣了愣。

    “都说否极泰来。公子已经经历过黑暗还有冰冷,日后就都是光明大路了。”

    “再光明的路,可是当我走上上面,印象之中最深刻的却还是那绝望之中仅有的温暖。”沈公子回头看着云舒微笑着说道,“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明白。”他看着云舒,云舒却觉得有些心里突突发跳,想了想才说道,“那公子得好好多谢国公爷了。若不是国公爷,公子哪里会有这么多怀念的事。”她在这样沉闷的屋子里其实觉得不太舒服,毕竟这院子空了好多年了,冷冰冰的又阴冷,当初沈公子在的时候云舒就很不喜欢这样的环境。

    她转身从屋子里出去,觉得还是外面被雪地映照着阳光的轻松空气更好。

    “你说得没错。沈家都承了国公爷的恩情。对了,我大姐这些年可还好吗?”沈公子跟着出来问道。

    见他似乎没有什么不对劲儿的样子,云舒便笑着点了点头说道,“世子夫人有世子爱护,自然是极好的。”

    “我听说当年皇贵妃还曾经想给姐夫做媒?”

    “是有这回事。”这些事必定是京城里那些眼红唐国公的人在沈家耳边嚼舌根子,不过这么件事唐国公府算得上是维护世子夫人的,因此云舒听沈公子询问,便点头说道,“当初皇贵妃逼着世子要世子休妻另娶,世子不答应,皇贵妃就改口叫世子纳了李家的小姐做妾室。只是世子还是不答应,皇贵妃就把李家小姐留在国公府里,摆明了硬赖上世子。到底是世子坚定,而且国公爷也不乐意看见世子辜负世子夫人,就把那李家小姐给纳了做自己的姨娘了。”

    “那这位李家小姐……”

    “祸不及出嫁女眷。公子,你该知道国公爷并不是一个拿女人的性命来维护自己前程的人。”云舒看着沈公子说道。

    “我知道。我只是觉得唐家与显侯府完全不同。”沈公子眉宇之间都是柔和,见云舒笑了笑,便也看着她笑着说道,“显侯杀了两个儿媳妇,可是却只叫人觉得卑劣。”他提到显侯,云舒便关心地问道,“三小姐那里……”她话音未落沈公子便已经说道,“我和大哥二姐已经去给她上过坟了。她……我很后悔。当年如果能看穿显侯的真面目,不把她嫁给显侯世子,或许她还能好好地生活,哪怕是被丈夫休妻,可至少还能活在我们的身边,一家人都在。”沈家的小辈里,只有嫁入显侯府的沈三小姐死了。

    云舒便低声说道,“这件事的确是显侯府的歹毒。只是若是沈家日后报复,会不会叫人说沈家是为了私仇就胡乱伤害朝中勋贵?”

    “我也这样想过。不过不着急……总是要等殿下登基之后再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那么多年都等了过来,现在沈家也等得起。”沈公子见云舒专注地听着,便对她笑着说道,“倒是殿下还记得你,之前还说求了太妃娘娘,日后叫老太太进宫带着你,也想再见你一面。”他的话叫云舒不由格外诧异地问道,“你说八殿下还记得我吗?”八皇子难道还记得她这一个小丫鬟?这真是奇了怪了。

    沈公子见她错愕得不行,便笑着说道,“他当年狼狈地被赶出京城,只有你还记得他,给他一份行囊。都说雪中送炭难,锦上添花易。他当年得势的时候多少人围在他的身边,他人都认不全。可是当他败落的时候,只有一个人,两个人对他依旧,他不记得你记得谁。”见云舒有些不安,沈公子便关心地问道,“还是你担心他如京城里流传的那些,担心他现在已经变得残暴?”

    “我并不担心这个。殿下残暴的对象都是当年伤害过他的人,可是他对我们国公爷却依旧尊重,可见殿下是个恩怨分明的人。既然殿下恩怨分明,我担心什么。”

    沈公子眼底不由多了几分赞赏。

    “殿下听到你这样的评价,只怕会很高兴。”他笑着与云舒一同离开了院子,便回了老太太的面前。

    老太太的面前,唐六小姐已经不见踪影,只有二夫人坐立不安地看着老太太,嘴角讷讷地不知想说什么。

    老太太眼下懒得理她。

    “你们这么快就回来了?”见云舒引着沈公子回来,老太太便笑着问道。

    “已经劳烦小云了。”沈公子重新坐在老太太身边,笑容温和,仿佛刚刚唐六小姐的那些事都没发生过一样,见老太太笑着微微点头,他便也笑着对老太太说道,“不过今日还要在您这儿吃饭。大哥今日在宫里,二姐如今人影都不见一个,我一个人在家里吃饭格外孤单。”他对老太太格外亲昵的样子,老太太自然满心都是喜悦,觉得精神都好多了,笑着对他点头说道,“那好,那你想吃什么?叫人做给你吃?”

    “这些天大鱼大肉的都已经吃得腻歪了。吃些清粥小菜就好。”沈公子想了想便对老太太笑着说道,“从前锦衣玉食的时候,吃什么都不香,就觉得吃些辣的如水煮鱼之类的叫自己喜欢。只是如今,我倒是更喜欢吃些清淡的。”他难得会提要求,这自然是亲近的表示,老太太便点头说道,“你说得也有些道理。”她便看着云舒问道,“有没有什么清淡的菜色?你鬼主意多,快想想有什么平日里咱们不时常吃的。”

    云舒一时之间哪里想去呢?

    倒是她想了想,无奈地对转头看着自己,似乎在笑自己的沈公子说道,“不然就每人炖个锅子吧。拿弄弄的肉汤炖白生生的甜豆腐,吃着也香甜霜嫩。再做几样小菜。锅子这样的天吃着暖和,如果公子与老太太喜欢,就拿锅子的肉汤泡饭吃,不也很好吗?”她一边说,老太太一边点头说道,“虽然听着简单了些,不过都是家常菜,也好。”至于沈公子所谓的清粥小菜,那是肯定不可能的,太怠慢了,沈公子却在一旁笑着对云舒说道,“再加两个烤红薯。”

    这是什么吃法儿呢?

    云舒闷着头就出去传话儿,还听见里头沈公子仿佛在嘲笑她,“您不知道,小云也只有熬粥烤红薯还好,其他的都是纸上谈兵,亲自下厨能吃得人晕过去。”他的笑声连着老太太的笑声叫云舒的脸黑了黑。虽然她确实不会做饭,不过这黑历史竟然被沈公子从当年记到现在也很了不起了。特别是他污蔑自己只会熬白粥烤红薯令她格外气氛。她明明还会烤板栗的……不过这都是主子,云舒决定忍下这一口气,黑着脸去了厨房,请厨房的婆子们按着老太太提的几样小菜做了饭,这也就罢了。

    等沈公子走了,云舒才在老太太的面前抱怨地说道,“怎么还记得那些事。我明明当初还请他吃过好吃的。”

    “这是个有良心的孩子。他这是告诉我,当初你的一碗白粥,一个红薯都记得,那唐家的恩惠对他来说,也是永远都不会忘记的。”老太太笑着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