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5章 不变

    “我是亲眼见到六小姐的风姿,和小云无关。”沈公子见她多年不见,依旧是那一年时的骄横,依旧是对云舒这样刻薄,脸上的笑容便沉了下来。

    他的脸上看不出笑容的时候,叫唐六小姐浑身发抖。

    “不可能!你,你那时候不是生病了吗?”

    “虽然我生了病,可是耳朵没有聋,眼睛没有瞎。六小姐那时候的高声,至今我都不能忘怀。”沈公子见唐六小姐涨红了脸,愤怒地看着自己,便缓缓起身对她说道,“当年我的死讯传来,六小姐怕是不可能会为我伤心。之所以郁郁伤怀,恐怕是因为没有见到我狼狈的样子,因此格外遗憾吧。”他没有说过于严厉的话,然而二夫人却眼前一阵阵地发黑,看着身边不争气的女儿,她心里就知道,沈家这婚事只怕是成不了了。

    沈公子显然对唐六小姐很排斥。

    不仅仅是排斥额,而且可能还有对当初唐六小姐落井下石的厌恶。

    “这件事我知道。”二夫人艰难地说道,“那时候我就骂过她,她也知道悔改了,本想去给公子道歉的,只可惜公子那时候出了事,因此她才会格外愧疚。”她自然知道那一次云舒和唐六小姐冲突的事。因为唐六小姐已经因为这件事被唐国公给骂过一通,那时候二夫人就觉得小女儿落井下石这件事格外不地道,因此她的确是教训过唐六小姐的。不过她教育是她教育,唐六小姐完全没听进去是另一回事,此刻看着沈公子嘴角淡淡的笑意,二夫人都觉得自己的解释格外苍白无力。

    “如果六小姐知道悔改,就不会说出一切都是小云陷害她这样的话。”沈公子淡淡地说完,转头对老太太笑着说道,“老太太,我想去瞧瞧从前的那个小院子行吗?”

    “那院子如今没人住,冷得很,又都是灰尘,有什么好瞧的。”老太太便摇头说道。

    “到底是当年国公爷庇护了我的地方,我能存身于世间,那小院子的一方天地才是令我躲避开了风雨的地方。”沈公子说得诚恳,老太太想了想便也答应了,又顾虑着不好叫沈公子一个人去,像是怠慢了这孩子似的,老太太便对云舒说道,“你随这孩子过去瞧瞧去。”云舒好歹照顾了沈公子那段时间,自然两个人熟悉一些,因此老太太便叫她跟着沈公子一同去。

    云舒便答应了一声,只是有担心地看了看老太太。

    把二夫人和唐六小姐留在老太太的身边,她现在怎么这么不放心呢?

    “叫翠柳与春华进来。”老太太便对云舒说道。

    翠柳虽然没有云舒行事稳妥,不过却不是一个吃亏的性子,如果二夫人和唐六小姐敢对老太太无礼,翠柳肯定是扛得住的,因此云舒便放心下来,出去叫了春华和翠柳去屋子里服侍老太太,自己便跟着沈公子一同往后头那偏僻的小院子去了。如今还是有些冷,云舒身上披着斗篷,跟着沈公子往院子去,一步一步地看着脚下,十分小心的样子。沈公子回头,见云舒小心翼翼地在雪地里走的样子,不由露出了笑容说道,“你可是老太太身边的大丫鬟,怎么还被一个不知所谓的六小姐给拿捏住了。从前你可厉害着呢。”

    “难道我能当着老太太和二夫人的面儿跟她吵架不成?”云舒见他停下来等着自己,便笑着走到他的身边说道,“而且之前我才跟她吵了一架,再吵架,那再有理也成了我的不是了。”

    “为了什么吵架?”沈公子伸手要扶她继续走,云舒摆了摆手没有,还是跟在他的身边,沈公子抬起的手僵硬了一下,便看似没有异常地问道。

    “之前国公爷陷在宫里,府里的气氛不好,而且条件也恶劣,偏偏她不知足地吵闹,还是在老太太的跟前吵闹。我看不下去了,就和她吵了一架。”云舒见沈公子和自己说话自在,仿佛也没有多年的生疏,还是和从前每一次和自己说话时一样,便对沈公子说道,“不过二夫人这一回带六小姐来看你,老太太是不知情的。”她一副很怕老太太被误会的样子,沈公子便温和地说道,“我看得出来。只是我没有想到……你们府上的二夫人从前可不敢这样在老太太跟前做事。”

    从前二夫人再怎么样,也不敢擅做主张。

    “二夫人也是着急了。你……知道六小姐的事吧?”

    “如果你说她险些做了五皇子侧妃这件事,我知道。”沈公子面容温煦,走到了小院子门前,见云舒拿了钥匙把院子门打开,便笑了笑,一边推开了院子的门,听着吱呀一声,再看看里面那熟悉得不得了的院子,不由轻叹了一声,径直去了自己曾经养病的那个屋子,进了这黑乎乎的屋子,见到里面一切都没有改变,他眼底闪过了一道晶莹之色,一边笑着说道对云舒说道,“我才刚进了京城就有人暗中来跟我说了唐家这门婚事。等我在国公府吃了一顿饭,拿这件事来告诉我,告诉我说唐家不可信,是桥头草的就更多了。我是真没想到,京城里眼红国公爷的真是不少啊。”

    他带着调笑,既然能跟云舒主动说起,可见没有把那些坏话放在心里。

    云舒不以为意地去给屋子里点了蜡烛,见屋子亮堂了许多,便笑着说道,“咱们国公爷在先帝朝就得先帝重用,本以为先帝驾崩,日月轮转,怎么也轮到别人出风头了。谁知道登基的是八殿下,咱们国公爷在八殿下面前依旧被信任,这谁受得了啊?不遭人妒是庸才,这么多人说国公爷的坏话,正说明咱们国公府火红着呢。”她完全没有把这些放在心里的样子,笑容也娴静温柔,此刻在烛火的光线之前,沈公子顺着光看过去,看见光下的美人温润如玉,映衬着外面的雪地,仿佛能发光似的,不由柔和了目光。

    他站在那里,看着云舒许久才低声说道,“你一直都没有变。”

    “公子为何这么说?”云舒见他笑着看着自己,站在远处一动不动的,便走过来问道。

    她觉得沈公子真是奇怪。

    这冷冷的僻静的院子有什么好看的。

    还有这屋子……黑乎乎的,又满是尘埃,如今沈家已经翻身了,沈公子何必还回来见那时候令他最痛苦的一段岁月呢?

    “你从前就是如此。在你的身上只能看到岁月静好,看到希望,而不是抱怨还有黑暗。”沈公子看着云舒的眼睛轻轻地说道。

    他的样子有些认真。

    云舒却忍不住笑了。

    “公子说的那个人是我吗?”她最是一个有烟火气的人了,还岁月静好呢……不过沈公子就算是翻身了也依旧没有忘怀从前唐家给予他的那些情谊还有庇护,云舒倒是觉得很高兴,因为沈公子这个样子很有良心。她心里格外高兴,见沈公子笑了笑,便好奇地问道,“都有谁说了咱们国公爷的坏话啊?”她显然还是更在意国公府的,沈公子便摇头说道,“国公爷自己心里有数,我可不能告诉你。”

    “我其实只是随便问问。”云舒忙说道。

    “那你怎么不去问国公爷?”沈公子挑眉问道。

    云舒顿时不吭声了。

    她见了唐国公就恨不得当个小透明,哪里敢去问唐国公什么。

    “你看,我说你没变,你还说不是。”云舒从前就怕唐国公,现在还怕得很。

    沈公子不由大笑了起来。

    他此刻大笑出声,便透出了从前云舒更熟悉的样子,云舒想了想,不由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

    一时之间,虽然屋子里依旧很冷,又不大亮堂,可是却一下子变得多了人气。

    “不过说实在的,当初公子的事……如果我不是发现公子带走了好几个荷包,我也以为公子已经被先帝害死了。”云舒见沈公子大笑,便更轻松了。

    “你知道我带走了荷包?”沈公子不由目光微亮地问道。

    “我是想着,如果不是知道自己会平安离开,那也没有心情还记得带好几个荷包走吧。”云舒见笑容挂在沈公子的嘴角,他含笑看着自己,似乎在听自己说话的样子,便解释说道,“不过这件事我没有对别人说过。对于那时候的公子,或许死讯才是最好的保护吧。”她的话叫沈公子的目光多了几分怀念,看着云舒轻轻地说道,“我那时只是遗憾不能和你告别。”

    他的声音多了几分惆怅。

    云舒一愣,见他似乎有些遗憾的样子,不由忙说道,“告别是为了再次重逢。可是如今公子都已经回来了,咱们都已经重逢,又何必计较当初有没有告别呢?”

    她看得很开。

    沈公子一愣,见云舒这样豁达,便垂头想了想,不由也微笑起来,看着云舒,面容也多了几分亮色。

    “你说得对。告别是为了重逢。小云,我回来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