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4章 求嫁

    二夫人为了女儿真是拼了力气了。

    可是这样匆匆赶来,目的昭然若揭,实在是叫人看了笑话。

    特别是二夫人还拼命地把唐六小姐推到沈公子的面前去。

    “这不是沈公子吗?”二夫人笑容难免,眼底带着几分迫切地看着含笑起身给自己施礼,举止言行都挑不出半点错处的沈公子,不由眼里多了几分喜爱。在她眼里,沈家的婚事其实算是极好的,沈公子虽然面有瑕疵,身具黔面之刑,可是眼下沈家正是红火的时候,这一点小小的疤痕也不算是什么特别叫人为难的事了。而且如果做了沈公子的妻子,那她的女儿就也算是皇亲国戚了,沈家翻身在即,这是多么好的一桩婚事。

    特别是在她的女儿如今已经没有退路的时候。

    唐六小姐当初虽然并未嫁入五皇子府,可是因为唐二爷和五皇子来往频繁,以翁婿相称,因此就算是没有事实,可是在京城这些权贵人家的眼里,唐六小姐已经是五皇子的女人。

    现在五皇子死了,还是个和新皇有仇的。

    那唐六小姐谁还敢要她啊。

    唐六小姐的终身大事如今算是二夫人心中最为难的事情了。

    因为曾经做过五皇子的名义上的侧妃,唐六小姐现在格外尴尬。

    她中意的人家都不敢娶唐六小姐这样的女子。

    可她不中意的人家呢?

    似乎也没有人愿意要唐六小姐。

    二夫人正跟热锅上的蚂蚁烦心女儿的婚事,特别是之前唐二爷和她说过唐六小姐的婚事的意见差点叫二夫人晕过去。她眼下只想匆匆地把女儿给嫁了,沈公子正是她能见到的最好的人选。不仅仅是因为沈家翻身了,日后必定荣华富贵都不缺乏,更是因为新皇还有沈家都对唐国公当初伸出援手充满了感激,因此,如果唐六小姐嫁入沈家,那看在唐国公的面子上,无论是新皇还是沈公子,都会对唐六小姐很好的。

    因为唐六小姐可是唐国公的亲侄女。

    唐国公的恩情放在那儿,他们怎么可能对唐国公的侄女不好。

    不仅仅是唐国公,还有唐国公世子夫人的情分在。

    两家亲上加亲,甚至还有当年的恩情在,唐家的小姐在沈家能过得不好吗?

    二夫人已经辗转反侧了很久了,正是因为想通了这些,因此她最近对沈公子便格外期待,好不容易知道他又来了国公府,就带着打扮得十分美丽的女儿过来了。此刻见沈公子已经成长为身材修长,面容清秀的青年,举止斯文得提,脸上也笑着,并不是一个对唐家有所排斥的人,二夫人便把唐六小姐推到了沈公子的面前。此刻唐六小姐见到面容清秀的沈公子,虽然心里不满他的脸上有一块那样的疤痕,可是却也忍不住红着脸羞答答地给沈公子福了福。

    想到自己日后若是能成为沈家的主母,日后成为新皇面前的红人,唐六小姐眼睛不由亮了。

    “见过沈公子。”她羞答答地说道。

    云舒站在老太太的身边,都看着唐六小姐和二夫人这一副做派。

    云舒便扶住了老太太,都担心老太太会生气地跳起来。

    二夫人和唐六小姐自说自话,只知道和沈公子说话,把正坐在这里的老太太放在哪儿了?

    说起来从前二夫人对老太太是真心孝敬,也真心依附,可是自从唐六小姐的事儿闹出来,云舒就觉得二夫人和老太太渐行渐远了。

    或许是因为在女儿和嫡婆婆之间,二夫人果断地选择了女儿吧。

    云舒便皱了皱眉。

    “六小姐。”沈公子点了点头,重新坐下,虽然脸上依旧带着笑容,却似乎对唐六小姐没兴趣的样子。

    见他似乎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二夫人心里有些着急了,只是又不好说出什么太夸张的话,便笑着带着脸色娇羞的女儿坐在老太太的身边,对老太太夸奖地说道,“前儿我见沈家公子的时候,吓了我一跳。多年不见,竟生得这样芝兰玉树般的容貌,真是京城都难得的。”她这话就有些过于夸张了,沈公子虽然生得清秀优雅,不过跟芝兰玉树却还差着些,云舒听得都替沈公子脸红,正隐隐地抽了抽嘴角的时候,二夫人已经继续夸沈公子说道,“又有风度,又有贵气,远远地走过来,我瞧着都像是天上的文曲星下凡了似的。”

    二夫人一边说,一边在老太太沉默的目光里感慨地说道,“怕是天上的仙郎也就是沈公子这般的人了。”

    老太太低低地咳嗽了一声。

    沈公子笑了笑,没说什么。

    云舒都觉得有些受不了了的时候,二夫人转头对笑着的沈公子问道,“沈公子可还记得我们家的六丫头?说起来,你们也算是自幼相识,打小儿的情分了。这么多年不见,可是六丫头心里还惦记着你呢,之前还因为你……伤心了一场。”这大概就是提到了沈公子诈死离开京城时的事,不过二夫人提到这些的时候目光之迫切,叫老太太脸色有些凝重。云舒见老太太的脸色不好看,忙上前给二夫人与唐六小姐倒茶说道,“好几天都没见六小姐了,六小姐这段时间身体可还好?之前受了寒,老太太正惦记着呢。”

    她不动声色地岔开话题,老太太的脸色便好看了几分。

    瞧见二夫人这恨不能把唐六小姐推到沈公子床上去的样子,老太太实在是觉得丢脸。

    而且二夫人这些话说得格外虚伪,叫人心里听了生气。

    此刻云舒把话转到了唐六小姐的身上,二夫人是最心疼女儿的,听了云舒关心自己的女儿,便笑着对云舒说道,“你还惦记着她的身体,真是有心了。她前阵子受了寒,因此不大舒服。如今倒是好些了。”二夫人笑容满面的,云舒便也笑着说道,“六小姐瞧着清简了许多,夫人平日里多给六小姐补补吧。之前六小姐跟着府里吃了不少的苦,眼下府里头的情况好转了,也该叫六小姐多滋补滋补,好好调养身体了。”

    她这话句句带着关心,二夫人不由十分感动。

    而且云舒的话叫唐六小姐这段时间窝在家里只变成了生病,而不是因为害怕或者不孝顺长辈才不给老太太请安,二夫人心里是高兴的。

    然而唐六小姐看见云舒就来气。

    之前云舒竟敢顶撞她,羞辱她,偏偏老太太还站在云舒这边儿,对云舒训斥她并不处罚,唐六小姐跟云舒的仇结得很深了。

    此刻见云舒竟敢对自己的事这样指手画脚的,唐六小姐便有些忍不住自己心中的怒火。

    她堂堂国公府的小姐,还用得着一个丫鬟在这里颐指气使地指指点点的吗?

    “托你的福,我人还好好儿的呢。怎么,我没有病死,叫你很失望了吗?”她到底是这样的脾气,哪怕沈公子在,可是此刻看见自己的大仇人几句话还叫她母亲跟着感动起来,唐六小姐都是忍不住的。更何况她身为一个国公府的小姐,训斥一个僭越的丫鬟的地位还是有的,因此并没有把云舒放在眼里。倒是她这句阴阳怪气的话不过是叫云舒笑了笑,给她倒了茶便回了老太太的身边,沈公子便坐在一旁看了唐六小姐两眼。

    他嘴角的笑容有些冷了下来。

    “沈公子怎么这么看我们家六丫头?是想起从前的事了吗?你还记得六丫头?”二夫人虽然觉得女儿沉不住气,不过见沈公子似乎并没有什么异样,倒是对唐六小姐多了几分关注的样子,便笑着问道。

    她笑容里带着几分期待。

    沈公子见唐六小姐红着脸看向自己,便也笑了笑,柔和地说道,“我的确还记得府上的六小姐。”他顿了顿,把手中的茶杯放在一旁,端详着唐六小姐微笑着说道,“想当年六小姐拦在小院子的门外非要看一看我脸上的伤疤,又耿直地说我不过是个获罪的奴仆,一个下人,她身为主子,看一个下人的笑话与落魄卑贱的姿态是应该的。那时候六小姐骄傲的画面,直到如今我还依旧不能忘怀。”

    他的声音温柔,笑容也格外和气。

    然而当他说出这一番话,二夫人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唐六小姐娇羞绯红的脸也一下子变得惨白。

    她一张美丽的脸看向沈公子的目光充满了无边的惊恐还有慌乱。

    “你……还记得当初的事?!”那一年沈大将军获罪被杀,沈公子沦落成了一个卑贱的奴仆,脸上挨了黔面之刑,她的确是去看了他的笑话。

    因为被云舒拦着不许她进小院子看昔年将军府公子的落魄姿态,她还和云舒吵了一架,从此结下了仇怨。

    可是唐六小姐却没有想到,当初自己傲慢骄横的样子,不仅仅是云舒看到了,竟然连沈公子都知道!

    “是不是你在沈公子面前胡说八道了?!我没有这样做过!”唐六小姐眼珠一转,霍然指着云舒大声说道,“你在沈公子面前陷害我!”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