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3章 殷勤

    唐三公子如今好歹也是个已经做官的人,自然知道自己兄弟不能做这种不地道的事。

    令唐国公被人诟病,这样做是不对的。

    唐二爷之前的做法就很不对。

    他在外面求了这家求那家的,摆明了仿佛唐国公这个做哥哥的对他见死不救,那不是叫人看笑话吗?

    而且京城里如今的确有许多人家眼红唐国公在八皇子面前得到的信任,正想生事把唐国公给打压下去。

    唐二爷做这样的事就是往人家手里送话柄。

    一个对亲弟弟都见死不救的人,足够在朝堂上被人攻击了。

    唐三公子是个聪明人,此刻就算是唐二爷已经对他露出怒意,却依旧压住了弟弟的手叫他别吭声。

    唐四公子不及他机敏,想不出那么多的缘由,虽然有些疑惑,不过他好歹是个听兄长话的性子,因此也咬了咬牙,在沈公子面前什么都没说。

    宴席上一瞬间气氛不大好。

    不过唐国公倒是看了唐三公子两眼,心里微微点头,觉得这个侄儿倒是比他那糊涂的老子娘都强多了,实在是没想到,唐二爷和金姨娘那么两个糊涂东西竟然能生出唐三公子这样聪明的孩子来。老太太眼里也带了笑意,看了已经开口劝沈公子喝些甜汤别光吃辣免得受不了的唐三公子,又看了看脸色忽青忽白,被沈将军刻意冷落的唐二爷,便笑着对看着沈将军不知在想些什么的二夫人笑着说道,“既然如此,那你们也坐下吧。”

    二夫人便坐在唐国公夫人的身边,依旧魂不守舍的样子。

    她的样子看起来格外奇怪。

    不像是仅仅在忧虑唐二爷的生死的样子。

    云舒却不管这些,拿了一旁的餐具放在二夫人的面前。

    二夫人拿了筷子在手上,因为离得近,云舒就见她一边看着沈将军,一边手在微微颤抖。

    她不免疑惑地顺着二夫人的目光看向沈将军,却不过是见沈将军对唐二爷置之不理,格外冷淡,反而是在和唐国公垂头在说话。

    唐二爷依附想攀附沈将军却根本找不着路子的样子。

    可是见唐二爷不能跟沈将军说上话,二夫人似乎并不担忧,相反还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这就格外奇怪了。

    因为二夫人表现得太奇怪了,云舒晚上服侍老太太就寝的时候便忍不住念叨了一句。老太太今天本来格外乐呵,毕竟沈家的晚辈能来给她请安,这说明沈家和唐家之间的关系还是极好的,她怎么可能会不高兴呢?只是此刻听到云舒的话,老太太愣了愣,便坐在一旁捧着一碗消食茶喝着,一边若有所思,对云舒问道,“你看她到底是为了什么?”现在唐二爷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只要能活命,他什么都干得出来,老太太可不希望唐二爷夫妻再闹出什么笑话来连累了自己的儿子。

    只说唐二爷这段时间在京城里求援的事,就叫老太太心生怒火。

    本来唐国公就能保住唐二爷的命,可唐二爷偏偏去求外人。

    “叫我说,二爷是不是在辖制国公爷?”云舒见老太太吃了半碗消食茶就放在一旁,便扶着她起身靠在床头上低声说道,“难道二爷是傻子不成,不知国公爷在八皇子面前说得上话?难道他不知道国公爷一句话就能叫他活命?可是他偏偏去求别人……这是不是辖制国公爷,叫国公爷顾忌外面的那些流言蜚语还有自己的体面,去宫里为他求情?一来他自己及没求国公爷救命,就算是八皇子开恩,这恩德也落不到国公爷的头上,毕竟这都是国公爷自愿的,二爷可以日后说,他没求过国公爷,国公爷自愿救他,这不算是欠了国公爷救命之恩。另一则,是不是也在试探国公爷?如果这一回国公爷碍于外面的风声帮了他,他以后会不会闹出更难堪的事为难国公爷?”

    “你说的这些我也想过。”老太太见云舒这样敏锐,便苦笑着说道,“他可真是个养不熟的。我自问这些年对他从没有亏欠,对他也还算是用心培养,可是不是自己肚子里出来的,这跟咱们就是两份心肠。”她叫云舒坐在自己的床边握着她的手低声说道,“他这做派就是恶心你们国公爷呢,是想叫他救命,还得厚颜无耻地说一句这救命的事是你们国公爷自己去做的,他本来求了别人,没有你们国公爷,他也能活命。”

    这种庶出的庶子,叫老太太现在想想都觉得心里不开心。

    云舒便垂头听着没说话。

    “国公爷也看出来了吧?不然,八皇子跟前其实只需要国公爷一句话的事儿。可是国公爷也没有去求情。”云舒低声说道。

    “正是这话。所以你看看这混账东西,不就拖着老婆来沈家的面前丢脸来了吗?”老太太沉着脸说道。

    “我今日瞧着二夫人脸色不对劲儿,倒有些像是被二爷勉强过来了似的。”云舒想了想便小声说道,“其实何必这样担心呢?当初投靠五皇子的权贵多了,二爷还排不上号呢。他唯一引人注目的不过就是六小姐的事,不过六小姐虽然大家都知道她是五皇子侧妃,可好歹没有进府,也没有与五皇子圆房,不过是名声受损罢了。”她不过是一说,老太太便哼了一声对云舒说道,“你以为他跟你一般是个明白人吗?如果他是个明白人,也不会走到现在这个地步。”

    说起来老太太就生气。

    唐二爷还不如云舒一个做丫鬟的明白事理。

    他出身唐家,八皇子怎么可能处置他。

    唐国公只怕也是明白这个道理,因此都懒得去八皇子面前求情。

    反正八皇子是不能把唐二爷给治罪就是了。

    “您夸得我都不好意思了。”云舒见老太太不高兴了,便笑着说道。

    “你是难得的聪明的孩子。”老太太见云舒如今也已经是生得花容月貌的模样,便拍了拍她的手背说道,“也知道你都是担心我。”她如今老了,人也心软了,就算是唐二爷闹出这么多的事端,可是既然唐国公不在意这跳梁小丑,那老太太就也没有多管。倒是过了两日,沈将军就来请唐国公一同进宫去最后整顿八皇子登基的事,沈二小姐不见人影,沈公子倒是上了门来给老太太请安,老太太便格外高兴。

    “你今日怎么又来了?”

    “难道我还不能来给您请安了不成?”沈公子笑着说道。

    “这倒不是。只是新皇即将登基,我以为你得在宫里帮忙。”老太太叫丫鬟帮沈公子把身上的狐裘脱了,叫他坐到自己的身边。

    沈公子顺势坐了,便不在意地说道,“宫里的事有大哥呢。”他在一旁暖了暖手,与老太太十分体贴地说一些闲话,又对老太太说了一些太妃娘娘在宫里的事,免得老太太惦记着。因此等过了一会儿,老太太又叫小厨房端了暖暖的奶茶来给沈公子喝,沈公子便笑着喝着。他本来就生得清秀斯文,如今又多了沈家翻身之后的光彩,便叫人觉得他依旧是当年那个极出色的人。

    正说着话,外面就有人禀告说二夫人与唐六小姐来了。

    对于二夫人带着唐六小姐来请安,云舒都不免露出几分诧异。

    毕竟自从五皇子被杀,皇贵妃弑君被绞死之后,唐六小姐就躲在屋子里怨天尤人,很久都没有出现在老太太的面前了。

    她这么久都没有来给老太太请安,偏偏今日沈公子来了,就忙不迭地过来,云舒站在老太太身边,心里有些不喜,然而目光落在正一本正经地喝着奶茶的沈公子的身上,又多了几分了然。

    沈公子尚未娶亲,唐六小姐尚未嫁人。

    而且两个人也算是年纪差不多了。

    云舒心里想到这些,就已经对二夫人为什么之前没有动静,突然就带着女儿来给老太太请安心里有数。

    一想到这,她都不知该为沈公子露出什么表情。

    沈公子现如今也算得上是香饽饽了。

    作为新皇的表兄弟,沈家最名正言顺的继承人,沈公子的婚事应该是京城里许多人眼中的大肥肉吧?

    是谁都想啃一口。

    不过看沈公子那副似乎没有察觉的样子,云舒又觉得有趣。

    她倒是不怕别的,就怕二夫人太热情,吓跑了沈公子,叫他不敢来国公府陪老太太说话了。

    一想想沈公子落荒而逃的样子,云舒忍不住嘴角微微翘起。

    正在这时候,似乎察觉到了她的目光,沈公子突然抬头,对上云舒的眼睛,对她眨了眨眼睛。

    云舒急忙装作并没有看他的样子。

    沈公子便忍不住捧着奶茶笑起来。

    他笑着的时候,二夫人正拉者打扮得格外美貌,含羞带怯的唐六小姐进了老太太的屋子,先见沈公子坐在一旁,二夫人不由露出几分喜色,又忙带着女儿上前给老太太请安。

    老太太看着唐六小姐那一副娇羞的样子,无奈地拿手盖住了眼睛。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