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2章 丧妻

    沈将军夫人这一倔强,令沈将军不仅没有儿女,而且连妻子都失去了。

    这样想想,也不知将军夫人的选择到底值不值得。

    “这世上……哪里有那么多值不值得呢?只是事到临头的选择罢了。”沈二小姐低声说道。

    她似乎有感而发。

    云舒见她眉目之间也充满了黯然,便不由心里也酸涩起来。

    只怕这句话不仅仅是为了沈将军如今形单影只。

    也是因沈二小姐自己的事吧?

    京哥儿的事,云舒都不知沈二小姐如今该怎么办了。

    她没有多说什么,倒是老太太不愿久别重逢这样伤感,便问起了沈二小姐一些在外面的琐事。当唐国公带着沈将军与沈公子回来,老太太便笑着留了他们兄妹一同吃饭,还格外遗憾地对沈将军说道,“你妹妹如今身在南边儿,因此没法回来,不然你们兄妹倒是真的团聚了。”唐国公世子夫人如今远在南边儿,虽然八皇子登基,可是也没有先帝驾崩之后地方上的朝臣就要撇开公事专程回到京城的道理,至多就是献上一副给新皇的贺词而已。

    因此,唐国公世子夫人是不能回来的。

    “这有什么。如今天下太平了,等八殿下登基之后,我正好儿要去南边看看大姐与姐夫去。”沈二小姐笑着说道。

    “你还要离开京城不成?”老太太急忙问道。

    不管怎样,沈二小姐到底是个女人家。

    从前,沈家败落了,在京城实在是活不下去了,因此去了外面天南海北地闯荡颠沛也就算了。

    可是如今八皇子要是登基了,那京城里沈家是一等一的权贵,沈二小姐还不留在京城安逸地享受,还去外面做什么去?

    “京城里虽然好,可是太安逸了,我住不惯。这些年我在外闯荡着,心里也觉得开阔,因此觉得还是外头合适我。您别担心,沈家许多的仆从都跟着我呢,我又不会有危险。”沈二小姐却更喜欢外面的世界开阔叫人觉得精神好,见老太太格外不舍,她便忙说道,“您放心,我又不是出去了就不回来了。我会时常回来给您请安的。”她说起离开京城的时候连眼睛都充满了光彩,显然是真心喜欢外面的世界,老太太见她性子不像是喜欢在京城的,便也不再多说什么。

    她招呼沈家的孩子吃菜。

    一旁唐三公子和唐四公子作陪,陪着沈公子说话。

    沈公子虽然没有和唐三公子唐四公子熟悉地接触过,不过却不见疏远,此刻一同说起读书上头的事,倒是也十分和睦。

    倒是他吃了一口面前的水煮鱼,便笑着对老太太说道,“还是当年的味儿。您不知道,这些年虽然我也自己做过这道菜,可是却总是觉得味儿不地道,没有从前在您府上吃的时候的感觉。”他文质彬彬的,又是个十分温和的性子,老太太见他喜欢,便点头含笑说道,“既然你喜欢,就时常回来,陪我说说话也是好的。你还喜欢什么,我就叫人再给你做。”她是喜欢沈公子的这份不管顺境还是逆境都这样温和的,见他此刻微笑着点头,十分文雅,便叫唐三公子兄弟也别总是说读书的事,多吃饭之类的。

    云舒倒是多端详了沈公子。

    他这么多年不见,其实面容比从前多了几分坚韧。

    不过看起来却依旧是个读书人的样子,秀气又文弱,看起来叫人觉得心里很高兴。

    只是云舒又忍不住看向他的额头。

    当年,皇帝在他的额头上烙下了一个象征着屈辱的痕迹。

    黔面之刑,代表着他已经是个卑微的罪人。

    想当初沈公子为了这个黔面之刑受到了多么大的创伤与自卑。

    可是如今,那痕迹依旧在。

    沈公子也并没有用额发或者束带将它遮掩,而是露出光洁的额头,将那痕迹坦然地露出。

    可是现在怕是再也没有人敢嘲笑他的这个伤疤了。

    因为沈家已经彻底地翻身了。

    “再尝尝这道菜。”老太太见沈将军看了沈公子好几眼,那样子有点眼熟的样子,便笑着劝他说道,“你弟弟才会京城,怕是心里想念京城里的菜肴,难免贪吃,你别拘束了他。”所谓长兄如父,如今沈家只剩下这几个小辈,沈将军这做长兄的自然算得上是沈家的当家人,管着些此刻大口大口吃菜的弟弟倒是情有可原。她十分慈爱,沈将军便回了神对她道谢,又给唐国公与作陪的唐三爷敬酒,没有再管着弟弟。

    只是云舒在一旁冷眼瞧着,却觉得沈将军不像是因为弟弟吃多了不满,反而又一种更奇怪的不悦。

    她心里有些奇怪,不过这到底是沈家自家的事,便也没有多多在意,倒是这时候,外面匆匆地过来了两个人。

    正是唐二爷与二夫人。

    唐二爷脸上堆着殷勤的笑容,在突然安静下来的房间里与脸色有些灰败的二夫人一同给老太太请安,之后便忙将目光落在了面沉似水的沈将军的身上,眼睛一亮笑着说道,“这就是沈将军吧?都说虎父无犬子,沈将军这般威势,叫人想到了当年的沈大将军。”他对沈将军十分奉承的样子,二夫人听了这话不知想到了什么,陡然抖了抖,又有些不情愿,又有些说不出来的表情,也对沈将军露出了笑容。

    “你来干什么?”唐国公见庶弟这般不堪,连腰都弯下去了,在沈将军这样一个晚辈的面前讨好谄媚,便冷冷地问道。

    他的声音不快,唐二爷颤抖了一下,脸色更白了,敬畏地看着唐国公。

    他现在对唐国公是惧怕无比。

    如果说当初他还以为风水轮流转,五皇子即将入住东宫,自己也一跃将唐国公给压过,那如今五皇子死了,皇贵妃又有一个弑君的罪名,唐二爷是再也不敢折腾了。

    他当初投靠五皇子,而且女儿还有五皇子侧妃的名声,这跟五皇子皇贵妃之间的关系这么接近,不是等着送死吗?

    特别是唐国公如今严禁他出府,唐二爷连个给自己求情的人都没有,真是叫天天不应。

    都准备等死的时候,他听说沈家兄妹来了,自然眼前一亮,觉得自己柳暗花明。

    如果叫沈家兄妹替他在八皇子面前说两句好话,那八皇子看在沈家的份儿上会原谅他的。

    想到这里,唐二爷不由看了沈二小姐一眼。

    当初他求见沈二小姐却吃了闭门羹,几次三番之后就被唐国公直接把他给关起来了,也不知是不是沈二小姐在唐国公面前说了什么。不过沈二小姐到底不过是个女人家,这家里大多能做主的都是男人,唐二爷想着如果自己能讨好了沈将军和沈公子,应该比讨好沈二小姐来得效果好得多,因此知道老太太今日还宴请沈家兄妹吃饭,哪怕老太太并没有叫他们夫妻作陪,他也厚着脸皮过来了。

    命都快要没了,唐二爷现在也顾不得什么脸皮不脸皮的了。

    没看见打从八皇子回了京城,显侯府现在都已经杀了皇贵妃的侄女儿来求饶,求八皇子宽恕了吗?

    显侯府都能下这样的杀手断尾求生,那他丢一些脸皮又算得了什么?

    因为想通了,所以唐二爷绝不敢在沈将军和沈公子的面前摆架子,甚至还格外卑躬屈膝。只是这是唐国公最看不上他的地方,见他做事这样难看,唐国公便冷冷地说道,“你回去。”他要赶唐二爷回去,唐二爷此刻却顾不得唐国公的威严了,忙说道,“大哥别赶我走,三哥儿四哥儿还在,大哥给我一些脸面吧。”说起来也叫唐二爷不忿,他这个亲老子命都快要没了的时候,两个儿子竟然还在喝酒吃饭,似乎半点都没有在沈家面前为自己求情的意思。

    他心里真是格外生气。

    不过此刻看着唐国公冷冷看向自己的眼神,他的心里咯噔一声,却没敢训斥儿子。

    虽然唐三公子是他心爱的儿子,可是这两年父子之间屡次有争执。

    唐三公子劝他不要亲近五皇子,不要将唐六小姐送去五皇子府做侧妃这些事,也叫当初志得意满的唐二爷心生不满,对心爱的庶长子生出芥蒂。

    至于唐四公子,那一向都不被唐二爷放在心里的,自然对他更没有什么好感。

    此刻看两个儿子都和沈公子关系不错的样子,唐二爷厚着脸皮坐在一旁,目光看向儿子们,希望儿子们去求求沈公子,求他去八皇子面前给自己一条生路。

    唐四公子想说什么的时候,被唐三公子轻轻地扯了扯袖子,微微摇头。

    唐四公子不由露出几分疑惑的样子。

    “大伯父还在。”唐三公子低声对弟弟说道。

    他父亲本末倒置了。

    他其实并不需要卑躬屈膝地去求这人求那人的。

    唐二爷最该求的应该是唐国公。

    唐国公才是他的亲哥哥。

    而且唐国公在八皇子的面前一向有地位,被八皇子敬重礼遇。

    不信任自己的兄长,反而去求外人,这么做事,叫唐国公的脸往哪儿搁?

    因此他们兄弟不能开口求沈家的人,不然,就是将唐国公置于不义之地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