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1章 沈将军

    云舒心里便松了一口气,给客人们倒了茶,便站在老太太的身边安静地当壁花。

    她听着老太太问沈二小姐什么做生意的话,听沈二小姐十分高兴地说起她那遍布大江南北的生意的时候,也觉得格外有趣。

    虽然已经在和沈家二小姐之前谈话的时候听过一遍,不过云舒如今听得也依旧津津有味。

    老太太还问了问沈将军兄妹三个的婚事。

    等知道沈将军的妻子在生产的时候一尸两命没了,老太太不由多了几分黯然。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真是可怜的孩子,你的夫人也是好人家的姑娘,怎么却没有熬过去呢?”沈将军的妻子老太太当初自然是见过的,知道那是一位十分健康而且贤惠,能够照顾沈公子的好女子。而且当初沈将军这婚事是由沈大将军亲自做的主,他的妻子也是与沈家亲近的武将之家出身的小姐,和沈家算得上是门当户对,因此当初老太太也觉得这婚事是很好的。只是没想到这才几年,竟然就夫妻天人两隔,而且沈将军似乎到了如今都没有再续弦,显然是还在怀念亡故的妻子。

    沈将军看起来非常坚强,不过提到自己的妻子的时候也忍不住露出几分黯然。

    虽然这份黯然与软弱一闪即过,不过云舒却觉得这位沈将军看起来并不像是一个没有心的男人。

    能时隔这么多年还提到妻子的时候难过,而且惦记着从前的妻子没有续弦,这样的男子算得上情深义重了。

    “她当初怀着身孕的时候大夫就警告过她,说是胎像不好。”见老太太忍不住伤心,沈将军片刻之后才说道,“只是大夫也说她的身体不合适有孕,也不好有孕。如果这一胎不要了,日后只怕再也不能有孕。她……想给我留个孩子。”他匆匆地对老太太说道,“她有些心脉上的病症,有孕大半会要了她的命,可她还是想为我赌一赌。”他努力保持刚刚进门的时候的镇定,只是之后的话却没有说出来。

    倒是沈二小姐的眼睛也泛起了泪光,对老太太低声说道,“大哥劝过大嫂,说是没孩子就没孩子吧。他就和她夫妻两个过就行了。只是大嫂倔强,无论如何都想给大哥留一条血脉。”这叫沈二小姐也觉得难受,见老太太拿帕子擦了擦眼睛,便对老太太说道,“都是我的错,叫您这样伤心。只是这件事大哥自责了很多年,总是跟我和瑾瑜说,如果当初拦住大嫂,拼着被她怨恨也不要这个孩子,或许大嫂还好好儿的。”沈将军夫人有心脉上的病症,并不合适怀孕生孩子,因此他们夫妻之间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

    要么就是夫妻俩一辈子没孩子,只有夫妻俩这么过下去。

    要么就是沈将军纳妾生子。

    沈将军与妻子夫妻情深,不愿意纳妾生子,因此选了第一条路。

    可是沈将军夫人这两条路都不想选,而是选择了最艰难,最后要了她的命的第三条路。

    这样的选择叫云舒都忍不住唏嘘。

    “这孩子这样倔强,可却也都是为了你啊。”老太太便对沈将军说道。

    一个女子如果不是深爱自己的夫君至深,怎么会舍出性命也要为他生儿育女呢?

    她的这份付出虽然造成了夫君的痛苦,不过老太太不得不说这是一位勇敢的女子。

    因为沈将军夫人是这样过世的,老太太便觉得难过得厉害。

    怪不得刚刚沈家的小辈来请安的时候,她还想着怎么没见着沈将军的妻子儿女,原来竟然人都不在了。不过见沈将军此刻也十分悲痛,老太太便摆手说道,“你要记得她对你的情分。都说难得真心……她对你的真心只怕是平常的人都比不上的。”她这话叫沈将军点头,老太太叹了一口气又问道,“这么说,你们姐弟也还没有成亲?”沈二小姐没有再嫁,沈公子也没有娶亲,这都老大不小的了,如今沈家没有了长辈,老太太不由也关切了几分。

    沈二小姐看了一眼笑着没说话的弟弟,便对老太太忙说道,“不着急呢,咱们一家人好不容易回了京城,亲事上都不着急。”

    “那你们姐弟想要怎样的亲事?”老太太这样的年纪是很喜欢做媒的,便关心地问道。

    至于沈将军的婚事,老太太没有插手的意思。

    既然多年都没有续娶,这说明沈将军对亡妻依旧未能忘情,既然如此,她就不参合了。

    “老太太,我跟您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沈二小姐便露出几分正容来对老太太说道,“您也知道,咱们沈家这么些年风风雨雨的,有显赫过,也落魄过,说一句见遍了这世间的世态炎凉也没什么错。如今沈家再一次起复,可是说实在的,什么荣华富贵,什么门当户对咱们都看淡了。门当户对的姻缘好是好,可是却难得真心,难得有心人。”她轻叹了一声,见老太太专注地听着自己的话,便对老太太诚恳地说道,“因此我们家的婚事,也不求门第,不求身份尊贵卑微,只求自己真心喜欢,也求对方真心相待就足够了。”

    这话倒是有一种见惯了世事变幻的淡然。

    不讲究门第富贵,身份贵贱,只求是双方的真心。

    只是老太太听了这话不由觉得更头疼了一些。

    门当户对的婚事容易,可是真心的却更难得。

    沈家二小姐这话说起来仿佛什么都不要求似的。

    可是却要求得更多,更叫人觉得为难了。

    这真心的婚姻去哪儿才能求来呢?

    “这……”她本想着沈家回来了,她能帮着孩子们做做媒什么的,只是眼下却发现这婚事不是自己能简单地给做媒的了,因此便对沈家二小姐说道,“这真心喜欢……你的意思是,得是你们姐弟自己心里真心喜欢,只要你们喜欢的人,无论怎样的婚事都答应吗?”那这就是只能看他们自己的心意了,别人身上不能插手他们的婚事的。老太太倒是觉得这话有些说不出的暗示,却觉得说不出来这种感觉,便好奇地问道,“你们心里都有人选了吗?”

    “人选不人选的,也得人家看得上我们啊。”沈二小姐笑着说道。

    “怎么会有人看不上你们。”老太太不由说道。

    沈家已经重新回到了京城之中。

    而且八皇子又流着沈家的血脉。

    沈二小姐与沈公子又都是一等一的品貌。

    这样的人,怎么还会有人看不上呢?

    “我们姐弟也不是好到每个人都喜欢。还得慢慢儿加把劲儿。”沈二小姐见老太太无奈地笑着摇头,仿佛不认同,觉得自己谦虚了似的,便笑着对老太太央求说道,“不过如果有缘能,日后我们姐弟的婚事还得您帮衬着,作为咱们的长辈出面呢。”她这话叫老太太格外熨帖,便应了一声说道,“自然该如此。你们日后如果想成亲了,有人选了,就来和我说,我帮你们出面,保管体体面面的。”她笑得慈祥,沈将军坐在一旁听着沈二小姐的这一席话微微皱眉,脸色有些不好,不过却没说什么。

    倒是沈二小姐陪着老太太说话,一时满堂都十分开心。

    等过了一会儿,沈将军便与沈公子一同去前院给唐国公请安。

    沈二小姐留在老太太的跟前说话,等沈将军走了,沈二小姐才叹了一口气对老太太说道,“大哥刚刚在,因此我没跟您说大嫂的太多事,免得叫大哥伤心。”她见老太太轻轻点头,不由苦笑着说道,“大嫂性子倔强,可非要给大哥生个孩子延续香火的原因却也有一条,是因为大哥家里只剩下他一个了。”沈将军当初被沈家收养的时候就是满门战死,只剩下他一个孤儿,因此如果沈将军没有孩子的话,那他的本家的血脉就彻底断了。

    因为不愿意沈将军的家里彻底断绝了血脉,因此沈将军夫人才会搏命也想生个孩子。

    “还不如纳妾生子呢。”老太太便叹气说道。

    “大哥不是那样的人。”沈二小姐低声说道,“大哥打小儿就在沈家,我父亲就只守着我母亲一个妻子,大哥最崇拜父亲,耳濡目染,一心要做与父亲一样的人。”沈大将军就没有妾室,只有沈大将军夫人一个妻子,夫妻格外恩爱,因此沈将军也一心效仿义父的。只是他运气不好,沈大将军夫妻生了三女一子,夫妻美满,可是他与沈将军夫人小夫妻两个却有这样那样的问题。

    沈将军想做与自己义父一样的人,因此是不会纳妾的。

    沈将军夫人自然也不可能愿意夫君的孩子是从别的女人的肚子里生出来。

    因此才有了后面一系列的事。

    “造化弄人罢了。你也得劝你大哥看开一些。”老太太心有感慨,便无奈地说道。

    “大哥与大嫂是年少夫妻,又是原配,大嫂因生产亡故一尸两命,他怎么能看得开。大嫂泉下有知,若是知道她的死叫大哥依旧孤零零的,连她的陪伴都没有了,也不知会不会后悔当初的选择。”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