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 拜见

    在衣裳服饰上,云舒已经服侍了老太太很多年了,老太太一向信任她。

    “你一向都是不出错的人,不过也不必着急。如今宫里太妃娘娘正忙着呢,至少也得等八皇子登基之后,咱们才好进宫叨扰。”如今后宫之中没有八皇子的妻妾,只有先帝留下来的皇后还有妃子们。这些女人在后宫之中也人心惶惶,显然宫中如今也是人心浮动,太妃娘娘只怕眼下正忙着安抚先帝的后宫呢。虽然先帝留下了一个皇后,不过这位皇后娘娘一直都并不得宠,而且没有自己的儿女,说话并不硬气,也不能镇压后宫那些女人。

    太妃娘娘虽然不过是个太妃,不过好歹在后宫之中比皇后有威望,也是这些嫔妃的长辈,此刻也只能她出面了。

    想到太妃的辛苦,老太太便摇了摇头。

    先帝突然驾崩,只怕太后也有些措手不及。

    她其实也想去问候太妃。

    二皇子宫变的时候,也不知太妃怎么样了。

    还有她的外孙女儿,如今养在太妃的面前,也叫老太太担心。

    云舒见老太太叹了一口气,便没说什么,转身去跟琥珀要了做衣裳的料子,琥珀随手还给云舒挑了一匹料子,对她说道,“这是老太太的吩咐。你既然跟着进宫,自然不好穿戴得过于简单,免得叫人瞧着国公府里的丫鬟不像样儿。这料子你拿回去自己做一身衣裳,瞧着也光鲜些。”她把衣料都丢给云舒,就忙着其他的事情去了。云舒却有点无语,毕竟自己在国公府里一贯穿戴的已经够光鲜亮丽的了,就算是穿着从前的衣裳进宫又能怎么样呢?

    宫里的贵人又不会盯着她这个丫鬟的衣裳首饰。

    她一个丫鬟,为了进宫竟然还得重新做一套好衣裳……怎么这么感觉不对味儿呢。

    不过既然是老太太发话,云舒也不好拒绝,因此一心躲在老太太的侧间里做两件衣裳。她忙忙碌碌,把老太太那件衣裳做得格外精致,时间不由过得飞快。也或许是因为唐国公回了国公府,因此唐家都安稳了起来,一时云舒心里不感到害怕恐慌了,就觉得的时间过得不是那么难熬了。这样过了许多天,等云舒把老太太的衣裳先做了出来,才想好好舒展一下这些天僵硬了的身体,便听见外面传来了惊喜的声音,之后翠柳脆生生的声音说道,“老太太,沈家的认给老太太请安来了!”

    翠柳的声音活泼,云舒一愣,忙从侧间出去,却见不仅翠柳,就连老太太都喜气洋洋的。

    “快请他们进来!”老太太急忙扶着云舒站起来,有些期待地看向门口。

    翠柳见云舒都出来了,不由笑着答应了一声,转身就往外头去了。

    又过了一会儿,院子里传来了脚步声,之后就见几道人影进了院子,云舒见老太太的脸上露出了笑容,知道她听说沈家的人过来心里高兴,不由也微笑期待起来。她看向门口,不大一会儿,翠柳就引着几个人进了暖烘烘的屋子,最前面的一个男子身材十分高大,魁梧极了,往屋子里一站,仿佛整个屋子都逼仄了起来。虽然他不是十分英俊,不过这样一个看起来高大硬朗的男子,面容就已经不是大家看重的了,而是觉得这样的人看起来……怎么说呢,叫云舒说,就是格外叫人有安全感吧。

    在他高大的身后,云舒不由眼睛一亮。

    那正微微笑着,面容清秀的青年可不就是沈公子。

    他穿得虽然简朴,不过眉宇之间却多了几分舒展,而少了当年云舒见到他的时候的那伤感的样子。

    甚至云舒都觉得那个微微笑着的沈公子又仿佛成为了曾经沈家依旧风光的时候那个笑容谦和的人。

    在沈公子的身后,就是偷偷抬头对云舒眨了眨眼睛的沈家二小姐。

    云舒不由垂了垂头,却看见那男子已经带着沈公子和沈二小姐直接跪在了老太太的跟前磕头。

    “这是做什么。快起来。”老太太见他们给自己磕头,忙上前要扶起最前头的那个。倒是那男子微微摇头,还是坚持给老太太磕了三个头,这才起身对老太太严肃地说道,“您对沈家的大恩大德,就算沈家倾尽全力也无法报答,磕几个头又怎么样呢?”他站在老太太的面前的时候越发高大了,见沈公子与沈二小姐都对他十分敬重的样子,云舒虽然没见过他,不过却一下子知道他的身份了。

    这大概就是那位沈大将军的义子,当初暗中潜回京城带走了沈公子的人了。

    见他高大威武,而且目光坚定,云舒便在心里惊叹。

    “咱们都是姻亲,沈家落了难,出把手难道不是应该的吗?你不要把这样的事放在心里,不然叫我的心里反倒觉得生疏了。”老太太似乎对这位沈家的义子格外看重,见他低头给自己保证日后不敢如此生疏,便笑着叫他们几个都跟自己坐在一块儿,这才叫丫鬟们上茶上点心,对他问道,“你是什么时候回的京城?这一路上还好吧?瞧着你倒是还好,只是你弟弟单薄了些。”这位沈家义子是个十分健壮的人,倒是沈公子是个秀气文弱的人,看起来的确单薄。

    老太太一边说,一边吩咐护琥珀说道,“去前头问问你们国公爷,就说沈家的孩子们来了,叫他来看看。”

    “不必这样大费周章,我们兄妹一会儿去给伯父请安。”沈家二小姐忙说道。

    她的兄弟们也在一旁点头。

    老太太见三个孩子都是要去拜见唐国公,便点了点头,叫琥珀去和唐国公在前院暂且等着三个孩子,又对云舒说,“去给沈将军他们倒茶。”她笑容满面地看着沈将军还有沈公子,见他们已经是大人的模样,便感慨地说道,“多年不见,再见你们平安,我心里就放心了。”她的目光有些黯然,显然是想到了已经过世的沈大将军与沈贵妃。不过如今沈家也算是重新翻身,她便不打算说一些伤感的话题,只趁着云舒给沈将军他们倒茶的时候关心地问道,“这些年你们在外头可还好吗?”

    云舒给沈将军倒了茶,便听他恭敬地说道,“倒还好。若不是您与国公爷当年庇护,我们兄妹也不会这样平安。”他这话是真心感激,便对老太太说道,“当年京城里出事的时候,我远在外地鞭长莫及,若不是您与国公爷的恩情,只怕我的弟弟与妹妹都无法保全。”他面容坚毅,可是提起“保全”二字的时候却微微颤抖,显然虽然不过是沈大将军的义子,不过他与沈家几位小姐与沈公子之间的感情却是极好的,云舒走过他的时候,见他拿着茶杯的手非常用力,青筋毕露。

    “这都不算什么。我都说了,这不是恩情,而是应该做的事。”老太太见他虽然没有露出激烈的表情,不过眼底带着几分愤怒,就知道他在愤怒什么。

    唐家保全了沈公子与沈家大小姐,可是显侯府却杀了沈家三小姐去讨好皇贵妃。

    这件事沈家的人都无法原谅。

    老太太也不会劝人以德报怨。

    她只是越过了这个话题去问这些年沈将军兄妹三个都是怎么生活的,又有没有受到什么人的欺负之类的,等云舒一边听着一边给沈家二小姐倒车的时候,就见沈家二小姐偷偷捏了捏自己的手。她心知肚明这是沈家二小姐请她瞒着京哥儿的事儿,反正看今日沈家二小姐没有带京哥儿来给老太太请安,她心里就有数了。因此她一边倒茶一边不叫人察觉地点了点头,沈家二小姐顿时松了一口气,笑容也活泼了起来,和老太太说话也更有活力了。

    老太太也知趣儿地没有多问别的。

    比如八皇子的妻子儿女这些事,因为沈家的人没有提,老太太就装糊涂,也没有问。

    显然,她也看出沈家的人似乎并不喜欢提到八皇子的妻子还有孩子。

    这叫老太太心里有些奇怪,毕竟作为八皇子如今最亲近的母族,沈家的人应该与他的妻子儿女们亲近些,可是瞧着却格外冷淡的样子。她心里知道这里面只怕是有些缘故,因此没有提,仿佛不知道八皇子的妻子儿女的事情似的。倒是云舒给沈公子倒茶的时候,沈公子接过了茶,对云舒笑着说道,“小云,你还记得我吗?”他笑容也从前一样,却也少了几分曾经在国公府里的时候的压抑,云舒见他笑容更开朗了,便也替他高兴,忙福了福说道,“怎么不记得,沈公子也没有变了模样。”

    沈公子便笑了起来。

    他看着云舒笑着说道,“你也没有。”

    他的笑容格外柔和,云舒便笑着转身,却见沈家二小姐和老太太笑着说话的时候,沈将军回头看了这头一眼。

    他的目光落在云舒的身上。

    那目光叫云舒觉得心里有些不安。

    那似乎是一种并不算是友好的目光。

    不过似乎是她的错觉。

    沈将军很快就把目光从她的身上转移过去了,并没有再回头看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