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盛怒

    看翠柳的样子十分高兴,云舒便也笑着进来了。

    “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她先回头把门给关好,堵住了外头的寒冷,这才搓了搓手进来对翠柳说道,“国公爷既然回来了,那陈叔也回来了吧?你怎么没在家陪着陈叔?”陈白死里逃生,宫里当初那么乱都活着回来了,这是陈家的大喜事,翠柳又不像是云舒似的得进来帮沈家二小姐传话儿,因此她以为翠柳得再等两天进来。翠柳见她来了,顿时眼睛一亮,一边给她倒了一杯热茶驱寒,一边说道,“我跟你前后脚回来的事儿。家里正闹着呢,我留在家里都受不了了。”

    “陈叔回家了?可好好吗?”云舒一边喝茶一边问道。

    “好着呢!爹这几日在宫里被宋大哥照顾得可好了,都养胖了。”翠柳便笑嘻嘻地说道,“身体也挺好的。”

    “你提到宋大哥,我还想和你说呢。你们才搬走,宋大哥就回来了。”云舒便笑着说道。

    “怪不得爹回来的时候说宋大哥提到你了,原来是他回家了。这么多年,也不知宋大哥变成什么样子了。我听我爹说,他都快认不出宋大哥了。”翠柳兴致勃勃地和云舒说起宋如柏,云舒想了想便说道,“是高大壮实了,而且瞧着也更像是个将军的派头了。”因为春华没见过宋如柏,此刻有些好奇又有些茫然,显然是搭不上话儿的,云舒从不会冷落春华,便岔开宋如柏的事等着往后慢慢和翠柳说,只问道,“家里又吵闹什么?难道是碧柳又回家闹了?”

    “不是,是爹和娘闹起来了。”

    翠柳便握了握云舒的手,也握了握有些不知要不要听的春华的手。

    她便对春华说道,“往后你是我嫂子呢,咱们家的事儿你怎么不能知道?你快坐下听我说吧。”她安抚了春华,这才叹气说道,“爹回来的时候倒是高兴,只是等见了哥哥的伤,听哥哥说这伤是怎么来的,顿时气得半死。更何况你知道娘的。”见云舒与春华都微微皱眉,翠柳便板着脸说道,“娘之前还装病想叫哥哥原谅碧柳,这不是拿装病来强迫儿子吗?我爹知道以后就特别生气,娘被他骂得哭了起来,我觉得头疼死了。”

    “关于陈平哥的事,陈叔怎么说啊?”陈白怎么也得给儿子一个公道吧。

    “我爹这一回真是恼了,因此娘才会哭得那么伤心,有些是真的要病了的样子。我爹说了,咱们陈家跟碧柳的亲缘从这一回以后就彻底断了。他只当自己只养了我与哥哥两个孩子,碧柳再也不是他的孩子,和陈家再也没有关系,往后再也不许碧柳出现在家里人的面前不说,还不叫我们认这个姐姐了。说是谁还当碧柳是亲人,就是跟他过不去。他这么决绝,你说娘能受得了吗?”陈白家的听到陈白再也不认碧柳的话,都快要晕过去了。

    不过她在陈平这做儿子的面前装病百试百灵。

    在陈白的面前装病就没什么效果了。

    陈白这一次发了怒,对妻子越发失望,直截了当地告诉她,为了儿女,他不可能休妻,不过如果妻子再和碧柳有任何往来,就把妻子送到王家去,日后夫妻分居。

    陈白家的听了这些,能不伤心吗?

    不过这对于翠柳和陈平来说却是极大的好消息了。

    天知道他们兄妹忍了碧柳多久了。

    如今碧柳再也不被陈白承认了,他们就轻松了,再也不会受到碧柳的拖累了。

    “碧柳没闹啊?”云舒见翠柳高兴得什么似的,此刻都没有对陈白家的的紧张,不由问道。

    “知道爹回来了,她哪儿敢上门啊,还不叫爹给打死?不过爹如今对她不仅仅是失望,而是厌恶,往后都不会理她了。”翠柳长长地吐出一口气,虽然是冬天,可是却觉得空气里都是春暖花开似的,一时还对春华得意洋洋地说道,“你日后才有好日子呢。如果碧柳往后还是陈家的女儿,我看娘那偏心的样儿,你还不被碧柳给吞了啊。”她哼了一声说道,“如今好了。往后哥哥和我都不认她,不许她上门,她想占便宜都占不着。”

    云舒便也笑着点头。

    春华却已经闹了一个大红脸。

    “你瞎说什么啊。”

    “你都跟我哥哥定亲了,怎么还这么害羞?”见春华平日里挺大方的,突然害臊了叫翠柳都觉得不习惯着呢,她便对春华小声说道,“我跟你说的是实话。如果碧柳还在,那往后她带着姓王的一家得趴在你和哥哥的身上吸血,娘还会拿孝道来压迫你。你做儿媳妇的,总不能对婆婆不敬吧?那时候娘从你和哥哥身上搜刮到什么,就会全都补贴给碧柳那不要脸的。”

    她太知道陈白家的会干出什么了。

    想当初她娘就是这么压迫她的。

    可是现在陈白这样决绝,陈白家的畏惧丈夫,都不敢再和碧柳怎么样了。

    “翠柳说的没错。”云舒便对春华轻声说道,“你别觉得咱们危言耸听。如果碧柳真的那么好打发,陈平哥至于把自己这些年赚来的私房都收到咱们这儿吗?现在碧柳被陈叔赶走,以后断了亲缘,你以后看见了她也有个拒绝的话。只说是长辈命你们不许亲近她,都推到陈叔的头上去,她就没有理由来你们面前打秋风了。”她笑着说了一会儿,见翠柳也急忙点头,便问翠柳道,“陈叔是不是得在家谢几天?”

    “可不是。国公爷恩典,说我爹这一回在宫里跟着他遭了大罪了,因此许他一个月休养。爹讨价还价,最后国公爷答应他休半个月。”

    云舒抽了抽眼角。

    怎么讨价还价以后休息的时间更少了呢?

    “整整休一个月,那国公爷身边的差事岂不是叫别人抢了去?我爹能答应别人在国公爷跟前得脸吗?如果不是国公爷脸色不好看,我爹恨不能休个三两天的就回国公爷跟前当场,可不能叫旁人钻了空子。”翠柳便叹了一口气摊开手说道,“不过我爹回来的时候还高高兴兴的,眼下知道了哥哥的事,怕是觉得幸亏是多休两天。不然他真是得被气死。”她便好奇地问道,“刚才是谁在老太太的院子里哭闹啊?”

    “是李姨娘。”云舒便将李姨娘刚刚在院子里给唐国公磕头的事说了。

    “咱们国公爷是一等一顶天立地的人,才不做那些下作卑鄙的事。李姨娘也算是嫁对人了。”翠柳小声说道,“不然跟显侯似的……我说,这显侯世子都死了两个老婆了吧?”说起来显侯世子也不知算不算是另类的克妻,反正先死了一个原配沈家三小姐,又死了一个继室李家小姐,眼下这都死了两个妻子了,而且还可能会祸及整个家族,这也真是叫人唏嘘不已了。云舒想了想皱眉说道,“这种小人得到这样的结果也不奇怪。”

    她又想到显侯竟然还好意思上门求救,便觉得可笑。

    想到这里,她便无声地摇了摇头,和翠柳还有春华一同闲聊,说了说她们在外头的事给春华听,之后就接到了老太太叫人送过来的晚饭。

    因为唐国公平安回来,老太太大喜,因此今天府里的人无论主子还是下人都加了菜。

    虽然云舒三个的屋子里只多了一道冰糖肘子还有一道蓑衣黄瓜,不过云舒三个还是觉得很高兴。

    似乎是因为随着唐国公平安回来,国公府一下子就有了脊梁似的,每个人,无论是主子好是下人都精神起来,觉得好日子重新回到了国公府。

    云舒也觉得有这种感觉。

    唐国公回到国公府,她觉得唐家的天就再也塌不下来了。

    她又可以摸鱼了。

    因为唐国公的回归,虽然冰糖肘子之类的吃着有些油腻,不过云舒和翠柳春华还是吃得高高兴兴的,又欢快地挤在一张床上说了半宿的话,这才各自回了自己的床上睡了。

    到了第二天,云舒便去老太太的面前服侍,见老太太的气色也比从前好了许多,正笑着和唐国公夫人说话。

    一旁合乡郡主笑着陪着,一屋子的和乐融融。

    “正巧你来了。”老太太见了云舒,便笑着招呼她说道,“宫里早上传出话儿来,说是太妃娘娘如今管着宫里的事。她这段时间在宫里有些受惊吓,因此想叫咱们府里的人等新皇登基以后找个时间进宫看望她。你如今也长大了,瞧着也齐整,正好这回跟我进宫去,就跟我进宫去给太妃磕个头。”从前因为云舒年纪小,进宫瞧着跟小孩儿似的瞧着不中用,因此云舒一向都不进宫的。

    老太太就算进宫也点别的年长的丫鬟。

    这一回倒是想到云舒如今也不是小丫鬟的样子,因此老太太便提前叫了她准备着。

    “是什么时候呢?如果时间来得及,我给老太太做身儿素雅些的衣裳。”云舒这一次没有拒绝,只想知道给老太太做衣裳来不来得及。

    先帝刚刚驾崩,这怎么也得穿得素净又雅致尊贵,体体面面又顾忌先帝丧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