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8章 李姨娘

    云舒就没再说话了。

    她的心里突然掠过了一个模糊的想法。

    只是这想法还没有想清楚的时候,外面去叫厨房做饭的琥珀已经进来,对老太太与唐国公说道,“显侯在府外求见。”显然,当八皇子确定会登基之后,显侯也急了。他虽然因为当初第一个出头告发了沈大将军,因此得到了先帝的看重,还将显侯的女儿赐给五皇子做皇子妃,可是这些曾经叫显侯得意万分的事,如今却成了要命的催命符。在八皇子的眼里,显侯大概属于五毒俱全的那一类人了,八皇子但凡怨恨的事,显侯一件没少,全干了。

    因此当现在大难临头,并且发现再舍弃了一次李家出身的世子夫人并没有什么效果,显侯只能来求唐国公。

    这京城里能在八皇子面前有些体面,并且八皇子会看重的也只有唐国公一人。

    更别提显侯现在也没什么好朋友了。

    出卖了沈大将军,虽然显侯被先帝给了些好处,可是这样的人谁敢和他做朋友啊。

    除了唐国公,显侯也没什么好朋友了,特别是就算他有一二党羽,可也大多都在八皇子清算名册之中,自顾不暇,哪有能耐来救他?

    所以显侯只能来求助唐国公了。

    老太太便皱起了眉头,有些不悦地说道,“你才回来显侯就登门,难道是他一直都在盯着咱们国公府?”唐国公才从宫里出来,显侯就迫不及待地准时上门,必然是显侯叫人监视者唐国公府的一举一动。因为这种事,老太太更生气了,沉着脸对琥珀说道,“叫看门的人不许叫他进来!”大难临头的时候想到国公府了,可是当初得意洋洋地在先帝的面前争宠的时候,显侯怎么没想过国公府呢?

    更何况,如果当年显侯但凡不要那么狠心,不要那么心狠手辣,又怎么会到了如今的地步?

    非要把沈家三小姐给杀了。

    哪怕如沈家二小姐一般只是被休弃,显侯眼下都不可能这么上火。

    “是。”琥珀应了,转身就出去叫国公府看大门的不许叫显侯进来。唐国公没吭声,显然老太太的处置就是他的意思,此刻只是有些疲惫地揉了揉眉心。见他的样子格外疲惫,老太太十分心疼,忙对唐国公说道,“你这段时间在宫里只怕也没有好好歇着,快去休息吧。到了晚上再过来吃饭。”她又看了唐国公夫人一眼,唐国公夫人急忙起身说道,“我服侍国公爷吧。”

    她这段时间为唐国公担惊受怕的,此刻自然也想和唐国公好好说说话。

    唐国公便板着脸站起来,跟唐国公夫人一同给老太太告退,老太太笑着点头,又对云舒温和地说道,“你也是。匆匆地赶回来,只怕也累了。明儿在过来屋儿里就是。”她对云舒一向是宽容的,云舒便应了一声,也出去了。她才走到了门口挑起帘子出去了,正想回自己的屋子里跟多日不见的春华说一说话,就见老太太的院子里突然冲进来了一个发髻凌乱,哭哭啼啼的年轻美貌女人。

    看到唐国公夫妻在院子里,她的眼睛一亮,红肿着眼眶疯了一样地扑了过来,叫道,“国公爷!”

    云舒定睛一看,却见这女人竟然是李姨娘。

    她的心里不由有些复杂了。

    李姨娘作为皇贵妃的娘家侄女儿,哪怕是远房的,可是在如今皇贵妃谋害了先帝之后,她就算是没有罪过,可是想要在夫家活下去也是十分困难的事了。不说旁人,就说当初和她一样都嫁入权贵的那位显侯的第二个儿媳妇儿,眼下不就已经是命丧黄泉了吗?一想到这里,云舒不由心里莫名地复杂。虽然李姨娘在国公府这些年并不安分,虽然不敢挑战唐国公夫人这出身名门的嫡妻的地位,可是仗着自己背后是皇贵妃,她没少搞小动作,只不过是唐国公不大喜欢女人争宠,也不肯再宠出一个如当初罗姨娘一般的女人,因此对她格外冷淡,这才没叫她狂妄。

    当初的罗姨娘仗着得唐国公有些故友旧情,因此把自己生的唐二小姐硬是不顾唐国公的心意嫁给了荀王去做荀王妃去了,惹怒了唐国公,如今还在失宠,被单独关着不许人去看望,甚至令那位做了荀王妃的唐二小姐也没有了娘家的扶持,在荀王府的日子过得十分艰难。

    大概是有了罗姨娘的前车之鉴,唐国公之后对自己那几个小妾就很少会放纵。

    李姨娘在国公府这两年也没什么宠爱,不过是仗着皇贵妃的身份。

    可如今皇贵妃都死了。

    李家的那位显侯府的世子夫人也死了。

    她不害怕才怪。

    云舒心里想着的显然就是李姨娘心里惶恐的。

    她已经知道娘家全都完了,受到皇贵妃的牵连,如今死得都差不多了,不过好在李家的女儿只要是出嫁了的,都能够逃过一劫,毕竟祸不及出嫁之女。可这也是要看人心的,就比如她的那个堂姐,当年风风光光地嫁给显侯世子,虽然说是继室,可是显侯世子前头的原配是犯了事的沈家的小姐,早就死得骨头都烂掉了,而且并未留下一儿半女,显侯府也不愿提及这位显侯世子的原配,因此她堂姐嫁到显侯府上去,日子过得很好。

    就如同原配一模一样,而且显侯府对她堂姐格外喜爱照顾,对她堂姐如同亲生女儿一般。

    显侯世子若是平日里犯错,或者夫妻争吵,显侯夫妻责怪的也必然是显侯世子,维护的必然是她堂姐。

    李姨娘想当初听到堂姐得意洋洋的炫耀的时候心里多羡慕啊。

    她当初还在心里抱怨,与其这样还不如给显侯世子做妾了呢,总比跟每天板着脸十分严厉的唐国公面前被训斥来得强。

    可是她羡慕了这么久,当李家大难临头,第一个翻了脸的却并不是唐国公府,而是一向都和和气气的显侯府。

    她堂姐的死讯传到她的耳朵里的时候,李姨娘整日里都活在惶恐之中,时刻恐惧唐家也把她这个李家的余孽给杀了向如今的八皇子示好。

    可是她等啊等,唐家却没有处置了她,虽然不许她到处走动,可是无论是衣食住行,都还和从前没什么差别,甚至她身边的丫鬟也都在。

    她知道这都是唐国公夫人吩咐人不许苛待了她,第一次在心里生出对唐国公夫人的感激,又恐惧唐国公回到家里,会处置了她,因此此刻冲到了唐国公的面前,李姨娘流着眼泪给唐国公拼命磕头。她穿得单薄,发髻散乱,看起来跟疯子似的拼命把雪白的额头磕在石板上,不过几下子就已经碰得头破血流,可是她却不敢停下来,哭着说道,“奴婢给国公爷磕头!”她想求唐国公饶命,可是却知道唐国公一向手段冷酷,就算是求饶都没用的。

    当她磕得快要晕过去的时候,却见唐国公的衣摆没有停留,只直接越过了她,直接走了。

    “日后安分守己。”唐国公冷冷地丢下一句话便与叹了一口气,低声叫人去把李姨娘扶起来的唐国公夫人走了。

    李姨娘颤抖着趴在地上,听到自己竟然绝处逢生,不由瞪大了眼睛,转头不敢置信地看着唐国公的背影。

    她捂着嘴跪坐在地上,浑身都是血水还有泥水,哭得不敢大声。

    她没有想到她还活着。

    总是慈眉善目的显侯府杀了她表姐。

    可是总是严厉冷淡,对她没什么宠爱的唐国公却叫她活着。

    甚至……他都没有休了她,而只是叫她安分守己。

    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到底只是个年纪轻轻的后宅女子,惊恐还有释然之后一下子失去了力气倒在了地上。云舒站在一旁看着她,又看了看唐国公的背影,心里叹了一口气。

    如果李姨娘了解唐国公,知道唐国公的为人就会知道,唐国公从未想过杀了她去讨好八皇子。

    在真正的强者的眼里,牺牲女人的生命来换取什么,是最下作的一种行为。

    因此当年的唐国公才会那么排斥看不起显侯。

    因此当年就算明知道庇护沈公子与沈家出身的唐国公世子夫人,可是唐国公还是一力护着。

    唐国公就是这样心底有他的坚持的人。

    李姨娘既然已经做了他的女人,他就不会把自己的女人丢出去成为自己的踏脚石。

    就算他不喜欢她,也并不宠爱她,大概日后……是再也不会宠爱她了,可是他却会给她一个安稳的地方,叫她可以一直活下去,不会受人刁难,也不会遭遇其他一切不好的事。

    想到这些,云舒便轻轻地摇了摇头,看见李姨娘身边的丫鬟已经急忙扶着她给没有动静,也没有反应,默许了唐国公对李姨娘处置的老太太的屋子磕头,她便无声地走过一旁的走廊回了自己的屋子。才推开门,她就见翠柳竟然也回来了,正坐在春华的面前和她说着什么。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