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7章 八皇子妃

    他的脸色格外严肃。

    老太太沉默许久,方才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他啊,永远聪明劲儿不往正地儿使。”她缓缓地说道,“你去和府里的人说,最近不许老二出府。什么时候八皇子登基,什么时候再放他出来。”八皇子一旦登基名正言顺地成了皇帝,必然会开始清算那些曾经对不起他的人。等到了那个时候风声鹤唳,唐二爷只怕看了那些人的下场,就不敢在京城到处钻营被新皇看见他了。云舒听老太太的意思便松了一口气,然而想到唐国公之前的话,便不由怔忡了几分。

    怪不得昨天没见宋如柏回来。

    大概八皇子登基之前,宋如柏是不可能回家了。

    她一边这样想,一边想要无声无息地退出去,老太太却已经叫云舒到面前来关切地问道,“沈家二丫头可还好?”

    云舒想到京哥儿,垂了垂眼睛,因为这涉及了沈家二小姐不愿叫人知道的隐私,便只是对老太太笑着说道,“还好。瞧着风尘仆仆的,不过气色还不错。我也听二小姐说了说她这些年在外头的生活。有沈家的旧仆们的帮衬,她这些年虽然过得动荡颠沛,不过却很富庶,如今还做着好大的生意呢。二小姐还说,如今不是来给老太太与夫人们请安的时候,等过些天,等她瞧着像样儿了再和沈公子一同来给您请安。”

    “沈家的哥儿也回来了?”老太太便急忙问道。

    她的样子看起来并不震惊,显然是早就知道沈公子并没有死的。

    “可不是。只是沈公子还在路上呢。”云舒便笑着回答。

    “这些年,苦了这些孩子了。罢了,当年本就是先帝对不住他们……”老太太一边说一边叫云舒站在自己的身边,一边对坐在一旁的唐国公说道,“当年如果没有先帝对沈家做的那些事,八皇子本就该是太子。先帝的私心……不仅害了沈家,也害了皇贵妃与五皇子。”就算先帝是真的宠爱皇贵妃母子,可是那对母子却到头来都没有得到朝中的信服还有认可,甚至连皇子们都不服气,因此才叫皇贵妃母子用这样凄惨的方式死去。

    先帝这是强求了。

    他想将德不配位的心爱的人捧到万众瞩目的位置,却没有想到因此害死了他们。

    与其这样,还不如一直隐瞒着皇贵妃与五皇子的特别。

    如果先帝善待沈家与沈贵妃,那以沈贵妃与八皇子当年的气度,是不会和出身平凡的皇贵妃母子计较什么的。

    如果不是先帝做了那样的事,起码皇贵妃母子会有个善终,甚至能活得安稳又荣耀,起码八皇子当年那般爽朗大方,怎么会苛待自己的兄长。

    五皇子起码能以一个王爷的身份好好地生活。

    不必如今死的不明不白来得幸福吗?

    只是先帝与皇贵妃母子想要的,想拥有的太多,因此没有想到这样的道理,因此才会走到如今这样的路上去。又因五皇子被二皇子给杀了这倒算是无辜,可是皇贵妃在众目睽睽之下毒死了先帝,令先帝被心爱的女人亲手毒杀死不瞑目,这是弑君的大罪,甚至皇贵妃的家族都因此被牵连阖族覆灭,老太太不由唏嘘了一声。她在唏嘘的时候,云舒也觉得这所谓帝王的宠爱简直有毒的好吗?

    不是先帝宠爱,皇贵妃母子怎么会野心勃勃,又成了众矢之的呢?

    她在心里感慨的时候,唐国公便淡淡地说道,“不过是一个贪字罢了。”他的神色淡淡的,也没有经历过宫廷变故劫后余生的样子,永远都是稳重的。光是这份稳重就令人十分钦佩了,老太太却忍不住关心长子,对他问道,“你一回来就说了那么多关于宫中的事,我倒是想问问你,这些天你在宫中是怎么过的?二皇子没有为难你吗?”唐国公在宫中要保护皇帝,必然会惹怒二皇子,就这样呢,唐国公竟然活着回来了,没有被二皇子杀了祭旗,拿他杀鸡儆猴,也算是了不起了。

    老太太这么多天担心长子,眼下自然是要好好问问的。

    云舒也忍不住竖起耳朵听。

    “没什么。二皇子好歹知道敬畏。”唐国公没有在意地说道。

    见他不肯说,老太太犹豫着还是没有多问。

    宫中的情况当时肯定不是这么平淡。

    不过既然唐国公不肯说,那她索性就不问了。

    “罢了罢了,你平安回来就好。”老太太摆了摆手对唐国公说道,“咱们唐家这一次劫后余生,也该好好地聚一聚。”虽然说眼下家里的物资算是不少的了,不过老太太还是想了想,觉得还是吃火锅又暖和又热闹,特别是叫人觉得亲近,因此便叫人去厨房预备吃火锅,一边对唐国公问道,“八皇子就要登基了,那八皇子的妻妾子女何时回京?总不能八皇子登基的时候,反倒后宫空虚吧?”

    这倒是内宅女眷们最感兴趣的一件事了。

    既然新皇准备登基,那新皇的老婆孩子呢?

    唐国公府如今虽然安全了,在新皇这一朝肯定是太平了,可是也要想想以后。

    如果八皇子的妻妾回到京城,她们也好尽快去拜见,也瞧瞧是怎样的人。

    如果是和和气气的那自然是好,如果是不和气的样子,只怕又是一场很大的麻烦。

    “八皇子只有一妻一子,我瞧着八皇子的意思是已经到了京城,不过却没有进宫,应该是在京城某处落脚。”唐国公这段时间都在宫中,也因为被八皇子礼遇,因此时常在八皇子的身边,此刻他便皱了皱眉说道,“听说是八皇子在北疆明媒正娶的妻子,我冷眼看着,八皇子是极为看重的。”这还用说吗?不说八皇子的妻子就是日后的皇后,就说按说这女子应该算得上是八皇子的原配,而儿子就更不得了了,是原配嫡子,这样的身份,明摆着就是太子的人选。

    不论嫡长,这孩子都没有半点毛病。

    “怎么没有进宫?”老太太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急忙问道。

    “八皇子说那女子病着,不敢挪动,不过我倒是觉得有些不像。八皇子似乎很想叫那女子进宫,可是又中间有些波折。”唐国公作为一个只知道翻手为云的朝臣,如果说权谋还算了得,可论起这后宅还有夫妻之间的事,显然不是很擅长,因此便有些皱眉。倒是唐三爷犹豫了片刻,试探地对唐国公问道,“是不是那女子有什么不妥当?八皇子在北疆娶亲,北疆苦寒,能有什么好女子,只怕这女子的出身还有容貌都……”

    “糟糠之妻不下堂。哪怕他娶的那女人是个要饭的!只要与八皇子拜堂成亲,就是八皇子的原配,就该母仪天下。”唐国公沉着脸说道。

    他仿佛十分不喜欢有人用所谓的身份开昭显高低贵贱。

    “大哥,我不是替八皇子嫌弃那女子。你不是也说八皇子想叫那女子进宫,只是那女子却似乎没答应。我是想着会不会是八皇子妃自己觉得出身不高,因此对宫中有些忌惮。大哥你也想想,虽然八皇子即将登基,看似朝中稳定,可是这般仓促,还要安抚前朝,笼络朝臣,怕是后宫是要进些出身高的女子来稳定后宫前朝。这些嫔妃,哪怕她们的家族只是京城里普普通通,可也足够压制北疆的出身了。一个身份上不足够高贵的皇后,她能在皇后的位置上过得安稳吗?所以我猜想,是不是那女子害怕进宫,唯恐受到后宫的倾轧。”

    唐三爷细细地跟唐国公分析。

    唐国公便沉着脸思索起来。

    片刻之后,他才点头说道,“你说得有道理。我看八皇子不像是对妻子无情无义的人。”他的脸色缓和了几分,老太太却想到了一件事,忙回头问云舒道,“沈家二丫头可和你说了八皇子的事?”她想听听沈家的人是怎么说这位出身只怕不会十分高贵的八皇子妃的,云舒一愣,努力地想了想,不由对老太太说道,“二小姐没提八皇子妃的事。”这真是奇怪,沈家二小姐把她那位义兄都说了许多,也说了许多八皇子的事,却唯独没说八皇子妃的事。

    而且……

    “二小姐也没说八皇子有儿子了。”云舒喃喃地说道。

    “难道沈家二丫头与这位八皇子妃姑嫂不和?”老太太便低声说道。

    只是不应该啊。

    八皇子当初正是落难的时候,有女子愿意嫁给他做妻子,这可是与他共患难的情分。

    沈家二小姐也不是一个刻薄狠毒的人,面对与表弟共患难的弟妹,无论怎么想都不会有不和之处。

    可怎么沈家二小姐却根本不提这位八皇子妃?

    难道是这位八皇子在北疆迎娶的八皇子妃的的确确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因此才会被沈家二小姐讳莫如深?

    “怪不得沈家二丫头不肯上唐家的门。只怕也是担心唐家的人问她八皇子妃的事吧。”老太太许久之后苦笑摇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