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 丢脸

    唐二爷简直把唐国公府的脸都丢尽了。

    唐国公经历了这么多的宫变还有斗争,依旧令人敬佩。

    可是唐二爷这贪生怕死的样子,简直就是给唐国公抹黑。

    “二爷他……”云舒想了想,先给对自己提了个醒儿的沈家二小姐道了谢,也知道沈家二小姐如今是不可能亲自去唐家警告这件事的,因此对沈家二小姐格外感激地说道,“我明日就回国公府,跟老太太说一声,好好约束二爷,不叫他在京城里给国公府丢脸。”而且唐二爷如今既然都舍了脸来求沈家二小姐这么一个女人家,那只怕这京城里其他与八皇子交好的权贵,唐二爷也都去求助过了,这样下去怎么得了?

    这不是把唐家的脸丢到满京城都是了吗?

    沈家二小姐提醒了云舒一声,就是希望云舒回去跟唐家透个风声,约束唐二爷别在这风口浪尖上给唐家丢脸。

    她便对沈家二小姐叹气说道,“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我们府里头,国公爷与三爷都是最正直不过的人,只有二爷他……一心钻到了功名利禄里,却没有真正的本事,还蹦跶得欢。二小姐既然回了京城就应该也知道二爷将我们府里的六小姐许给五皇子的事吗?”这件事瞒不住沈家人的,毕竟京城里如今有人攻击唐国公的时候,也拿唐国公曾经妄图将侄女儿许给五皇子作为唐国公投靠五皇子的罪过,此刻云舒知道,与其叫八皇子与沈家人从别的人的嘴里听到那些添油加醋的话心生不满,还不如她给解释一番。

    “这件事我知道。”沈家二小姐说道。

    “国公爷坚决反对,可是耐不住父母之命,六小姐是二爷的亲闺女。他们一房乐意得很,谁说都没法子。国公爷与老太太劝了再劝,就连二房的两位公子也都劝二爷不要这么做,可是二爷油蒙了心,一心就想做五皇子的岳父大人。”云舒将这件事说得无奈极了,先跟宋如柏说,又和沈家二小姐说,这唐二爷一个人做错事,简直有一种叫人跳进黄河都洗不清的感觉。她揉了揉眼角忍不住对沈家二小姐抱怨说道,“真是没法儿了。总不能杀了他吧?”

    沈家二小姐噗嗤一声笑了。

    她握着京哥儿的手对云舒说道,“谁家没有一个两个糟心的家人。你放心,我知道你担心什么。国公爷对我们沈家有大恩,我不会因此对国公爷有什么芥蒂。”她这话算是彻底地宽了云舒的心了,云舒不由松了一口气对她笑了。看着她的笑容,沈家二小姐沉吟了片刻便对她说道,“不过就算八皇子与我都觉得这件事无妨,也要小心这京城里的小人拿这件事做文章。”她的脸色严肃,云舒忙答应了一声。

    “还有,你也该知道的吧?显侯府的那位世子夫人又死了一个。”沈家二小姐慢悠悠地说道。

    云舒听了这件事觉得心里恶心,勉强点了点头。

    见她的脸上不好看,显然厌恶显侯府总是拿女人的性命来做文章,沈家二小姐便笑了笑,眼底带着几分冰冷。

    “若说我父亲与姑姑的死,还是皇朝争斗,朝廷倾轧,就算是技不如人,可我那无辜的三妹妹又有什么错呢?”她看着云舒,看着云舒年少美丽的脸带着几分柔和地说道,“我三妹妹死去的时候,也不过是如你如今这般年纪。这样年少,养在闺阁之中大声说话都不会的纤纤弱女子,又有什么错,是非死不可?她明明可以活到白头的年纪,可是却因为显侯父子,就落得个年少香消玉殒。小云,我跟你说句实话,我们沈家兄妹的心里,什么事都能过去,只有这件事是过不去的。”

    换而言之,无论是八皇子还是沈家如今活着的人,无论是放过谁,都绝不会放过显侯。

    不仅仅是因为显侯背叛沈大将军。

    更是因为显侯杀了沈家二小姐。

    如今又杀了出身李家的一个世子夫人,就想重新得到八皇子的原谅,那才是做梦。

    “那二小姐你……”云舒想问问沈家二小姐,她当初被休,如今还怨不怨恨前夫家里。

    不过看着沈家二小姐紧紧地握着京哥儿的手,云舒又觉得没有必要了。

    沈家二小姐心性强大,只怕前夫家的那点事儿早就翻篇儿了。

    “他们家倒是还有些廉耻,到了如今也没有上门对我摇尾乞怜,求我重修旧好。看在他们还算知道羞耻,知道廉耻,就算是八皇子登基会冷落他们家,他们家也不会有灭顶之灾。”沈家二小姐显然说的也是自己的前夫家里,见云舒敬佩地看着自己,她便摆手笑道,“我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好,只不过是……”她看了云舒一会儿,在夜色之下目光柔和许多,对云舒柔和地说道,“只是我不想再记得那些对我来说不重要的事。”

    云舒一时无言了。

    “行了,天还冷着呢,你快回去吧,别送了。”沈家二小姐俯身给京哥儿紧了紧身上的披风,起身对云舒笑着说道,“如果冻病了你,只怕还要有人心疼。”她笑着对云舒摆了摆手,云舒虽然格外无奈,不过到底还是点了点头,目送着沈家二小姐上了门口缓缓而来的马车,这才转身回了宅子。她觉得唐二爷这件事格外闹心,因此在家里也待不住了,等到了第二天,见对门赵家似乎还没有什么信儿传过来,翠柳的婚事还得慢慢儿来,云舒就不等了,叫家里的婆子去翠柳家里通传一声,自己先起身回了国公府。

    她这么多天没在府里,如今回了府里,府里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

    之前京城大乱的时候国公府那些凌乱也都已经不存在了。

    虽然依旧白雪皑皑,格外寒冷,不过却已经焕发了新的生机。

    云舒一回了国公府就直接去了老太太的跟前,因心里藏着心事,她也没工夫换身上的衣裳,直接就去了老太太的屋子,才挑了帘子进去叫了一声,“老太太!”却见此刻屋子里气氛格外安静,老太太正坐在上面,下面坐着的却是许久都不见了的唐国公。云舒脚下一顿,不由有些紧张,倒是唐国公冷冷地看了她一眼便转头继续对老太太说道,“礼部已经准备好新帝的龙袍,八皇子择日便可登基。”他并未训斥云舒在老太太面前的这般无礼与莽撞,坐在一旁笑着听着的唐国公夫人也笑着对云舒招了招手说道,“小云这是有什么急事?若不是急事必然不会这样着急。这丫头一向是最稳妥的。”

    唐国公见妻子这么说,哼了一声,却没有再呵斥大气都不敢喘的云舒。

    “可不是。小云一向稳稳当当的。必然是有事,或者是想念我了。这都是一片心。”老太太也急忙说道。

    长子最重规矩,老太太很担心唐国公责罚云舒。

    唐三爷与合乡郡主干笑着坐在一旁,犹豫了一会儿,端详了唐国公的脸色,见他的确没有问罪云舒的意思,便也没敢再为云舒说话。

    不然如果变成了火上浇油,好心办了坏事就坏了。

    “瞧瞧这是怎么了?怎么在外头几天,像是憔悴了很多。”唐国公夫人见唐国公平安回来,一颗心都放下了,如今已经是心满意足,脸上的笑容都多了几分。而且她如今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八皇子进了京城要做皇帝了,她的长媳可是新皇的大表姐!而且她的兄长朱侯在这一次京城动乱之中没有畏惧皇子们的强势威胁,还为八皇子开了城门引了兵马入城,这都是大功,必然会被八皇子论功行赏,因此唐国公夫人现在是最高兴的时候。

    她心情好,看谁就都顺眼,见云舒十分急促地站在门口,便温和地问道,“母亲不是说叫你在家里好好养几天?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匆忙就提前回来了?”

    “我前些时候见着沈家二小姐了。”因为沈家二小姐并不介意自己与云舒相见的事被国公府之前,之前云舒也问过她的意见,沈家二小姐只是不好登门,却不介意唐家知道她与唐家的人有来往,因此云舒便低着头小声说道,“二小姐回了京城才安顿下来,说是实在不好在这时候登门添乱,因此遇见了我,叫我回来和主子们说一声儿。二爷如今天天在外头求人救命,都求到了二小姐的门上去,二小姐觉得……有损国公府的威名。”

    只是云舒没有想到唐国公竟然今天回了家。

    他不是在宫里得留到八皇子登基的吗?

    “二哥去求见沈家二小姐?”唐三爷顿时脸色微微一变,想通了唐二爷到底是去做什么,不由露出几分怒意,“他想干什么?大哥在宫中被人盯着,恨不能找到错处,他还在外面给大哥丢脸?!”唐三爷一想到唐二爷当日在京城大乱的时候把老婆孩子都丢给家里,自己跑没影儿了就生气,俊美的脸满是阴霾,对老太太说道,“母亲,不能叫他在这时候给国公府添乱!”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