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 母子

    他们是表兄弟,当失去了沈家所有的长辈,他们本就该在一起相依为命。

    云舒听着听着,不由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北疆的生活必定不会如在京城那样舒服。

    “这么说,沈公子就要回来了吗?”

    “不仅是瑾瑜,连我大哥也要回来了。”见云舒露出几分困惑,沈家二小姐便耐心地对她说道,“八皇子已经离开京城很多年了,而且……经历过先帝的事,他也信不过那些京城里的外人,因此他把大哥也召了回来。”她说的这沈家的义子能在沈大将军与沈贵妃相继过世之后还为了沈公子千里迢迢暗中回到京城营救,可见虽然没有血缘,可也算是真正的亲人了。因此云舒倒是觉得这样也好,好奇地问道,“之前八殿下率领兵马回京城的时候,沈公子为什么没有跟着来?”

    “我们也怕被一窝端,谁知道京城是个什么情况。大哥与瑾瑜带着人在后头接应。八皇子上位了还好,如果被先帝给……我们也好再跑一回。”沈家二小姐无奈地说道。

    云舒听得忍俊不禁。

    “而且从北疆当初一路跟着八皇子到了京城的那么些武将,他们的家眷我们也要带过来。”沈家二小姐似乎对云舒格外耐心,又似乎是在指点她什么,对云舒详细地说道,“这些从北疆与八皇子一路到了京城的武将对八皇子忠心耿耿,而且算是与他一党,无论荣辱都与八皇子一同承担,日后这些武将都会留在京城,免得八皇子在京城孤立无援。小云,这些武将不仅是八皇子的根本还有支持他的力量,而且他们必然抱团,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明白吗?”

    云舒听她说了这么多,不由一头雾水。

    她没明白。

    “宋如柏和他们是同一股力量。都是支持八皇子的,都是当初从北疆出来的兄弟,因此你日后见到他们,也要对他们不要见外,也不要排斥疏远。”

    “二小姐这说的什么话。我自然不敢对各位大人不敬。”

    “我知道你为人一向温和大方,不过是白嘱咐你一句罢了。”沈家二小姐见云舒并没有露出不快,便笑着说道,“我是担心你出身京城豪族,见惯了文雅的人,因此见了他们不习惯。他们都是些粗人,你也知道,在北疆那种地方做了那么多年的兵,来了这京城大概都跟土包子似的。而且他们的家眷大多也都是北疆本地的女子,大多……北疆苦寒,能娶到媳妇儿就不容易了。”她低声说着。

    显然给云舒打了一个预防针。

    显然这一次跟着八皇子打回京城的这些武将还有武将家眷都不及京城的人文雅。

    “我自己就是一个丫鬟,哪里会看不起各位将军夫人呢?”云舒摇头说道。

    她还是不明白为什么沈家二小姐要和自己说这个。

    就算那些北疆来的将军与将军夫人粗鄙,可是和她又有什么关系。

    她和这些人也没什么接触。

    更何况她自己也才不过是个丫鬟,没资格看不起别人,就算是有资格,云舒也不会用看不起谁谁谁还表现自己的优雅。

    文雅有文雅的相交之道。

    至于粗鲁又有粗鲁的相交之道。

    更何况云舒其实也很喜欢和所谓的粗鲁的人打交道。

    少一些文绉绉的样子,可是却直言直语,说起话来不用一句话猜出七八个意思来,那相交起来不是更舒服吗?

    “总有你用得着的时候。”沈家二小姐压低了声音,没敢叫云舒听见。

    然而见云舒显然并没有露出嫌弃不不喜欢那些武将家眷的嘴脸,沈家二小姐脸上的笑容更深了一些,对云舒也更加亲昵地说道,“等往后她们来了,我带你去见见。她们虽然说话不如京城这些夫人小姐似的优雅,可是却也十分可爱。京哥儿还跟几家小子玩儿得好呢。”她轻轻地拍了一下京哥儿的胳膊,见儿子抱着她的脖子亲昵地凑过来亲了亲她,突然一愣,看向云舒。

    云舒顿时尴尬了。

    “这……我就是习惯了晚上睡觉的时候亲亲她。”

    小家伙儿这么乖,这么可爱,云舒每天晚上习惯地给他一个晚安吻。

    看样子京哥儿也很快习惯了,因此今日见着了自己的母亲,忍不住就亲了亲他母亲。

    云舒觉得怪不好意思的。

    “我没有不高兴。只是觉得太突然了。”沈家二小姐紧紧地抱着儿子对云舒轻声说道,“我是第一次……我没有想过京哥儿会熊欢这样的亲昵。从前我没有想到。”她不由对云舒勉强笑了笑,云舒疑惑了一下却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柔和地说道,“如今也不晚啊。”她笑容温柔,京哥儿也用力地点头,沈家二小姐却只是低声说道,“你不明白。”她从前太忙了,忙着很多的“大事”,因此虽然她以为自己给了京哥儿他想要的一切,却到了现在才发现,原来儿子需要的,不过是母亲的温柔。

    只要一个亲吻,就可以叫儿子快乐起来。

    见她没说话,似乎有一些难言之隐,云舒一时手足无措,又急忙对沈家二小姐说道,“二小姐是想把小公子接走了吗?”她算了算时间,如果实在还要耽误几天就已经是最大的拖延了,毕竟她是做丫鬟的,总不能总不回到老太太身边,在外头躲懒吧?沈家二小姐似乎明白云舒的为难,摸了摸儿子的手臂笑着说道,“你再帮我带他两天,然后我就带他走。”她本来是想今天就带着儿子走的,可是看到儿子在云舒身边这样快乐,她的心里又有一些小小的其他的想法。

    她很喜欢云舒。

    因此,她想叫云舒多照顾儿子几天。

    叫她的儿子更开心,她看着也开心了。

    “如果二小姐不忙了的话,不如今天就带小公子回去。”云舒却摇着头说道。

    “为什么?京哥儿给你添麻烦了吗?”沈家二小姐急忙问道。

    “小公子这么懂事,怎么会给我添麻烦呢?倒是二小姐,我不是不愿意带小公子,而是不管我多么好,对小公子多么照顾,在他的心里都抵不过他的母亲。二小姐,做孩子的,宁愿在母亲的身边奔波忙碌,跟着她吃苦,也不会愿意离开母亲去享受温馨还有快乐。”云舒见沈家二小姐怔怔地看着自己,便笑着说道,“这些年小公子在我的身边,可是却时常去看向门口,我想那是想见到二小姐来接他吧。”

    “是。”京哥儿小声说道。

    沈家二小姐看着云舒,又看着京哥儿,之后不由落下眼泪。

    “我又何尝不想你呢?”她红着眼眶对云舒轻声说道,“我也是不得已。小云,等日后有时间,我会好好对你说。你是个好姑娘。之前我说给你的那些教导的话,如今看看真是自以为是。”她还提点云舒怎么怎么对北疆来的那些人,可是看着云舒真心地对待自己和京哥儿,她就知道,无论北疆来的是怎样的人,云舒都会用最真诚的心来相交看待,永远都不会做出会叫人感到受到伤害的事。

    见云舒对她笑了笑,沈家二小姐便勉强说道,“我之前是看轻了你,对不起。”

    “二小姐也是为了我好。”虽然云舒不知道沈家二小姐之前说的那些话是为了什么,不过她却不吝啬说一两句客套话。

    更何况她看沈家二小姐的样子仿佛是要哭了似的。

    她看起来这几日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

    “打着为你好的话,却怀疑你的人品……你倒是真是个好心的姑娘,没有翻脸把我们母子给赶出去。行了,不说这些了,那我今天就带京哥儿走。不过我一向听说你家里的饭菜好吃,我得蹭了饭再走。”沈家二小姐眼睛里还有眼泪,却对云舒俏皮地眨了眨眼睛。她这样的身份,当八皇子即将登基,那她如今也算是十分尊贵的出身,却对云舒一个丫鬟这样和气,云舒一向对敢爱敢恨的沈家二小姐有好感的,因此也不拒绝,相反还开了一坛子果酒来清楚。

    沈家二小姐更不客气,尝了果酒觉得味儿好,把云舒家里的库存卷走了大半。

    倒是一手牵着儿子一边叫人拿了许多的果酒离开的时候,沈家二小姐转头对云舒皱眉说道,“你们家的那个二爷如今在京城里到处蹦跶,你知道吗?”

    “二爷?我不知道啊。”沈家二小姐一说唐二爷还蹦跶,云舒顿时变了脸色,不由恼火地说道,“他还想干什么?之前不顾唐家的面子攀附显侯,如今还想拉我们国公爷的后腿吗?”都这样儿了,还不夹着尾巴做人在国公府里老老实实地窝着,这时候蹦跶起来,很怕八皇子看不见他,不知道他曾经党附皇贵妃母子吗?

    云舒看他是活的不耐烦了!

    “他最近正到处钻营,还钻营到了我的面前。”沈家二小姐身为八皇子的表姐,一回到京城就受到了有心人的注意。

    唐二爷就去讨好她去了。

    云舒气笑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