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 回归

    云舒便带着京哥儿睡了。

    这一夜无话,到了第二天,宋如柏也没有来打搅,应该是直接去宫里了。

    云舒带着京哥儿在自己的宅子玩儿。

    虽然京哥儿安安静静的小人儿一个,可是到底是小孩子,还是很喜欢玩儿的。

    云舒又给他裹了厚厚的衣裳,就看着他在自己的院子里撒欢儿,还堆了雪人儿。

    “云姨,你这儿真好。”等云舒看他玩儿了一会儿,已经满头大汗的了,便叫他回了屋子,给他喝了一碗热乎乎的姜汤,之后看他很自觉地爬到了榻上去玩儿那几个毛茸茸的玩偶,却听到这小家伙儿叫了自己一声以后抽了抽嘴角,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她花朵儿一样的年纪,难道不应该叫一声姐姐吗?怎么反倒成了姨了?纠结了一会儿,见京哥儿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疑惑地看过来,云舒便笑着摇头,给他擦了擦脸问道,“累不累?”

    “不累。”京哥儿摇了摇小脑袋,转头去玩儿玩具去了。

    云舒见他十分乖巧,不由觉得沈家二小姐还算是有福气的人。

    她听说男孩子小的时候大多调皮,总是叫人不省心的。

    可是看京哥儿却乖乖的,又十分安静,很好带的样子。

    “中午想吃什么?”见京哥儿靠在自己的身边摆弄自己给他拿的玩具,云舒便笑着问道。

    小家伙儿想了想,看云舒说道,“想吃水煮鱼。”

    云舒不由一愣,笑着问道,“你还知道水煮鱼吗?”

    她不由笑了起来。

    “是。两位舅舅都喜欢。”京哥儿严肃着小脸儿说道,“父亲也喜欢。”他看起来和自己的父亲应该还是十分亲近的,云舒倒是没想探听他父亲是谁,却被他之前的那两位舅舅的话给迷惑了一下。之后她就想到,沈家二小姐除了一个亲弟弟沈公子之外,她记得沈大将军还有一个义子,这么说的话,京哥儿说的两个舅舅应该就是沈公子和他这位义兄了。一想到从京哥儿的嘴里能听到一句沈公子确实安然无恙的回应,云舒心里倒是彻底地放心了,耐心地摸着京哥儿的头说道,“你脾胃弱,吃不得太辣的。”

    叫她说,沈公子也算是不知道孩子能不能吃这样的东西,因此胡乱才给京哥儿吃了水煮鱼。

    水煮鱼到底是辣得不得了,因此云舒想了想,对点了点头没有拒绝自己的京哥儿说道,“不然给你做烤鸭吃?”小孩子吃得过于油腻也不好,不过云舒想了想,觉得还是比水煮鱼强多了。她不给京哥儿做水煮鱼,京哥儿也不失望,仿佛怎样都好的样子。这一副乖巧的样子便叫云舒心里都软了,想了想,到底去了厨房,教婆子们学了做蒸蛋糕,松软香甜的蛋糕叫京哥儿顿时高兴了起来。

    不过云舒的宅子里本也没有太多的牛乳,这仅剩的一些还是对门赵夫人之前给的,因此给京哥儿尝了鲜叫他开心起来也就罢了。

    她本以为宋如柏当天就能回来,因此到了晚上的时候还专门叫厨房给多做了一份晚饭。

    然而宋如柏却没回来。

    想必他是留在宫里了,云舒也不在意,带着京哥儿一同吃了羊肉馅的煮饺,见他吃得眉开眼笑,抱着碗不松开,不由觉得这孩子很好养活。京哥儿明明是个富贵小公子的样子,可是吃什么都香喷喷的,捧着小碗儿吃饭的时候叫人觉得面前的饭都比从前更香甜一些。他虽然很喜欢云舒家里的吃食,不过云舒还是没敢叫他多吃,吃过了饭在屋子里陪着他玩儿了一会儿,遛了遛小家伙儿,见他舒服了,没有积食,这才带着他一同睡了。

    这样一直过了三天,宋如柏没有消息,等云舒都有些着急了的时候,倒是沈家二小姐先找上了门。

    她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也不知这几天在京城里做什么了,看起来就不像是个闲着的人,直接敲了云舒家的门进来了,见京哥儿坐在云舒的身边正把玩一副小小的七巧板,瞧着很是乖巧可爱,便笑着对云舒说道,“多谢你了。京哥儿这几日叫你养得倒是白白嫩嫩的,我记得你的好。”她这话叫云舒不由莞尔一笑,先请她坐下喝些热乎乎的桂圆莲子汤,一边柔声说道,“二小姐这是什么话,难道小公子叫我看几日,我还得了天大的功劳不成?倒是小公子本就养得精细,我还担心被我养得粗糙了呢。”

    她一边说,京哥儿便趴在一旁与她一同抿嘴儿笑。

    沈家二小姐见他短短三天就格外腻着云舒,不由怔怔的。

    “他倒是和你亲近。”

    “哪里是跟我亲近,而是小公子好带呢。”云舒摸了摸京哥儿的脸,他仰头对她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之后跳到了地上跑到沈家二小姐的面前仰头说道,“母亲,我想母亲了。”他的目光清澈,沈家二小姐看了对自己露出想念样子的儿子,不由眼眶红了,仿佛下一刻就要落泪似的,急忙垂头抹去了眼角的眼泪,把京哥儿小心翼翼地抱到了怀里低声说道,“母亲也想你。只是……”

    “母亲忙,我都懂。”京哥儿乖巧地说道。

    这样懂事的孩子叫沈家二小姐越发伤心了。

    “是啊。母亲一直都忙,以后……母亲不在京哥儿身边,京哥儿就跟着你父亲好好长大,母亲有时间就来陪你。”沈家二小姐摸着儿子的小脸,见他年纪还小还有些不明白的样子,便急忙对他展颜一笑说道,“不过京哥儿记得,母亲是很爱京哥儿的。”她这话叫云舒觉得有些不对劲儿,见京哥儿懵懵懂懂地点头,她也不知该说什么,只是对沈家二小姐试探地问道,“二小姐是要离开京城吗?”

    “是啊。我这些年生意做得不小,大江南北地跑着,总是奔波。”沈家二小姐笑着说道。

    “就算再奔波,可是也要有休息的时间啊。”见沈家二小姐对自己笑了笑,显然不想说这个话题,云舒果断地也不提这件事了,相反便笑着对她说道,“之前我问小公子喜欢吃什么,小公子说他喜欢吃水煮鱼,说是两位舅舅喜欢。二小姐,沈公子……还好吗?”她到底服侍过沈公子,而且那时候落魄的俊秀少年最卑微可怜却无力挣脱的悲愤叫她还记得,如今遇到了沈家二小姐,她自然是要多问一句的。

    这一问,沈家二小姐便似乎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显然她也在担心云舒对她刨根问底,如今见云舒转移了话题,便迫不及待地跟着笑道,“瑾瑜好得很。已经在回京城的路上了。他还记得你呢,说是记得你对他的顾虑还有照顾。小云,其实我真的要感谢你。当初他被先帝治罪没有一蹶不振,你的功劳是最大的。”如果不是云舒一遍一遍在沈公子的耳边叫他振作坚强,不要亲者痛仇者快,只怕她弟弟当初大病高烧的时候可能就撑不过去了。

    黔面之刑。

    那是多么叫人感到屈辱的刑罚。

    她弟弟那么心高气傲的人,受到先帝这样的羞辱,简直比直接杀了他还叫他无法接受。

    想到了先帝,沈家二小姐便冷冷地笑了一声。

    “不过是在其位谋其政罢了。国公爷与老太太把沈公子交给我照顾,我当然要尽心尽力。说起来当初我说的话也有些僭越了,沈公子没有训斥我无礼,没有见怪就很好了。”云舒便忍不住问道,“沈公子这些年还好吗?”她其实是想问沈公子当初是怎么跑的,明明进了宫,却在宫里下落不明了,这真是一件奇怪的事。沈家二小姐似乎也看出来了,便笑着把儿子抱到自己的腿上坐着,一边对云舒说道,“我大哥当初在外领军听说沈家被先帝清算,就知道皇贵妃必然不会放过我弟弟。瑾瑜是沈家独子,如果他死了,沈家的血脉就算是断了。因此皇贵妃必然是要对他不依不饶的。”

    云舒便点了点头。

    “先帝太小看沈家了。虽然沈家从没有谋朝纂位之心,可是我姑母在宫中做了那么多年的贵妃,怎么可能没有施恩过旁人。有些人得了姑母的恩惠,一转头就忘了。可是也有的人得了姑母的恩惠,到了这样要命的时候也会对沈家伸出援手来。大哥当初偷偷回到了京城,与宫中的一些人联络,又叫人传出了他在外地跑了的消息,果然先帝龙颜大怒,又被皇贵妃撺掇着要把瑾瑜叫到宫里来给杀了。他们就在宫里把瑾瑜给带走了。”

    她说得轻描淡写,不过云舒听着也不像是简单的事。

    不过她还是为了沈家的人的运气感到唏嘘。

    “现在想想倒是一件好事。那沈公子这些年是跟着二小姐吗?”

    “他一直都在北疆,在八皇子身边。”沈家二小姐笑着说道。

    八皇子与他们都是沈家血脉,沈公子自然是要投奔八皇子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