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3章 照看

    “什么事啊?”云舒便好奇地问道。

    宋如柏便对她说道,“既然你不着急铺子的事,那我只怕明日还要进宫。”他看了京哥儿一眼,云舒顿时什么都明白了。

    宋如柏进宫,总不能带着京哥儿一个小孩子也进宫去吧。

    皇宫是威严的地方,不可能叫宋如柏在宫里帮沈家二小姐带孩子。

    说起来八皇子和沈家二小姐还是表姐弟。

    可既然沈家二小姐只把京哥儿送到了宋如柏这儿没有送到宫里叫八皇子这个表弟给帮忙照看,也没有送到唐国公府这样的姻亲之家看护,那说明沈家二小姐还是不愿意叫亲人与姻亲知道京哥儿这件事的。因此云舒便对宋如柏温和地问道,“宋大哥想叫我帮你照看京哥儿吗?”如果宋如柏进了宫,那隔壁就没有大人了,京哥儿一个小孩子总不好一个人在隔壁,不知冷知热不说,而且也叫人不放心。

    云舒倒是不介意帮忙看孩子。

    宋如柏点了点头,又不知该怎么对云舒讲。

    他很久之后才抱歉地说道,“叫你费心了。”

    “这有什么。京哥儿是个文静的性子,也不吵闹。而且翠柳跟着婶子回家去了,我一个人在家里本来就寂寞。他在家里陪陪我,我也觉得开心。”云舒摸了摸京哥儿的脸,见他小小地扭动了一下小身体依偎进她的怀里睡了,便笑着对宋如柏说道,“不过我只管白天。等你从宫里出来,我再把他还给你。”她笑容柔美,宋如柏深深地看了她片刻才也笑着点头说道,“好。”

    说定了京哥儿的事,宋如柏和云舒都许久没有说话。

    倒是又过了一会儿,宋如柏才问道,“陈叔可还好。”

    “陈叔这几年过得挺好的,国公爷越发地倚重信任他了。”云舒见宋如柏并没有露出意外的样子,就想到他曾经和陈平见过,必然也说了一些京城里的事,便不说这些,反而对宋如柏说道,“宋大哥可知道陈平哥定亲了?”因为翠柳和赵雨的事还八字没一撇呢,而且说出来对翠柳的名声不好,因此云舒便没有多说翠柳的婚事,只是说了陈平这一次回来和春华定亲了的事,笑着说道,“陈平哥当机立断得很,看中了春华,顿时就求了这门婚事,特别痛快。”

    “他性子伶俐,配一个性子开朗厚道的姑娘正合适。”宋如柏不由露出几分笑意说道,“既然我回来了,还知道了这件事,什么时候我得过去给他贺喜。”他看起来也很高兴,云舒便忙着点头,见宋如柏在自己面前似乎很喜欢笑了,便对他说道,“不过如果见到碧柳,宋大哥你可别理她。”她可不是一个会为碧柳隐瞒,想要所谓“一家和睦”的性子,唯恐宋如柏才回了京城不知碧柳的真面目,还把她当陈平的妹妹善待她,她便将碧柳对陈平做的事说给宋如柏听,之后还说道,“她还盘算我这宅子想住进来呢。到底是婶子还知道一些为人的道理,因此没答应她。”

    “你说她谋算你的宅子?”宋如柏脸色微微一沉说道。

    “可不是。”云舒这些话不能和翠柳与陈平说,因此便对宋如柏倒苦水说道,“我听了这话都觉得可笑。我是她的谁,她又算是我的谁?竟然还把主意打到我的头上,我看她是叫婶子给养大了胃口,看见别人过得比她好就眼红,就想抢过来叫她自己享福。”她一口气说了这些话,顿时觉得心里的不开心都散去了,见宋如柏皱眉没有说话,她便笑着说道,“不过宋大哥你听听我的抱怨就行了,别跟着我生气。”

    宋如柏便皱眉说道,“她真是不成个样子。陈叔不管教她?”

    “陈叔怎么没管教她?只是也管不了了,她就是那个德行。”云舒此刻放下温柔娴静的伪装,肆意在宋如柏的面前吐槽,倒是觉得自己和宋如柏之间虽然多年没见,可似乎这么多年都没有生疏似的。她知道宋如柏那么多埋藏在心底的心事,因此此刻对宋如柏说起自己的心事也没有半分压力了,对他继续念念叨叨地说道,“陈叔如今都不许她回娘家,不待见她极了。只是你也知道,陈叔狠得下心,可婶子却一向对碧柳最心疼的。这些年她和那个王秀才吃着陈家的用着陈家的不算,还连我的都打算。”

    宋如柏的脸色已经冷了。

    “日后离碧柳远点,免得你在陈家吃亏。”他沉声说道,“你放心,既然我回来了,你的东西谁也贪不走。”

    云舒想说就算宋如柏没回来,自己的东西如果她自己不愿意,谁也别想抢走。

    不过从宋如柏郑重的目光里她感受到了宋如柏的用心,云舒不由对他更加感激。

    “我知道了。”她笑着答应了一声,见宋如柏看着自己似乎还在等什么,便问道,“怎么了?”

    “还有谁叫你不痛快了?国公府里呢?”宋如柏便继续问道。

    “国公府里也没什么,老太太一向照顾我,我的日子过得倒还好。”云舒见他问得这么详细,似乎是想要知道自己这些年的所有的事,不由更加感动,笑着说道,“至于其他的主子,就算是有些酸言酸语我也是不在意的。”只是她还是简单地把自己和唐六小姐的那些冲突说给宋如柏听,犹豫了一下,她便对宋如柏说道,“我们家的那个二爷一向是个不成器的混账东西,他当时把六小姐说给了五皇子这件事……宋大哥,如果你在宫里听见有人拿这件事攻歼我们国公爷,一定要在八殿下面前为我们国公爷解释啊。”

    唐二爷当初投靠五皇子与显侯,不管唐国公当初是如何反对的了,可是事到如今云舒也为唐家担心。

    唐六小姐要做五皇子侧妃这件事当初在京城闹得纷纷扬扬的,大半个京城都知道了。

    如今五皇子死了,八皇子直接把皇贵妃给绞死了,可见八皇子心中对皇贵妃母子的恨意多深。

    如果是这样,那唐家当初和五皇子传的那些事会不会引来麻烦?

    唐二爷怎么死云舒才不管,可是她却担心朝廷里有人把这件事直接牵连到唐国公的头上去。

    “国公爷这些年一向对五皇子与显侯冷淡,显侯也是因为这样才会去拉拢二爷,想辖制我们国公爷。还有六小姐这件事……二爷早就想把她送到五皇子府上去了,可是六小姐却莫名其妙地出了疹子。宋大哥你应该也能想得明白,这疹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我们国公爷愿意与五皇子勾勾搭搭的,六小姐也生不出莫名其妙的疹子来。”云舒见宋如柏轻轻点头,便轻声说道,“这些年我们国公爷也艰难得很。先帝宠幸他,看似位极人臣,得到重用,可是先帝一直想叫他辅佐五皇子。国公爷不愿意,又要不着痕迹地推拒,又要维持在先帝跟前的地位,免得国公府上上下下都要被牵连,那日子过得真是憋屈。”

    她在老太太的身边服侍,自然也知道唐国公这些年日子过得十分纠结。

    他看不上皇贵妃和五皇子还有显侯,可是先帝的态度在那里。

    唐国公能这么多年对皇贵妃母子敬而远之,对显侯疏远还没有得罪先帝,这其中花了多少心血云舒都算不清了。

    她只希望八皇子上位之后,不要听信那些朝廷中嫉妒唐国公的小人的话。

    都说一朝天子一朝臣,唐国公得的是先帝的看重,可云舒却不希望那些想在八皇子面前讨好的人把唐国公给踩下去了。

    “你放心,殿下不是听信谗言的人。他对国公一向敬重。”

    见云舒重重地松了一口气,宋如柏便看着她又吃了饭,这才说道,“你倒是真心亲近国公府。”

    “我虽然看起来只是国公府的丫鬟,可是宋大哥,你也知道我的底细。如果没有国公府的庇护,如今我是死是活都不知道。国公府对我来说就像是我的家一样。”云舒胡乱地把饭给吃了,见京哥儿已经睡了,便对宋如柏说道,“天已经晚了,你的宅子是不是还没收拾好?不然,你一个人回去,叫京哥儿跟我住吧。”宋如柏的宅子冷得很,就算从现在开始烧炭盆暖屋子,可是只怕也有寒气。

    京哥儿瞧着文文静静的小孩子,云舒不由有些心疼他。

    “那也好。等我明日多带回些碳再接他。”宋如柏便点头说道。

    他这样相信云舒,云舒不由笑着问道,“你不担心我照顾不好京哥儿吗?”

    “你是最稳妥的人。”宋如柏想都不想地说道。

    “多谢你信任我了。”云舒心里不由一暖,又忍不住叮嘱宋如柏几句说道,“还有,见了陈叔,你帮我跟陈叔说一声儿,就说婶子已经回家了。”

    宋如柏又答应了一声,这才带着云舒分给他的炭盆还有被子回了自家的宅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