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章 叙旧

    想到那时候的惊心动魄,云舒如今还觉得心里发紧。

    因此想到了那些,再看宋如柏,她就格外感激了。

    “咱们三爷回来的时候还说,说是遇到了一位大人救了咱们,之后还说是得了国公爷的恩情。我们还想呢,到底是哪一位大人得了国公爷的恩情,原来是你啊,”云舒想到唐三爷那时候说的话,顿时觉得宋如柏格外亲切,不由笑着说道,“咱们把这些年和国公爷走得近的武将都想了一片,却没有想到竟然是你。”这是多大的缘分啊,云舒不由觉得真是一件奇妙的事。倒是宋如柏此刻端着碗喝汤,半晌才说道,“国公的确对我有恩。”

    云舒便笑着看着他。

    宋如柏一向是个恩怨分明的人。

    对于那些伤害过他的人,他都报复回去了。

    比如他爹,比如他的后母,不都是日子过得不怎么样吗?

    可是对于对他有恩的,宋如柏也一定会全力报答。

    “想当年若没有国公在先帝面前进言,只怕我和殿下早就死了,怎么还可能卷土重来。”见云舒一边听一边点头,宋如柏便笑了笑,看着云舒轻声说道,“国公对我不亚于救命之恩,因此,无论如何我都会记在心中。倒是你……咱们说了好一会儿的话,你怎么不说说你?那几日在国公府,你是不是受惊了?”他十分关切,云舒便有些感动,忙笑着说道,“是有些受惊,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府里头三爷带着公子们在前院堵门,咱们这些女眷在后头就算是吃喝短缺一些,可是比起他们来,又怎么算得上是吃苦了呢?”

    她觉得在前院的才辛苦。

    然而她想到自己曾经藏起来的刀子,又觉得有些后怕。

    因此她便对宋如柏感激地说道,“我是真心感激宋大哥。如果你没有及时赶来,如今我大概是真的活不了了。”她把自己藏着刀子的事说给宋如柏听,宋如柏带着几分笑意的脸上顿时露出几分严肃,看着她说道,“什么都赶不上你的性命重要。只要活着……”他看着云舒缓缓地说道,“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不该有想要轻生的念头。那些看不起女子受到凌辱的,根本就是那些人的不对,是那些人的过错。怎么反倒算是女子的过错?”

    他费力地想劝导云舒。

    云舒却忍不住愣了愣。

    “可是女子的贞洁……”

    “无论是为了什么,都不该轻易舍弃自己的生命。”宋如柏看着有些迟疑的云舒,便轻声说道,“所谓贞洁根本就是那些无事生非的人约束女子的东西。小云,我知道你的性子,可是我也希望你知道,什么都没有生命来得重要。就算失去了贞洁,可是也不该为了这样的东西还有旁人的眼光就牺牲自己的生命。如果是珍惜你的人,就算是你失去了贞洁,也依旧会爱护你,疼惜你,护着你慢慢走出当初的阴影,而不是希望你为了保全所谓的可笑的贞洁就结束自己的生命。”

    他难得会这么严肃。

    云舒竟然被宋如柏说得不知该说什么。

    她没有想到身在礼数严苛的古代,竟然会有一个男子说出这样的一席话。

    甚至宋如柏的观念比她曾经生活的现代还要来的正直。

    因此云舒没说什么。

    “我其实也不是为了所谓的贞洁,而是为了我的尊严。”她低声说道。

    “我明白你的心情。这些事都过去了,不过是虚惊一场,我不会再提。只是我很庆幸自己及时赶到。”宋如柏见云舒很久之后看着自己笑了,便温和了几分对她说道,“以后这样的事咱们都不必再提。都说否极泰来,如今你已经经过了最危险的时候,以后都不会再有半分的不好。”他看起来的确是在安慰云舒,云舒便点了点头,却听见宋如柏又问道,“你的烤鸭铺子经营得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我还没来得及去瞧瞧呢。”云舒便叹气说道。

    她的烤鸭铺子一直都是极红火的,就算这些年京城里也另开了几家烤鸭铺子,不过却都比不上她的生意。

    仿佛那些吃惯了她家烤鸭的客人都会觉得她家才是最正宗的。

    而烤鸭铺子也一直算得上是属于云舒进项之中十分稳定的一个。

    而且还是在京城眼皮子底下,云舒时常都能看到知道铺子里的事,不仅这样,时不时她还能拿着烤鸭孝敬老太太,也十分方便。

    只是京城之中这么长久的皇子们夺嫡引来的大乱,连唐国公府这样的顶级勋贵都被冲击,那烤鸭铺子只怕如今肯定都不像样了,好在铺子在过年之前云舒给伙计还有管事都放了假,年根底下还盘了账,把各种鸡鸭肉食之类的库存也都清干净了,因此就算是有乱兵闯进铺子里,大概能收获的也就是一些散碎银子,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云舒如今只庆幸铺子里不会闹出人命,还有铺子还在,那日后总是还可以整理整理继续开业的,其他的损失她都不计较了。

    她才回来,还没工夫去看看自己的铺子都成了什么样了呢。

    “虽然如今殿下即将登基,不过京城里只怕还有些乱。如果你要去铺子上就叫我一声,我陪你去。”宋如柏便对她说道。

    “还是不要了。”云舒一愣便急忙说道,“眼下不是八殿下要登基的时候了吗?你是他身边最信任的人,必然还有许多事要交给你去忙。更何况八殿下刚刚回了京城,他这么多年没有回来,只怕眼前已经物是人非了,能相信谁,倚重谁,八殿下心里怕是都没有一个谱儿,因此才需要你在他的面前保护他,不然谁知道会不会又冒出那个心机叵测的人呢?还有,宋大哥,我说一句认真的话,八殿下身份日后不同了,趁着这个时候你多多在他的面前晃一晃,殿下登基之后也还会更倚重你,这是你的前程问题。”

    云舒说了一口气,一旁京哥儿靠在她的怀里,打了一个哈欠。

    宋如柏静静地看着云舒。

    她一心一意为他着想的样子,叫他目光更加柔和。

    “你的事也很重要。”

    “不过是个铺子罢了,就算是被乱兵一把火给烧了,可只要地基还在,花一些银子就能重整旗鼓,我是半分都不心疼的。这又算是什么大事。”云舒素日里在国公府也时常照看唐三爷与合乡郡主膝下的两位小公子的,因此熟练地揽着京哥儿,轻轻地拍着他的肩膀哄他睡觉,对宋如柏轻声说道,“如今什么都不是重要的,反而是宋大哥你的前程才最要紧。对了,还有……”她垂头看了看京哥儿,犹豫了一下小声儿说道,“之前你叫我为你保管的那些家产……”

    “我没有叫你保管。”宋如柏突然说道。

    云舒不由一愣。

    宋如柏目光落在京哥儿身上一会儿,这才对云舒说道,“我当时说的是全都给你。那都是你的。”

    “这怎么行。”云舒皱眉,摇头说道,“这是我不能同意的。宋大哥,当初我说好了是给你保管。”

    “可当初我也说好了是给你做嫁妆。”宋如柏也摇头说道。

    “可我没答应。”云舒便笑着说道。

    她说到这里,宋如柏便叹了一口气,想了想才对云舒说道,“既然如此,你就再帮我保管一段时间。我如今在宫中忙着护着殿下,没有时间管这些事。而且这宅子也乱得很,又陈旧。”他多年没有回到京城,宅子都已经不能住人了,云舒便对他说道,“我这里还有碳火,还有几床被子。虽然你用不上,不过京哥儿不是要跟你住吗?”宋如柏带着一个小孩子如果是想住他现在的宅子,他皮糙肉厚的不在意,可是孩子这么小也是为难。

    宋如柏看京哥儿的样子是真的很为难。

    “京哥儿……”

    “很麻烦吗?”云舒便好奇地问道。

    “是很麻烦。”宋如柏想和云舒说什么,云舒却摆手对他轻声说道,“如果你想说京哥儿的来历,还是先别说了。我今日见沈家二小姐的样子有些奇怪,只怕这件事并不应该叫许多人知道,对吗?”见宋如柏看着自己皱眉,云舒便笑着说道,“那我还是不要知道的好。你知道的,我本来就没有那么多的好奇心。”她才不管京哥儿的父亲母亲之间是怎样的纠葛,反正在她看,沈家二小姐自己应该是可以都搞定的。至于沈家二小姐为什么只带着一个孩子却没有丈夫地回到京城,云舒半点都没有想要知道。

    而且她想,既然沈家二小姐没有把孩子送到国公府,那她也不会为她在国公府传扬这样的事。

    一切都要看沈家二小姐的态度。

    如果她不想叫京城里的人知道京哥儿的存在,必然有她的道理,云舒绝不会多嘴多舌的。

    宋如柏见她完全不想知道,便无奈地对她说道,“正好我还有件事想要求你。”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