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0章 惊喜

    云舒听得一头雾水。

    不过她也看得出来,大概沈家二小姐是有难言之隐。

    不过这是别人家的事,云舒和沈家二小姐其实也不熟,因此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尴尬地站在一旁。

    “你不明白。你又明白什么呢?”沈家二小姐顿了顿,突然在宋如柏诧异的目光里转身就跑。

    她一转眼就不见人影了。

    宋如柏本可以伸手抓住她,不过男女有别,他总不好去对沈家二小姐动手动脚,因此慢了一步,诧异地看着沈家二小姐就这样跑得无影无踪。

    只剩下一个还有些懵懂的小公子仰头看着同样呆滞的自己。

    云舒在一旁也看得愣住了。

    沈家二小姐这跑得也太快了。

    “宋大哥?”见宋如柏垂着眼睛不知在想些什么,眉宇之间格外为难,眉头紧皱的样子,云舒看了看宋如柏冰冷黑暗的宅子,想到他似乎是刚刚回到家里,必然家里什么都没有,犹豫了一下就对宋如柏问道,“就算有什么事,也别天寒地冻地说话吧。咱们进去说?”她请宋如柏来自己的家里,更何况她也想问问宋如柏这些年过得好不好,还有当年宋如柏留在她手里的那那些家产,云舒也想还给他。

    虽然当初宋如柏说那些财产都给云舒,可是云舒从没有想过要拿他的东西。

    当初宋如柏是抱着必死的心跟着八皇子走了,前途未卜,因此将家产给了云舒。

    可如今他活着回来了,云舒当然要完璧归赵。

    “劳烦你了。”宋如柏看着对自己微微露出笑容,如今出落得格外美貌娴静的女孩子轻声说道。

    他垂头,牵住了那小公子的手对云舒说道,“公子他……”

    “叫他也进来暖暖身体。吃饭了没有?”云舒却摆手不想听他和自己解释什么,或者将沈家二小姐与这个小公子的事说给自己听。她知道宋如柏是想告诉她这件事的缘由,不过她又何必知道沈家二小姐大概不想叫人知道的旧事呢?看沈家二小姐的样子云舒就知道,这位看起来白白净净格外安静的小公子的父亲大概是有些来历的,不然宋如柏也不会这样为难。她只是对那个孩子笑了笑,见他乌溜溜的大眼睛静静地看着自己,便笑着问道,“有暖呼呼的油茶,小公子想尝尝吗?”

    那孩子看着云舒好一会儿才用充满稚气的声音说道,“想。”

    “吃饭了吗?”云舒又问道。

    那孩子便垂头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那吃火锅吧。家里还有些小米,用小米熬汤底来,又暖和又营养。”孩子这么小,云舒自然不可能给他吃辣辣的火锅,不过吃一些清淡的,再用一些蘸料这样还能暖和一些。见这小家伙儿的眼睛微微一亮,云舒便笑着对宋如柏说道,“多年不见宋大哥,宋大哥不会和我见外吧?”她依旧对宋如柏的态度和从前一样,宋如柏动了动嘴唇,眼里露出笑意,这一次没有再拒绝,对云舒说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还是不客气一些的好。太客气了,反倒像是外人了。”

    云舒一边带着宋如柏和这小公子进了宅子,一边叫婆子去张罗吃的,便对宋如柏问道,“才见到宋大哥,我都没有多问。你是和八殿下一同回的京城吗?”她觉得宋如柏是跟着八皇子的人,而且当初是唯一一个跟随八皇子的,只凭借这样的情分,八皇子都会对他信重有加。果然,宋如柏跟着她一同进了点了蜡烛一片大亮的上房,转身先把十分乖地站在他身边也不四处看的小公子抱起来放在云舒屋子里的榻上,这才点头说道,“是。我跟着殿下一同回来。虽然宫中琐事繁多,不过我和殿下说,我那宅子多年没有人住,只怕也得收拾收拾,因此才出来整理宅子。”

    他见云舒从一旁拿了一个白玉手炉给了那小公子,便忙说道,“我和沈家小姐之间没有暧昧。”

    云舒便笑着转头说道,“这有什么好解释的。说起来宋大哥的年纪也不小了……”其实以宋如柏如今的年纪,成家生子也是应该的,何必和她解释。

    “没有。”

    云舒疑惑地看着抿了抿嘴角的宋如柏。

    他的脸彻底地褪去了当年最后一点年少的印记,如今已经成为了一个真正的成年的男子的轮廓。

    他抬眼,看了云舒片刻才说道,“我没有成亲,身边没有女人。”这话叫云舒有些诧异,又莫名觉得有些不自在,她笑了笑,避开了宋如柏一脸郑重的脸,伸手握住了那生得格外精致漂亮,只是却有些过于安静的小公子的小手摇了摇问道,“公子还想吃什么?喜欢吃甜的还是咸的?”她笑眯眯的格外亲切,那小公子本来还有些安静,然而仿佛是感受到了云舒的善意,他忍不住对云舒笑了一下,又指着自己说道,“我叫京哥儿。”

    “京哥儿?”云舒念了一声,那小公子便连连点头,拖长了声音稚气地说道,“对。”

    云舒看着他便笑了。

    虽然她这儿没什么好玩儿的,毕竟从前也没有孩子,不过云舒想到从前编了许多的花结,便起身去了自己后头的屋子去,捧出了一匣子各色各种样子的花结,又拿了一个自己平日里抱着把玩的白兔玩偶,把毛茸茸的玩偶放在了京哥儿的怀里,他一下子瞪圆了眼睛,之后就变得活泼了起来,抱着这玩偶还有各色的花结往榻上趴着玩儿去了。云舒先小心地在一旁看着,见他虽然玩耍起来,不过也不到处乱动,不会从榻上滚下来摔了,便松了一口气,和宋如柏坐得远了一些对他说道,“宋大哥,你离家多年,只怕吃穿都不方便。如果觉得不方便的话,就带着京哥儿来我这儿吃饭吧。”

    虽然她不知道京哥儿的来历,不过既然宋如柏愿意留下他,这说明这孩子与宋如柏还是有些关系的。

    而且沈家二小姐又与唐国公府有姻亲在,云舒总不可能袖手旁观。

    当然,她也猜想过沈家二小姐为什么不把京哥儿送去姻亲唐国公府。

    大概是担心唐国公府的人会非议京哥儿的出身,然后连累唐国公世子夫人吧。

    “也好。”宋如柏说完这句话又沉默了下来。

    他似乎忘记了当年离开之前对云舒展露出自己的真面目,依旧是一副沉默又老实的样子。

    云舒也不在意,更关心他这么多年在北疆怎样,便好奇地问道,“这些年宋大哥在北疆过得好好吗?有没有被人欺凌?我听说北疆主将当年与沈大将军颇有恩怨,你们在北疆是不是被人穿小鞋了?”她这一个“穿小鞋”格外生动,宋如柏听她这样关心自己当年的情况,眼里便多了笑意,看着云舒,眉头都舒展开说道,“将军对我和八殿下十分照顾。虽然他曾经与沈大将军有仇怨,不过大是大非上还是正直的人。”

    “大是大非?”云舒不解地问道,“这是何意?”

    “先帝当年忌惮沈大将军,不过是因为沈大将军功高盖主。可是我与你说句实话,做大将的,特别是镇守边关手握重兵的大将,是最怕被陛下猜忌的人。沈大将军不过是因为军功卓著,不过是因为手握兵权就被陛下治罪抄家,家人都不能保全,你也该明白什么叫做唇亡齿寒。各处边疆的主将谁不会在心里害怕自己会成为陛下忌惮的下一个目标呢?”宋如柏见婆子们上了茶,便喝了一口,喝着是暖暖的奶茶,便对云舒笑了笑说道,“因此在沈大将军这件事上,我们将军是和沈家站在一处的。”

    对沈大将军落井下石,那来日若是轮到北疆主将,他又该如何?

    皇帝这就是犯了大忌。

    虽然不会逼着各处的武将反叛,可是也叫人心寒。

    “因此我与八殿下在北疆过得还好。虽然北疆苦寒,冰雪终年不化,可好歹也算是安稳的地方。倒是我们来北疆的路上一路被羁押而来吃了许多的苦。”宋如柏想到当初的事,便对云舒感慨地说道,“八殿下如今还记得你,就是因为那时候半路被押送北疆的时候太苦了。如果不是你连夜做的那些御寒之物,还有吃食与烈酒,只怕我与八殿下熬不到北疆。”那时候羁押他们前往北疆去送死的都是有些看朝廷脸色说话的。

    皇贵妃正得宠,沈贵妃已经死了,他们自然可劲儿地作践八皇子。

    宋如柏便摸了摸自己的脸。

    离得近了,云舒才看见他的侧脸上有一道已经不怎么明显了的伤疤。

    “这是?”她不由问道。

    “护着八殿下和那些混账冲突的时候被打的。”宋如柏沉默许久才对云舒说道,“虎落平阳……我既然跟随殿下,自然要护着他,就算自己死了,也得叫他平安无恙。不过也好,我与殿下也算是患难的情分,如今殿下对我十分信任。”他那时候是八皇子身边唯一一个不顾一切也保护他的人,这份不离不弃,就算是八皇子如今已经性情大变,却依旧对他充满了信任。宋如柏见云舒欲言又止,便笑了笑说道,“只凭殿下对我这份信任,只要我日后不谋逆,那我就是殿下心中的第一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