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章 归来

    天色虽然有些黑了下来,不过云舒的眼神不坏,自然看得出宋如柏正在和一个女子在做什么。

    那女子叫人有些眼熟,不仅美貌,而且云舒觉得仿佛自己在哪里见过她。

    她努力地想了想,突然瞪大了眼睛露出几分不敢置信。

    这不是沈家二小姐吗?

    想当年沈大将军死在宫中,沈三小姐是被显侯给害死了,香消玉殒,倒是这位沈家二小姐是个泼辣厉害的角色,嫁的那夫家想要休了她,她却有能耐把夫家给讹了一笔,带着自己丰厚的嫁妆还有夫家赔偿的损失费在京城里安顿了几日,买了沈家被发卖的那些奴仆之后就离开京城去向不明了。这么多年,就连唐国公世子夫人都和沈家二小姐姐妹之间断了联系,倒不是她们姐妹之间没有感情,而是云舒想着,沈家二小姐知道皇帝忌惮沈家,也担心姐姐在唐家的日子不好过,因此不去联络,刻意将关系冷淡下去,叫唐国公世子夫人不必受她们的连累。

    云舒对这位沈家二小姐印象深刻。

    如果说唐国公世子夫人是隐忍端庄,沈家三小姐是柔弱好欺,那沈家二小姐绝对不是好欺负的人。

    她虽然在外并没有什么音信,不过凭着她的泼辣还有手腕儿,还有沈家那么多忠心的仆人,云舒料想她的日子过得不会艰难。

    现在她也看出来沈家二小姐过得应该不错。

    她的面容红润,风尘仆仆的,可是却眉眼鲜活,瞧着不像是被拘束在宅门之中的沉闷的女子。

    这倒是极好的,不过云舒却看着她和宋如柏为了个孩子在争执,不知怎么,心里有些莫名的想法。

    难道沈家二小姐和宋如柏……

    那这个孩子……

    她心里正在猜测,而且看宋如柏和沈家二小姐那推来推去的样子,显然是十分熟稔的,不过到底都是故人,久别重逢还是叫云舒感到高兴的,因此她便忙叫了一声,“是宋大哥和二小姐吗?”她的声音清脆,在有些黑下来的天色里一下子就叫正在争执的两个人愣住了,宋如柏一愣的功夫,沈家二小姐先赶紧把那个小孩子塞到了宋如柏的手里,转身就想跑……宋如柏脸上露出怒意,上前先将想要逃跑的沈家二小姐给拦住,这才看向云舒,怔忡片刻说道,“是我。小云……”他许久才看着云舒轻声说道,“我回来了。”

    云舒看着多年不见的宋如柏,觉得他的样子其实变化不大。

    还是一副沉默寡言的样子,只不过是比从前更加高大强壮许多。

    他比从前还要高大,身上也多了从前没有见过的强悍的气息,叫人觉得站在那里就叫云舒这样没见过什么外面的世面的小丫鬟有些喘不过气。

    不过见他还记得自己,云舒便忙上前又对仿佛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想要跑却被宋如柏死死拦住的沈家二小姐请安说道,“见过二小姐。”她的声音柔和,沈家二小姐心里着急,然而听了这样温柔的请安不由也看过来,见眼前的是一个十分美貌柔顺的女孩子,她不由一愣问道,“你认得我?”她离开京城的时候云舒还是个小丫鬟呢,这么多年云舒自然是女大十八变的,更何况对于当年的沈家二小姐来说,云舒也不过只是一个服侍过沈公子的小丫鬟,没什么好记得的。倒是云舒没想到自己长大了,其实容貌和从前有了不同,宋如柏还能记得自己。

    她便笑着对沈家二小姐说道,“我在唐国公府里当差,服侍老太太的。当年与二小姐有过数面之缘。”

    她提到自己出身唐国公府,沈家二小姐一愣之下,之后便露出了几分笑容,对云舒的目光便亲切了许多。

    “原来你是老太太跟前服侍的人……我觉得你眼熟!”见自己被宋如柏给挡着,沈家二小姐索性就不跑了,端详了云舒一会儿,突然眼睛一亮,右手成拳往左手心里一砸说道,“你当时是不是服侍过瑾瑜?我想起来了,你是叫……”她想到宋如柏刚刚唤过云舒一声,便忙说道,“你是叫小云。”她能想起来自己,云舒便忍不住笑着点了点头,见沈家二小姐和宋如柏仿佛还有事情要处理,便好奇地看了宋如柏两眼,又将目光落在他面前的那个年纪看起来有个五岁上下的孩子的身上。

    这是个十分漂亮的孩子。

    “不是我的。”宋如柏见云舒的目光落在这孩子的身上,突然对云舒开口说道。

    云舒听了嘴角微微抽了抽。

    沈家二小姐目光古怪地看了宋如柏两眼,眼底似乎闪过一抹光然大悟,之后露出了几分不怀好意,对云舒点头说道,“不是他的。这是我儿子。”

    云舒听说是沈家二小姐的儿子,也没露出惊讶的表情,只是上前又给这小公子请安。

    小小的孩子仰头好奇地看着云舒,只是他似乎是个十分安静的孩子,因此只是对云舒点了点头。

    沈家二小姐见云舒没有露出别的表情,反而一副十分平常的样子,犹豫了一下对云舒好奇地问道,“你不觉得我有了个儿子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吗?”当初她离开京城的时候可是一个已经合离的女子,这些年在外突然回来带回一个这么大的儿子,眼前这小丫鬟不仅不好奇,不鄙夷,不大惊小怪,甚至没有半分觉得这件事有什么问题的样子。这样淡然的样子叫盛家二小姐觉得好奇极了,然而云舒却更好奇地问道,“这件事有什么奇怪吗?”

    女子合离,离开了前夫家,难道还不能再嫁了不成?

    如果再嫁生了儿子,难道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吗?

    她为什么要好奇?

    “我没有再嫁。”沈家二小姐眼底飞快地闪过什么,对云舒说道。

    没有再嫁,却有了一个儿子。

    云舒已经很正常地点了点头。

    她也不是故作深沉,也不是为了讨好沈家二小姐,而是她觉得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沈家二小姐有钱有人的,和谁亲近,和谁生儿育女这又算得了什么?

    看着她一副很正常完全没有鄙夷的样子,沈家二小姐脸上慢慢露出了真正的,发自内心的笑意,看向云舒的目光便更加亲切起来。她微微笑了笑,见宋如柏垂着眼睛站在一旁,便对云舒说道,“不过你放心,我儿子的爹真不是宋如柏。”她笑得有些揶揄,又似乎明白了什么的样子,云舒这一次倒是好奇了,诧异地问道,“二小姐为什么要和我解释这么多?”她这样的态度叫沈家二小姐这一次愣住了。

    “你不在意?”

    云舒不由疑惑地看着她。

    “在意什么?”

    “没,没什么。”沈家二小姐同情地看了宋如柏一眼,觉得他此刻沉默安静的样子有些可怜,不过见云舒笑着看着自己,她便摆手说道,“没有什么。不过好歹宋如柏也是你认识的人。我以为你会对他的人生大事很好奇呢。”她一边笑,一边还是想转身就跑,然而宋如柏露出了一个忍无可忍的样子,抬手将她拦住,郑重地说道,“请二小姐亲自将,”他垂头看了看仰头看着自己的小公子,片刻之后说道,“将小公子送去他父亲那里。”

    “你帮帮忙。”沈家二小姐含糊地说道,“我在京城有些事要忙,没时间送他。”

    “我也忙。”宋如柏不肯通融,执意叫她把孩子带走,“请您不要叫我为难。”

    “你怎么是个榆木脑袋。你就收留他两天,等我什么时候清闲了,什么时候把他接走。”沈家二小姐见宋如柏一味地摇头不肯答应收留自己的儿子,便有些着急了,见云舒站在一旁关心地看着,突然凑近了宋如柏压低了声音威胁说道,“如果你不帮我,我就把孩子塞去叫小云收留,你看着办吧!”她一副拿捏住了宋如柏把柄的样子,宋如柏一愣,微微沉下了目光看着她说道,“您应该知道,我最恨别人拿她来威胁我。”

    他的眼神冷了下来,虽然很快就重新变得沉默寡言,然而沈家二小姐却还是打了一个冷战。

    她一时拉着宋如柏塞回给她的儿子,许久之后才垂头有些无力地说道,“我只是希望你能帮我收留他两日。我这几日要在京城,他不方便和我一同出现。”她似乎有着难言之隐,然而宋如柏却只是沉默地摇头说道,“小公子应该和他父亲还有母亲在一起。”他这话叫沈家二小姐愣了愣,继而露出浅浅的苦笑,低声说道,“他有父亲就不能有母亲,有母亲就不会再有父亲,世间没有万全之事。”

    说起这,沈家二小姐目光多了几分黯然。

    她到底是个做娘的,唯恐儿子听到这样的话伤心,便伸手将儿子的耳朵捂住,叫他可以不听到她和宋如柏说的关于儿子的话。

    宋如柏没吭声,然而这一次却没有再拦着沈家二小姐离开。

    “您何必与公子的父亲闹别扭。”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