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 重逢

    不过赵大人是个固执的人。

    赵夫人知道想要说服他,叫他答应赵雨能娶到翠柳还得从长计议。

    云舒和翠柳商量的时候也觉得这件事得慢慢儿来。

    不过好在她们也不着急。

    既然赵雨已经表露了心意,那翠柳的心里也算是吃了一颗定心丸,不用在心中十分忐忑。

    至于翠柳的婚事,她如今年纪还小,还得在老太太跟前侍奉呢,又不是非要现在就嫁了人出去。

    至于怎么叫赵大人答应这门婚事,就是赵雨的任务了。云舒和翠柳不过是说了说话,第二天陈平就去了国公府给主子们请安,等回来的时候,不说老太太赏的一些疗伤的药材,陈平笑眯眯地提着好大一篮子的青菜,还有一盒点心回了云舒这儿,把青菜丢给她,拿了点心笑着说道,“这是春华给你们从府里的厨房要的。她知道你们喜欢吃小青菜。”国公府如今的吃食已经慢慢地恢复了,因此对于云舒在外头觉得很难的青菜,国公府里倒是还有许多,春华在府里听陈平说外头的生活条件不好,顿时就想到给云舒带些青菜出来。

    云舒也不客气,笑着都拿走了,又问道,“点心是春华给你的吗?”

    “那是自然。她心里惦记我着呢,你不知道,抱着我哭啊……”陈平炫耀着说道。

    翠柳在一旁撇嘴,又忍不住问道,“府里头说爹什么时候能回来了没有?”陈白还跟着唐国公在宫里,照顾着唐国公呢,也不知何时才能回来。他虽然是平安的,可是做儿女的见不着陈白的人总觉得心里不踏实,陈平便急忙说道,“三爷叫我过去回话的时候倒是说过一两句,说爹在宫里跟着国公爷还好。八皇子对国公爷十分礼遇,因此国公爷在宫中的生活起居都是最好的。”因为八皇子还没有登基,因此如今还叫着皇子的封号。

    云舒听了不由在心里松了一口气又不安地问道,“八皇子什么时候登基啊?”都说国不可一日无君。

    皇帝都已经驾崩了,八皇子也该早日登基,以免夜长梦多啊。

    当然,现在皇子们死的死被废的被废,已经没有人能和八皇子抗衡,不过云舒还是想如果八皇子能把名分早早稳定下来才好。

    虽然唐三爷之前说的那么多的惨烈的事和八皇子如今的暴戾都叫云舒觉得有些不像是从前那位笑容爽朗的八皇子,可是对于唐国公府来说,任何一个皇子登基都不如八皇子登基来的对国公府安稳。毕竟不管八皇子如今心中有多么多的暴戾,可是唐国公世子夫人出身他的母族沈家,和他是血脉相连的亲人,而且唐国公在当年并没有对沈家落井下石,甚至庇护了沈家的血脉……云舒不求八皇子记得那些恩情,只希望他记得唐国公是站在沈家这面的就好了。

    更何况八皇子的身边还有宋如柏。

    宋如柏跟随八皇子回了京城,若八皇子登基,宋如柏必然会水涨船高。

    他可是唯一一个在八皇子陷入绝境的时候对八皇子不离不弃的下属。

    “快了吧。听说朝中已经有许多大臣都在请求八皇子早日登基,稳固天下与京城的秩序,以安民心。”陈平和八皇子就不熟了,不过他显然也希望八皇子赶紧登基,把京城里这些乱七八糟的事都镇压下去,毕竟一个太平的京城才是他们这些平民百姓的乐园。见云舒轻轻点头,陈平便对她说道,“明日我要带着娘回家了。你是跟我们回家,还是留在宅子里?”陈家已经打扫清理得差不多了,而且京城已经安稳,陈平不准备再打搅赵家。

    更何况赵大人因为赵雨想娶翠柳正在气头上,看陈家的人只怕也不顺眼。

    就算是为了妹妹的尊严,陈平也想早日搬离赵家,免得碧柳与王秀才那一家人在赵家给翠柳丢人。

    他突然问云舒这个问题,云舒犹豫了一下才对他说道,“我还是留在宅子里。”见陈平皱起了眉,一副有些为难的样子,云舒想了想就知道他在为难什么,便笑着说道,“叫翠柳也跟着回去吧。我一个人带着婆子在这儿住两天,等翠柳把家里收拾好了,再回来陪我就是。”翠柳回了陈家不仅是得帮着家里人清理打扫家里,如果只是这样的话,云舒就跟着回去了。可除此之外,陈白家的在京城还有娘家人,还有许多的亲戚,这些亲戚在这一次京城的大乱之中只怕也伤了元气。

    翠柳回去了必然得走动亲戚家,还要忙着照顾还有安顿一些亲戚。

    云舒不认识那些人,又并不是陈家的人,如果在场反倒尴尬。

    还不如留在宅子里等着陈白的消息,什么时候陈白平安地从宫里出来了,云舒再去看望陈白。

    “那也行。”这条街上十分安全,毕竟有赵二哥在五城兵马司呢,因此陈平倒是对云舒十分放心,爽快地点了头又对云舒叮嘱说道,“如果遇到什么事儿,你就去求赵夫人。”赵夫人本来性子就爽利,而且人极好,能帮忙的地方必然是会帮忙的,有她这样的长辈在,陈平倒是不担心云舒没有人照看,因此也就没有再勉强云舒跟着自己回家。云舒也应了,又和陈平吃了饭,打听了一下赵雨的情况。

    当听说赵雨今日挨了赵大人两巴掌,云舒就没再多问了。

    赵大人没有把身为官宦子弟读书人家出身却要娶个丫鬟的儿子的腿给打断,可见是慢慢地软化了态度的。

    既然这样,那就熬着吧。

    她和翠柳对视了一眼,先想到的是这件事对翠柳倒是不坏,毕竟这件事也能看得出赵大人没有别的能耐了。

    倒是翠柳心疼赵雨挨了两巴掌心疼得不行。

    可见这就是云舒和翠柳的分别了。

    陈平唏嘘了一下翠柳这关心则乱的样子,等和她们吃过了饭就回了赵家,直奔赵夫人的面前,将国公府里赏赐下来的一切吃食碳火都送到赵夫人的面前。他是个嘴甜的人,而且在外头经营那么多年生意,自然也是个伶俐的性子。他也并没有说什么报恩之类的话,只用晚辈的活泼的语气说给长辈孝敬一些青菜碳火的,因此赵夫人觉得陈平是个很有礼貌的晚辈,还带着陈平去见赵大人,好好地夸了满面堆笑的陈平一番。

    云舒回头听陈平说,赵大人的脸仿佛吃了黄连似的,忍耐得十分辛苦。

    他自负自己是读书人,是君子,不能对笑脸迎人的晚辈恶言相向。

    更何况陈平又不是他儿子,他也不能打陈平两巴掌。

    不仅如此,更叫赵大人郁闷坏了的反倒是陈平一脸的对赵雨的心事并不知情。想到小儿子为了陈家的丫头又是跪在雪地里又是挨耳光,吃着这样的苦头,可是陈家兄妹却全然不知,因此每天都过得轻松自在,赵大人心里莫名为小儿子感到十分委屈……如果赵雨和翠柳是两情相悦,那赵大人自然觉得自己高了陈家一等。可是如今看着小儿子一头热,不过是求他去说亲,陈家还未必答应,赵大人本来就是一个自视甚高的人,在陈平的笑容里顿时觉得自己低人一等了。

    他心里憋得不行,又不能发泄在陈平的身上,因此陈平回头跟云舒翠柳偷偷提到的时候说赵大人似乎因为这样,反倒态度松动了。

    云舒听了忍俊不禁。

    不过她倒是对这样的事乐见其成。

    反倒是陈平是个行动派。

    他说了要搬家,回自己的家去,那就是真的要搬家,就算陈白家的还在“病”着,碧柳觉得在赵家什么都不花销还吃用都是极好的因此闹腾着不肯离开,陈平到底还是叫人把陈白家的大清早就扶上了马车,之后带着赵夫人给他们收拾出来的一些日常用度告别了赵家回了陈家。至于碧柳,她哭闹着说王秀才的儿子可怜,家里什么都没有了,如今被乱兵抢得一无所有,说是回家就要喝西北风了。

    陈平才不管她喝的到底是东南西北风呢。

    他叫几个力气大的婆子把碧柳直接给丢上了另一个马车,叫人拉着碧柳一家子连陈家都不叫她回去,直接给送回了王家。

    云舒犹豫了一下,到底跟着翠柳上了陈家的马车,去帮着陈家安顿一番。在陈家忙了一天,终于把陈家收拾得能重新住人了,云舒也不叫陈平送自己回去,只带着一个自家的婆子赶着已经下山的夜色赶回了自己的家里。此刻天色已经有些晚了,因此吃过了晚饭才回来,因此云舒也觉得耽搁了,虽然京城里现在已经安稳了下来,不过还是冷清得很,大家都如同惊弓之鸟似的,云舒也不愿在外头久留,一路紧赶慢赶在天黑下来的时候终于见到了自家宅子的大门。

    她正想着到家了的时候,却见自家宅子的隔壁,已经空了多年的宋如柏家的宅子门前,影影绰绰地有着晃的人影。

    她心中诧异地走过去,却见站在宋家门前的竟然真的是阔别已经的宋如柏,他的面前正有一个美貌的女子,硬要把一个两三岁的小孩子塞到宋如柏的怀里。

    云舒便愣住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