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 嫡母

    见赵小三不见踪影了,翠柳便放心了,转头对云舒一笑。

    云舒也笑了。

    不管是谁叫赵雨不要跪着了,总之,家中长辈还是心疼他的。

    只要赵雨坚持想娶翠柳,那赵大人一开始可能不接受,不过慢慢儿的,应该会软化了。

    所以云舒也放心了。

    她和翠柳手拉手欢快地出了赵家回自家的宅子去和陈平说这喜事的时候,温暖的赵家的后宅的正院,赵夫人也在和跪在自己的面前,一张俊俏的小脸儿被冻得通红的赵雨垂头问道,“这么说,你父亲恼了你,是因为你和你父亲说想娶翠柳?”赵夫人的脸色十分复杂,毕竟翠柳的确是她当初相中的儿媳,本是想说给她生的次子的。谁知道次子没眼光,钻牛角尖儿娶了方柔,赵夫人正遗憾着呢,没想到庶子倒是一副真心喜欢翠柳的样子。

    如果是从前,赵夫人怎么可能叫庶子占了翠柳这桩婚事,叫庶子得了便宜。

    翠柳的人物相貌都是极出色的,而且在国公府长大,见识也是有的,样样儿都是极好的。

    而且赵夫人就是觉得自己和翠柳脾气相投。

    这样好的女孩子,赵夫人每每看到方柔过于软弱经不起大事的时候就为次子感到惋惜。

    就比如这一次次子得到了朱侯的看重,当日朱侯开了个玩笑。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玩笑,心胸开朗些的,或者性子厉害些的就算把这件事放在心里,可是也不会表现得悲悲戚戚,甚至还被妯娌拿着这件事给堵住了嘴,欺负得不行……赵夫人是知道长媳拿朱侯玩笑许之爱女这件事挤兑嘲笑方柔这件事的。她知道以后并没有说什么,就是想看看方柔如何化解。可是她没想到方柔只知道自怨自艾地伤心,被赵大奶奶给笑话得当真以为自己的夫君要出轨了似的。

    如果这种事落在翠柳的头上,翠柳就算心里也难过,可是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把赵大奶奶给骂得狗血淋头。

    难道骂欺负自己的长嫂一句狗拿耗子是很困难的事吗?

    赵夫人觉得失望透了。

    虽然赵大奶奶是长媳,又是她的亲侄女儿,可是赵夫人也不会在这样的纷争里厚此薄彼,偏心赵大奶奶。

    自然,她也不在意所谓的妯娌之间和平相处,不要拌嘴计较这样的话。

    都已经欺负到头上来了,还要退让软弱,方柔这样的性子叫赵夫人怎么放心?

    她儿子的前程日后可以看得出来的一片大好,到了那个时候,男人在前头之间的结交怎么样她不知道,可是做妻子们的在女眷之中如何行事也是十分重要的。方柔能担得起为她儿子在外头的交际往来吗?一味地退让软弱,这么好欺负,女眷的堆儿里她也是扶不起来的阿斗啊。赵夫人不仅想到这件事,而且想到方柔连个点心铺子如今还得次子帮忙管着,虽然这都是小夫妻之间自己的事,可是她也觉得上火。

    该和气的时候和气,被欺负了就骨头硬一些反击回去,叫人知道她人虽然和气却不好惹,这才是在女眷夫人们之间的相处之道啊。

    因为这件事,赵夫人心里烦透了。

    她是赵家的女主人,自然知道赵家发生的一切,也知道昨日方柔从对门回来以后脸上多了笑容,脚步也轻快再也不暗自伤怀是因为什么。

    是因为云舒和翠柳都是明白人,也知道开解她,也知道怎么为人处世。

    可方柔却不是一个明白人。

    这明白人没做成自己的次子媳妇儿,赵夫人昨天心情就很不好。

    她辗转反侧总是在想,如果当初次子娶的是翠柳,以翠柳的性子,赵大奶奶的那点儿挤兑算什么?还用得着次子操心完了前程的事,回来还要用心安慰妻子,两头忙碌吗?

    她心里想着这些事,此刻再看看跪在面前一脸认真的庶子,便叹了一口气。

    换了从前,她绝不答应这门婚事的,不然庶子的日子日后如果过得比她亲生的还要快活舒服,她肯定不高兴。可是赵雨这段时间对她的孝顺都看在赵夫人的眼里,她的心一下子就软了,而且想到如果是赵雨娶了翠柳,翠柳就做了她的儿媳,这倒是也挺好的。想到这些,赵夫人的面容不由多了几分柔和,叫赵雨说道,“你先起来。我还有话问你。”

    赵雨急忙起身,坐在赵夫人的身边。

    “这么说,你是真心喜欢翠柳那孩子?”

    “是。求您帮帮儿子。”赵雨俊俏的脸也不知是冻的还是害羞,总之红得跟火烧似的,对赵夫人轻声说道,“我是真心喜欢她。喜欢她很多年了。”

    他袒露自己的心情,赵夫人眼下倒是真心愿意为庶子谋一门合适他,叫他幸福的婚事,闻言便点了点头又问道,“那翠柳呢?”

    “我也不知道。”赵雨垂着头掩饰着说道。

    “你都不知道翠柳的心事,就在家里闹了一场,热闹了你父亲?”见赵雨垂着头没吭声,赵夫人便叹了一口气问道,“你怎么不先问问她?如果她也喜欢你,这门婚事我倒是觉得可以考虑。可如果她不喜欢你,陈家不答应这门婚事,你岂不是百忙一场,白叫你父亲给打一顿?”她觉得赵雨年轻莽撞,问都不问,先把赵大人给气了个半死。她自然知道赵大人为人清高,当初想把翠柳说给次子的时候,赵大人就气的不行。

    赵大人只怕是希望庶子也娶一个好人家的姑娘,哪怕只是小家碧玉,穷门小户出身也好过豪门世仆家的孩子。

    因此,赵夫人觉得为难。

    她担心陈家看不上赵雨。

    “一家有女百家求,如果我连登门求亲都不敢,只知道私相授受,那不要说陈家看不起我,就连翠柳也必然看不起我的。您也知道,翠柳的性子一向都是十分正直的,如果一个男子,无媒无聘就跑到她的面前说爱慕的话,只怕当场就是一巴掌拍过来了。”赵雨这话叫赵夫人美艳的脸舒展起来,她噗嗤一声笑了,看了赵雨一眼说道,“你倒是知道翠柳的性子。你说得也对,如果你连你父亲都说服不了,只怕翠柳的确不会正眼看你一眼。”

    她皱了皱眉。

    “可如果你上门求亲,可翠柳还不答应呢?”她便问道。

    “那我再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赵雨郑重地说道,“我还年轻,可以慢慢地等着她,等她喜欢我。可是母亲,如今我不担心别的,只担心父亲……”

    “你是想叫你父亲不拦着你以后再去和陈家说这件事,对吗?”见赵雨紧张地看着自己,赵夫人不由对赵雨刮目相看。她拍了拍庶子的肩膀轻声说道,“往日倒是我看低了你。你虽然年纪小,却是一个懂是非,有承担的人。”赵雨小小年纪就知道先来搞定他那个看不上翠柳的父亲,要等自家的矛盾都没有了再去许给翠柳一个安稳的未来,这叫赵夫人很高兴,甚至觉得很唏嘘。

    “都是母亲教导得好。”

    “我可没有教导过你什么。”赵夫人便哼了一声,之后说道,“这件事我会去和你父亲说。”

    “我担心父亲误解母亲。”赵雨忙说道。

    毕竟他是个庶子,赵夫人做嫡母的给庶子娶了个丫鬟做妻子,落在赵大人的眼里,这岂不是嫡母薄待庶子?

    他虽然很想娶翠柳,却觉得不想叫赵大人误会赵夫人。

    “他误解我的事也不是一件两件了。”赵夫人脸色淡然地说道,“这门婚事对你倒是很好。翠柳是我看着长大的,样样儿都是拔尖儿的,而且我记得你和她小时候,她对你也很好,你们也算是青梅竹马了。既然是打小的情分,这就很难得。”而且赵夫人没和赵雨说,却心里知道,翠柳虽然是个丫鬟,可见识却绝不是寻常小户人家的女孩儿能比得上的。她在国公府里好几年,见的都是豪门大族的女眷,往来接待,就算是自己没做过,可是耳濡目染,这份见识就和平常人家不一样。

    赵雨如果能娶到翠柳,往后来往接待也就不用费心了。

    她一想到这些,就忍不住想到方柔,越发地觉得发愁。

    方柔这样的性子,如果一直都和她住在一起,也不用管家倒是安安分分,叫人轻松放心的。

    可是如今次子是要出息了,没准儿过不了多久,次子就要分家单过。

    到时候方柔如果还扶不起来,难道后宅的事也要她儿子一块儿给管着吗?

    赵夫人不由叹了一口气。

    所以真不是她这个做婆婆的刻薄,非要大家都挤在小宅子里叫儿子儿媳受委屈也不许分家单过。

    而是她实在放心不下啊。

    “那您别和父亲着急。父亲那儿,我也会每天都去求父亲的。”赵雨见赵夫人面露异色,以为赵夫人是觉得赵大人不好搞定,便想劝劝赵夫人不要着急。

    见他一片关切,赵夫人想到他的孝顺,不由心里一暖,点头说道,“我知道。你别担心。”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