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6章 离心

    所以云舒同情地看着心神不宁的翠柳。

    翠柳却已经没有时间管云舒心里想的是什么了。

    她甚至坐在陈白家的的面前的时候也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见她魂不守舍,云舒也同样一副魂游天外的样子,陈白家的卧在床上觉得十分尴尬。只是她也知道云舒和翠柳是因为什么对她不满,因为心虚,也不知该说什么,也只能靠着床头沉默着。她看起来虽然有些憔悴,可是却也没有病容,云舒就知道之前陈平说陈白家的装病的确是有这样的事的。装病倒是也没什么,只是一想到陈白家的是因为碧柳装病,云舒心里不由也多了几分膈应,因此也没有打破沉默的意思。

    许久过后,陈白家的才张口对云舒赔笑问道,“小云,你们在国公府里可安全吗?”她看起来很可怜。

    可云舒想想陈平挨的那一刀,就觉得什么都不可怜了。

    她还没有说话,翠柳已经回过神儿来,对陈白家的没好气地说道,“托娘的福,死不了。至少也没有人把我们往刀锋上推呢!”她虽然担心赵小三,可是也愤怒于陈白家的和稀泥,为了碧柳就叫陈平受委屈,因此带了怒气和怨气。陈白家的一愣,见云舒没吭声,显然心里也是怨了自己的,不由眼眶发红,含泪哽咽着说道,“我知道你们姐妹来是怨我偏心你们大姐姐。可是手心手背都是肉,你们叫我怎么办?把你们大姐姐逐出家门,和她恩断义绝吗?”

    “难道不可以吗?”翠柳反问道,“她做了这样的事,何曾把哥哥当做一家人。娘,你平日里宠着她也就算了。可为什么大是大非上也要偏心犯错的人!”

    “可她是你们的姐姐啊。”

    “我们怕死得很,可不敢有这样心狠手辣的姐姐。”翠柳冷笑了两声,见陈白家的都快要晕过去了,不由咬着嘴角半晌才看着陈白家的轻声说道,“我们进来看望娘,等了这么久,可是娘却从未说过一句碧柳对不起哥哥这样的话。仿佛哥哥为了她做什么,就算是死了也是应该的样子。凭什么?娘,就算是偏心,可那是哥哥的一条命,你怎么忍心还偏心碧柳?而且娘难道你忘了,这段时间费尽心机保护你的是谁?照顾你的是谁?!”她的声音一下子挑高了。

    翠柳本来性子就不是吃亏的,这一次陈平吃亏吃大了,她自然要为哥哥讨回公道。

    而且陈白家的也偏心到了咯吱窝儿里。

    “娘,你并没有生病,可是你装病不就是为了拿捏哥哥吗?你为了一个碧柳,完全不顾我们死活,现在还想叫我和哥哥体谅你吗?”翠柳声音清脆,噼里啪啦地说完了,陈白家的都已经傻住了。

    她没想到翠柳竟然这么生气。

    “我,我只是不想你们兄弟姐妹之间失和。”她虚弱地说道,“难道我不心疼你哥哥吗?可是如今你大姐姐已经被逼到绝路上去了,她更可怜。你也知道,王家是读书人的人家,最重视清白。你大姐姐在街上被歹人羞辱过,王家怎么能受这样的羞辱。王家可是读书人,是最讲究女子贞洁的!如果这时候咱们娘家还不为了她撑腰,你姐姐只怕没有好下场的。”她想到长女如今在王家被王家的人看不起,便红了眼眶。

    翠柳却只觉得心寒。

    她看着垂泪的娘,没法和她感同身受,反而匪夷所思地问道,“在娘的心里,她会不会被休比哥哥的命还重要,娘的意思是这样的吗?”

    因为觉得碧柳的婚姻比陈平的公道重要多了,所以陈白家的偏心碧柳。

    翠柳听了都想冷笑了。

    “你哥哥不是没有……”

    “对,我哥哥福大命大没死成,所以娘就觉得哥哥无所谓,对吗?”

    翠柳气得胸脯欺负,很想大声尖叫,云舒却已经坐在一旁安安静静地说道,“如果婶子是担心她的姻缘,担心王家会看不起她,那大可不必。”在翠柳暴躁的衬托下,云舒此刻还十分温和,叫陈白家的眼前一亮。而且她一向都知道云舒懂得事情多,眼下听她说不用担心王家看不起碧柳差点被歹人凌辱,她不由急忙问道,“这是什么意思?小云,你,你有办法对吗?”

    她艰难地探身握住云舒的手含泪说道,“好孩子,如果你真的能想到好办法救你姐姐一命,婶子谢你一辈子。”

    云舒没说话,看着红着眼睛十分期待的陈白家的。

    她只想把碧柳那层可怜的皮给扒下来,和她想为碧柳解围完全没有关系。

    她倒是想知道,等陈白家的不觉得碧柳比陈平可怜以后,她会不会偏心陈平。

    如果到了那个时候陈白家的还能再换个说法继续包庇碧柳,那云舒对她就真的无话可说了。

    “王家口口声声说自己是读书人家,最讲究礼义廉耻,最讲究贞洁的,可是婶子也别忘了,王家还有个妾是青楼里出来的。既然青楼里的妾王家都十分看重,还叫那妾生了王家唯一的儿子,如我想着,只怕王家看重女子贞洁也不是那么有道理的事。王秀才既然能纳一个青楼出身的妾室,可见本身也不是很在意所谓的贞洁,也没什么礼义廉耻。”云舒说话温和,最后还骂了王秀才,可陈白家的却顾不得这些了,怔怔地看了云舒一会儿,之后恍然大悟。

    “你说的没错。没错啊。”她轻声说道,“这么说,你大姐姐有救了?”

    云舒想到碧柳和王秀才之前看起来夫妻之间也没什么问题,就知道这样的话只怕是碧柳吓唬陈白家的,想占便宜罢了。

    她把目光收回来,没再说什么。

    “可是如果王家不认可你这样的话怎么办?”如果王秀才就是嫌弃了碧柳怎么办?

    陈白家的不由更难过了。

    云舒才不管碧柳死活,她只不过是让陈白家的认清楚碧柳在王家没有她说的处境那么坏。然而看见陈白家的依旧为碧柳担心,完全没有跟自己问问陈平的伤势,她忍了又忍,再也不说话了。

    见她都一副无话可说的样子,翠柳便对陈白家的露出几分失望。

    “就算是王家嫌弃了她,可难道不是她自己做的好事吗?那么乱的京城,除了她,谁还敢往乱糟糟的地方去,还哭闹,生怕不被人知道她是个落单的人?那时候娘怎么不拉着她,叫她不要出去?”见陈白家的不敢说话,显然那时候她也纵容着碧柳,翠柳便不屑地说道,“而且王家有什么资格嫌弃碧柳?她呼救的时候,姓王的这个相公死到哪里去了?对自己的妻子都见死不救,竟然做了缩头乌龟,还有什么资格嫌弃自己的妻子?他们两个王八配绿豆,绝配着呢,娘不用为他们担心。”

    她没见碧柳在这儿,便冷笑了一声。

    陈白家的黯然垂泪,也不说话,很久之后才低声说道,“你姐姐也可怜。她身子弱,王家如今的孩儿又不是她生的,她委屈多着呢。”

    翠柳和云舒同时站了起来,就要告辞了。

    “你们这就回去了?陪我坐会儿,咱们娘儿几个好好说说话。”陈白家的急忙说道。

    “说什么话?有什么好说的?娘不是好好儿的吗?如果觉得没趣儿了,就在院子里散散心就行了。”翠柳不客气地说道,“我和小云还有事儿呢。”她见到陈白家的偏心,越发不肯把赵雨的事说给陈白家的听,面对她娘知道了又是一场是非不说,要命的是如果她娘回头说给碧柳那个黑心肝,见不得人好的听了去,碧柳还不知道得说出多么恶心的话来诽谤她。因此翠柳咬着牙没吭声,瞒着陈白家的这件事便转身出了门。

    云舒也没有留下,一同出了门,见翠柳在冷得不行的门口跺了跺脚,心里暗暗算了算时间,便轻声说道,“咱们回去的路上正好儿还能再瞧瞧赵小三还在不在。”她们在陈白家的跟前也耽误不断的时间,如果回去的时候在前院没见着赵雨,就说明赵大人已经退让了,或者赵夫人出马叫赵雨不要跪着了,那她们也就放心了。可如果赵雨还跪在那儿……这大雪天跪了这么久也已经是极限了,云舒还得回去跟陈平想想办法救赵小三一救,总不能叫他为了娶个媳妇就伤了腿吧?

    她的提议叫翠柳眼睛一亮,急忙点头说道,“你说的对!”她又疑惑地问道,“娘没和你说宅子的事儿。”

    云舒便笑着说道,“我都说了,碧柳无耻,可婶子好歹还有些底线,她知道讨宅子这件事不对,所以没跟咱们提。”

    可见陈白家的比碧柳正直多了,除了偏心眼儿以外,也没有别的人品上的错了。

    翠柳听了便哼了一声,脸色有些复杂,不过她也顾不得这些事了,拉着云舒匆匆往赵家大门走,走到前院便急忙看了两眼。

    前院空空如也。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