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 罚跪

    云舒心里十分迷惑,小秋不安地动了动,这才对云舒轻声说道,“大小姐仿佛是贪图小姐的宅子呢。”

    “宅子?这个宅子?”云舒一愣,眯着眼睛问道。

    “什么宅子?你说清楚些。”翠柳本来还为了赵雨有些心神不定,听到小秋这么说,她一个激灵,急忙走过来对小秋严肃地说道,“你说详细些,她到底是怎么说的?她到底想干什么?”她不敢相信碧柳这么不要脸,不过又觉得碧柳竟然是能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呢。见她脸都气得发青了,小秋吓得脸色惨白,可是见到云舒也十分关切地看着自己,她便低声说道,“奴婢只想叫小姐留个心眼儿,别叫大小姐给欺负了。大小姐今儿一大早就去见了太太,跟太太说,这条街上来往居住的都是官宦老爷,都是读书人,又清贵又高贵,如果大姑爷能住在这条街上,平日里和老爷们读书人们往来,对往后大姑爷科举,为官做宰的也有好处啊。”

    她说着说着就流畅了起来。

    云舒静静地听着,便笑了。

    “她从前也打过这宅子的主意,不过却没想过旧事重提。”

    之前碧柳就打过云舒这宅子的主意,还提过一次,叫云舒给驳了,她以为她已经死心了。

    谁知道这一次住到赵家来,正瞧见了云舒的宅子,虽然碧柳没有进去看,不过看着外头的那份精致,她只怕也心热了,起了贪心。

    不过云舒眼下没把碧柳放在眼里。

    碧柳起了贪心,也得她答应了,碧柳才能占到这便宜。

    如果她不答应,碧柳不过是白白心热嫉妒,看着眼红而已。

    “这不要脸的,不要脸的!”翠柳今天本来欢喜得不得了,毕竟知道了赵小三的心意,看见赵小三正为了能娶到自己敢去和赵大人面前求这件事,因此高兴得很。谁知道她一转脸就听到小秋说这话,便忍不住骂道,“一家子都不要脸,姓王的也不要脸!什么读书人,读书人是要贪图别人家的财物吗?下作的玩意儿!”碧柳能去陈白家的面前说这件事,那王秀才怎么可能不知道,只怕这还是王秀才看中了云舒的宅子,而碧柳眼下正心虚自己在外头丢过人,为了讨好王秀才,因此才会来陈白家的的面前说这样的事。

    “你别生气。她想要,我凭什么给她?这宅子就算我不住,我空着,白放着,我也不可能给她啊。她以为自己是谁啊。”云舒倒是没有翠柳那样激动。

    说起来,只要她不给,碧柳拿云舒是半点办法都没有的。

    因为云舒并不是陈家的人。

    她虽然这些年和陈家的人走动得亲近,仿佛一家人似的,可她到底跟陈家不是一家,跟碧柳更不是姐妹。

    她是个外人,碧柳的手就算伸得长,也不可能抢走一个外人的东西。

    她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里,小秋见她依旧沉稳淡定,不由在心里佩服她。毕竟这么大的一个宅子被人觊觎想要抢走,在小秋的眼里真是跟天大一样的事了,而且每件一旁二小姐气得都跳脚了吗?她不由佩服地看着云舒,想了想才对云舒说道,“大小姐撺掇太太装病来辖制小姐呢。说是如果小姐不答应把宅子给她住,就叫太太装病。不过我听见太太训斥她了,太太也是不赞同她的。”显然,陈白家的远远没有碧柳的不要脸,还是知道廉耻的。

    因此,云舒便听了一会儿对小秋温和地说道,“我知道了。谢谢你提醒我。”

    “没什么。只是……多谢小姐的人参。”小秋感激云舒,正是因为云舒当初是帮助过她的。

    云舒便对她笑着说道,“你去和婶子说,就说我和翠柳一会儿就过去看望她。”

    小秋急忙应了一声,转身去了。

    “这小丫鬟倒是有点儿意思。”翠柳低声说道,“她就算再感谢你的人参,可怎么也算是把娘和碧柳之间说的话给出卖了吧。”她的话叫云舒笑了笑,对她说道,“她卖的不是婶子,只是碧柳罢了。你没听她说吗?她说碧柳提了这件事,婶子就训斥她了,这就是叫咱们知道,婶子跟碧柳不是一路人,她和碧柳也不是一路人。维护了婶子,她又卖了碧柳,她倒是机灵。”而且小秋在他们的面前表现得很明显,忠心陈白家的这个主母,可是在她的心里,陈平翠柳云舒才是她忠心的主子,可碧柳这个陈家大小姐却并不是。

    她不认碧柳这个主子,因此才会这么简单地就把碧柳的话透露给云舒和翠柳听,完全没有隐瞒。

    “她不当碧柳是主子,相反当咱们才是,因此才会提醒咱们,不仅机灵,还的确忠心。”既然忠心主子,当然要在旁人要损害主子利益的时候提醒主子。

    翠柳想了想,便展颜说道,“的确是这个道理。”

    她便对小秋这样机灵有些好感。

    “而且你看,她也没在咱们的面前说婶子的不是,也没挑拨咱们跟婶子之间的感情。”云舒觉得小秋这样已经十分难得了,她也是做丫鬟的,自然知道做丫鬟的艰难,便对陈平说道,“还多亏了陈平哥你当初带回来的人参呢。”边城也出产人参,虽然药性不及关外长白山那头儿的,不过也还算不错。陈平这些年来往通商给云舒带来了不少,云舒平日里没有必要是不敢大补的,毕竟这玩意儿吃多了上火,因此都留着放着。可是放着的时间久了又会散失药性,当初撞见小秋的娘病了,因此云舒也没当一回事儿,给了她半颗。

    没想到小秋竟然还记得,对她这样感激。

    “可碧柳如果真的想住这宅子……”翠柳不由担忧地说道。

    “不给。”

    “你要当面拒绝她?”

    “当然。如今我还要在婶子的面前对她客客气气的吗?”如果从前,云舒可能还要想一些理由来回绝。可是碧柳现在已经跟他们彻底反目,跟仇人也没什么差别,陈白家的心里也该有数儿,因此云舒也不用和碧柳如从前那么客客气气了。她干脆地说了这句话,拉着翠柳就走说道,“眼下还是赵小三更重要呢。”她自然知道翠柳十分担心赵小三,因此和翠柳一同去了赵家,在门口遮遮掩掩地听了一会儿,不知何时赵家的吵闹都听不见了,她这才和翠柳一副没事人般地进去,却见前头的院子正当中,赵小三正垂着头跪在雪地里。

    他垂着头挺着背跪着,身上虽然披着斗篷,可是雪地里多冷啊,就这么跪着,那膝盖能受得了吗?

    翠柳看了一眼就急了,正想过去说什么,却叫云舒轻轻拉扯了一把,摇了摇头。

    这明显是赵大人气得不行,因此再罚儿子。

    赵雨就这么跪着,虽然会吃苦,不过虎毒不食子,等赵大人一会儿气消了,为了顾及儿子的身体,就会叫他起来了。

    而且叫赵大人看见赵雨的决心,他只怕也就不能再说什么了。

    更何况此刻跪在院子里的赵小三听到了动静抬起头,看见翠柳正想要过来,他愣了愣,对翠柳咧嘴一笑,又摇着头叫她别过来。

    毕竟,他跟他父亲说的是自己喜欢翠柳然而翠柳对他只是普通的朋友的关系,如果翠柳关心他,他父亲知道了,怕是要觉得他突然失心疯要娶一个丫鬟是翠柳在引诱他,那对翠柳的印象就坏了。到时候就算是他父亲勉强答应了婚事,可也不会尊重翠柳这个儿媳,会觉得翠柳的为人不好。因为不想叫翠柳以后被赵家的人看不起,被赵家的人,特别是赵大奶奶说翠柳勾引官宦之家的小爷,因此赵雨急忙对一旁的云舒露出几分央求。

    云舒便拉着一步三回头的翠柳去看望陈白家的。

    “这么冷的天,他才多大啊,如果跪坏了腿就是一辈子的事了。”翠柳一边走一边跟云舒红着眼眶说道。

    “你都知道这样的事,难道赵大人不知道不成?”云舒压低了声音说道。

    “可如果赵大人太生气,不肯原谅他呢?”

    “你忘了?如今赵夫人当他是亲儿子一般。”云舒左右看看,见左右没人,这才对翠柳提点说道,“赵夫人如今也心疼他呢,能让他跪坏了腿?八成一会儿赵夫人就出来救人了。所以你别担心了。”云舒一向都知道赵夫人的脾气的,如果是放在心里当自己的骨肉,那真是说什么都不会叫人吃苦,因此赵雨跪在雪地里,就算赵大人不心疼,赵夫人也是要说话的。到时候有了赵夫人的支持,云舒想了想,觉得赵大人不可能是赵夫人和赵雨的对手。

    她见翠柳还是忧心忡忡,再想想自己这么理智,不由失笑起来。

    所谓关心则乱,就是翠柳眼下的样子。

    她能这么理智,什么都想得如此周全,大概也是因为这件事事不关己,被折腾得可怜的不是自己的心上人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