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 担心

    云舒和翠柳同时吐出一口气。

    然后两个人同时捂住了对方的嘴。

    可别叫外面的人听到。

    见彼此都做出这个举动,云舒和翠柳忍不住头无声地笑了。

    云舒心里更是轻松了。

    既然赵雨也喜欢翠柳,那就好了。

    其实陈平说的也没错,赵家小三好歹也是知根知底的人,也一向都知道他的品性的,翠柳如果能嫁给赵雨,这婚事其实不亏。不过她想了想还是没说话,等外头陈平带着脸红得很,忙着把活儿干完了就红着脸跑了的赵雨去前头去了,云舒这才从躲着的地方出来,转头见翠柳的脸也是红红的,便笑着说道,“既然赵小三也喜欢你,那我觉得这婚事还行,你说呢?”

    “我担心赵大人。”翠柳想了想对云舒说道,“赵夫人那儿必然是没有什么担心的。可是赵大人却一向都不怎么喜欢我的。如果真的要谈这件婚事,赵大人会不会觉得我做过丫鬟,配不上赵小三,因此从中作梗呢?”更何况还叫翠柳担心的是,赵大人一看就是清高的读书人,他们陈家的人在赵家住了这么一段时间,碧柳和王秀才那丑陋的言行举止自偶怕都被赵大人看在眼里了。

    如果说陈家的人跟赵家没关系,赵大人可能只会说一句斯文败坏之类的也就罢了。

    可是如果要做亲家,赵大人能答应吗?

    他会不会觉得陈家的女孩儿家教有问题?

    看碧柳那德行,赵大人能对翠柳有好印象吗?

    “这……”云舒听见翠柳这么说,也犹豫起来,不大一会儿才说道,“这是赵小三自己的事,你担心什么。如果他连自己的父亲都无法说服的话,还有什么资格说以后会护着你,对你好呢?叫他自己去赵大人的面前把这婚事给说下来,说服赵家的人,这是他想要娶你应该做的事。”不然难道叫翠柳去做这些事啊?云舒觉得如果赵雨真的珍惜翠柳,喜欢翠柳的话,就不应该叫翠柳面对这些,而是把自己的家人都说服,把这些阻拦他们婚事的一切都清除。

    如果做不到,那还谈什么婚事。

    她既然这么说,翠柳也就不说什么了,红着脸低声说道,“也不知他是什么时候动的这心思。”听到赵雨刚刚在外头那么干脆的一声“喜欢”,她的心里自然也是十分欢喜的。此刻看云舒笑着看着自己,她到底是个情窦初开的少女,因此顿足说道,“你只知道笑话我。等日后你也要嫁人的时候,看我怎么笑话你。”她一边说一边笑了起来,云舒想了想自己,忍不住笑着说道,“那你慢慢儿等着吧。”

    她可没有什么心上人。

    翠柳想要笑话她,早着呢。

    不过知道赵雨对翠柳的这份心思还是叫人很高兴的,云舒和她一块儿说说笑笑地去了前院,就发现赵雨人影都不见,陈平一个人正捧着一碗热乎乎的药在喝,见她们进来,便说道,“行了,都说明白了。我和他说了,如果喜欢我妹子,总得做出些努力对不对?就比如对长辈坦诚心事,在赵大人面前把自己喜欢谁,以后会不会后悔说个明白。他就走了。”陈平对赵雨这痛快利落的举动倒是十分欣赏,拍着膝盖笑着说道,“他如果能把这婚事求下来,那可太好了。”

    “陈平哥,你这么喜欢赵小三吗?”云舒不由好奇地问道。

    “一个是喜欢他,一个也是因为赵二哥。你看着吧,赵二哥要飞黄腾达了。”陈平把手里的药碗往一旁放了,这才对两个小丫头缓缓地说道,“赵二哥的性子一向都亲近家里的人。他只要飞黄腾达,那赵小三的前途也必然大好。就算不是前程似锦花团锦簇似的,不过赵小三在五城兵马司肯定是能站稳脚跟了。只要日后能做个指挥使,那翠柳的日子就很好过了。”他自然一心为翠柳打算,毕竟赵二哥前程大好,这个时候不结亲赵家,难道还要便宜了旁人不成?

    陈平的如意算盘打得叮当响。

    他半分都不想给妹妹再寻一个读书人做夫君。

    读书人自然是好的,毕竟这世上有说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可是读书人清高,大多看不上他们这样的仆从之家,就比如赵大人,其实对他们陈家就不是很感冒。

    赵小三如果回去跟赵大人说自己想娶一个丫鬟出身的做媳妇,赵大人没准儿真的得气死。

    哪怕赵小三只是个庶子,可好歹也是赵大人这清高的读书人的儿子,赵家还不一定得闹腾成什么样儿呢。

    不过陈平说了这一句,却也没有怎么放在心上,和云舒翠柳一同吃了饭就在一块儿打叶子牌散心,然而到了下午的时候,赵家就闹了起来,听了赵家传来这些动静,陈平一点都没有紧张,相反还兴致勃勃地踮脚往赵家的方向看过去,兴奋地说道,“来了!这速度可真够快的啊!”这肯定是赵小三去跟长辈们摊牌去了,毕竟为了叫赵小三鼓足勇气当机立断,陈平可是含含糊糊地说了好些自家爹娘可能要给翠柳相看人家的事。

    赵小三也很担心自己被挖墙脚的嘛。

    陈平可是做哥哥的人,当然也要叫未来妹夫紧张自己的妹妹,叫他知道,自家妹妹也是有人看重的。

    果然,赵小三唯恐自己被挖墙脚,又得了陈平几分暗示,觉得在陈平的眼里最喜欢的妹夫还是自己,到底是年轻的孩子禁不住陈平的撺掇,打着鸡血就去跟长辈们说去了。他自然也知道自己的家里谁看不上陈家的出身,因此直接去找了赵大人。这赵家传来了热闹的声音,必然就是赵大人勃然大怒了,因此陈平转了转眼睛,对云舒和翠柳放下一句,“我过去瞧瞧热闹去。”就想去赵家。

    云舒急忙拦着他说道,“赵大人只怕正在气头儿上去呢,看见了你,那只怕更生气。你不是想要了赵小三的命吧?”

    赵大人面对可恶的儿子什么心情她不知道。

    可是如果是还看见陈平在眼前晃,那只怕恨不能打死赵小三才算完吧?

    她正拦着陈平的时候,却见外头一个陈家平日里服侍陈白家的的小丫鬟战战兢兢地进了门,见云舒和陈平在说话,翠柳也一副拦着陈平的样子,她不明所以,不过还是急忙上前说道,“太太说请两位小姐过去呢。”因为云舒和翠柳自打回了这头的宅子还没有见“生病”着的陈白家的,而且也没有特意嘘寒问暖,这显然表明了她们这一次不高兴的态度,因此陈白家的心里倒是先心虚了,叫人来请云舒和翠柳过去。

    云舒和翠柳对视了一眼。

    “好啊,我们去看看娘。”翠柳一向都不想去看陈白家的,可是这一次却一口答应了下来。

    云舒不由疑惑地看着翠柳,翠柳却目光闪烁,时不时地看向赵家的方向。

    云舒心里恍然大悟。

    翠柳只怕是担心赵雨,只是正发愁没有借口上门,眼下陈白家的正好叫她们过去赵家,因此自然翠柳就能瞧见赵雨现在是什么情况了。

    她心里一向明白,就唏嘘了一声对那小丫鬟和颜悦色地说道,“你回去和婶子说,就说我和翠柳知道了。马上就过去看望婶子。对了,婶子不会一会儿又睡了吧?”她看似关心,那小丫鬟显然也知道陈白家的装病的事,脸一红,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陈平讷讷地说道,“不会了,今儿太太精神难得好着呢。”她顿了顿,犹豫了半晌仰头鼓起勇气看着云舒,许久之后才仿佛下定决心了一般对云舒说道,“小姐小心些大小姐。大小姐,大小姐……”

    “她怎么了?”见她竟然和自己说话,云舒不由看了这小丫鬟两眼,之后笑着问道,“你不是小秋吗?对了,你娘也还好吗?”她倒是记得这是陈白家的身边的小丫鬟,前两年才买回来的,买回来的时候就是因为这小秋小小年纪性子就机灵却不浮躁,还会许多种女子的梳头的发髻,因此倒是叫陈白家的十分喜欢。她娘也当初被买到了陈家,去年的时候生了一场病,因正巧叫云舒撞见,因此云舒给她了半根普普通通的人参给她养着,因此很得小秋的感激。

    “娘已经好了。小姐还记得我吗?”小秋急忙对云舒红着眼眶说道,“还得多谢小姐的人参,不然娘的病只怕还要不好了的。”她心里也知道人参昂贵,而且药铺那等地方的人参都放了许久,药性差,不必云舒的人参都是陈平从边城带回来的。云舒见她十分感激,便也笑着说道,“没什么。白放着也不过是散了药性浪费了罢了。而且如果婶子知道,婶子也会赏你,不过是我先撞见了你们家的事罢了。”

    她这才问道,“你说叫我小心碧柳吗?她又怎么了?”

    小秋竟然是叫她小心,而不是翠柳小心,这真是奇怪。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