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 心虚

    “夫人是没有这样的顾虑,可赵家到底是官宦之家,赵雨的心里又是怎么想的呢?”

    “你和他认识也好多年了,他何曾因为你是丫鬟的身份就看不起过你,疏远过你?咱们每次从府里出来回宅子里小住的时候,他都上门帮这个忙那个的,围着你打转。如果你真的说你从前没有感觉到他对你的亲近还有殷勤,那也算是你白认识他一场了。”见翠柳垂着头没说话,一双手拧着被子不吭声,云舒便柔和地扶着她的肩膀说道,“我自然是盼着你的婚事能顺心何意的。赵家这门婚事知根知底,如果你喜欢他,他又是喜欢你的,那自然是最好的了。咱们这些在老太太跟前服侍的丫鬟,只要外嫁的,老太太必然是有恩典放了奴籍叫咱们重新成为良民的。只要你脱了籍,你就是良民,就是小家碧玉,这身份上也配得上寻常官家的庶子了。”

    她的声音温和,翠柳便动了动肩膀低声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赵家的人里头,夫人自然是对我好的。可是其他人都对咱们这样的身份多有鄙夷。”

    “咱们也不指望着他们过日子。你瞧瞧方姐姐,还是官宦嫡女呢,嫁给赵二哥也是青梅竹马,可那府里还有赵大奶奶看她不顺眼,拿话刺她呢。方姐姐都遭罪,你被挤兑又算什么?而且你也看见了,赵家院子不大,儿女们也都大了,不说赵家大公子如今也做了官,赵二哥有了贵人提携前程不可限量,而且再赵家小三也成了亲,这院子能住得下吗?必然分家的。到时候一分家,你们单独过日子,还能看谁的脸色啊。”

    云舒也知道赵家的人里头,如赵大人,还有赵家的两位小姐都是看不上她们丫鬟的身份的。

    可是如果分了家,那这些也不必担心。

    女子都是在后宅之中过日子,赵夫人做婆婆的人好,而且方柔这妯娌为人也不错,一个赵大奶奶算什么啊。

    翠柳如果嫁过去,也不会吃什么苦头。

    翠柳听了便不吭声了,低声说道,“只是就算是婚事,也不好咱们去和赵夫人说。”

    “只要你觉得赵家的婚事好,这事儿就叫陈平哥去说。他是做哥哥的,妹妹的婚事难道还不出力吗?”云舒偷偷地说道。

    “是不是哥哥叫你来问我的?”翠柳又不傻,一下子问道。

    “是。”云舒毫不犹豫地就把陈平给出卖了,点头说道,“他说你和赵家小三很般配,而且他说,京城大乱的时候,小三总是在他的跟前念叨着你在府里怎么样,担心你担心得不得了,因此他心里就有些谱儿,知道他惦记着你。”见翠柳的脸红了,云舒便笑着说道,“而且他也说了,如今赵夫人正喜欢小三呢,没准儿就要给他说亲。这也不能叫别人挖了你的墙角儿啊,除非是你不肯要的墙角儿。”

    “我怎么不要。我想要的!”翠柳忙说道。

    见云舒笑着点头,她越发脸红起来,咬了咬牙还是说道,“不行,不能就这么模模糊糊的。明天叫小三过来,我亲口问问他。如果他真的喜欢我,那我愿意嫁给他。”自从一个屋子里的小姐妹春华念夏都嫁人的嫁人,定亲的定亲,翠柳也不是没想过自己日后的婚事。只是她想到如果要嫁给那些自己不熟悉的人,不知对方的品行,也不知对方心里都想的是什么,知人知面不知心,就觉得害怕,因此才不敢和云舒提嫁人的事。

    就比如那王秀才。

    好好的读书人,也是个秀才呢,当初谁不说他的好话。

    可是碧柳嫁过去才知道,那就是一个坏蛋。

    如云舒的话说就是,那就是一个坑啊。

    大大的火坑。

    因为那王秀才如今丑恶的嘴脸,翠柳对外头的人都觉得怕极了。

    她如今想想赵小三,也算是和自己一同长大的,心里就觉得安心起来。

    “那你说,他真的喜欢我吗?”翠柳趴在云舒的身边,趴在她的肩膀上小心地问道。

    “不喜欢就算了呗,这世上难道还缺了好人家不成?咱们看中了赵家,也只不过是因为赵家知根知底,你之前也跟他是认识熟悉的,知道他的人品。可也不是非只嫁给他不可。没有他,还有别人,你不必觉得非他不可,因此勉强自己。这世上女子嫁人就跟第二次投胎似的,嫁人之前一定要好好儿地考虑清楚,不能勉强自己,也不能明知道有什么不妥当还要忍耐着嫁人。”

    云舒拍了拍翠柳的手臂对她轻声说道,“你也不必患得患失。咱们就大大方方地问他,愿意呢,就嫁给他,他能娶到你是他的福气。如果他没有这个心,以前是咱们误会了,也不必觉得可惜,不过是他没福气。而不是咱们的错。”

    翠柳静静地听着。

    “你真是的,如今我的心都乱了。”

    “乱就乱好了。咱们都十五岁了,乱一次心怎么了?我只是想叫你知道,不必紧张,也别现在就不安,担心他不喜欢你。不喜欢又怎么了?是他没有福气,错过了你,是他的损失,而不是你的。陈平哥如今在外头认识的人多了,陈叔也不是一个糊涂人,还担心找不着一个如意郎君不成?”听见翠柳噗嗤一声笑了,果然轻松起来,少了几分担心,云舒便笑眯眯地继续说道,“只要别叫婶子操心你的婚事,那就什么都好说。”

    看陈白家的给碧柳做的那臭媒。

    王秀才那是个什么东西。

    可见陈白家的眼光不怎么行,翠柳的婚事还是不要劳烦她了。

    “你说得对!”翠柳顿时心有戚戚起来。

    “所以呢,咱们今天说完这些话就好好儿地睡觉,不必担心什么,也用不着辗转反侧睡不着觉。明天把他叫来问一句,赵家小三的人品不错,应该不会骗你,应该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而且他的性子好,叫陈平哥去问,和你也没什么关系,他不说守口如瓶,就算是以后传出去了,也是陈平哥做哥哥的亲近他,因此想问问他的婚事,和你没什么关系,你的清誉也是可以保全的。”

    云舒细细地和翠柳说完,这才继续说道,“而且陈平哥说了,你的婚事他包了。只要你和赵小三都有意的话,他就能有法子叫赵家主动想到赵小三的婚事正好合适你。所以你什么都不用担心,私相授受的事儿跟咱们没有半分关系。”她语气轻快,翠柳听着听着就听进去了,一时心里果然轻松起来,连连点头。见她轻松了,少了刚刚的几分负担,云舒松了一口气,拉着她一同睡了。

    到了第二天,陈平先偷偷来了,云舒把翠柳的心思说给他,陈平便笑着说道,“他还能不愿意?我只要一提,他只怕要高兴死了。”

    虽然这么说,可是陈平还是打着叫赵雨帮云舒家里干活儿的旗号把他叫来。

    赵雨虽然伶俐,不过在干活儿上头从不偷奸耍滑,直接去给给厨房劈柴了,陈平靠在一旁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云舒和翠柳偷偷躲在柴房里听着。

    陈平看着满头是汗地干活儿的俊俏少年果然笑着说道,“真是对不住,这两个丫头娇气得很,这活儿是做不来的。家里的婆子又要忙着打扫各处,因此忙不过来了,叫你过来受累。”他一边笑一边和赵雨说话,赵雨便仰头对他笑着说道,“阿平哥这说的是什么话。都是邻居,这点儿活儿又不算什么。”他正干着活儿呢,陈平突然就问道,“那你还给别人家的小姐也干过什么活儿吗?”

    “啊?”赵雨听了,便笑着摇头说道,“我又不是傻力气,怎么可能天天去帮别人干活儿。”

    “这么说你只给咱们家干活儿啊。”陈平拖长了声音意味深长地说道,“小三,你对咱们家翠柳真是够实心的。”

    咣当一声,柴房外头传来斧头落地的声音,还有赵家小三磕磕巴巴地声音。

    “什,什么?阿,阿平哥你,你说什么?”

    “你心虚什么。”陈平便笑着说道。

    “心,心虚什么?我,我没心虚。斧……这斧头沉……”赵雨的声音都一下子拔高了,十分心虚。

    云舒躲在冷冰冰的柴房,裹了裹身上的披风,捂着嘴噗嗤一声笑了。

    陈平在外头也笑了。

    赵雨似乎一下子不知该说什么,很久都没有动静,这孩子打从云舒认识他开始就十分伶俐,可是此刻倒是被陈平挤兑得可怜了。

    “阿平哥,你别去跟翠柳说,不然,她只怕要生气,觉得我是个无礼的人,以后再也不理我了。”外头的声音叫云舒听着格外可怜。

    陈平却趁热打铁地问道,“那你说,你是不是喜欢翠柳。”

    外头好半天的沉默。

    云舒和翠柳都屏住了呼吸。

    等到了许久,她们才听到外头传来一声闷闷等到,却斩钉截铁的声音。

    “喜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