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2章 心意

    云舒听了不由松了一口气。

    这样就好。

    她便点了点头。

    等到了吃饭的时候,因为都是认识的人,因此也没有分开,大家坐在一起一同吃了个饭。

    云舒吃了一顿热乎乎的火锅儿,觉得自己的身体都舒服了起来。

    大冷的天,坐在暖暖的房间里吃一顿热气腾腾的火锅,再吃些甜甜的果酒,还有酸酸甜甜的萝卜丝,这是多么平凡又叫人留恋的生活啊。

    云舒觉得这甚至比在国公府里吃大鱼大肉还高兴。

    当然,她被困在国公府里的这段日子,也很少吃到大鱼大肉了。

    所以吃到涮羊肉的时候,云舒还觉得很解馋。

    辣得叫人浑身冒汗的火锅,云舒觉得此刻吃起来比从前任何一次的口味还好。

    而且不仅她一个人喜欢,翠柳也喜欢吃火锅喜欢得不得了,不过陈平和赵雨的胃口只怕是大海做的一样,简直海纳百川,在云舒和翠柳吃饱了还剩下大半桌子的菜色以后,这两位风卷残云一般把剩下的全都给包圆儿了,等陈平捧着肚子坐在一旁感慨好不容易吃饱了一次,赵雨十分不好意思地跑出去拿云舒跟他说的酸酸的山楂干给大家吃着去去嘴里的味儿,云舒这才对陈平说道,“陈平哥,你明天如果回国公府的话,就和老太太说一句,我和翠柳过两天就回去。不在外头多待了。”

    “行,我知道了。”陈平懒洋洋地点了点头。

    此刻外头冷得厉害,他吃饱了,觉得眼皮都困得要抬不起来了。

    “咱们还是在外头多待几天吧。”翠柳急忙说道。

    “为什么?”云舒诧异地问道。

    “也没有……我是想着府里头如今也不缺咱们两个,就是……”翠柳目光游移了一下。

    云舒觉得她似乎很奇怪,似乎碍于陈平在没有多说,因此也没问,就点头说道,“那就多住几天也好。正好如果陈叔从宫里能回来的话,咱们也好瞧瞧陈叔是不是平平安安。”她点了点头,翠柳也笑着点头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她和云舒说着这么简单的家常话的时候,赵雨就拿了山楂干过来。这山楂干还是今年的新货,与平常的山楂干不同,晒干了以后就泡在蜂蜜里,酸酸甜甜的好吃开胃得很,当初陈平搬云舒的家当的时候就看见了,不过因为山楂这玩意儿开胃,越吃越饿,因此陈平就没拿走,给云舒留下来了。

    不然越吃越饿这成什么了?

    “这味儿倒是极好。对了,你回去的时候给赵夫人也带些吧。”翠柳对赵雨快人快语地说道。

    “行。”赵雨急忙点头。

    他坐在陈平的身边,两个人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见天色已经晚了,便告辞一同走了。

    见他们走了,云舒放在和翠柳转移阵地,去了她们住的卧房,先是偷偷去查看了一下平时埋着她的私房的那个地方,见依旧是完好的,云舒才松了一口气,毕竟这宅子一直空着,虽然有赵二哥在看守这条街,不过云舒也担心有平日里一些毛贼宵小的,知道这宅子空着便来这里寻摸着想看看有没有好处。那些蟊贼云舒自然是担心的,毕竟宅子里没有人看着,也叫她想要确认。如今见这宅子的确没有贼人光顾,而且婆子们已经把这宅子好生地搜索了一番,并没有藏着歹人,如今还有婆子们在宅子里彻夜看守巡逻,财物都不会丢失,云舒也就放心地和翠柳准备睡了。

    临睡之前,云舒想到陈平和自己说的话,便忙叫爬到自己床上的翠柳和自己坐在一块儿,这才问道,“对了,你今天怎么送火锅底料花了那么长的时间?”

    “我去的倒是快,只是赵夫人拉着我说了好些话,问我这段时间有没有害怕,有没有饿着冻着什么的,我还要感谢她照顾我娘还有哥哥,一来二去的才耽误了时间。”见云舒点了点头,翠柳便对云舒说道,“赵夫人还说用了你的东西,说往后赔给你。我知道你必然是不能答应的,就问夫人,那是不是我娘一家子吃了夫人府上那么多的东西,也得还给夫人呢?夫人还笑了呢。”赵夫人一直对她都是极好的,因此翠柳对赵夫人也从不拘束,有什么说什么。

    这样倒是叫赵夫人更喜欢她了。

    赵夫人性格干脆,自然也喜欢活泼的性子。

    云舒笑着听着,点头说道,“你拒绝得对。怎么还能叫她补偿咱们呢?你很喜欢夫人啊。”

    “可不是。要不是当初……我也不会躲着夫人走。”要不是当初赵夫人动了想把她说给赵二哥的心,她要避嫌,翠柳也不会和赵夫人疏远了几分。

    可她其实心里也觉得赵夫人的性格和自己的脾气的。

    “而且你不知道,赵夫人和我说了许多心里话……你知道为什么赵雨如今得了夫人的好感吗?之前京城大乱的时候,夫人又是害怕,又是紧张,而且府里还窝藏着朱侯,那些皇子们满京城地找朱侯要拿住五城兵马司,这简直就是人犯了,如果被抓住,赵家一家子只怕都要不好了。夫人害怕,又天冷,什么都要她忙碌,因此就病了。可是府里已经没有药材了,赵大人。”

    翠柳见云舒静静地听着,便小声儿说道,“虽然也是个正直的人,不正直,也不可能答应赵二哥收留了朱侯,这可是要全家命的事。”那位赵大人的人品其实很不错,不然何必卷入这种浑水里去。可是赵二哥把受伤被人缉拿的朱侯给藏到家里,赵大人也没说什么,相反,还把家里所有的药材都拿了出来照顾朱侯。如果不是朱侯受伤把府里藏着的药材都给用了,也不至于赵夫人生病的时候家里空空如也了。

    不过赵大人虽然人品极好,却只是个白面书生,当妻子需要药材的时候,他出门想去药铺,走到半路差点儿叫人给宰了。

    还是赵雨机灵,也不知用了什么法子,深更半夜地出去,把药材给买回来救了赵夫人。

    因此,赵夫人才会说百无一用是书生。

    人品没的说,可是遇到大事的时候束手无策,真的太没用了。

    可赵雨明明年纪不大,就算是不出去找药材,赵夫人其实也不会埋怨他,毕竟年纪小,而且外头危险所有人都知道。

    可是赵雨却把药材给嫡母带了回来,叫赵夫人很快就痊愈了。

    因为这些事,还有其他的如陈平跟她们俩说的赵雨在这段时间的表现,才叫赵夫人对庶子改观,觉得他是个好孩子,对他也多了几分真心的疼爱,当做自己的儿子一般了。

    翠柳眉飞色舞地对云舒说道,“夫人如今对小三真是和颜悦色的,我都觉得像是亲母子一样儿了。而且夫人还问小三冷不冷……我觉得……”

    “你一个晚上都提了好几日赵家小三了。”云舒便笑着看翠柳问道,“他就这么好,好到你要挂在嘴边儿上念叨?”她带着几分揶揄,翠柳一愣,迎着云舒笑吟吟的脸突然红了脸,转头就往被子里钻说道,“你说话不正经,我不和你说了。”她突然就害臊了,云舒心里就明白了几分,哪里还能容她闪躲,急忙把她从被子里揪出来对她笑着说道,“我怎么说话不正经了,这不是和你说正事儿呢嘛。你眼下也已经十五了,就不想想自己的终身啊?”

    “什么终身不终身的。我不过是和他多说了几句话罢了。”翠柳嘴硬地说道。

    云舒听了这话,便点头若有所思地说道,“原来你对他也没什么意思。可惜了的。赵家小三如今得了夫人的垂爱,只怕夫人就要给他寻亲事了吧。”以前赵夫人对庶子不上心,懒得管他的终身,可如今赵夫人既然是疼爱起了赵雨这个庶子,那必然是要为他考虑终身,不能耽误了他的。因此云舒这话说得也没错,翠柳听了,不由耳朵都竖起来了,急忙说道,“我怎么没听夫人提过他的婚事。”

    “这样的大事,夫人怎么可能在你的面前说漏嘴呢?”云舒见翠柳突然红了脸,便笑着掐了她一下说道,“还说没有。如果你对他没有这个心,你这么上心做什么。我不是和你说笑,而是真心问你,如果你觉得他合你的心意,那这门婚事自然不能让给别人。”她一下子认真起来,翠柳动了动嘴角,许久之后才垂头小声儿说道,“其实小三也挺好的。可也不是我说好就行的呀。我只不过是个丫鬟……而且,他的心里又是怎么想的呢?”

    她终于在云舒的面前说了真心话。

    而且云舒看着她那患得患失的样子,自卑于身份,又担心赵雨对她无心,也不敢逗她了,忙轻声说道,“你何必妄自菲薄。丫鬟怎么了,当初你遇到赵家的人的时候就是丫鬟,赵夫人不还是相中了你?可见夫人的心里没有门第之见,这种顾虑是没有道理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