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1章 婚事

    陈平的眼神不由动了动,仿佛做贼一样往院子里看了看,见没人,便对云舒压低了声音问道,“你觉得小三和翠柳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云舒顿了顿,突然恍然大悟,瞪着陈平不说话。

    “你,你难道是想……”

    “没错。你不觉得他们俩也很合适吗?别的不要紧,可要紧的是我难得见到了一个人品这么好,而且知根知底儿的。小三和翠柳也算是一块儿长大,彼此也是熟悉的。你也看见了,他们也亲近。”陈平拿云舒当妹妹看的,而且云舒性情稳重,他也愿意和云舒商量,因此也不隐瞒她,对她压低了声音继续说道,“我跟你说,小三其实对翠柳是,是上心的。这在赵家的时候,他天天背后跟我念叨一句翠柳在国公府也不知好不好。一开始我还以为他是为了我担心我妹子呢,可是后来我就觉得有点不对味儿。”

    云舒听着听着,想到翠柳和赵雨这些年的确亲近,因为住着对门儿,她和翠柳平日里一放假出来就能遇到赵雨,赵雨的确和翠柳更能说得上话。

    “和翠柳还小呢。”云舒不由说道。

    “还小什么啊?都十五了。我跟你说,小三这样的性子难得,是非分明,而且你看他打小儿不受赵夫人待见,却生了一副开阔开朗的心胸,为人处世不见小家子气,也不见愤懑,这就是很了不得了。”陈平见云舒思考起来,便飞快地说道,“再有一个,这年岁相当,又知根知底的人不好找。而且赵夫人的性子你也知道,虽然厉害了些,却不是害人的性子,赵家也算是和睦的。”

    他正是因为看见赵家的人口虽然多,可大多都还算好相处,因此才动了心。

    因陈白家的把碧柳嫁到那叫人厌恶的王家,因此陈平很担心翠柳的婚事也不好。

    能遇到赵雨这样合适的人选,陈平很担心错过。

    过了这个村只怕日后就没有这个店了。

    云舒也在思考着。

    说起来,虽然翠柳只是一个丫鬟,而赵雨算是官宦子弟,可赵家应该不会看重这些。

    如果赵夫人是看重门第的,当初也不会动了心想把翠柳说给赵二哥。

    在赵夫人的心里既然都配得上她的嫡子,那庶子应该也不会反对的。

    而且赵雨生得好,十分俊俏,长大了只怕也是个英俊的人物,配翠柳倒是不辱没了翠柳。

    “可也不知翠柳自己的心意。如果她心里对赵小三也有好感,那我自然是乐见其成。不过咱们自说自话的没用,总得翠柳自己心里愿意吧?不然咱们说得天花乱坠的,再怎么好,翠柳自己看不上的话,那也是不行的啊。”云舒便将这件事记在心里,陈平笑着挑眉,指了指空荡荡的院子问道,“你看她像是对小三没好感的样子吗?”如果对赵雨没有好感,怎么会为赵雨如今在赵家的处境变好了那么高兴,而且还愿意跟着赵雨跑腿儿?

    云舒哑口无言,过了一会儿不由笑了。

    “如果翠柳也喜欢他,那这的确是一门好姻缘。如果是从前,我还担心赵夫人看不上庶子,会迁怒到庶子媳的身上。可是眼下她已经对赵小三改观,那自然不会对他的妻子冷言冷语。而且翠柳也是赵夫人一向喜欢的,一向都透她的脾气,相处也必然会好的。”更重要的是,赵雨的性子活泛,不说在京城大乱的时候竟然有能力小小年纪就帮着家里奔走,叫嫡母都因为这样对他改观,而且他之前就已经进了五城兵马司,日后赵二哥如果能得到朱侯的提携,赵雨作为弟弟,前程也差不了。

    翠柳嫁给他,以后也是有好日子过,而且不会受到生活的磋磨。

    赵雨的性子,必然会护着自己的妻子,不会叫妻子生活吃苦,或者在外头受委屈。

    “你看,你也说小三是好的。”陈平不由洋洋得意,觉得自己的眼光很好。

    “既然陈平哥这么说,咱们不如直接说开了。等我晚上偷偷和翠柳问问,只咱们俩的话,她也不会不好意思。”云舒决定事不宜迟,赶紧晚上的时候就和翠柳问清楚,如果真的对赵雨有好感的话,那索性就挑明了,问问赵雨与赵夫人的意思。不然如赵雨这样有个哥哥即将得到重用的,又生得好看的,虽然他不过是个庶子,可也是香饽饽,可别叫别人给捷足先登了。

    这么想,云舒都有些着急起来。

    “这自然是好的。你和翠柳姐妹一场,她什么心里话都愿意和你说的。我到底是男子,她只怕不好意思和我说实话。”见云舒兴致勃勃,陈平便也急忙点头,之后对云舒笑着说道,“你只管放心地问她,如果她愿意的话,你就来告诉我。我保证叫这件事体面,叫赵家先开口,叫她脸上有光。”如果翠柳先开口,那就落了下成,陈平有信心自家什么都不提,叫赵家人就觉得翠柳是最合适赵雨的,叫赵家的人觉得翠柳嫁给赵雨是天作之合,而且不会看不起翠柳。

    他是在外头做事见多识广的,云舒自然也相信的,便点头说道,“既然这样,如果她答应的话,那就都拜托给你。”

    “这说的什么话。难道我不是她的哥哥不成。”陈平便失笑,咳嗽了一声对云舒说道,“对了,我还有封信给春华,你什么时候回府里,遇到了她,就给她。”

    他鬼鬼祟祟的。

    云舒不由迷惑地问道,“你不是说要回国公府给主子们报平安的吗?既然是这样,自然就能遇到春华了,到时候什么话不能偷偷说啊,还用得着我传信吗?我可回国公府的时间比你进府的时间要晚的。”她还要在外头耽搁几日,陈平却已经要去给主子们请安了,这还叫她送带信儿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她这话叫陈平不由埋怨地看了她一眼说道,“你懂什么。帮我带信给她就是。未婚夫妻之间的事,你一个小丫头知道什么。”他还十分自得,洋洋得意的样子。

    仿佛之前因为碧柳给他造成的愤怒都是错觉似的。

    云舒抽了抽嘴角。

    她的确不明白。

    “那好吧。”见陈平笑嘻嘻地把藏在怀里的信给了她,云舒便收好了,等着以后带给春华,正忙着的时候,赵雨和翠柳已经高高兴兴地回来了。

    “赵夫人还叫我们带回来了些萝卜,说是赵二哥的什么兄弟给送来的,可新鲜水嫩了。”翠柳见云舒和陈平都看着自己,急忙转身叫赵雨把好几个水灵灵的大红萝卜拿出来,对云舒说道,“你看是不是水嫩?咱们正好儿做酸甜萝卜丝儿,水灵灵的,脆生生的,还解腻。”平常萝卜实在不是值钱的东西,可是如今京城刚刚平息大乱,这样新鲜的萝卜便叫人觉得稀罕了起来,云舒之前正愁没有蔬菜吃,只吃肉怪腻歪的,见有萝卜,便笑着说道,“都听你的。就才酸甜萝卜丝儿。”

    “那我去搬柴火去厨房。”赵雨倒不是一个喜欢坐着吃白食的,就忙忙碌碌把库房里的东西都搬去厨房。

    “你先喝碗油茶暖和暖和吧。”翠柳便急忙对他说道。

    “回来再吃。”赵雨摇头去干活儿了。

    “来者是客,怎么老是叫他干活儿呢?”见云舒和陈平都站着不动,翠柳觉得这样太不好了,叫上门来吃饭的客人倒是去干活儿了,便忙说道,“那我帮帮你。”

    “不用。”赵雨便避开了她要帮自己拿东西的手说道,“外头冷,你别吹病了。”他脸上的笑容爽朗,云舒细细地看了他一会儿,见他忙忙碌碌,不由想到了这些年,每逢赵雨来这头的宅子,倒的确大半的时间都是忙着给她们干活儿,不是冬天的时候扫雪,就是夏天的时候帮着她们冲洗院子,或者是在各处忙活。她想到这里,不由觉得赵雨和翠柳站在一块儿的确叫人觉得顺眼了很多,也不客气地叫赵雨别干活儿了,而是和陈平一同回了正院去喝滚烫的油茶暖和身体,这才对陈平问道,“既然我回来了,那婶子还留在赵家养病合适吗?”

    她实在不想在翠柳寒心的时候叫陈白家的搬到她的宅子来。

    而且陈白家的来了,碧柳那一家人自然会厚着脸皮过来。这种引狼入室的事云舒不干。

    她心里就不希望陈白家的来自己的宅子住。

    毕竟,这也不是之前那种紧张的时候,她也就没有那么多的善心了。

    不过如果把陈白家的还留在赵家,也不知道赵家的人会不会说闲话。

    虽然赵夫人大方,可是赵家又不是只有赵夫人一个,说三道四的只怕也不少。

    就比如赵家大奶奶……

    陈平便笑了。

    “你放心,谁都别想过来占你们的便宜。家里那头正收拾着呢,明日就差不多能住人了,到时候我直接和娘搬回家里去,不会影响别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