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 夸赞

    见他这样问,云舒自然是点头的。

    不然难道叫她住到赵家去?

    赵家如今只怕已经是人满为患了。

    “这也好。”陈平想了想,带着云舒和翠柳到了后面的库房,打开一看,云舒不由一愣,回头看着陈平问道,“你们怎么剩了这么多的东西?”无论是吃食还是碳火还是柴火都剩下不少,而且眼下之前陈家送给云舒的婆子们已经回到了宅子,一下子宅子里就多了几分人气,云舒倒是觉得虽然京城还不是十分安静,不过自己的宅子却已经和从前是一样的了。不过她看见这库房里剩下了半个库房的东西,无论是米面还是熏肉果酒之类的都不缺,再想想刚刚婆子们还给她们上了油茶,就知道这宅子里的吃食是不缺的。

    只是不是说陈平和赵雨在之前拿走了不少吗?

    “就算之前为了活命拿了你的,也不能搬空啊,那咱们成什么了?我和小三说了,他也觉得只拿一部分,足够那段时间咱们人吃的就够了,不必搬空了你的库房叫你吃亏。”陈平轻松地说道。

    翠柳不由看了赵雨一眼说道,“你倒是和哥哥是一样的性子。”

    赵雨不由对她一笑。

    云舒却沉吟起来。

    她看着陈平问道,“那眼下京城都已经天平了,陈平哥,你什么时候和婶子一块儿回去?”她不免愧疚地说道,“刚刚都没去看婶子一面,也不知婶子心里会不会觉得我……”因陈平刚刚说陈白家的病着又睡着了,因此她和翠柳还没顾得上看望她,眼下和陈平说了好一阵子的话,又有碧柳的事,还要劝慰方柔,陈白家的就算是睡得再沉如今也该醒了,因此云舒从库房里看了看,见陈平把家里的燕窝都留下来并未拿走,便从里头取了几盏燕窝说道,“我再去看看婶子吧。”

    “她眼下肯定不会见你。”陈平见云舒还知道孝顺陈白家的,便脸色复杂地说道。

    “怎么了?”

    “陈家大姐姐在婶子面前正告你们的状呢,说你们俩欺负她了。”赵雨快人快语,见云舒笑了笑,翠柳却已经大怒,急忙劝翠柳说道,“何必和那样的人生气?和她气一场又不值得。而且你生气了,那她反倒得逞了。”他似乎很关心翠柳的样子,翠柳气哼哼地说道,“她倒是会倒打一耙,真是不要脸!”碧柳竟然还有脸去陈白家的面前告状……而且翠柳想到自己和姐姐争执的时候,明明陈白家的的房间有动静的,她娘只怕也都听着,却没有出来维护她,便十分心灰意冷地对云舒说道,“你还送什么燕窝啊。”

    “不管怎样,陈叔还在宫里呢。你总不能叫陈叔在宫里还要担心外头的事。”云舒又不缺燕窝,而且碧柳再三告状,她却对陈白家的依旧恭恭敬敬,这越发会叫人对比出碧柳的卑劣,等于是不动声色在众人面前给碧柳上了大大的眼药,毕竟陈白家的糊涂,可是旁人却不是瞎了眼的糊涂虫。这又是在赵家……云舒笑了笑,见翠柳咬着牙不说话,便轻声说道,“咱们拿着燕窝过去,也不必说碧柳的坏话,公道自在人心,你明白吗?”

    她低声劝了翠柳几句,翠柳便低声委屈地说道,“我只是难过娘这么偏心。哥哥受了伤,命都差点没了。而且京城之前这么乱,还是哥哥护着他们寻了一条活路。可是碧柳做了那么恶毒的事,为什么娘一句公道话都不给哥哥?难道只是她是娘生的,我和哥哥都只是捡来的不成?”她不仅是为自己委屈,也为陈平委屈。这京城乱起来的时候,天都快塌下来了,陈平要努力保全一家人,寻人庇护,还要找吃的用的,还要帮着赵家的人一块儿守着家门,奔波着多辛苦啊?可是陈白家的却还是这么偏心。

    “什么病了。不过是,不过是……”翠柳在国公府什么没见过,哪里会被陈白家的蒙骗。

    陈白家的口口声声病了,也只不过是见碧柳和陈平争执起来,陈平对姐姐翻了脸,她唯恐碧柳吃亏,因此才说病了,叫陈平不好发作。

    这样偏心,叫翠柳的心都凉透了。

    云舒也知道翠柳的心情。

    她是外来的,陈白家的不是她的亲娘,因此就算陈白家的不公道,可是在她的心里虽然不高兴,却并不会觉得痛彻心扉。

    可翠柳与陈平的心情必然与她是不一样的。

    “既然这样……那索性我就陪你任性一次。”云舒也知道眼下带着燕窝去看望陈白家的,叫一旁那些赵家的人眼里看见她和翠柳都对陈白家的十分孝顺才是最好的,可是眼见翠柳这么伤心,她随手就把燕窝丢回屋子里,对翠柳笑了笑说道,“受了委屈难道还要一直这么委屈下去不成?既然婶子没事儿,那咱们就不过去看望了。”她也陪着翠柳任性倔强一次,就算在别人的眼里会叫她们看起来过于倔强不孝顺,可是又怎么样呢?

    难道受了委屈还要忍着吗?

    而且受了委屈,还要叫陈白家的觉得她们活该吗?

    就算是不过去看望长辈,可是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真的吗?”翠柳不由问道。

    她和云舒一块长大,知道云舒是与人为善,从不在礼数上出错的性子。

    可是现在却因为她……

    “这有什么真的假的。对了陈平哥,你留了这么多好吃的,咱们今天在宅子里吃饭吧,就当做是暖暖房子,也热闹些。”云舒见陈平笑着看着自己,便对一旁的赵雨说道,“你也里下来一块儿吃饭吧,咱们这几家子也算是劫后余生了,也一块儿热闹热闹,庆祝庆祝。而且过年的时候咱们没热闹起来,眼下咱们偷偷吃肉吧。”于他们这些小人物来说,吃饱喝足过得暖呵呵的自然就算是顶天的事儿了,至于那什么宫中谁做了皇帝,谁驾了崩,谁得了宠,又和他们有什么关系呢?

    云舒一点都不想再去想什么皇帝驾崩,贵妃死了,还是八皇子如何如何的了。

    她好不容易出来一趟,自然要把在过年的时候没有得到的高兴重新高兴起来。

    因此云舒从库房里挑挑拣拣的,竟然找到了些火锅调料,还有不少冻得硬邦邦的羊肉与猪肉。这都是过年之前她的那些田地里送过来的,本就是在冬天冻得硬邦邦的,因此也没有坏掉,云舒又见还有鸡鸭,不由看了陈平一眼说道,“你倒是帮我留了不少的东西。”陈平都带走不少的吃食了,却还剩下这么多,云舒都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了。不过因为是冬天,因此没有青菜,虽然有些遗憾,不过吃饱吃暖就行了,云舒见火锅调料还剩下不少,就拜托赵雨给赵夫人处送了一半儿,也请赵夫人自己带着家人在赵家也涮羊肉吃。

    赵雨干脆地答应了一声去了,陈平见他走了,便低声说道,“小三倒也算是苦尽甘来。”

    “对了,我听说赵夫人对他态度改善了。”云舒见翠柳十分开心地跟着赵雨去赵夫人面前送东西,便低声对陈平说道。

    “可不是。你别看他年纪小,可遇到了这样的大事,比赵家大哥与赵大人还能稳得住。”陈平见翠柳和赵雨十分开心地说着话走远了,一个生得俊俏英俊,一个生得如花似玉,瞧着年岁也相当,他心中微微一动,却没露出什么表情,却对云舒低声说赵雨的好话,缓缓地说道,“而且也不是一个贪婪的性子。之前京城乱起来,赵家吃的用的也消耗得快,因此我才开了你的宅子搬东西,倒是他还跟我说,不能搬空了,不然如果你需要的时候只怕就要为难了,因此我们才只搬了半个库房。他的嘴还紧,你的库房里还有吃的用的,他一句话都没对别人说过,因此别人也不知道。”

    云舒不由对赵雨刮目相看,不过因也算是一同长大的,想了想便笑着说道,“他一向都是这样的性子。”

    “平时他是什么性子倒无所谓。可是所谓患难见真心……遇到了大难的时候才能看得出一个人的品行。他的人品就极好。而且我不是对你和翠柳说过吗?之前碧柳差点叫我被人给杀了,他为了救我就冲出来帮忙。这样的性子,我是极愿意亲近的,你说呢?”见云舒轻轻点头,陈平便看了看自己受伤的手臂笑着继续说道,“而且他还不是一个老好人。碧柳与那姓王的一家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平日里也对他们不假辞色。你看你和翠柳推来的那些吃的用的,碧柳想伸手,他却一巴掌把他们给推开。可见他虽然脸上笑嘻嘻的,却是一个知道好坏恩怨,而且不会吃亏的性子。”

    云舒听了半天,突然疑惑地看着陈平。

    她觉得怪怪的。

    “陈平哥,你怎么今天怎么夸他?”平时她可没看出来陈平这么喜欢夸奖谁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