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 挑拨

    “方姐姐,你这是怎么了?难道真的就听一两句道听途说,就怀疑起赵二哥来了?你和赵二哥之间风风雨雨也经历不少了,怎么还听旁人的挑拨就怀疑了他呢?”

    翠柳见方柔哭了,便急忙问道。

    她觉得赵二哥当初简直要娶方柔,以赵二哥的性子来看,就不可能会后悔。

    “如果只是道听途说,我心里不会这么难受。”见云舒和翠柳都关心地看着自己,方柔便红肿了眼睛对她们说道,“好妹妹,你们不知我心里多难受。这些心里话不能对母亲说,免得母亲还要为我担心。也不能对婆婆说,不然大嫂就看了笑话。只是这些话憋在我的心里,我实在是难受。”她拿帕子捂着眼睛抽噎着说道,“朱侯说要把女儿给了他的时候,我和他都在场是真真儿地听见了的。虽然说之后侯爷说只不过是玩笑罢了,二哥也没有当真,可是我心里想来想去都觉得这件事不像是玩笑。妹妹,你们也想想女子的名誉多么珍贵,侯门千金更是在意名声,侯爷若不是没有几分真心实意要叫二哥做女婿,怎么会拿自己女儿的名声这么玩笑。”

    她的脸惨白惨白的。

    云舒听了一会儿,明白了。

    她知道朱侯是哪位。

    唐国公夫人就姓朱,这位朱侯就是唐国公夫人那位执掌了五城兵马司的兄长文信侯。

    因家中是侯门,姓朱,因此大家都尊敬地喊一声朱侯,或者喊的就是文信侯。

    这位侯爷乃是唐国公夫人嫡亲的兄长,与唐国公夫人的兄妹感情极为深厚,平时也与国公府常来常往的,对老太太也十分敬重。

    因此云舒对朱侯还算是熟悉的,见方柔的心思细腻,她想了想才温和地对方柔说道,“方姐姐只怕是想多了。朱侯……也时常来国公府给我们老太太请安的,虽然是外男,请个安说几句话就与国公爷往前头去,不过我们也是知道侯爷的性子的。做武人的,生性豪爽,也时常喜欢玩笑,因此这话虽然有些不合适,却像是侯爷能说得出的。他未必是动了心,只不过是见着了青年才俊,因此这上了年纪的长者不都爱说一句什么招了你做女婿之类的嘛。更何况朱侯的性子也与咱们国公爷似的,刚直不阿,不是那等会夺人姻缘的。”

    她宽慰了方柔两句,方柔静静地听着,眼泪倒是少了些。

    因云舒说对朱侯熟悉,因此方柔心里倒是安心了几分。

    “真的吗?”她期待地看着云舒问道。

    “自然是真的。朱侯的性子再正直不过,不然不会与我们国公爷相交莫逆。他玩笑一句也就罢了,那些恶劣的事他是不屑去做的。更何况方姐姐想一想,侯爷不过是玩笑过一次,之后又再提过吗?”云舒的话叫方柔想了想,她便摇头说道,“这倒是没有。”她一边说,一边慢慢地缓和了脸色对云舒问道,“这么说,我是多心了?”她有些小心翼翼的样子,云舒见她这样不安心,不由笑着说道,“如果是真的喜欢赵二哥,难道还不天天说,日日说,恨不能逼着方姐姐下堂求去啊?可见大家都没有当真。对了,赵二哥怎么说?”

    “他说不用放在心里,侯爷只不过是开玩笑呢。”方柔垂着头轻声说道。

    “赵二哥自己都没当一回事儿,可见他也没有别的心思。”云舒想了想说道。

    方柔欲言又止,看着云舒想说什么。

    “方姐姐还想说什么?”

    “小云,你说侯爷家里是和国公府常来常往的吗?那……你见过朱侯府上的小姐吗?她们生得好吗?”

    云舒顿了顿才笑着说道,“我们做丫鬟的不好说主子的事,朱侯府上的小姐是怎样的形容,我也不能和姐姐说得太过详细。我只能说,朱侯府上的小姐都是品性正直的性子,绝不是会仗势欺人,谋夺旁人丈夫的人。”云舒明白方柔的不安,也知道她担心赵二哥如今前程大好,因此会叫旁人动心。她并不会鄙夷不喜欢方柔的这些小心思,不过却也不会详详细细地说朱侯府上小姐的样子来叫方柔安心。

    不过她既然说到了品行,方柔便松了一口气,眉眼慢慢舒展起来。

    “这样就好。”她揉着帕子低声说道。

    “叫我说,这都是赵大奶奶在挑拨离间呢。方姐姐可别上了她的当。她对你们没有善意,她说的话还能相信啊?起码得打个折扣吧。更何况她是外人,赵二哥是内人。方姐姐别相信外人的坏话,多相信赵二哥吧。”翠柳见方柔刚刚哭得怪可怜的,不由想到自己的娘陈白家的当初也有为了陈白惴惴不安的时候,心里倒是真心觉得方柔可怜,对云舒小声说道,“都是赵大奶奶不好,偏偏说这样的话刺人心。难道瞧见赵二哥夫妻俩闹起来,她心里就高兴了不成?这不是损人不利己吗?”

    云舒深以为然。

    她觉得翠柳说得太对了,便好奇地问道,“赵大奶奶怎么和方姐姐说这样没道理的话。”

    难道叫赵二哥夫妻闹起来对她有什么好处不成?

    “她只不过是瞧见二哥的前程大好,许是见着大哥仕途寻常,因此才嫉妒了。”方柔叹了一口气。

    云舒和翠柳都不吭声了。

    那就是赵大奶奶看见赵二哥要有好前程了,自己夫君撵不上他,因此眼红了呗。

    “那就更不能相信她的话了。”云舒郑重地说道。

    “我其实心里也知道不该听她的胡说八道。只是妹妹,你知道我的。母亲本来就不喜欢我,我只是怕……怕母亲知道了这件事,会更后悔叫二哥娶了我。”方柔低声说道。

    如果赵夫人知道朱侯的戏言,会不会更觉得方柔碍了儿子的前途了?

    方柔想一想都觉得害怕。

    “我觉得夫人应该早就知道了吧。赵大奶奶都在你的面前说这样的挑拨的话,还能不去夫人面前给你上眼药啊?”云舒见方柔一愣,便对她问道,“那夫人在你的面前提过这件事吗?”

    “这倒是没有。我以为母亲不知道呢。”方柔急忙摇头,又问道,“这么说,母亲可能已经知道了?那她为什么……”

    “自然是因为夫人心里还是顾着姐姐的。”云舒想到赵夫人,那是一个干脆精明的性子,不过却从不是一个坏人,想到这里,她便对方柔说道,“虽然夫人平日里看着不亲近姐姐,不过既然姐姐嫁到赵家,那在夫人的心里,你就是赵二哥的妻子。赵大奶奶那些话夫人就算听到,可以她的人品来说,她都不会叫这样的话成为你的困扰。她既然在你的面前从未提过一句,可见夫人的心里还是认可你这个儿媳,是护着你的。”

    赵夫人如果听过了朱侯的戏言却从未刻薄嫌弃方柔,在方柔的面前念叨这些,挑剔她,这正是赵夫人的态度。

    赵夫人是认可方柔做自己的儿媳,并且从没有想过如今儿子得了侯爷的青睐就把方柔给甩掉。

    方柔嫁到赵家,对于赵夫人来说就一辈子都是她的儿媳。她这个做婆婆的冷落她,却不会叫她被外人欺负甚至逼宫。

    因此云舒觉得赵夫人在这件事上倒的确是向着方柔的。

    不然换一家早就闹着要休了方柔,或者如赵大奶奶那样冷言冷语地扎心,好另娶高门千金了。

    方柔愣住了。

    “母亲……我没有想到……”她捂着嘴喃喃地说道,“我真的没有想到。”

    “所以说,姐姐以后要多孝顺夫人才是应该的。”云舒笑了笑,见婆子们烧好了热水,端上来三碗油茶,热乎乎带着香甜的酥油茶的香气,不由急忙捧了一碗喝了一口,浑身上下都热乎了起来,对方柔轻声说道,“姐姐既然知道夫人的心,知道赵二哥的心,那就别听别人的话。别人的话,能信吗?”她语气柔和,方柔急忙点头,又忍不住慢慢露出笑容来说道,“多谢妹妹开解。不然,我真的钻了牛角尖了。”

    “关心则乱罢了。姐姐也不过是心爱赵二哥,因此才会被人挑唆几句就方寸大乱。”

    云舒见方柔羞红了脸,因虽然亲近,不过到底不是与翠柳之间肆无忌惮,因此也不好多打趣,只是请方柔喝着油茶,一边问道,“姐姐娘家可还好吗?夫人与老夫人都还好吧?”

    “都还好。这条街上还算是天平。”方柔不由露出骄傲来对云舒说道,“是二哥护住了这条街上的安全。”

    她提到赵二哥的时候眼睛在发光,目光也充满了深情。

    云舒见她笑容轻松,便也放心了几分,陪着方柔说话,等方柔的脸上看不太出来哭泣的样子,这才送方柔回家。

    才走到门口,陈平和赵雨就过来了,见了方柔都行礼避开,方柔不好意思地回了赵家,陈平和赵雨便进了云舒的宅子把门关好。

    “你们这几天是不是就住这儿?”陈平左右看了看宅子对云舒和翠柳问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