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8章 转变

    “你,你,你敢和姐姐说这样的话!”碧柳见翠柳对自己这样不屑一顾,不由越发怨恨。

    她在外头吃苦的时候,云舒和翠柳在国公府里享受荣华富贵呢。

    她被人欺负的时候,这两个被国公府保护着,不知道多么轻松。

    碧柳用阴冷的眼睛看着云舒和翠柳那一身光鲜亮丽,忍不住心中嫉恨交加。

    她受到了这样的罪,还不都是因为娘家。

    可是云舒和翠柳却轻轻松松,舒舒服服地生活。

    如果那时候被贼人拖走的是她们两个就好了。

    如果那样的话,她们在她的面前就再也抬不起头来,再也不敢对她盛气凌人了。

    一想到这些,碧柳忍不住磨牙,冷笑了一声说道,“你在我的面前这样狂妄又能怎样?我听说国公府都被乱兵给破门了,谁知道你们还是不是清白。”她用恶意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冷笑的两个小丫头,尖声说道,“没准儿早就叫乱兵们把你们给祸害了,你们还装作自己是黄花大闺女……”她还没等说完,云舒已经上前,一耳光打在她的脸上!这一个耳光在雪地里分外刺耳,连翠柳都吓了一跳,更别提捂着脸,一时看着云舒呆住了的碧柳。

    “你敢打我?!”

    “打的就是你这个辱及国公府,辱及主子的混账!”云舒的声音清脆,冷冷地看着碧柳说道,“你素日里羞辱我们姐妹,看在婶子的份儿上,我们姐妹不会和你计较。不过你竟敢攀扯国公府?国公府里都是咱们的主子,你恶意诬陷,想将国公府置于何地?!今日这一巴掌是叫你涨涨教训,不然日后被旁人听到,只怕就是你的死期!”碧柳竟然还敢造这种谣,真是找死不看日子啊。如果她非要说乱兵破了国公府的门坏了国公府里女眷的清白,这话传出去,唐国公府上上下下的主子能绕得了她吗?

    那府里可不止有云舒翠柳这样的小丫鬟。

    还有唐国公夫人合乡郡主这样的主子。

    如果云舒和翠柳没了清白,那那些主子们又如何?

    碧柳这话简直就是自寻死路,甚至会坏了陈白夫妻在国公府里的差事。

    国公府不乱棍把陈家的人打死都不可能。

    因此云舒这一耳光简直无可挑剔,就算陈白家的心疼碧柳,也挑不出云舒半点毛病。

    毕竟云舒这是为了陈家好,而且忠心为主,陈白家的知道碧柳敢说这种谣言,只怕还得夸云舒打得好呢。

    “你,你这个贱婢!”

    “你还是个贱人呢!”云舒压低了声音,在碧柳颤抖的目光里越发低低地说道,“不仅自己贱,你那秀才相公也贱!不见下贱,还下作,不知四六的东西,在我们面前装什么高洁的读书人的人家,没得叫人笑话!从前看在你是做姐姐的,我们姐妹从不跟你计较,谁知道你还敢得寸进尺……你也瞧瞧你上上下下,吃的用的都是谁家的!”她的声音压得低低的,自然惊动不了不知是真的病了还是假的病了的陈白家的,见碧柳指着她想要扑上来,云舒往翠柳的身后一躲冷笑说道,“你这种窝里横的东西,也配和我们说话。走!既然你说我们是贱婢,那贱婢带来的东西都跟你没关系,你自己去吃西北风去吧!”

    “凭什么?!”

    “就凭这些是我们带回来的!”翠柳大声叫了一声,一把把碧柳推得跌倒在了雪地里,看着她不屑地说道,“我们的东西不给没良心的吃!”

    “娘,娘你出来看看她们!”碧柳摔在雪地里,浑身上下都是雪,不由哭闹起来。

    屋子里传来一些动静,云舒和翠柳便站住了,翠柳看了云舒一眼,见她轻轻点头,便大声说道,“就算是娘在这儿,我也只有刚刚的那话!我哥哥身上的伤那么严重,还流血呢!哥哥的伤那么重,却有人在这里不知好歹,我们的东西不给白眼狼用!”她或许是提到了陈平受伤的惨状,因此屋子里的声音动了一会儿,却最终没有人开口说话,云舒听见屋子里仿佛传来低低的抽泣的声音,可是她实在没心情在这个时候劝陈白家的。

    如果……如果那时候陈平真的因为碧柳丢了性命,那找谁哭去?

    难道陈白家的哭几场,这件事就了结了不成?

    云舒觉得这样对陈平过于不公平。

    难道就因为陈平还活着,碧柳做的那么恶心的事情就可以当做从未发生过,就可以被原谅了吗?

    “走吧。陈平哥还等着呢。”云舒虽然性子温和,可是也没有总是让着别人的道理,更何况碧柳这种不知感恩的东西,对她再好也是白好,因此云舒也不看碧柳此刻滚得浑身都是雪与雪水泥水,拉着翠柳就回了陈平的地方。赵雨推着小车跟着,等到了地方,陈平见了她们带回来的伤药眼睛一亮,刚想把身上的衣裳脱了换药,就见云舒和翠柳都目光炯炯地看着他。

    陈平不由十分尴尬地咳嗽了一声说道,“我得换药了,两位大小姐是不是出去待会儿?”

    云舒和翠柳对视了一眼。

    翠柳不知嘀咕了什么,转身就走。

    云舒想了想,把带回来的银票给了陈平说道,“先拿着用吧,不然总不能总是麻烦赵夫人。”她给了陈平银票,陈平也不客气,云舒就对一旁等着帮给陈平换药的赵雨说道,“我先带着家里的婆子把宅子收拾一下,劳烦你先帮陈平哥换药了。”她准备回自己的宅子去看看情况,毕竟既然老太太叫她出来,云舒也想在外头小住几日,因此如果那宅子如果还有什么缺少的东西,云舒也得张罗着采买了。

    “行,你先过去瞧瞧去,一会儿我们再过去。”陈平与赵雨都点了头,云舒便与翠柳出来往自己的宅子去。

    才到了赵家大门口,云舒就见门口方柔和赵家大奶奶正说着什么,赵家大奶奶一张美艳骄傲的脸上带着几分讥讽之色,方柔的脸色有些不好看,惨白惨白的。见了赵家的这两位奶奶,云舒和翠柳急忙打了一声招呼,赵大奶奶一向是个清高的性子,看不上云舒和翠柳丫鬟出身,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这才转头看着方柔,勾了勾嘴角说道,“我也不过是白和弟妹说一句罢了。二弟娶了弟妹,真真儿可惜了朱侯对他的一片看重。也不知二弟如今心里是不是已经后悔了。”

    云舒和翠柳一头雾水。

    方柔已经眼眶发红,却只是低声说道,“我不知大嫂在说什么。”

    “弟妹就自欺欺人好了。那一日侯爷不也是感慨吗……可惜了二弟娶了你,不然他都愿意把自己的女儿给了二弟,叫二弟做女婿呢。对了,我听说国公府的国公夫人就出身朱侯府上,两位妹妹,可见过朱侯府上的小姐?”赵大奶奶显然和方柔之间妯娌不对付,云舒之前也听方柔和自己说过一次,说是赵大奶奶对她这个弟妹颇为不喜欢,平日里就有些排挤挤兑。只是如今她皱眉听着这话的意思,倒是赵大奶奶对方柔已经不仅仅是排挤,相反还很有几分恶意。

    毕竟虽然云舒听得一头雾水的,可是也听明白了赵大奶奶的话。

    她这是在说有高门大户相中了赵二哥,因此方柔的地位就妨碍了赵二哥另结高门?

    这不是挑拨人家夫妻感情吗?

    因此,赵大奶奶问的时候,云舒和翠柳都没吭声。

    见她们俩显然更亲近方柔,赵大奶奶也只是花容微微一沉,之后冷笑了一声打量着方柔说道,“我听说今日二弟又跟着朱侯进宫去了?这么早就叫侯爷叫走了,只怕一路上也与侯爷越发亲近了吧?”她的一双眼带着十分的讥诮,方柔几乎要流泪了,却努力忍住没有说话。见她们都很无趣,赵大奶奶哼笑了一声才走了。等她走了。云舒这才犹豫着上前扶住了踉跄一下,几乎软到地上的方柔轻声问道,“大奶奶说得怎么云山雾绕的,我和翠柳都听不明白。”

    她其实听明白了。

    不过见方柔这么伤心,云舒觉得她看起来怪可怜的。

    只是云舒想赵大奶奶的那些话只怕虽然有些可能,却肯定不是赵二哥自己的意思。

    赵二哥本来就不是为了功名利禄就昧了良心的,不然当初他早就去追赵夫人看好还喜欢的翠柳了,怎么还坚持要和方柔成亲呢?

    这里面一定是有些误会,而且赵大奶奶这样挑拨,大概也没安好心。

    她上前搀扶方柔,方柔几乎是慌乱地抓紧了云舒的手臂流着眼泪低声说道,“别进去叫她看见。不然她真的该得意了。小云,我有话想问你。”她央求地看着云舒,可怜又无助,云舒心里一软,和翠柳便把她扶到了对门自己的宅子里。等跟着一同来的婆子张罗着给烧了几个炭盆把屋子里给暖和起来,又去热水去了,屋子里只剩下翠柳和云舒,方柔便忍不住捂着脸哭了起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