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7章 恶言

    “那咱们一块儿去。陈平哥也太小看了我,我怎么不会吵架。”

    云舒一边说一边与翠柳一同出去。

    她们带回来的那些东西不知什么时候被推到了陈家住的院子里,显然虽然云舒和翠柳说这给家里用,可是赵夫人没有占人便宜的意思,相反都叫人给送过来了。此刻那小车旁边站着几个人,一个生得俊俏机灵的少年,正把一个青年秀士不客气地从小车旁推搡到了一边儿去。他看起来年纪也不大,可是推了一下子就把自己面前的书生给推得踉跄退后,站都站不稳。一旁一个生得如花似玉的年轻女人急忙扶住这脸色铁青的书生,指着那少年骂道,“你失心疯了!敢推我们家相公?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夫人但凡给你几个好脸色,你就真以为你是赵家的少爷了?!”

    这话十分恶心。

    云舒见那骂人的正是碧柳,瞧着她披着一件厚厚的斗篷,扶着的正是王秀才,那推了王秀才的却是赵家的庶子,赵小三赵雨,便冷哼了一声。

    翠柳已经是恼了。

    碧柳在自家作威作福也就算了,可是在赵家寄人篱下怎么还敢这么猖狂?

    更何况刚刚陈平都说了,碧柳差点被人拖到巷子里的时候,王秀才当了缩头乌龟,救了碧柳的除了陈平就是赵雨了。

    救命之恩竟然还忘恩负义,这实在是个畜生。

    “你嘴里不干不净说的是什么?!你又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是了,面对救命恩人还能忘恩负义,不就根本不是个东西!你就是个贱人,是个畜生!”翠柳上前几步,见碧柳诧异地看着自己,之后碧柳嫉妒的目光落在她和云舒身上披着的昂贵的狐皮斗篷上,便冷笑着指着碧柳说道,“什么相公?不是个龟公吗?自己的媳妇差点叫人糟蹋了,姓王的不是自己缩了脖子当了乌龟了吗?既然已经做了活王八,还装什么秀才相公呢?真是不怕叫人笑掉了大牙!”

    王秀才被这话气得脸色铁青。

    碧柳越气得不行。

    她如今最怕叫人提到自己被人差点拖到巷子里的事,唯恐王秀才嫌弃了她,可是没想到旁人也就算了,竟然是翠柳还祸害她的婚姻。

    “你这么这么恶毒啊!你还是我的妹妹吗?!”她大叫起来。

    云舒看着碧柳,想到从前装腔作势一副秀才娘子模样的碧柳,再看看她如今这尖锐叫嚷的泼妇样子,就觉得难怪了。

    难怪陈平担心云舒一个人吵不赢这碧柳。

    她笑了笑上前对翠柳柔和地说道,“打人不揭短,你刚刚也是口不择言了,怎么能这么扒了秀才相公的脸皮呢?他既然已经做了乌龟活王八,那心里已经够苦的了,就别在戳他的心窝子了。咱们如今不仅不应该揭短,还应该粉饰太平呢。咱们得说,秀才相公辛苦了,亏了他那时候当了缩头乌龟,不然,只怕当时被推到刀口下头当了冤死鬼的就是秀才相公了,咱们得庆幸秀才相公没去救人,不然没了命的话,那碧柳姐姐不是如今就得当寡妇了吗?”她一口一个秀才相公,一口一个庆幸,王秀才本来就是个斯文人,被她气得摇晃了一下,转身用力地将扶住自己的碧柳推开骂道,“滚一边儿去!你这个给我们王家丢人现眼的东西!”

    他好好的秀才,妻子却险些被人坏了清白,日后传扬出去,不是都会被同窗嘲笑自己的头上发绿吗?

    一想到会被人背后这么嘲笑,王秀才就气得不得了,看碧柳的眼神也多了几分怨恨。

    他觉得自己受到的这些羞辱都是碧柳造成的。

    碧柳看见王秀才的脸色变了,心里一慌,急忙上前可怜地说道,“相公,你不能听信她们的谗言啊!”

    她一边哭求王秀才不要听信翠柳和云舒的话,一边恶狠狠地看向两个女孩儿。

    云舒此刻懒得搭理她,先看向一旁的赵雨,见他精精神神的,虽然看起来消瘦很多,可是却精神很好,瞧着眉宇之间也多了几分坚毅之色,就知道这一次京城大乱,这赵家也受到冲击,赵雨显然也是经历过守住家门的这些事,因此成熟了许多,便和翠柳对他道谢。赵雨依旧是爱说爱笑的脾气,摆手说道,“没有你们说得那么夸张,我也只不过是尽力而为而已。还有你们家里的吃的,我也吃了不少。”

    他抓了抓后脑勺,笑了一下,这才露出几分他这个年纪的年轻的样子来。

    翠柳忙问道,“是小云宅子里的吃的吗?你也吃到了?”陈平和赵雨一块儿去的云舒的宅子搬吃的,这可以看出来陈平对赵雨是亲近信任的,而且他还救了陈平一命,翠柳如今更感谢他了。赵雨俊俏的脸微微发红,看了翠柳一眼,见她凑到自己的跟前,便有些不自在,想要退后,身后却是装了好些东西的小车,因此他只能局促地说道,“自然是吃到了。挺好吃的。”他的脸红扑扑的,云舒见他仿佛被翠柳给“欺负”住了似的,不由笑着拉了拉翠柳的手。

    翠柳也发现自己似乎叫赵雨局促不安,便急忙退后了一些认真地说道,“不管怎样,你救了我哥哥,就也是我的救命恩人了!”

    赵雨的脸更红了。

    “你脸红个什么?”翠柳好奇地问道。

    赵雨急忙摇头,笑得爽朗地说道,“没什么。只是想到一些……我帮你们把车推到陈平哥那儿吧。”他转身就要帮忙推东西,云舒想到刚刚他和碧柳夫妻争执的样子,心里就有数儿了。知道是碧柳与王秀才看见这么多的东西起了贪念想拿,赵雨却不答应,护着东西来着。因赵雨还护着她们的东西,云舒倒是觉得赵雨心里对陈家的人的态度也是不同的。到底她们也算是和赵雨一同长大的,而且云舒和翠柳出来住的时候,与对门赵家往来的时候和赵雨也是常见的,她自然也对赵雨十分亲切,笑着说道,“夫人也太客气了。我们本来是把这些留给夫人的。”

    “母亲说你们家也人口多,更需要这些东西。而且家里如今也不难于此……”赵雨对云舒说道,“而且你的宅子里的吃食碳火都快被搬空了,我们家其实也吃了你们家不少东西。”

    “夫人能收留咱们家的人,我们就感激都来不及了。”云舒便在小车边儿上翻了翻,翻出了许多的疗伤的药来。

    翠柳看见了,急忙对赵雨问道,“你有没有受伤?需不需要这些?”

    “我没受伤。之前家里还有二哥在呢。”赵雨没提他大哥还有他父亲赵大人,云舒想到赵夫人之前喃喃地说“百无一用是书生”心里就有数,却也不会拿这些话来给人添堵扎心,便点了点头,倒是翠柳看见赵雨身上穿的是一件十分簇新的衣裳,便眼睛一亮急忙问道,“你这衣裳是新的啊?”赵雨因是庶子,一向不得赵夫人的喜欢,平日里穿的都是些旧衣裳,倒是如今穿得厚厚的,瞧着精神,也多了几分官宦子弟的样子。

    提起这个,赵雨就更高兴了,眉飞色舞地和翠柳小声说道,“是母亲特意叫人给我新做出来的。母亲……”他对翠柳开心地说道,“母亲如今也疼我。”

    他打小儿小心翼翼的在赵夫人的跟前长大,赵夫人对他并不慈爱,可是他却对赵夫人一向都很尊敬。

    如今赵夫人对他好了,赵雨就觉得自己高兴得不得了。

    “我就知道日久见人心。你把夫人当亲娘,夫人自然也会明白你的心意。”翠柳和赵雨之间的关系极好,平日里也很能说得上话,知道赵雨的事也比云舒更多一些,如今见赵雨开心得不行,便也为他开心,对赵雨说道,“那以后你要请客儿,咱们好好庆祝一下!”赵夫人会对赵雨这个庶子改观,那肯定是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这才叫赵雨被赵夫人疼爱起来。这说苦尽甘来也差不多,自然是值得高兴的事,赵雨用力点头,轻快地说道,“好!”

    他一边和翠柳兴高采烈地说话,一边推了小车就去见陈平。

    “等等!”碧柳刚刚和王秀才哭诉了一场自己是被陷害的之类的,然而王秀才却恼羞成怒,把她用力地推开走了,她追了两步追不上,回头气势汹汹地拦住了说说笑笑的赵雨和翠柳。

    云舒正笑着跟在后头呢,冷不丁见前头那两个说笑的家伙停住了,不由微微皱眉。

    “你还想干什么?”翠柳沉着脸问道。

    她摩拳擦掌,准备给翠柳几个耳光,叫她知道自己的厉害。

    “娘都病了,你竟然只知道跟男人说说笑笑,不仅轻浮,而且不孝!”

    “我再轻浮,也没有叫人拖走差点坏了清白!”翠柳其实并不喜欢拿这些事说事儿,因为她觉得遇到这样的事,女子总是最可怜的,女子本是无辜的,不应该被嘲笑,拿出来作为羞辱女子的手段。

    被千刀万剐的应该是那些坏人才对。

    可是碧柳忘恩负义,太叫她不能忍受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