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发达

    云舒竟都一时不知说什么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翠柳听得气死了,顿足问道。

    陈平摸着自己受伤的手臂微微冷笑。

    “还能是什么,不过就是自私自利。在她的心里,只有她自己的命是命,别人都活该去死!你们是不知道,这段时间我与她积怨已深,母亲却……”说到陈白家的,陈平不由脸色格外复杂,缓缓地说道,“如今娘病了,也是因为她。京城里大乱一起来,她就拖家带口,带着姓王的一家子来咱们家里打秋风。那姓王的胆小如鼠,外头乱起来了,他一个大男人竟然不敢出去,也不敢在前头护着家里,只知道躲在屋子里瑟瑟发抖,母亲还说他是一个斯文的人,怎么可以出去与人争斗呢?”

    陈白家的心疼女婿,陈平不能说什么。

    可是把儿子推出来叫他在前头为家人张罗,却偏心女婿,王秀才什么事都不干,这叫陈平不能接受。

    “那你这伤是怎么回事?”

    陈平脸色冰冷。

    “还能是为了什么。我实在一个人撑不住家门,带着一家人来投奔赵二哥,他们自然也跟着来了。你说可笑不可笑,他们王家的一家子都来了,连那个妾都来了,没有一个动弹的,都在等着吃现成的。这也就罢了,还不消停,在赵家吵闹,要求更好更舒服的待遇,把自己当赵家的祖宗!我看不过去,叫她闭嘴,娘却说我刻薄了。这样也行……就当她没家教也就罢了。可是她后来干了什么?外头乱成那样,她还只知道跟姓王的那妾争风吃醋,还吵吵闹闹地冲到街口去叫嚷,让家里人去哄她。”

    云舒听得都呆住了。

    碧柳这也太不像话了。

    京城大乱,满京城都是乱兵与歹人,碧柳就这么冲出去哭叫吵闹,那岂不是个靶子?

    “她引来人了?”云舒紧张地问道,“你的伤是因为那些人受的吗?”

    “不然呢?她虽然性子不好,好歹也有几分颜色,也是个漂亮女人。哭得衣衫不整地在街口闹起来,还能引不来人吗?好几个不知哪儿来的歹人瞧见她了,把她往巷子里拖。她叫起救命来的声音倒是贼大。那姓王的是个没胆子的货,听见她求救竟然一声不敢吭,都不敢出来救她。我虽然之前与她有几分口角,可在我的心里,那时候她还是我的家人,我怎么能叫自己的姐妹受这样的屈辱,自然要冲出去救她。她的衣裳都快要被人扒下来了,到底是我把她抢出来,才没有叫她坏了清白。”

    陈平就算再不喜欢碧柳,可也不能叫她被那些坏人给糟蹋了,自然是要救她的。

    他提着刀就出去,把吓得爬不起来的姐姐救出来,却被那几个歹人给围住了。

    “你们知道吗?如果她只是贪生怕死,遇到了事儿自己跑了不顾我的死活,我都不会那么生气。可是她竟然把我往那些歹人的刀口上推……我救了她,她却为了自己的小命要我去死。”当时歹人自然是劈刀就往他们的方向砍过来,陈平护着碧柳要逃,本来都可以避开,可是碧柳却大叫了一声把陈平用力地推到刀口下头,自己转身没命地逃回了赵家。陈平想到那时候的血光,便对两个女孩轻声说道,“我心里的血都凉了。如果不是赵家小三过来救我,我如今命都要没了。这样自私自利的畜生,你觉得我还能把她当姐妹吗?”

    陈平那时候的失望还有愤怒,如今在云舒和翠柳的面前完全没有保留。

    翠柳被气得浑身发抖。

    “她怎么可以恩将仇报?!那娘呢?娘怎么说?!”她愣了愣,突然喃喃地说道,“是了。如果娘站在你这边,就不会病了。”她的脸色格外难看,又带着无比的失望,陈平摆手说道,“娘心里偏心谁,我懒得说。可是碧柳日后跟我恩断义绝,再也和我没关系。还有姓王的,整日里之乎者也的,到了要命的时候,他就成了缩头的王八,这一家人以后我是不想看见了。”

    他格外失望,云舒见陈平大概最近也没过什么好日子,急忙说道,“那以后别理会他们就是了。也知道他们的真面目,咱们别为他们生气。对了陈平哥。”她急忙把春华叫她们带回来的吃食给陈平拿出来说道,“还有在心里惦记你惦记得不行的呢。知道你在外头,春华这段日子在府里也没过好,天天为你哭,听说我们能出来,她特意叫咱们给你带的点心。陈平哥,这才是把你放在心里头想着念着,你也该想着念着的人。至于那些外八路的,你管他们是死是活呢。”

    春华日后是陈平的妻子,陈平只需要心里装着春华就足够了。

    至于碧柳……日后兄弟姐妹各自成亲嫁人了,谁还理碧柳做什么。

    果然,云舒念叨起了春华,陈平的脸上不由露出几分笑容。

    “她在府里可好吗?”见云舒把尚且带着些热乎气的吃食都按出来,陈平拿起一块吃食用力地咬了一大口,虽然有些凉了,可是他觉得心里都是暖的,低声说道,“我在府里也惦记她,担心她在府里害怕。”他一边说一边笑了,云舒和翠柳也跟着笑了,云舒便继续说哦到,“你们俩真是心有灵犀,一个在府里想着外头的,一个在外头想着府里的。春华这些天的日子也不好过,担心家里人,又担心你担心得什么似的,整日里和我与翠柳念叨。陈平哥,等你什么时候去府里的时候,去看看春华,至少也给她报个平安。”

    “自然是要的。没有我给她保平安,只怕她担心我担心得饭都吃不下去了。”陈平笑着说道。

    “你怎么这么厚脸皮啊。”翠柳无语地翻白眼。

    “你懂什么,一个小丫头片子罢了。”陈平哼了一声,却对云舒带着几分感慨地说道,“真是患难见真心,赵家对咱们的收留庇护之恩,我这一辈子都不能忘。还有赵家小三倒是机灵。”他回头看了看门口,见门口紧闭着,便对云舒和翠柳压低了声音说道,“还有一件事你们不知道。赵二哥只怕是要达发了。你们知道京城西门不是叫皇子们从里头给关紧了吗?你们知道是谁开了西门,叫八皇子的兵马进了城吗?”

    “莫非是赵二哥?”云舒诧异地问道。

    “就是赵二哥。咱们国公夫人的娘家兄长,就是镇守五城兵马司的那位从皇子们的手里带着虎符逃了,就是叫赵二哥收留在赵家,当日八皇子的兵马在外头进不了城,就是这两位去开的城门,你们说,日后八皇子犒赏功臣的时候能没有他们吗?赵二哥倒是胆子大,竟敢收留那位大人……如今他得了那位大人这么大一个人情,就算八皇子想不到他,那救了那位大人的命,不仅那位大人家里会把他当做恩人,就算咱们唐国公府也要看重他的。”

    陈平不由感慨。

    没想到赵二哥竟然还有这样的果断。

    当日那位五城兵马司的主官带着虎符挨了一刀冲出了皇子们的围杀下落不明,就是被赵二哥给偷偷收留在了自己的家里。

    这一躲就是多日,等到了八皇子到了京城,又是他们从里头把城门大开,才能叫八皇子那么顺利地进了京城。

    因此陈平对两个妹妹说道,“赵二哥只怕要飞黄腾达了。只靠着这功劳,日后前程不可限量。”

    “今日我们倒是没见着赵二哥。”

    云舒若有所思地说道。

    “他在宫里呢。如今宫里……八皇子自然也希望身边能信任的人多一些。”陈平说了一会儿,又风卷残云地把云舒和翠柳带来的吃的吃了大半,抹了抹嘴这才继续说道,“我打发了家里人去收拾咱们自己的家里,还等过几日才能回去。这段日子我们就住在这儿……”他迟疑着,云舒忙把自己和春华带了老太太赏的物资说给陈平听,陈平这才放心地说道,“还好不会白吃白喝。”

    他一边说一边摸了摸自己的手臂。

    云舒忙问道,“我和翠柳还带回来了些上好的疗伤的药,不然重新给你包扎一下吧?”

    陈平到底也在意自己的伤势,没有拒绝。

    云舒便叫翠柳陪着陈平,自己去外头拿带来的伤药,然而陈平皱眉说道,“叫翠柳跟你一块去。”

    “为什么?不是都已经天平了吗?”

    “京城里是天平了,这府里还没太平。姓王的都是一群不要脸的东西,你一个人吵不赢。”陈平沉着脸说道。

    翠柳一听,突然转了转眼睛说道,“那我和小云去。”她一副挽起袖子要打架的样子,显然是心里憋着火儿,就等着见到了碧柳就要和她清算。

    云舒没拦着她要去收拾碧柳。

    叫她说,不如趁着陈平受伤和碧柳闹一场,最好闹得人尽皆知,从此分道扬镳,往后也少了许多的麻烦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