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5章 寒心

    赵夫人愿意把陈家的人给接到家里来,不管怎么样这都是极大的恩情了,这都叫云舒和翠柳真心感激。

    赵夫人却笑得喜气洋洋的,弯腰把云舒和翠柳扶起来嗔怪地说道,“你们这是说的什么话。我难道是外人不成?”如果是从前,赵夫人虽然会叫云舒和翠柳起来,不过如今刚刚大乱平息正是疲惫的时候,她也没劲儿这样热情。然而这一次的大乱之中,她的次子在五城兵马司刚刚立下了一个极大的功劳,日后的前程大好,因此赵夫人如今浑身都是劲儿,看谁都笑眯眯的,热情地拉着云舒和翠柳问道,“你们在国公府还好吧?”

    “还算幸运,国公府被破的那一日,正巧的八皇子带着兵马进城,因此我们都平安无恙。夫人这里呢?”云舒刚刚来的时候已经看过,虽然接到也有些凌乱,不过却看起来没有遭受太大的损毁,甚至云舒看见赵家对门儿,也就是自己的宅子的宅子大门还完好地关着,这显然是并未遭到歹人的侵扰。既然自己的宅子没事,那赵家应该也没什么事,不过云舒还是想关切一声的。

    毕竟赵家足够仁义了。

    护着陈家的这些人口,不仅是要给他们收留的地方,还有各种吃穿用度。

    在皇子之乱中,连国公府那么富庶都几乎被吃空了库存,那赵家只怕日子过得也很艰难。

    “还好。还好有你二哥在。”说起这一次京城的乱子,赵夫人便叹了一口气,对云舒小声说道,“如今我啊,才知道什么叫做百无一用是书生。”她这话充满了感慨,见云舒和翠柳一脸茫然的样子,因涉及到了她自己的家里的事,便摆手不说了,笑着说道,“你们母亲病了,还在屋儿里呢,快去看看她。”她的话音刚落,云舒和翠柳不由都问道,“病了?”陈白家的病了?

    “可不是。她又是担心,又是惊吓,还惦记着你们还有阿平他爹,心里自然受不住。”赵夫人目光闪烁了一下,掩饰地说道。

    云舒和翠柳却没有察觉到,急忙给赵夫人道谢,就匆匆地一同往赵家后面的屋子去了。才进了一个屋子,就见陈平从里屋走出来,脸色淡淡的样子。见云舒和翠柳闯进来,陈平一愣,继而脸上露出了笑容来说道,“你们怎么还出来了?”他快步走过来,看起来很高兴,然而云舒看见他的样子,一下子捂住嘴问道,“你的手怎么了?”陈平的手被包扎得整条手臂上都是包扎的痕迹,还被一个板子吊在脖子上,看起来受到了很重的伤势似的。

    见陈平的脸还带着几分苍白,云舒和翠柳都忍不住难受了起来。

    “没什么,受了伤罢了。”陈平脸上的笑容在云舒问自己的时候微微收了,他转头脸色冷淡地看了里屋一眼,听见里头传来细微的响动,便对云舒和翠柳说道,“娘刚喝了药睡了,你们先别打搅她,一会儿再来和她说话。跟我过来,我问问你们国公府里的事。”他所出的这个屋子是非常小的一个,看起来从前应该是赵家下人住的,因他们来得仓促,因此赵家只来得及给他们腾出了这么一处屋子来。

    不过云舒见屋子里还算暖和,便松了一口气,跟着陈平去了另一处冷了几分的屋子。

    这屋子里的东西更加简单。

    “这是赵家下人住的。赵二哥本说要腾他们自己的屋子。只是我一再拒绝。毕竟咱们就是拖家带口来麻烦人的,怎么还能叫人家收拾出来屋子给我们住得舒舒服服的?难道我们是来享受不成?就这么一个屋子……赵家都是把下人们挤在一块儿才腾出个地方给我们。”赵家的宅子虽然算不上小,不过人口也多,因此腾出这么些屋子来给陈家的人用已经很了不起了。这道理云舒也知道,反而庆幸地说道,“幸亏来了赵家,不然我和翠柳在国公府都担心死了。”

    陈平笑着问道,“主子们没事儿吧?”

    “女眷们都没事。倒是三爷与三公子受了伤,不过伤势也不严重。还有咱们国公府的大门被砸破了。”云舒把国公府里的事都跟陈平说了一遍,便继续说道,“老太太说陈叔还在宫里侍奉国公爷呢,因此不能叫陈叔的家里在外头受侵扰,叫我和翠柳回来瞧瞧,还赏了不少的东西,都是现如今能用的。咱们一大家子在一块儿,只怕对赵家也是负担,所以我想着把老太太赏的那些都先放在赵家,就当做是咱们的一点贡献吧。”

    “你的宅子里储存的那些东西,我都拿出来用了。”陈平对云舒说道。

    云舒便笑着点头说道,“这才好呢。我还担心那样的时候你还惦记着不动我的东西。如今陈平哥你还知道拿去用,我自然也就放心了。”她这样大方,陈平脸上不由露出笑容来对云舒低声说道,“你放心,就算我去你的宅子里取了东西,也没叫旁人进去。我只带着赵家小三过去了。”他的眉宇之间的一点阴郁的气息在看见两个妹妹的时候消失了许多,云舒一愣便关心地问道,“你们俩能拿得动吗?”

    “还有你家里的婆子呢。”陈平不以为然地说道,“不过有你宅子里的那些吃食与碳火,我们在赵家过得也轻松些。不然住着赵家的,吃着赵家的,我这心里也过意不去。”他顿了顿把自己从云舒的宅子里拿了什么说给云舒,不外呼就是那些碳火还有腊肉泡菜各种云舒用各种方法做好储存起来的食物,云舒也不在乎这些东西,等陈平絮絮叨叨地跟自己说了这么许多的事,这才开口问道,“咱们这儿也遭了乱兵了?”

    “那倒没有。那些乱兵都往富贵人家去了,这条街上虽然都是官宦之家,不过品阶都不高,虽然有油水,哪里比得上去勋贵人家干一票大的。不过只是一些趁着大乱因此想要浑水摸鱼的地痞无赖罢了。”因那些乱兵眼光很高,汇聚了大部分的力量去冲击各处的勋贵府邸,因此这些看起来不大的官宦之家倒是少有人乐意过来,不过一些京城中的无赖还有歹人想趁火打劫,不过却也不大敢在这条街上来。

    赵二哥也带了不少素日里与他交好的兄弟把这条街看守得很严。

    因此这条街上的人家很少受到歹人的骚扰。

    虽然也有一些麻烦,不过比起唐国公府那样激烈可怕的倒是没有。

    云舒不由在心里喊了一声天幸。

    幸亏陈平机警,带着陈家的人投奔了赵家。

    不然只看她和翠柳今日看到的陈家的宅子的那样子就知道,留在陈家简直就是要命的事。

    “那陈平哥你怎么受伤了?”云舒便急忙问道。

    既然说是没有大的危险,怎么陈平伤得这么重?

    他看起来整条手臂都受了严重的伤势。

    提起这个,陈平脸上的一点笑意猛地就落了下来。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眼底带着几分冰冷地和云舒与翠柳说道,“既然你们问了,就不算是我秋后算账了。不过我也实话告诉你们,从前我还能拿碧柳当亲人,可是从今以后,她再也与我没有关系。有她在的地方不要想见到我。至于有我在的地方,我也再也不想看见她。”他的脸色冰冷,云舒不由一愣的功夫,翠柳不由急忙问道,“她怎么了?难道这伤是她害的不成?!我就知道!”翠柳猛地站起来大声说道,“我就知道她这种人一定会叫家里人都倒霉!”

    “你快小点声。”这是在赵家呢,嚷嚷大声了再叫旁人听见。

    云舒急忙拉了拉翠柳。

    “翠柳说的没错。本就是她害的。这害人的东西。”陈平却第一次没有笑嘻嘻地粉饰太平,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手臂,对两个女孩儿低声说道,“我真是没想到她是这种畜生,竟然把我往刀口上推。如果不是我躲得快,脑袋都叫人给削下来了!”见云舒和翠柳面如土色,刚刚站起来就骂碧柳的翠柳此刻吓得不得了不敢说话了,陈平眼底冰冷地说道,“我活了这么多年,本以为她只是自私一些,可好歹还当我们是她的弟弟妹妹。谁知道这种畜生的眼里,只她自己最金贵,别人什么都不是,死了也活该。”

    这话带着几分心灰意冷。

    陈平虽然从前不待见碧柳,可是心里也是把她当做家人的。

    他难道不知道陈白家的背后偷偷拿自己孝敬他娘的银子补贴碧柳吗?

    陈平心里自然是知道的,不然不会把大部分的身家都托给云舒和翠柳。

    不过他并不是对陈白家的一毛不拔,相反,平时从边城回来的时候,他也给他娘不少银子做孝敬母亲的。

    这些银子最后都去了哪里,陈平也心里有数,不过想一想碧柳是自己的姐姐,他也没有计较。

    只是陈平没有想到,他把碧柳当亲人,可是碧柳却能在危险的时候毫不犹豫地推他出去送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