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章 相劝

    “我,我没有想过叫她受委屈。”

    唐四公子此刻也不由多了几分迷茫。

    他是喜欢云舒的。

    这些年时常来给老太太请安,云舒总是伴着老太太,他自然也熟悉。

    美貌温柔,又会用柔和的话来劝他一些道理,唐四公子不知不觉就把云舒放在了心里。

    只是如今唐三公子的话,叫唐四公子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你如果喜欢她,自然就不应该委屈她。只是如果你的喜欢只是占有,只是希望如了你的意愿,叫她委委屈屈做你的妾室的话……”

    “那如果,如果我待她好,叫她就算是做妾也不会受委屈……”

    “你想再养出一个我姨娘那样的人吗?”唐三公子沉着脸看着脸色涨红的弟弟,缓缓地说道,“父亲就是因为偏宠我姨娘,这些年叫你与夫人受了多少委屈,你自己也该知道。”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如果不能娶自己喜欢的女子为妻,就断断不能叫她给自己做妾,不然家宅不宁,嫡庶不分,这是乱家之本。古往今来,宠妾灭妻都是被人唾弃的。就算是父亲,他不也曾经因为这些因此被人非议?更何况我瞧那小云不是个愿意为人做妾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他提到金姨娘的时候,唐四公子仿佛迎面挨了一巴掌,顿时羞愧无比。

    他哥哥说的没错。

    如果宠爱妾室,薄待了正妻,他还算是人吗?

    更何况他冷眼看着云舒对他也没有什么心思,还对他拒人于千里之外。

    “我知道了。”他低声说道,“三哥,我知道三哥劝我的都是好话。其实我也知道,小云是看不上给我做,做……”他垂了头,眼眶微微发红,带着几分哽咽地说道,“三哥,正是因为她是这样自重,对我疏远的人,因此我才喜欢她。我身边的丫鬟都对我存了心思,我心里觉得厌烦,觉得不高兴,因此见了小云对我疏远着,对我并没有企图,因此才越发觉得她好。我也知道我叫她烦恼了,也知道我这样缠着她不对,只是我忍不住。”

    “都说了,年少慕艾不是错的。你第一次喜欢一个姑娘,这有什么。”唐三公子见弟弟这样难过,便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温和地说道,“只是男子汉大丈夫,既然知道这件事成不了,就不该纠缠,不然不是君子所为。这天底下的好姑娘多得是,往后你的妻子也定然是你喜欢的人,没什么大事。”他的手上带着几分力量,唐四公子便胡乱地抹了抹自己的眼睛感激地说道,“多谢三哥开导我。”

    “你我兄弟,我自然是盼着你好的。”唐三公子对弟弟笑了笑。

    见弟弟并未纠缠着感情的事,他的心里便松了一口气。

    弟弟对老太太身边的丫鬟动了心思,只怕老太太会恼了唐四公子。

    如今这场风波无声无息地过去,唐三公子瞧着云舒也是一个性子平和,不会在老太太跟前搬弄口舍的,这件事就此过去了,谁也别再提起,水过无痕就这样了结了也好。

    也不会坏了云舒的名节清白,也不会坏了唐四公子的名声耽误他娶妻,这岂不是两全其美。

    唐三公子心里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云舒自然不知道他已经轻轻松松地把弟弟给劝好了,正忙着和翠柳一同出府去看望陈白家的呢。她忙着把一些银票藏进翠柳的怀里,低声说道,“也不知道家里有没有被抢,人平安就好,什么家当都无所谓。不过外头不知婶子缺不缺银子,咱们带着些,也能救个急。”她忙忙碌碌的,翠柳也急忙点头说道,“刚儿一个姐姐过来说老太太赏咱们的那些东西都已经推到后门了,叫咱们自己带回去,这算起来也差不多了。”

    “再拿些点心,还有吃的吧。”春华气喘吁吁地从外头回来,手里提着一个食盒,里头都是热气腾腾才出锅的包子还有点心,对云舒与翠柳小声说道,“我,我是不能过去看望陈平哥的,这些吃的,你们就帮我带给他。”她如今和陈平定亲了,自然就不要再去未婚夫的家里,免得叫人看见了说她的闲话。不过她心里惦记陈平,自然也十分用心,云舒不由笑着把食盒接过来说道,“再也没有比你更贴心的姑娘了。”

    “要不怎么做了我嫂子呢。”翠柳也笑嘻嘻地说道。

    春华为人大方,因此也不害臊,笑着推着她们赶紧出府了。

    云舒这才和翠柳推着一个小车,把老太太赏的东西都一同推到了陈家。这一路上看见京城里虽然平静了下来,可是却冰冷冷的寂静,街道上多了许多残留的血迹还有各种乌黑的焚烧的痕迹,就连街道来往的人都少了,多了几分荒凉的意味。云舒看见习惯走的街道的远处还仿佛传来一些哭声,不由有些难受,与翠柳闷着头不吭声一同在这冬天寒冷的街道里走过去,等到了陈家,却见陈家的大门都不翼而飞了,里头乱七八糟的,家具摆设全都被砸碎在地上,还有被人放火烧过的痕迹,云舒顿时心里紧张起来。

    她和翠柳对视了一眼,急忙去院子里去看,却见院子里只有陈家的几个下人在收拾。

    “这也不像是能住人的地方啊!”翠柳跌足叫了一声,急忙去问那几个下人陈白家的去哪儿了,等她回来,云舒急忙问道,“婶子与陈平哥呢?”看见陈家这被破门的样子,云舒就觉得慌乱起来,倒是翠柳脸色带了几分缓和地对云舒说道,“她们还好,如今正住在赵二哥家里呢。咱们快过去看看吧。”她推起了小车就往外头去,云舒与她一路去赵家的时候才听明白了,赵家的确是被破门了,不过贼人们闯的是空门,赵家的人无论陈白家的还是下人们都没留在赵家,因此没有受伤。

    原来当日京城里大乱的时候,陈平就觉得有些大事不好,只怕护不住母亲,而国公府又已经关闭,他倒是能带着陈白家的回去,不过想到因自己一人一家就叫国公府再开一次封得严密的门,陈平又觉得心中不安,他顿时就想到赵二哥乃是五城兵马司的人。

    赵二哥在五城兵马司,京城大乱,他有可能带着麾下的人来维护京城安全,那还有什么地方比赵二哥家里还安全的呢?

    因此陈平厚着脸皮拖家带口,带着家里的吃食还有碳火投奔了赵家。

    如今京城安定了,不过赵家却乱七八糟的不能住人,赵夫人一向和陈白家的关系不错,就留了陈家的人在赵家再住几日,而陈家的下人这段时间忙着整理已经被毁坏的陈家,整顿好了他们再回去。

    “拖家带口?”云舒突然问道。

    陈平虽然带着下人一同去了赵家,可也算不上是拖家带口吧。

    “大姐姐带着姓王的一家子都回来了,也跟着在赵家住着呢。”翠柳沉着脸说道。

    云舒听了就没吭声。

    她就知道碧柳那样的厚脸皮怎么可能不回来。

    “可怎么是住在赵家?赵家人口本来就多,再加上婶子他们那么多的人口,这怎么住得下?陈平哥不是有我那宅子的钥匙吗?”如果只是为了贪图赵二哥的庇护,那只要住在那条街上,赵二哥都能照应,而云舒的宅子就在赵家的对门,不说敞亮宽阔什么的,可住陈家的几口人还是能住得开的。更何况云舒的宅子里因这些年她喜欢做这做那的,无论是吃的用的保暖的都应有尽有,住得也能舒服一些。

    而且就算是陈平没有云舒宅子的钥匙,可那宅子里如今还常年留着几个婆子看家,都是从陈家出来的,必然认识陈平,也会给陈平开宅子的门的。

    翠柳见云舒十分疑惑,便没好气地拍了她一下说道,“你傻了?我大姐姐和姓王的也在呢。你叫他们去你的宅子,那不是引狼入室吗?哥哥宁愿在赵家挤着也不可能叫他们去占你的便宜!”碧柳那样自私自利,而且小肚鸡肠的人看见云舒的宅子那么好,那么舒坦,什么都有,进去了还能愿意出来吗?而且云舒的宅子里有不少的好东西,不说金银首饰,就说库房里还堆着不少的绸缎衣料,各种主子们赏赐的精巧玩意儿,那碧柳夫妻瞧见了,顺手都能给拿走,再也不还回来。

    陈平知道他们两个不是好东西,自然不可能叫他们去住云舒的宅子。

    云舒愣住了,片刻之后低声说道,“我自然是明白这个道理的。只是这种大乱的时候,陈平哥与婶子更要紧一些。总不能为了那恶心的人,就连咱们放在心上的人都不顾了。”

    她知道陈平护着自己。

    可是她在生死面前,并不在乎别的,只在乎能叫自己放在心里的这些亲人能过得好一些,安全一些。

    “我何尝不是这样呢?不过哥哥心里有数着呢,你放心,他亏不着自己。”翠柳与云舒说了一句,姐妹两个就一同往赵家去了,等到了赵家,见赵夫人匆匆地迎出来,云舒和翠柳急忙给赵夫人跪下磕头说道,“多谢夫人护着家里的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