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章 喜欢

    云舒听着唐三爷那讥讽的语气都想笑了。

    她觉得唐二爷在唐三爷的话中一下子就栩栩如生起来。

    那怂成一团的样子,自然叫云舒觉得可笑。

    不过她到底没敢笑出来。

    倒是老太太叹了一口气说道,“这没出息的东西。算了,不必理他。叫他好好地哭着吧。”唐二爷之前做了那么多叫人讨厌的事,老太太如今也不想管他了。更何况在八皇子的心里,唐二爷大概只是个小小的蚂蚁似的,谁会多分出心来想着他啊。唐二爷也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有收拾他的时间,八皇子还不如去收拾了显侯呢,那才是八皇子心里最恨的人之一。

    更何况就算是要清算唐二爷,八皇子也会看在唐国公的份儿上只清算唐二爷一个人,不会连累整个唐家。

    只要唐国公与唐三爷不会受到这庶出的怂货的连累,老太太也懒得管唐二爷的死活。

    难道保住唐二爷还有什么好处不成?

    唐二爷之前做出的那么多的事,没有把老太太当做母亲,老太太自然也不会再把他当做自己的儿子。

    “我明白了。”唐三爷犹豫片刻便不安地问道,“母亲,宫里……大哥不知什么时候能回来。”虽然如今宫中已经算是太平了,可是唐三爷还是有些为唐国公感到不安,因此还是希望宫中的事情都了了,唐国公能够出宫和家人在一起。只是他自己也知道这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毕竟唐国公身为朝中重臣,又是已经驾崩了的皇帝的心腹臣子,皇帝都驾崩了,如今京城与宫里都乱着呢,唐国公哪里有功夫回家来。

    只怕什么时候八皇子登基成了皇帝,唐国公什么时候能回来。

    “没事,不用担心。”老太太便宽慰唐三爷。

    她语气笃定,唐三爷心中的不安也散去了许多。

    老太太便叫他不用在她的面前说话。

    唐三爷这才说要带合乡郡主和两个儿子回宋王府去。

    合乡郡主的父亲宋王倒是还没有回王府,也还在宫中,如今传来了平安的消息。唐三爷瞧见国公府上下已经安稳了,就想带着妻子回去宋王府去安慰自己的岳母宋王妃。虽然这次京城大乱,宋王府也受到了冲击,不过因这些皇家的王府大多都有侍卫,因此倒是受到的冲击不大,不过宋王妃受了惊吓倒是叫人担心。合乡郡主自然是担心母亲的,唐三爷就和家里人说了一声,带着妻子儿子们一同去了。

    老太太叫他可以在宋王府多住几日,好好陪陪宋王妃。

    唐三爷也答应了。

    “府里如今也安稳了,不那么慌乱了。”老太太见云舒起身给自己捶腿,便拍了拍她的手臂叫她和自己说话。

    “可不是。如今府里安稳了很多,老太太仁慈,叫受伤的下人都可以回家去歇着,还赏了他们每人不少的银子,足够叫他们安安稳稳过段时间了。”

    “他们为咱们女眷们豁出性命,若不是他们扛着,咱们国公府早就被人给闯进来了。我也不能无视辜负了他们的心血。一些银子,一些假期算什么。看见他们还活着,我这心里才放心。”老太太叹了一口气,她到底是慈悲的性子,想到之前这些府中的下人一直坚守在前院,几次抵抗外头的乱兵,便对云舒说道,“他们都是咱们唐家的功臣,往后我也是要记得的。”

    云舒便笑着点了点头。

    “对了,陈白家里的是在府中还是在府外?”老太太突然想到跟着唐国公进了宫,如今也留在宫中侍奉唐国公的陈白的身上。

    云舒听到她问陈白,精神一振急忙说道,“陈家婶子过年的时候得了您的恩典,说可以在家里和陈平哥过年,因此没有进府里来。”

    “那京城大乱的时候,她和陈平岂不是留在府外了?”老太太微微皱眉带着几分担心。

    云舒便抿了抿嘴角,低声说道,“八皇子刚刚进城,将京城的大乱给镇压了以后,陈平哥倒是托人给府里传来了一句话,说是家里人平安。不过……”不过当初京城大乱,满京城都是乱兵,陈平要护着陈白家的还有一家子的人,只怕也是十分艰难的。他只说平安,却没说人是否受了伤之类的,因此翠柳也担心得不得了。如今老太太问的时候,云舒说起来也觉得有些担心。

    老太太见她十分担忧,便沉吟片刻对云舒说道,“那你和翠柳就回去看看。”

    “可是老太太身边……”

    “如今府里安稳了,我身边还不缺人服侍。倒是你和翠柳,担心家里人了吧?”见云舒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老太太便温和地说道,“陈白还在宫里服侍你们国公爷呢,只怕也顾不到家里了。你就当做是帮我回去瞧瞧他的家人也好,也能叫陈白在宫里安心。不然,他在宫里侍奉你们国公爷兢兢业业的,外头的老婆孩子却没有人看顾,未免叫人觉得心里难受。”陈白也算是陪着唐国公经历了两次宫变,两次生死的,在老太太心里陈白是忠仆,自然也会看顾陈白的家人。

    云舒觉得这样也对。

    而且她是真的担心陈平与陈白家的,自然不可能客气地拒绝老太太的关心。

    她急忙答应了。

    “府里也没什么事,你就先在外头张罗着。陈家……你回去的时候带些碳与吃的,好歹先应付一下。免得家里没有吃食还有碳火。”老太太也知道云舒不缺银子,不过如今外头的情况也不知是怎么样的,只怕有的东西银子都买不来,老太太想得便周到几分,对云舒说道,“你和翠柳也不必急着回来侍候我。我这儿还有琥珀呢。你先把陈家安顿好了再回来。”她的目光温和,云舒急忙答应了一声,忍着心里的酸涩对老太太说道,“我也替翠柳多谢老太太恩典。”能叫她和翠柳回去看望陈家的人,云舒是真的感激老太太。

    “别说傻话了。……再带一些各种药材回去吧。虽然说是平安,可如果生病了,受伤了怎么办?只怕如今京城里药材也不会丰富。”皇子之乱叫京城哀鸿遍野,虽然城门大开,外头的物资已经陆续地往京城里运进来了,可是寻常门第只怕也未必能拥有很丰富的物资,因此老太太便叮嘱了几分。云舒自然也不会客气,急忙也答应了,又见老太太身边其他的丫鬟进来服侍,自己才出去了,一路急着去找翠柳。

    才走到一半儿,就听见后头传来叫她名字的声音。

    云舒脚下一顿,转头看去,却见是脸色微沉的唐三公子与唐四公子。

    唐四公子此刻披着一件大大的披风,面容俊俏,见云舒看过来他先红了脸,又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小云,你去哪儿?”他十分关切地问道。

    “老太太恩典,允许我出府回家里瞧瞧去。”云舒见唐三公子微微皱眉,垂了垂眼,垂头说道。

    “你家里……那要不要我帮什么忙?”因唐三爷带着合乡郡主母子回了宋王府,唐二爷又是个不中用的了,因此唐三爷就将家里的事托给了两个侄儿,唐三公子兄弟是来老太太跟前问安的。如今唐四公子经历了一次真刀真枪守护家门的经历,因此气质上也变得比从前坚毅了许多,不过云舒看见他对自己这份关切就觉得后背发毛,便摇头说道,“公子日夜烦心府中事就好,我没有事劳烦公子。”

    唐四公子一愣,看着云舒欲言又止。

    云舒却已经福了福,顾不得规矩尊卑,转身就匆匆地走了。

    “小云!”唐四公子不由又唤了一声,见云舒没有回头,不由露出几分黯然。

    唐三公子冷眼旁观,见弟弟许久地站在那里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不由皱眉说道,“走吧,还要给老太太请安。”他顿了顿,问道,“你这么喜欢她?你喜欢她什么?”

    唐四公子没说话,半晌才低声说道,“她待人极好的,而且三哥不知道,她也是个聪明的女子,而且对人也好,还曾经劝我许多的好话……”他才说到这里,唐三公子便打断了他的话问道,“那你想如何?”他见这个嫡出的弟弟茫然地看着自己,便缓和了冷峻的脸色对他说道,“年少慕艾,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我不会觉得你轻浮。”他这话叫唐四公子便露出了一点高兴的笑容。

    然而他却话音一转,继续说道,“只是不合时宜的年少慕艾,只会害人害己!”

    “三哥!”

    “你喜欢她,那你想要和她有什么结果?她的身份,夫人……”唐三公子提到二夫人的时候顿了顿,见弟弟的脸白了,露出几分慌乱,心里一软便温和了几分说道,“夫人是不可能答应叫她嫁给你做正室的。”二夫人对唐四公子寄予厚望,怎么可能叫个丫鬟给儿子做正室呢?可是叫云舒做唐四公子身边的姨娘……唐三公子不由皱眉说道,“你都说她是个极聪明的人,她如今处处与你疏远,可见自尊自重,你怎能叫她做你的妾室来侮辱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