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0章 射杀

    唐三爷的脸色淡淡的。

    他此刻还十分虚弱疲惫,可就算是这样,却也没有再将珍珠的是先行放过。

    然而珍珠却已经傻傻地看着他,泪水滚滚落下。

    “当初是我轻狂,因此做错了事,叫你做了我身边的人,就算明知道令李家蒙羞,也不管不顾。”唐三爷垂眸,看着面前曾经自己喜爱过的女子。她曾经清丽可人,温柔善良,可是却在嫁给他以后慢慢地蜕变成了他都开始不认识的样子。唐三爷不可能推卸责任,只痛心疾首地说一句“你怎么会成为这样的人”,就觉得这件事跟自己没有关系。他苦笑半晌才对流着眼泪的珍珠说道,“你变成如今这样,本就是我对不住你。”是他慢慢地冷落了她,因此才叫她变成如今这样。

    因为这份愧疚,知道他给不了她想要的,也知道自己辜负了她,因此唐三爷这些年对珍珠一直都很宽容。

    虽然他没有再宠爱她的意思,可是他却给了她名分,也给了她想要的荣华富贵。

    除了他自己,他什么都给了她了。

    就算是明知道珍珠做了一些叫人看不下去的事,叫合乡郡主如鲠在喉的事,可是唐三爷看在是自己做了负心人,因此宁愿委屈了妻子,也还是宽容了珍珠。

    然而如今这份宽容,却在珍珠想要在乱兵面前出卖他的妻子与儿子的时候,全都失去了。

    唐三爷不敢相信如果八皇子的兵马没有进城,唐家给攻破,合乡郡主母子被乱兵揪出来以后会遭遇什么。

    一想到那样的后果,唐三爷就觉得心口疼。

    珍珠为什么胆子大到敢于出卖合乡郡主母子?

    不就是仗着自己对她的愧疚还有不忍吗?

    因为觉得自己不会对她怎么样,所以她敢害死他的妻子还有儿子。

    如今唐三爷才明白,就算是再曾经温柔善良的女子,当她的心中充满了嫉妒还有怨恨,想要与人争抢夫君,就什么都敢做得出来。

    唐三爷有些后悔。

    他没有唐国公的能力,后宅妾室众多却已经能叫家中太平。他能力有限,只护住一个合乡郡主竟然已经是极限,如果再想给自己的身边添加服侍的女人,只怕就要成了祸害了。想着这些,唐三爷又看着珍珠说道,“你既然妄图谋害主母,那就与我再也没有情分。看在……”唐三爷顿了顿,才对珍珠说道,“看在你曾经服侍我一场,我不要了你的命。不过从此在这国公府里,我不想再看见你。我会叫人把你送去庄子上严加看管,此生你都不能再踏出庄子一步,也此生你我都不再相见。”他留珍珠一命,作为当初自己轻狂的警示,叫他知道无论做什么都不该随心所欲,不然只怕害人害己。

    不过他这辈子也不想再看见珍珠了。

    “不!三爷,你不要赶我走!没有你,我也不想活了!”珍珠见唐三爷动了真格的,竟然要把自己送去庄子上,顿时尖叫着扑过来。

    她如果被送到庄子上去,不说那什么荣华富贵,这一辈子只怕就只能做个农妇了。

    “不想活就自己去死。”唐三爷见她还要拿死要挟自己,却只是冷冷地说道。

    他这么冷酷,珍珠哭喊了半天,仰头怔怔地看着他。

    “您对我真的要这么狠心吗?”她哭着问道,“为了三爷,我什么都没有了!”无论是本属于她的那一份李家的安稳的姻缘,还是老太太的宠爱,与丫鬟们的敬重,还有一切的一切。她为唐三爷付出了这么多,可是如今却被这样无情的对待。珍珠想不通,看着脸色没有半分动容的唐三爷流泪问道,“三爷难道忘记了一切?你说会一辈子好好对我,就算我没有名分,可是三爷的心里永远都有我的位置。”

    云舒不由有些尴尬。

    这种时候她都不知道要不要立刻消失。

    不过就算是她不想听,那这屋子里还有不少的女眷呢。

    甚至门口还站着同样脸色尴尬的唐国公夫人还有合乡郡主。

    “我是薄情寡义,辜负了当年的誓言。你就当我是个无耻之徒吧。”唐三爷如今不会再听珍珠这些以情动人的话,见珍珠倒在地上哭得泣不成声,他扬声叫两个人把珍珠给抬下去,这才看了看屋子里都目光奇异的女眷们点头说道,“如果无事了,母亲的意思是请各位都可以回去自己的院子休息,不必都聚拢在母亲的院子。”如今危险已经解除了,不会再有乱子发生,甚至云舒听唐三爷的意思,那位外头救了唐家上下的大人还已经带着人把唐国公府周围的各处也都在清除,显然一些零散的狂徒也不可能再趁火打劫,那国公府就算是真的安全了。

    云舒松了一口气。

    唐三爷却看了她一眼说道,“母亲说那刀子赏你了。”云舒从老太太库房里拿出来的刀子,本来就是昂贵的装饰品,上头镶嵌宝石,刀鞘都是黄金的,格外贵重,并不是用来伤人的。不过之前过于危机,云舒就拿着这小刀子准备拼命,如今危险都没有了,云舒就觉得怪尴尬的。听了唐三爷的话,云舒急忙给唐三爷福了福说道,“我知道了。”回头她就多谢老太太去。

    唐三爷这才疲惫地点了点头。

    站在门口笑着看着他的合乡郡主急忙上前扶住了他。

    唐五公子与唐六公子跟在母亲的后面围着唐三爷团团转。

    唐三爷俯身摸了摸儿子有些发白的脸,笑着问道,“怕不怕这样的父亲?”他的身上满是血污,多少有些狰狞,然而两个孩子却笑着摇头亲昵地依偎在他的腿边大声说道,“不怕。父亲是大英雄!”他们的声音奶声奶气的,唐三爷满是血丝的眼里不由泛起了晶莹之色。只是他努力把眼泪忍耐着,对合乡郡主低声说道,“从前叫你受了许多委屈,都是我对不住你。”他没说是什么事,然而合乡郡主却什么都明白,笑着摇头说道,“三爷这是什么话。能嫁给三爷,是我这辈子最快乐的事。”

    夫妻之间有什么过不去的事呢?

    更何况……曾经叫她心中受到伤痛的事,她如今都已经不在意了。

    生死之前,她才发现,那些事有什么好计较的呢?

    她的丈夫与儿子们还活着,这样就足够了。

    “好了,如今府中安稳,也都散去吧。”唐国公夫人笑着看了唐三爷这一家四口片刻,这才叫此刻在老太太屋子里的女眷都可以散去了,又叫那些躲藏起来的女眷都可以出来,这才看见身后唐三公子与唐四公子兄弟两个带着一身风雪还有血腥进了门。他们两个不过是文弱书生,可是这一次保护国公府却叫唐国公夫人刮目相看,因此也不将他们兄弟与唐二爷一同视之,相反,十分和颜悦色地说道,“你们兄弟俩也受累了,可有受伤?”

    “三个为了保护我背上挨了一刀。”唐四公子低声说道。

    唐国公夫人顿时脸色微变忙问道,“怎么不早说?我去叫人给你包扎。”

    “夫人不必。我穿得多,里头还有两三层皮袄,那一刀只伤了皮肉,并没有十分严重。”唐三公子见众人都紧张地看着自己,自己的生母金姨娘却被捆在地上。他是聪明人,顿时就知道只怕是金姨娘惹祸了,便郑重地对唐国公夫人说道,“您放心,并无大碍。”他看起来虽然脸色有些不好,不过却的确不像是重伤的样子,唐国公夫人便叫人去拿绷带还有伤药来,又叫人把哭哭啼啼叫骂抱怨的金姨娘松绑,好声好气地送金姨娘回她自己的院子。

    金姨娘看了唐三公子一眼,见儿子没事,便哭哭啼啼地走了。

    唐三公子见她走了,便轻松了几分,坐在一旁等着人给自己包扎。

    唐四公子愧疚地站在他的身边,却一下子被二夫人哭着抱住了,一顿“心肝儿肉儿”的哭喊,尴尬无比。

    然而此刻也没有人对这种劫后余生的痛苦有什么鄙夷的,唐三爷正问唐三公子道,“外头的那位大人走了?”他刚刚进来禀告老太太,叫两个侄儿陪着那位年轻的武将。

    “走了。说是八皇子已经破了皇宫城门准备进宫,因此传人来叫他即刻护持八皇子去。我见这位大人应该是八皇子的心腹,不然八皇子要进宫,不可能非要他在身边保护自己。只怕八皇子是觉得只有他才是信得过的自己人。”唐三公子之后却犹豫起来,目光闪烁,见唐三爷疑惑地看着自己,他不由抿着嘴角低声说道,“三叔你刚刚在老太太跟前因此不知道外头的事。三叔,二皇子不肯开皇宫,形同叛逆,已经被八皇子麾下武将射死在了皇宫城门之上。”

    “二皇子被射死了?”唐三爷急忙问道。

    “没错。二皇子挟持陛下,形容谋逆,而且拒不开宫门,八皇子已经将他定为乱匪,命人将他射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